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八月的北京,天空好像蒸笼的盖子,人如在蒸笼中煎熬。今年北京的夏天,比往年来得更早,天气热得更快。

中南海仍是凉风习习,垂柳轻轻的摇晃,好像有风吹过。微风通过人工湖,将潮湿的空气带到每个人的身上,不由的让人精神一振。

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散着步。现年只有三十多岁的郭秘书,要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

郭秘书是现任总理的秘书,那么这位老者,肯定就是总理了。

总理着便服,一身休闲打扮,如不注意总理额上的浓眉,很少有人能认出他来。作为大国总理,日理万机,难得出来走上几步,透透气。即使这难得出来散步的机会,也走得像急行军似的。

郭秘书一边小跑的跟着,一边注意着总理神色的变化。这些天,总理的兴致一直很高,但今天看到一份文件后,便将浓眉拧成了八字型。钢笔悬停在半空,很久没有落下,最后,竟将笔丢到一边,沉重的吐了一口气,出来散步了。郭秘书只得小心翼翼的跟着,经过办公桌时,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发现“吞日集团”四个大字,夹在文件的标题中。时间太短,正文的内容来不及看。

“奇怪啊,前几天总理秘密去视察了一下吞日集团,回来不是兴致很高吗?为什么,短短的几天,同样是遇到吞日集团的事,反而不高兴了呢?”

郭秘书不知道的是,总理喜,因吞日集团而喜,总理愁,因为吞日集团而愁。

总理看到地龙之后,当时就被地龙强大的战斗力所震憾了。回北京后,组织有关专家,对地龙的意义,作了评定。专家人一致认为,地龙的价值和战略意义不亚于美国的F117,如果能够大量的装备部队,那么中国陆军天下第一的说法,将不再只是一种说法。

在一片颂扬、惊叹声中,总后勤部长,突然提出反对, “地龙是谁的地龙!”总理一愣。总后勤部长解释道:“地龙和以往的任何武器都不一样,它是智能化了的,甚至还会自主的作出一些决定。这本是一个划时代的突破,但正因为它的智能,才使得地龙变得无法控制。”总理道:“地龙不是可以强制控制吗?”总后勤部长道:“如果那个操作员,遇上了系统管理员呢?”

总理沉默了。

一旁的专家,随同去过的,明白总勤部长所指。照地龙的设置,系统管理员有最高权限,而系统管理员只有龙居士和白云二个。假如地龙大量装备部队,那么龙居士将成为地龙部队的实际控制者,这对陆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有专家建议,重新设制系统管理员。总后勤部长反问,“全国除了龙居士懂智能程序,还有谁懂?”部长的潜台词没有说出来,但这些专家都明白了,在全国只有龙居士一人懂的情况下,想要做手脚太容易了。而且做了手脚别人也无法查出。

又有专家说,“可以派人去学……”说这句话的人,有点幼稚,智能程序的巨大意义,谁都明白。它的价值,大到难以用金钱去衡量。国家就那么好意思,白拿别人辛苦弄出来的东西吗?既使龙居士愿意为了国家而牺牲自己的利益,谁又能保证,智能程序一直拿握在国家的手中,不扩散出去?万一扩散出去,给国家和吞日集团带来的损失,将是难以估量的。

讨论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首批只订购三条。但不知道的是,在地龙无法安全使用之前,定购的数量,将严格控制在个位数的范围之内。

从这件事上,总理由先前看到智能社会即将到来的惊喜,转变到现在对智能社会的隐忧。可以想像,如果某个人拥有所有的智能机器的最高权限,那么这个人,将成为整个社会实际的控制者。他将是帝王、至高无上的君主,任何的民主与法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全人类都有成为他奴隶的可能。

将来的智能社会如何,还不是年过古稀的总理真正忧心的,让他难以决断的是手中的一份吞日集团,常规武器出口申请单。

照事先的约定,由总理审批吞日集团的武器出口。不纳入国家整体武器出口计划。现在真有一张出口武器的申请放到了总理面前,总理却犹豫了。首先,这批武器出口单也太大了一些,大到,包括坦克装甲武直导弹在内,足以装备三个甲级师。吞日集团目前,除了搞出一条地龙之外,没有进行过常规武器的生产,这些武器,肯定是从别的军工厂采购来的,这让人不得不怀疑吞日集团想用自己的特权倒卖军火。其次,这批军火的买主,也挺可疑的。是印尼的一位华商。且不说,这位印尼华商的背景是什么,单讲在印尼这块敏感地区,突然卖给华商大批的武器,这会给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形像,带来什么影响?如果不签,又让总理觉得自己失信。

