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5.狙击手之伪装 (一)

寂寞守林人 收藏 27 391
导读:丛林狙击手 5.狙击手之伪装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田胜利在灌木丛中穿梭着向东南方向摸进,决定去偷袭敌人的关卡后,当他远离了那团大火后,一个人从他原来的位置不远处三十米外钻了出来,这人粗犷的面容,身穿解放军装,双目炯炯有神,口中喃喃道:“这小鬼头骨头倒挺硬,自己竟能剜出子弹来,嘿,跟我当年一样,有骨气,是条汉子!”

这个人正是马刚,其实在那天离去后他一直跟着田胜利,不过有一次暗中发枪打死了田的越军俘虏的却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中国解放军,他遇到了那个解放军,对方告诉他中国的野战游击队已分头进入了丛林,一批先锋侦察员已探测到越军在第十道关卡后设了狙击站,里面有一百多个狙击手,这些狙击手有时躲在丛林里,有时接到上级的命令前去老山区暗杀中国军队首领,在这个神秘的原始大丛林内有一条八千米的原始隧道,能够直达老山区的战地,那些狙击手个个神出鬼没,实在是中国军队的隐患,于是上级命令我方游击队直往丛林,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挺进,共调动了一百多个游击队员,另外还有先前派去的侦察兵,就是田胜利之前进入的一百多个侦察兵,决定来个里应外合,将丛林内的敌人一举歼灭。

先前进入丛林的一百多个侦察兵却至今没有消息,游击队指导员猜测可能是被敌人围住了或者被敌人的炮火袭击,被迫分散在各个角落里,敌人欲采取游击战术逐一歼灭,如果真是这样,那情局将十分危急,游击队主力虽然已进入了丛林,但指导员下达的指令是“只察不打”,以免打草惊蛇。

田胜利所遇到的赵前进便是最新进入丛林的游击队的一员,而马刚便是先前进入的侦察兵,马刚知道我方的侦察兵大部分已跟游击队一样分散在丛林各个角落,目前最要紧的是拿下越军的十道关卡,聚集我方游击队和侦察兵主力,以群狙的力量对付丛林狙击手,然后杀入丛林深处,丛林十道关后的情况至今还没有情报,估计里面埋伏着大量的越军后增部队,因为越军除老山区战地外,周围的地形都被我军勘察过,越军的后增部队最好的出处就是丛林,很可能那条八千米的原始隧道不仅通老山战区,还通往越南政府的秘密驻地,这个丛林是个神秘的军事重地。

马刚和那个解放军一商量,决定分头袭击敌人的关卡,以少数的力量扰乱敌人,让敌人防不胜防,以防百余人一起出击会把十道关后的狙击手引过来,那些狙击手曾经在美越战役中有过出色的表现,据说最普通的狙击手也有单兵杀五十人的记录。我军的主要敌人是越军的狙击手和后增部队,至于十道关的关卡兵,指导员有信心,我军的少量游击队员可以将他们摆平。

马刚的任务就是拿下第一道关卡,这一关卡十分重要,一般情况下越军一死就会有新的越军来增援,因此先前进入丛林的侦察兵很可能已拿下了关卡,但进入丛林深处后,却被偷偷来增援的越军又重新占领了,而这些越军是怎么知道情报的是个关键问题,并且那些增援的越军是否有另一条通道,可以不用穿过丛林深处就能到达这里?

马刚是第一批侦察兵的后防队,就是守在丛林边缘等待里面的同志传输情报,然后出丛林将情报以最快的速度传输给我方战斗根据地,但一等就是几天,实在等不下去了才主动进入了丛林,这只后防队也有七八人,马刚只是其中一个。

马刚望着田胜利远去的背影,便从后面缓缓跟踪着,以防他遇到不测自己可以暗中保护,两人始终隔着五十米,马刚是侦察兵出身,田胜利只是个新兵自然发现不了他。

这时的田胜利正想着如何找到关卡后,暗中察到敌人的具体情况,然后作为一名狙击手去偷袭敌人。走了约有六七百米,前方突然出现了微弱的亮光,是越军的煤油灯,是巡逻兵在晃动,田胜利缩进灌木丛中,缓缓靠了上去,离那亮光只有五十米处看清楚了巡逻的共有五个越军,每人手中都有一把SVD。

