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十六章 怀春少女心

龙居士 收藏 14 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亲吻三步曲,第一步是在美女对自己有好感的情况下——偷袭!

经过这些天,白云肯定是对自己有好感了,要不然也不会明知是狼窝还跳进来。龙居士现在正需行使这第一步,但白云像一只白蝴蝶,在房间里穿来穿去,一刻不停,每当龙居士凑到她身后时,总会倏的一下飞开了。

因为是偷袭,龙居士担忧白云会大怒,从此不理睬自己,他的心怦怦的跳着,紧张得直冒冷汉。偷袭之前花的时间越久,他的担忧就越重,心就越紧张,到了后来,狂乱的心跳,几米外都能听见。

“你怎么啦?”白云听到龙居士的心跳不正常,转过身来问,“是不是伤口出了问题?”

白云突然转过身体,纯洁无瑕的脸,猛的近距离的出现在龙居士的眼前,白玉般小巧的鼻子,微微的皱着,满是关切的神态。在这一刻,龙居士感觉白云是圣洁的仙子,让人丝毫不敢侵犯,火一样升起的激情,一下子就熄灭了。心中没有了龌龊的想法,他镇定下来,正所谓无欲则刚吧,舒了一口气,道:“没什么……”

“你是不是想亲我?”

“啊——”龙居士吓了一跳,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啊,两眼不敢正视白云,目光偏向一边,龙居士吱吱唔唔的说,“我……我……”一连说了十几个我,他内心开始鄙夷起自己来,“男子汉大夫,有什么就说什么嘛,这个样子,像什么话?”又深吸了一口气,放松了紧张不安的情绪,“我是想亲你!”过后,脸上又换成了苦笑,“可惜没成功!”

“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白云一副看透了你的神情,“很多人都像你一样,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最后,当我问他是不是想亲我时,全都吱吱唔唔的不敢承认,我觉得他们都没胆量,全都拒绝了,而你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人。”

“你是说……”龙居士面露喜色,“我有机会是吗?”

“唉——”白云轻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在正熟睡的贺雪辉,“我承认我真的很喜欢你,和你在一起觉得安全、开心、轻松、没有烦恼,可是你已经有她了……”

“你想怎样才愿意和我在一起呢?”

“还有说吗?”白云望了一眼贺雪辉。

“你是什么意思?”龙居士脸色大变,“要我丢掉我最受的女人和你在一起,这是痴心妄想,别说只有你一个,哪怕是十个百个千个万个,这都是不可能的事!”

白云看到龙居士愤怒的像只狮子,不怒反喜,咯咯一笑,一阵风似的飘过来,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啄,道:“我真的没看错你,你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一个女人,一辈子图个什么?还是想要个温暖的家,有一个永远关心自己,照顾自己的男人,这个男人是不是只属于自己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是否有能力有责任感,能够一生一世照顾他所有的女人。

如果能让我一辈子都觉得幸福,我不会介意和别的女人一同分享这么优秀的男人!刚才你的话,让我明白你就是那个我心中的理想人选……不过,我这么想,却不知贺雪辉是怎么想的,如果她能够接受我,愿意和我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我就会接受你!否则的话,请原谅我,我无法看到一个姐妹天天在我身边哭泣!”

“谁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呢?”龙居士暗暗的想着,“漂亮的女人聪明,像白云这么漂亮的女人更是兰心慧质,她懂得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男人能够让自己幸福,那些世俗的观念,对她毫无影响,她能够一眼看穿世俗的一切,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是不是我的条件有点太过分呢?”白云见龙居士不说话,俏皮的问道。

“没有!我在思考你的话!”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辉儿永远不答应呢?你会如何选择?”

“我爱你也爱辉儿,如果辉儿永远不答应,我只好永远的放弃你!”

“那我岂不是很惨?”白云惆怅的说,“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人,如果不能得到你,我将孤孤单单的过一辈子。”

龙居士痛苦的摇了摇头,“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的人很傻,但在我的心中,辉儿这棵树,比一片森林更重要。如果让我不顾辉儿是否愿意,就强行给她增加姐妹,这会让辉儿很痛苦。如果我不能让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快快乐乐,高高兴兴的生活下去,又怎能让第二个以上的女人快乐幸福呢?这不是违背自己的誓言吗?”

“我真羡慕她……”白云看了一眼沙发的辉儿,发现辉儿眼角有一滴眼泪流了出来,一惊“难道她醒了?”又看了看龙居士,道:“我明白了,其实贺雪辉占了先到的便宜,你身边的位置本来谁都可以坐,但她先坐了,而我是后来者,如果她不愿意让我也坐在你身边的话,我只能永远的站着!”

“不完全是这样,辉儿身上有我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说到这龙居士停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直接说出来了,“第一次作为男人。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如果我失去了,会痛苦一辈子!”龙居士想起了将来的自己,作为世界之父,笑傲天下,身边美女如云,可是不管多少,都无法弥补,失去初恋贺雪辉的绵绵伤痛,无论如何自己不能再干这样的傻事,谁都可以失去,唯有贺雪辉不能失去。

白云心中涌起了一点凄怆感觉,强行把这种不好的感觉压了下去,微微一笑,“不论如何我再也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如果贺雪辉一辈子不答应,我只好……”停了停,没把最后的半句说出来,“一切随缘吧……”过后,又转移了话题,“你还记得你昨天答应过我什么吗?”

“什么?”

白云冲着龙居士狡黠一笑,走到堆在门口的最后一个大袋子面前,吃力的将袋子提到茶几边。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