两难之中,总理难以决择,浓眉拧成了八字。

一通步散完,总理已经有了主意,对身后跑得气喘吁吁的郭秘书道:“给吞日集团的龙董事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出口大批军火的理由,然后将我办公桌上的那张申请单拿到海关去备案。”

郭秘书听到这个命令感觉好奇怪,拿到海关去备案,这就等于同意出口了。为什么还要打个电话问下理由呢?这不自相矛盾吗?而且,不管吞日集团什么样的理由,都同意了。这不又等于多此一举?

电话打通,龙居士回答道:“为了保障印尼华人的安危。”

总理听过郭秘书的汇报之后,感叹了一句:“龙终究不愿长久蛰伏啊。”

郭秘书难以理解总理说这句话的意思,便照总理先前的吩咐,在审报单上,盖上了总理办公室的印,拿到海关去了。

这一张小小的审批单,是蝴蝶效应中的那只蝴蝶,轻轻的振动了一下翅膀,必将在南洋掀起了一场风暴。

未几日,总理又接到一份申请,同样是吞日集团发出的。总理才扫视了标题一眼,便愤怒了。接着强忍着怒火,将申请看完。然后,用钢笔在申请的背后,重重的写下三个字,“不同意”。“意”字的最后一点划完,纸破了,钢笔尖也跟着被折弯,一滴浓黑的墨汁,扩散开去,将洁白的申请单给染上了污点。

“啪——”总理的大手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郭秘书知道,每当总理拍桌子,一定是因为他极度愤怒,“不像话!”

总理浓眉方脸,一身正气凛然,平日不怒而威,今天发起怒来,似泰山崩坍,黄河倒流。距离总理有三米多远的郭秘书,下意识的退开三步,看到大门就在身边,又想“逃”出去。

“小郭,这份申请,你去处理,告诉龙居士,安心工作,发展经济,增强国力,不要搞一些歪门邪道。他所说的事,国家有专门的部门去治理,不用他操心!”

一句话说完,总理盛怒的火气,已小了下去,坐下来继续批阅文件。

郭秘书狂跳的心脏也随着总理怒火的平息,跟着平静了下,看到总理又埋头工作去了,平静得如同一座山,便一小步,一小步,轻轻的走了过去,待到够得着时,飞快的将办公桌上的申请报告,卷起,然后大步离去。出门时轻轻关上大门,不带出一点声响。门一关紧,郭秘书就感觉全身的力气被抽走一样,斜靠在墙上,心道:“总理刚才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啊?这份文件上又有什么?”

摊开手中的文件,一行字赫然跳出。

《关于建立灰道组织的申请》

“灰道?灰道是什么?”郭秘书飞快的往下看去。

……灰道不同于搜集情报的谍报机关,也不同于维护冶安的警察与保卫国家的军队。它行事,不拘于现有的法律和制度,只要不危害到国家的总体利益,可任由其行事。其组织结构和办事方法与黑社会有点相似,但不同的是,灰道是控制在政府手中的暗处组织,它俱有搜集情报、反间、获得暗势力霸权、办一些政府不方便办的事,对抑制黑社会的发展有着巨大的作用。经济上,其生存无需政府拔款,其至还可以上缴一部份利润。如果要用现有的组织类比,灰道可以看作是中国的黑龙会。

黑龙会虽然被人认为是黑社会组织,实则是日本在暗处的爪牙,它对内不扰民,不害民,与百姓秋毫无犯,甚至彬彬有礼,日本民众对黑龙会没有恶感。而黑龙会对本地或是境外来的黑社会有着天然的抑制作用。东京之所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黑龙会的作用功不可没。

黑龙会对外则凶像毕露,通过腐化、收卖、威逼、利诱等等方式控制他国政府官员,打击它国民族企业,达到,为日本商团拓展销售渠道,为日本政府收集情报的目的。又通过收买和黑帮械斗,达到控制他国境内黑帮,依为爪牙的目的。

