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十四章 猪八戒背媳妇

龙居士 收藏 18 7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十四章 猪八戒背媳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讲完,头脑中又搜出大量关于日军暴行的资料,他看到:头颅被砍下来,当球踢;杀人祭马、祭军犬;由活人练习刺杀、培养细菌;无数少女被轮奸;孕妇剖开肚皮,婴儿挑在刺刀上……鬼子战败了,投降了,中国却没有让他赔偿,战犯变成“忠魂”躺在靖国鸟舍中享受着后代日本人的顶礼祭拜……教科书改了,入侵变成了进入……六十年前鬼子拿着刺刀轮奸中国美女,现在又来了,性质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将刺刀换成了日元。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事,这一切好像都被人们给忘记了,网络上偶尔出现几本YY抗日的小说也要被禁掉,说什么宣扬极端民族主义、引起友国惊诧、为“中国威胁论”提供了口实。真是笑话,美国的军费是中国的百倍,日本的军费是中国的几十倍,拿着机枪的人说拿着木棍的人威胁到了他,要他将木棍也扔掉……真不知道鲁迅如果是活在现在,他会怎么想?

血淋淋的场面,无数冤魂的怒号,龙居士处于极度愤怒中,脸色苍白,抽蓄变型,牙关打颤。

辉儿见龙居士不言不语,表情恐怖,挤过去,轻轻的摇醒了他。

龙居士看了周围一眼,发现自己被包围在人海中了,原本只有三百个坐位的阶梯教室至少塞有五百人,过道走廊全都挤满了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自己,歉意的笑笑,却不知从愤怒中挤出来的笑容,其实比哭还难看。挥了挥手,道“下课!”

拉着辉儿的手,望门口挤去,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这是一种尊敬,出于对师长的尊敬!

人群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挡住了去路。

“我是钱正开!有点事和你谈谈!”

“你是钱院士?”龙居士极为惊讶,一位院士找自己干嘛?难道是为了自己大闹课堂?如果是这样的话,学校也太小题大做了。当然副校长有请,又是管着教务处的钱院士,龙居士不得拒绝,但又想到辉儿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便道:“我不去行不行?”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名学生给拒绝,钱院士正想说点什么,孙教授抢了上来,“龙同学,你必须去!”

龙居士一听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我去不去,完全是我的自由,你凭什么命令似的说?这也太霸道了一点吧,正要发怒,被辉儿扯了一下衣角,又暗想:“和学校闹翻了,我倒是没什么,最多被学校开除走人,但要是连累到了辉儿,就不好了!”强压着火气,道:“钱院士,我真的有事,现在不能去,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另约时间。”

孙教授正要说什么,被钱院士给阻止了,慈祥的笑笑:“下午五点过后,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你来我的办公室。”

“好的!”龙居士应了一声,拉着辉儿就走。在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面前,龙居士总觉得自己好像要被看穿了一样。钱院士人虽老,但那目光,犹如明镜一样澄明,一身的正气让龙居士不敢正视,要不是身边有辉儿需要自己照顾,恐怕会完全丧失的意识,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根本不会去思考。

出了教学楼,视野一下子就宽阔起来,身体放松。

龙居士暗道:“刚才我为什么觉得紧张?钱院士神态慈祥,没有半分恶意,可是我为什么觉得站在他面前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难道这就是精神力量影响人心的表现?”

老龙在给龙居士讲解领袖的气质时,他将这一切归功于精神力量。各行各业的顶尖人物,虽然不一定知道如何使用精神力量,但他们在不断的拼搏中,总是不知不觉的涵养着自己的气度。这种气度时时刻刻的影响着周围的人。

龙居士想明白了这些,也就释然了。刚才之所以感觉不安,就是因为钱院士的气度在影响着自己,而自己却没有将精神力放出来,心里上被对方的“气度”之拳打了一下。自己精神力强大,远超过一般强者,只需小心的用精神力护住自己,那怕对方气度再强,也无法引响自己的。

现在有钱了,当然不会再去食堂吃虫子,找了一家高档餐馆,龙居士点了很多补血的菜,慰劳一下辉儿。辉儿从来没有吃过这多么好的东西,敞开小肚子大吃起来,吃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肚子涨得难受,走不动路。龙居士只好学猪八戒,背着辉儿回去。路上行人全是惊讶或是羡慕的眼光,龙居士用精神力护住自己,自然是全无畏惧,而辉儿则趴在龙居士宽厚的背上,闭着眼,嗅着男儿气息,满脸都是幸福。

到了“家”门口,发现停着一辆卡车,有几个人进进出出,搬着东西。龙居士大吃一惊,这些小偷也太胆大了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采用搬家式的办法偷东西!

将辉儿放到一边,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抓住一个人的衣领,吼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人三十多岁,皮肤被晒得黝黑,身材粗壮,突然被人给制住了,一阵挣扎,但对方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根本动不了半分。这才苦着脸,道:“兄弟,有事找我们当头的去吧!我只是进城来混口饭吃的!”

“谁是头?过来!”龙居士冲着四周一张望,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走了过来。卷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纹身,赫然是一条青龙。

“你小子,在这闹什么?”

“闹什么?我住在这!你把我的家都搬了,还问我闹什么?”

“你住这?”“青龙”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龙居士,看那年龄衣着分明就是一名学生,问道:“这儿住的不是姓洪的吗?”

“我租了二楼!”

“哈哈……”“青龙”大笑起来:“小子,你被姓洪的给骗了!”

“什么?”闹了很久龙居士才明白,这些人是放高利贷的。房东为了建新房早已欠了一屁股债,儿子又要结婚,没钱办彩礼,不得不找高利贷借钱,拿房子做抵押。房东也糊涂,高利贷是那么好借的吗?到期还不上钱,知道今天高利贷要来收钱,就连夜跑了,躲了起来。高利贷哪是那么好说话的?你锁了门,我不会砸门搬东西吗?于是叫了卡车,搬东西抵利息。

“房东欠了你们多少?”

“怎么你想多管闲事?”看龙居士身着一身普通的中山装,怎么也不像是钱人,一个穷学生罢了,青龙懒得理会他。

“你们搬了走了东西,我住哪?再说你们搬走了东西,也卖不了几个钱!这位大哥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如果价钱合适的话,这房子我买了!”

“你买了?你有钱吗?”

“兄弟我钱虽不多,但为了谋个住处,一点小钱总是有的!”

青龙扫了一眼房子,道:“这套房子按现在的行情是值个十万,姓陈的是以八万抵给老子的。”

“哦!麻烦兄弟们将东西放回去,再麻烦大哥你找到房东,到时候我们三方碰面,商量个价钱如何?”

如果真有人要买,自己放出去的高利贷也可收回,何乐而不为呢?“青龙”当即点头答应了。招呼着人将东西又放了回去。

房里的东西被这些粗手粗脚的人一折腾,搞得一塌糊涂,龙居士将辉儿放到沙发上,让她好好的休息,自己又忙了半个多小时才将房子收拾好。门锁被弄坏了,正想出去买一把锁换上,白云来了。

PS:这几章触到了一些敏感的东西,担忧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