后面的马刚也看清楚了这一点,心道:“这小子不会轻举妄动去暗中放冷枪吧?这样一来等于暴露了自己,敌人把注意力都移到他的身上,登时会用冲锋枪扫射,这小子的小命就完蛋了!”他正想移过去提醒田胜利,不料“小鬼头”始终趴在灌木丛中一动不动,一个越军来回走动了一圈,缓缓走到田藏身的灌木丛前,将煤油灯挟在胳膊下,解开裤腰带往灌木丛内撒尿。

马刚一看不好,心道:“小鬼头好胜之极,若尿浇到了他的头上岂不是糟糕?他一怒之下开枪杀了那人,惊动了其它敌人可不好!”不料前面的灌木丛始终没有动静,其实田胜利一见那越军靠近就闪到了一边的灌木丛内,那越军对着灌木丛撒尿不仅淋不到他身上,他反而能出其不意的将越军掳到灌木丛内,只是那越军身高马大,比他强壮不少,他没有把握能一下子就把对方克服,正琢磨着怎么着暗暗拿下这个敌人。

田胜利突然又想起了那把匕首,他本是尖刀班出身,尖刀班虽然不是全能尖兵,但刀法在军队中却是一流的,就算是前线的神枪手跟他们班比刀,那也是班门弄斧、“自找死路”,第一次用匕首杀越军的时候田正被敌人制服着,并且没有防备,这下有了防备还不施展下他那鬼神莫测的刀法?

田胜利心中暗暗道:“比枪法我算不上是一流的,但刀法整个军队都没人能比过我,我可是尖刀班的神刀无敌手。”

那越军撒完尿提起裤子,刚想离开,突然一个东西从灌木丛中弹了出来,正落到他的脚下,他用脚一踢,原来是个硬土块,望着那灌木丛,以为是丛林内的小动物在捣鬼,正转过头去要走,突然一个胳膊挡住了他的视线,接着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他正想叫救命,一把匕首从他的脖子后直插透咽喉外,他的身子就直直的站在那里,身后的田胜利突然将他拉跌进灌木丛内,将匕首从脖子后拔出来,将他的草帽盖在头上,然后扒开他的衣裳,将一套越南军装换在了自己的身上,那套解放军装就先藏在了灌木丛内,将尸体藏好,他大着胆子提起煤油灯走了出来,手中仍托着那把SVD。

远处的马刚早就将一切收到眼底,大喜道:“这小子有两下子,竟然懂得换上敌人的衣裳,嘿,这下有得玩了,我也弄一套穿上,两个越南军刚好可以混进大部分的越军内,那情报不是容易得到多了,小鬼头挺聪明的,看来我要向他学习!”

田胜利走出灌木丛,便有一个越军巡逻员用越南话向他询问了一句,中越自从79年的自卫反击战开始两国的语言就在双方的地域十分普及了,更何况田胜利是自小住在云南,云南是越南的一个交界地,大多数人熟悉越南话,越南人也能听懂云南话。

那越军问他的是“臭小子你一泡尿怎么撒不见了,搞什么鸟?”田胜利回答道:“兄弟,我什么时候撒尿了,明明是到里面拉屎去啦!”那越军嘲笑道:“拉、拉小心拉出毒蛇出来!”田胜利哈哈一笑,故意朝远处走去,那越军又道:“不要走太远,呆会队长有话跟我们说!”田胜利心头一动道:“知晓了,我去那边看看有什么野兽没?”

田胜利走到十米外,在一株丛树上靠着,另一个越军向他走了过来,叫道:“麦阿强有烟没,借根抽抽!”田胜利一怔,心道:“这人莫认出我来?”见那人正往这边走,于是回叫道:“莫过来,我发现了一条蛇!”那人立刻止步了,骇然道:“不会是养蛇人的吧?莫被咬着,咬着会一步死人的!”田胜利叫道:“知道啦!”用手一摸口袋,里面竟然有一盒烟,掏了出来却是越南烟,于是向那人远远扔了过去道:“兄弟这玩意全给你!”

那人蹲身拣起了烟喜形于色道:“阿强今天怎么大方起来了,平常连半根剩的都不肯让我抽!”

田胜利不说话,故意向灌木丛边缘走去,作好一但被对方看出破绽就往丛林内躲的准备,那人拣了烟哼着小曲离开了,只听远处一个越军叫道:“妈的,唱什么唱,把敌人引来你不想活了!”

远处另一边的灌木丛里马刚暗暗叫好,正想着如何也这样装扮成一个越军,突然前面传来几声枪响。他猛的一惊,望着越军往前方跑,原来这里已是关卡后,是在土丘后百米外,田胜利已趁机跟了上去,他也缓缓在灌木丛内移动着,往前面不远处的土丘移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