黑龙会在世界各地活动频繁,东亚是重灾区。抗日战争时,我们惊叹日本人地图绘制的精细,而这地图从哪儿来?这便是黑龙会的杰作。人民政权成立之后,在全民皆民的政策下,黑龙会在中国活动终止。近二十年来,又卷土重来,采取由表及内,由沿海到内地,逐步渗透的方式,慢慢的蚕食中国的地下社会,又腐化我国官员,制造众多耸人听闻的事件,以离间政府与百姓的鱼水关系。如果贪官事发,黑龙会则通过自己的渠道,帮助转移脏款,为贪官出逃提供便利的条件,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大量贪官得以顺利出逃的原因。可以说,黑龙会现在对中国的危害,不亚于一场新的抗日战争。

目前黑龙会在中国究竟有多大?我手中没有一个完整的统计数据,不能用数字说话,但就这些年,各地所发生的事件来看,黑龙会在中国有着庞大的实力。据说其下控制了,中国境内三百多个黑帮。沿海一带,凡人数超过一百的黑帮,尽为黑龙会所有。不论是黑帮成员,还是普通百姓,提到黑龙会莫不谈虎色变。我省最大的黑帮狴犴组织,鼎盛时期,拥有近万名帮众。黑龙会想吞并它,对其进行威逼利诱,都归于失败。后来派遣三十多名杀手,企图暗杀狴犴的龙头王志杰,为了不走露风声,见人就杀,三百多人死亡,制造了金太阳洗浴中心的惨案。后来王志杰死于黑龙会收买的情妇之手,其组织发生了分裂,大部份人跟随狴犴的三号头目陈子豪,投了黑龙会。黑龙会因此控制了我省黑暗势力。由于本省黑帮有黑龙会在背后推波助澜,黑社会势力空前强大,穷凶极恶,肆无忌惮,与黑龙会有勾结的X市黑帮英雄会,便在这种背景下,有组织的公然抢劫,被人制止,便恼羞成怒,丧心病狂的开车碾压群众,制造了二二七血案。

我省位于中国内陆,由此不难看出,黑龙会的势力已经完成了对沿海黑帮的控制,转而向内陆发展。黑龙会势力越强,他们的扩展速度就越快,如不重视,几年之内,必将漫延到中国全境。

黑龙会对中国地下势力进行渗透,除了经济目的,还有其政治目的。日本的军国势力,一直没有得到清算。其先灭中国,再征服世界的想法,从未中止。甚至可以说,这是日本自神武天皇以来,就定下来的基本国策。这个基本国策,无论日本经过了多少世,多少代,失败过多少回,永远不会中止。它已经深埋到大和民族的骨髓里去了。黑龙会便是为了这个计划而存在的。我们必须警惕,否则九一八事变、抗日战争,有可能在中国重演。如果不对日本的侵略扩张计划进行打击,任由其发展,那么第二次抗日战争,将在不远的将来暴发。至于爆发的时间,我认为,很可能在2015年到2020年之间。

从这些年,黑龙会的迅猛发展来看,光用政府机构和国家暴力机关对其打击是不够的。无法有效的扼制黑龙会的发展。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究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每当有风吹草动,他们就逃之夭夭,等风声过后,再卷土重来。经此一折腾,其势力必又有所增长。我们的军警等于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在作战,这样下去,如何能胜?黑龙会也不是被动挨打,他们通过控制一些腐败官员,从而获得保护伞,一些黑龙会势力强盛的地方,甚至刺杀硬派或是清正的官员,为其所支持的腐败官员的升迁扫清道路。这种现像如不重视,任由其下去,十几到二十年后,这些人有可能混入高层。黑龙会与官员相勾结的结果,必然导致反腐和打黑的难度加大,从前,我们难以根治黑社会,将来,等到黑社会进一步发展时,谁也无力回天了。一场给中华民族带来毁灭的灾难,必然发生。

军事上,我们有一个常识,要想反制某种武器,就只有自己也发展这种武器。比如反潜艇最好的武器是潜艇;反武装直升机,最好的武器还是武直;同样的,要想有效的抑制黑龙会最好的办法,是成立一个与黑龙会性质类似的组织。

由于这个组织拥有天然的黑暗性质,政府不便直接领导。同时也不必提供经费,只需对其采取默许的态度就可。政府可以根据需要对这个组织采取或打或拉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其发展,不必担心将来尾大不掉,或者威胁到国家的安全。

