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十一章 大课大闹

龙居士 收藏 18 1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十一章 大课大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所在的九七三班和其它的三个班合在一起,在阶梯教室上大课。这是一堂马哲课,由孙教授主讲。

孙教授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粗矮黑胖,嗓门大得惊人,讲起课来唾沫横飞,一些爬在桌上睡觉的同学往往会被她惊醒。

上她的课,不论是想学的还是不想学的,全都是一次地狱式的折磨。但她的课又不敢不来。她脾气出了名的坏,人见人怕,恶名之下,很少有学生敢于逃她的课。当然龙居士除外,因为龙居士自开学以来,从未上过她的课,早已列入了她必杀的黑名单。正所谓反正死都死了,还不如光棍一点,干脆一节课都不来。

认识孙教授的人都知道,进入更年期了,又被丈夫甩,脾气坏一点也属正常。

阶梯教室讲台巨大,黑板巨大,更加衬出了孙教授的身材的黑胖。巨大的嗓音从她的嘴里喷出来,让人感觉是蛙叫。

“……资本打击小生产,同时使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并且造成大资本家同盟的垄断地位。生产本身日益社会化,使几十万以至几百万工人联结成一个有条不紊的经济机体,而共同劳动的产品却被一小撮资本家所占有。生产的无政府状态愈来愈严重,危机日益加深,争夺市场的斗争愈来愈疯狂,人民群众的生活愈来愈没有保障……”

孙教授昂头盯着天花板,自顾自的讲得津津有味,她对自己的嗓门有信心,只要你来了,在高分贝的噪音下,你不可能不听她的课。所以她无需像别的教授一样,两眼盯着学生,时刻防着有人睡觉。一段讲完,打算低头喝一口水时,发现一百多学生全都将目光盯到了门口,神色各异:惊讶有之、羡慕有之、嫉妒有之。

孙教授朝门口看去,也是脸色大变,心中暗想:可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立在门口的是两个学生,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巍立如山,穿着一套极度过时的中山装。女的双目含情,俏立如花,身着一套乳白色的连衣裙。这两人大家都认识,男的就是这些天名动冶大的龙居士,女就是班花贺雪辉。

贺雪辉的双手挽在龙居士的右臂上,身体挨得很近,一见便知,这两人处于热恋中。到了教室门口,都不松开手,这又表明两人的关系进入了某种更深的阶段。

大战一夜,辉儿累极了,直到九点多才醒,强忍着下体传来的隐隐疼痛,提出要去上课,龙居士不愿意,辉儿便哭,女人的眼泪对男人来说杀伤力是无穷的,龙居士只得陪她来上这无聊的课。一二节课已过了,只得来上三四节的马哲课,但还是晚了一点,上课铃都响过十分钟了。

同学们的表情是复杂的,惊讶的人,为从不来上课的龙居士突然来上课了而惊讶;羡慕的人,为郎才女貌结合在一起而羡慕;嫉妒的人,为自己不是两个人中的一个人而嫉妒。

在孙教授的眼中,贺雪辉是个好学生,人长得漂亮,又非常的听话,从不旷课,甚至从不迟到;而龙居士在他眼中是烂得不能再烂的逃课大王,如今这两人竟搞到了一起,她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女儿被流氓给强暴了一样。

她出离的愤怒了。

她双目圆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胸膛经气管急剧的喷了出来,变成一声雄浑的狮吼——“站住!”震得所有人两耳发麻。

少林寺绝学狮子吼的来源已不可考,有的说是来自天竺,有的说是中国自创的。龙居士也曾疑惑过,今天被孙教授一吼,终于明白了,狮子吼不管来源于哪里,始创者肯定是教师,狮子吼原本应该是师子吼,老师对学子吼,师与狮同音,同音的字容易发生混乱,时间久了,就变成了狮子吼。

龙居士这些天精神力暴涨,气质沉稳,惊天绝学《笑傲法则》已练到了第五层,当然不会被粗浅的狮子吼给吓倒,心静如水,不动如山。

辉儿从小就怕老师,直到现在老师在她心中,仍如老虎一样,不敢侵犯,被她一吼,吓了一跳,全身一颤,将自己半个身体藏在龙居士后面,眼睛盯着地面看。

不来上课,偶尔来一次,也迟到,龙居士觉得理亏,正打算换上一副笑脸,争取宽大处理,不料,孙教授接着又说了一句话,让龙居士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贺雪辉你要自爱啊!”

靠!什么意思?辉儿和刘洋在一起时,你怎么不说,现在和我在一起你就这么说?难道我很差吗?龙居士刚浮出来的笑容僵住了,变成了冷笑,反击道:“孙教授您教了那么多年的马哲了,请问您懂马哲吗?”

“我不懂马哲?”孙教授如被点着的火药一下子就炸开了“我是副教授,我每年都有数篇马哲论文发表!”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龙居士把眼睛偏到一边,脸上全是轻蔑,“我迟到了,这是既成实事,孙教授你认为迟到好还是不好?请用马哲原理来回答!”

“迟到了当然是不好的行为!这是目无校纪校规,说大一点是犯了无政府主义的错误!”

“错!”龙居士冷冷的说,“马哲任何事物都俱有两面性,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孙教授你只看到了不好的一面,没看到好的一面,犯了片面性的错误。”

孙教授一愣,改口道:“我刚才没说完,就被你打断了,我的意思是说迟到既好又不好。”

“这次说完了吗?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了!”

“真的没了?”

孙教授又想了几秒,点了点头,矛盾双方的两个对立面我都答到了,还会有错吗?

“恭喜你!答错了!”龙居士哈哈大笑几声,笑得孙教授一阵心虚,“你只看到矛盾双方对立斗争的一面,没有看到他们统一的一面。你没有抓住主要问题!不分主次犯了以偏盖全的错误!”

课堂上一片哄笑声。

孙教授冷汉直冒,又改口道:“迟到既好又不好,但不好的一面占主导地位!”

“错!你是用静止的观点看问题。矛盾的双方会相互转换,今天处于主导地位一面,明天就有可能处于次要地位。”

孙教授气急败坏,指着龙居士,怒道:“难道明天迟到就会变成好事吗?”

“你这是在回答我的问题呢?还是提问要我回答?如果是前者,我要告诉你,你仍然错了,如果是后者,我要告诉你,你犯了绝对主义的错误,迟到在今天不是好事,但到明天就有可能变成好事!”

孙教授抓狂了,双手在空中乱舞,急促的说:“迟到既好又不好,既不好又好。今天可能不好,明天可能会好。今天可能很好,明天也许会不好。”

这绕口的话,孙教授竟然能又快又响亮的说出来,表现出了极高的口才天赋。不愧是耕耘讲坛二十多年的教授。

龙居士摇摇头,惋惜的说:“还是错了!这是彻底的怀疑论,不是马哲的观点!”

“哈哈哈……”一百多同学大笑起来,不少人还鼓起掌来,一些胆大的男生,还狂吹口哨。辉儿从龙居士的身后走了出来,两眼望着他,全是仰慕的眼神。

孙教授满脸涨得通红,气急败坏,右手指着龙居士,“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最后在一片哄笑声中,摔门而去。

龙居士走向讲台,双手下一压,全场立即安静了下来,苦笑道:“教授跑了,害得你们上不了课,非常抱歉。我本来只想陪着辉儿来安静的上上课,没想到竟被孙教授污辱了辉儿和我的人格。我不得不反击一下。反击得有点过火,报歉,报歉。接下来的时间,也不要浪费了,我给大家上一堂课如何?”

“好!”全场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