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2.1逼迫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2043年6月4日,星期四。

上午的阳光真舒服,空气也挺清新的,可远比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要舒服得多,该死的日本人,怎么就把环境保护做得这么好?

驻军的生活是单调同时又是重复和简单的。

7点正吹起床号,其实又哪里有号呢?也就是放大喇叭的音乐而已,这让附近地区的日籍居民也迅速地适应下来,纷纷以驻军的作休时间为自己的坐标;7点10分,集合早点名,集体背诵善后工作委员会和太平洋舰队联合发布的三条驻军令;7点20分,值星少尉带领士兵们沿着港口公路跑上两圈也就是大约2000米的距离;7点40分,司令员视情况发表一点讲话,然后就是早餐时间。

接着,就是上午的政治和文化课,8点30分开始,一直到11点30分才结束。本来也是嘛,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也不能说当一辈子的职业军人吧?

何况,这里面多半还是来自城乡的义务兵,这个问题在串本指挥部也就更严重,技术兵种较少,只有1个通讯兵,3个汽车兵和4个装甲车驾驶员还算可以学习点技术在身,其他的呢?除了两个中尉5个少尉以外其他的全部都是大头,不过,在简陋的条件也总不能让战士们服役两年退役以后回家什么都没有吧?

所以,从工作组里面挑出几个学历都不错的出来当教官给士兵们教授知识,能学习一点总是好的,加上必要的政治思想学习,党员模范作用等等。

下午,基本上都属于军事训练的时间,在司令员的坚持下工作组的成员也被要求暂时没事的也要来参与一点,不要求你达标,但是进行一点简单的军事训练一下也是好的,权当作是自己的健身运动吧,就连唯一的女性~~李欲晓最后也觉得对工作人员的军事化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至少身体比以前结实多了。

这也让不断抱怨的十多个工作人员没有了话说。

平时,没有命令普通士兵是不允许出港口的,这让士兵们也有点小意见,纷纷想到工作组去协助工作,这可以随时陪同工作人员出去啊~~

还有一部分人员,就是驻军巡逻队,虽然目前还不能说我们要建设“鱼水关系”,但至少也是“军地合作”的必要工作,6月1日,临时戒严令解除也就回归到正常的情况下,每个士兵都要轮流在5个武装警察的带领下和两个日籍警察一起组成联合巡逻队,专门负责串本城区的治安巡警任务。至于乡镇的,还是算了吧,那不是我们可以全面控制的地方。

晚餐后,则是战士们相对比较自由的时间,想休息的可以去游乐室,想锻炼身体的可以去健身房(目前还很简陋,一年后才由井上家赞助了30多套器械),9点40分晚点名,10点整熄灯睡觉。

以此往复,也就是驻军士兵们的一天生活。

而驻军的伙食,自从。。。以来还是很不错的。

串本指挥部的伙食由两个炊事员来负责,在三个兼职帮厨的帮助下,整个港口的伙食问题解决得还可以,华夏人喜欢的包子馒头在日本人的超级市场里面还是很多的,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至少也还算是有营养还能够对付过去。要是想吃点其他什么的,比如面条或者是油条之类可以临时安排一点,不过,如果想吃最传统的饺子的话,就需要全港口动员起来现作才行。

每天每人200日元折合80欧分(3.2亚元)的伙食费用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关键是你怎么来用。

自从联合集团兴起以后,至少在海产和鱼类食品上的价钱还是比较合理的,而且在串本这东西也不值钱,每周司务长都要带领几个兵到渔市上去买个几百斤回来,这也导致主菜基本上都是鱼。海菜也便宜,唯一的麻烦就是觉得日本人的蔬菜卖得贼贵,养猪养鸡虽然不行,但是自己种点菜也还是可以的。说干就干,反正港口里随便找个十来亩荒地还是很简单的事情,8月以后,驻军蔬菜自己可以解决40%以上,也节省了一大笔费用。

可是鱼这东西好是好,但天天吃也烦。

也就前一段时间,已经吃了10多天鱼的工作人员开始抱怨,私下说想吃肉。

一打听,不好,而且是很不好的消息。

在串本这地方,猪还是有一些养殖的,多数日本人也喜欢吃,但日本生产的猪肉不符合华夏人的口味,而且价钱也比较贵,光是他们最喜欢的猪排就需要3亚元500克,这是不能接受的价格,也吃不起。还有那精华的里脊肉,更是要4亚元才能买到500克,这要如何是好呢?

司务长是求告无门,这钱从哪里来?

何况,肉就算买回来还没有几个人愿意吃。

报告到司令员那里,张凌风气得把司务长叫来狠狠地K了一顿,你就是个榆木脑袋啊,也不去问问其他兄弟部队还有善后工作委员会是怎么处理的。

垂头丧气的司务长却报告说,自己已经打听遍了,大家还没有找到切实解决问题的办法,可我们总不能整天都让战士们全吃罐头吧?

活人能给尿憋死?

日本人不喜欢吃内脏,肝肚心肠之类的可以全部都给我收购回来,一天总得有个几十斤的吧,这再怎么也可以解决部分问题吧?

借口?

当然不能说我们自己吃了,就说港口在养猫和军犬啊,总不能让奸滑的日本人把这个价钱给抬贵了。

司令员和三大组长一起动员起来,纷纷给战士和同志们做思想工作,说现在的生活水平和伙食标准已经比国内高很多了,请一定要体谅国家的难处。

战士们还好说,毕竟是高标准训练出来的纪律部队,但是这种要求放在工作组的同志身上也就不合适了,虽然也是党员干部,可如果硬是要求人家不怎么吃鱼的北方人也来大口大口地吃海产当主菜也的确有点过分。

结果,还没坚持到10天,工作组里面的六七个北方人和30多个同样来自北方的战士是上吐下泻,头疼脑花。

这也就成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伙食,不仅关系到部队的战斗力,还是关系到我们这些管理者能否真正做到为民着想,为民解决困难的重大事情,一点也不能马虎。看来,还是得想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才行,或者,问一下井上家的是如何来解决的呢?

吃早餐的时候,井上端午就给张凌风来了电话说上午想单独谈关于下一步合作的问题,希望在港口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好好聊一下。哈哈,刚想到曹操,曹操他就来了,这让司令员同志觉得这可能还是很顺利的一件事情。

走向大门迎接准备对方的司令员心情的确很不错。

但是这是一个很让年轻司令员失望的时刻。也就在这一天上午,张凌风在“孤立无援”的状态下被迫选择了一个自己目前还不是很熟悉的人为未婚妻。而且,在回顾这一刻的时候也只能以苦笑来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