……

申请报告很长,郭秘书看得很仔细,花了半个来小时才看完。到了最后,看到总理用浓墨重笔写的“不同意”三个字,郭秘书掩卷而思,感觉这东西有一定的道理,但太幼稚了,政府怎么可能会自己搞一个黑社会呢?这与人民民主专政的制度不符啊。想了片刻,又不禁要笑起龙居士的异想天开了。

真天才和傻瓜都是一类人,两者同样做一些不合常理的事。

X市,吞日集团董事长办公室。范例刚刚看完了龙居士给总理传去的申请报告原件。大惊失色,喊道:“董事长,糟啦,你怎么也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就将这么敏感的东西直接传给了总理?”

龙居士不动如山,稳稳的回答道:“这是抑制黑龙会势力的唯一办法,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必需呈上这份报告。”

“可是,你知道这份报告上去,会给吞日集团和你个人带来什么?这是你的污点啊,万一将来,有什么政治风波,……”范例额上冷汗冒出,“后果不堪设想啊。还有,这份报告,呈上去,总理也不可能同意,你这又是何苦呢?”

龙居士起了身,缓步踱到范例身边,道:“我也知道,不可能同意。但我也是没办法啊。你跟在我身边那么久,一定听说过王辉大哥吧,一定对灰道事情有所耳闻吧。”

范例点头道:“知道,不过,随着王辉的死去,灰道没有发展起来。我们对此事,也就只当没听说过。”

“看过,这份报告,你应当明白我为什么要成立灰道了。可惜,灰道永远无法发展了。”龙居士的眼中慢慢的湿润了,“灰道无法发展,但黑龙会却在不断的蚕食,不断的在壮大,我心急啊。如果再等几年,谁也治不了他们了。我不能视而不见。至于我个人的政治风险,并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让我担心的是,我的亲人、吞日集团、还有我的理想不能实现了。”

“可是,呈上这份报告,又有什么用?”范例几乎用吼来说话,“难道你真的一直将我当外人吗?我告诉你,不论我属于哪个政党,哪个派系,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一句话吼完,范例已是泣出声来,“我知道,我不够格当你的兄弟,但当个朋友总可以吧,为什么不听听我这个朋友的话?”

龙居士伸出右手,搭在范例的肩上,道:“只要这份报告上去之后,不论批还是不批,必将收到一个结果,……”

“梦想破灭,家破人亡的结果,是吗?”范例咬牙道。

“不是!我对国家的作用,谁都无法取代,暂时不会有人对付我。”龙居士道:“我材料中提到黑龙会的严重问题,必将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虽然不会成立灰道,但一定会采取别的什么办法打击黑龙会!使黑龙会损失惨重。”

“可是,然后呢?”范例气道:“黑龙会不会由此消亡,反而会变本加利!”

“这样,至少给中国赢得了时间,”龙居士无奈的说道,“这个时间虽短,可能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有总比没有要好。”

“你疯了,为了这个不太确定的可怜时间,竟拿你自己的身家性命有整个吞日集团作赌注!”

“吞日集团迟早要完的……”

“你说什么?”范例变色。

“没什么……”龙居士察觉自己失言了,换了个话题道,“X市的市政工作已经走上了正轨,公安也有强力的领导人,不日将有英雄会履灭的消息传来。而这边军品和民品生产区我相信程国华他们会搞好的。暂时不会有什么事。今天我将去省城,明天请假一天,好好的陪我的老婆们玩玩,你是留在这里,还是随我去省城?”

范例怒道:“那个书生市长,能将市政府给管好?”

龙居士盯着范例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说道:“一个人能力的大小,不要光看其本身,还要看他的关系。他能在强手中胜出,总有他过人之处。换作别人,未必就强过他。”

范例不服,张口还想反驳,龙居士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不在我们集团的业务范围之内,就不要谈了,我问你随不随我去省城?”

范例苦笑道:“我的职责是,你去哪,我跟去哪,寸步不离!”

龙居士笑道:“不是有王将军他们吗?还担心我跑了?”

范例摇头道:“不一样,他们是军队,我们是国安。”

“唉——我命苦啊,想有个私人时间都不行。”

两人大笑起来,泪花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