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十章 辉儿初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实在忍受不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并且这台戏没完没了的演下去。当然这台戏如果给自己看的话,还可以将忍受变成享受,可偏偏又不让自己看!

他忍受不了孤独。

他怒不可扼。

他疯了。

拉开门,犹如一头发怒了的公牛。突然出现在三女面前。

他一下子就呆住了,愤怒如潮水朝退去。

“小龙——”辉儿娇呼一声,投入龙居士的怀抱。

白云冲着龙居士回眸一笑,转了一圈,裙带翩跹,犹如一朵盛开的荷花,“好看吗?”

张倩走着猫步过来,呼之欲出的胸部微微颤动,深深的乳沟充满无限的诱惑,往日如冰山般板起的脸孔,化作春天般的笑意。

龙居士鼻子一热,喉咙咕咚直响,口干舌燥。

美,美啊,实在是太美了!

妈的,那三万八花得并不冤,别看是几块破布片,一旦穿在女人身上,便犹如绿叶衬红花。

“咦,龙居士你怎么流鼻血了?”白云凑了过去。

龙居士怀里已经有了个美人,温香软玉满怀,现在又来了一个,这让他血流如注。

“啊!没什么!”龙居士转过头去,赶紧擦了下鼻血,暗道:“我一直不知道白云是什么级别的美女,现在清楚了,美得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超凡脱俗,少说也是校花级别。”

美女可以促使男人雄性激素的分泌,同样,男人也可促进女人雌性激素的分泌。原本就凑在一起议论住长得更好看一些的三位美女,现在有了龙居士这个男人的加入,兴致更高了,使尽伎俩,将自己最美的一面表现出来,辉儿温柔可人、张倩优雅高贵、白云清纯脱俗。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美貌只是臭皮囊!”龙居士心中默念佛家戒色经典,又调动精神力量扼制雄性激素的分泌,勉强保住自己的鼻血。

三女闹了好一阵,各自得到龙居士二个字的赞评这才安静了下来。

辉儿可人、张倩优雅、白云清纯。

三女不闹了,纷纷将目标指向龙居士,询问指头的事。龙居士说这是家传气功的功劳,三女不信,又把家传气功上升到远古绝学,三女仍然不信,不得已龙居士抛出了必杀技,这是外星人作怪。三女信了。

龙居士一阵腹诽,搞什么嘛,外星人三个字比灵丹妙药还灵!不过,老龙是来自异时空的,这个和外星人好像也差不了多少啊。

“哎呀!都十点多了!”张倩一声惊呼。

“啊!太晚了,我该回去了!”白云说了一句,急急忙忙收拾自己的衣物。

贺雪辉伏在龙居士的怀中,没动。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吧,现在雨也停了。”张倩不由分说的拉着辉儿便往外走。辉儿的大眼望着龙居士依依不舍的离去。

龙居士心中恶骂:“张倩你好狠啊,自己走了就走吧,怎么还拉走辉儿?”转念一想,“看在你是老师,将来又是我后宫成员之一,今天就原谅你了。”

“哎——”看着空荡荡的客厅,龙居士叹了一口气,洗了个澡,然后将自己扔到沙发上,就此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谁啊!”龙居士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恶狠狠的想着,半夜敲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如果你是男的我就把你暴打一顿,如果你是女的,就先奸后杀。

冲到门口,一把拉开门,愣住了。

“辉儿?”

辉儿俏立在门口,肩头耸动,嘤嘤哭泣,我见犹怜。

“宿舍大门关了,辉儿进不去,辉儿好害怕。”

龙居士将辉儿抱在怀中,“别怕、别怕、有我呢。”

学校宿舍十点就熄灯,大门落锁,如果是男生还好办,顺着铁栏杆爬上二楼,也能回宿舍。女生恐怕就没有这份胆量了。张倩拉着辉儿一进校门就分开了,辉儿往西,她往东。辉儿是从来没有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在校园里行走,自然很害怕,好不容易走到宿舍门口,大门紧闭,喊了半天阿姨开门,阿姨好像死去了一样,就是不开门。不得已只好又跑回来了。这一路之上,黑黝黝的大树好像怪兽一样要吃人,风吹树叶沙沙的响,在辉儿听来就变成了鬼哭狼嚎声,路过校门时,保安冲她直打呼哨……胆颤心惊中,辉儿好不容易来到这,龙居士睡得太死,辉儿又不敢太大声敲门,敲了很久,门才开,又急又怕,哭成泪人一般。

龙居士听她哭诉,心痛的暗骂,“好你个张倩,你也那个了吧,把辉儿从我身边拉走不说,还把她一个人丢在半夜中。还有那几个保安,真不是东西,你无聊就无聊吧,还吓唬我的辉儿……”

一个恶念头还没想完,一个坏念头又起,“嘿嘿,凭你张倩机关算尽,千方百计的阻挠我和辉儿,哪料人算不如天算,小白兔会自己跑到我的狼窝里来。”

“辉儿,大床全湿了,不能睡,只有沙发,我们两个?”龙居士虽然恶念丛生,满脑子都是坏水,但毕竟是第一次,即不敢将话说得太直接,也不敢将隐晦的话说全。

辉儿伏在龙居士赤裸的胸膛上,没说话,体温急聚的升高。

没表示反对,就意味着默认。龙居士大喜,三下五除二,仅几秒钟就将辉儿剥成了赤裸羔羊。

浅吻、湿吻、干吻……爱抚、揉捏、轻弹,让辉儿白玉般的身体变成了红玉,心跳如狂,娇喘连连。

大脑中有个知识库真是好,像龙居士这种初哥,一边在大脑中播放性教育片,一边学以致用,表得像个情场老手。

看着辉儿已完全进入状态了,龙居士知道差不多了,跨了上去,用力一顶,太紧,卡住了。

辉儿感动下体空虚,渴望着有东西让她充实起来,在龙居士发出第二次进攻时,配合着迎了上去,接着一阵巨痛传来,一根滚烫的铁柱将自己的下面塞得满满的。“啊——”的一声发出一阵娇叫。

从此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处女,多了一个少妇,少了一个童男,多了一个男人。

龙居士按照性教育片的提示,打算再接再力,把辉儿托上一个又一个高潮,不料,辉儿竟伤心的哭了起来。

“怎么啦?很痛吗?”

“呜呜……我好害怕……”

“害怕什么,一切有我呢?”

“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啊!?”辉儿这个时候竟想到了这个问题,龙居士失声笑道:“傻瓜,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不要你?”

“张倩姐姐,还有白云姐姐,她们都比我漂亮……辉儿好害怕你最终娶的不是我!”

“她们虽然很漂亮,但我最爱的是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弃你!”

“你发誓!”

如果誓言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干什么?龙居士知道辉儿这样的女孩子,就爱相信一些誓言,只得发誓:“我一生一世保护辉儿,不离不弃,如违此誓,我的小弟割下来给辉儿当玩俱。”

辉儿对人间险恶懂得不多,但她也知道男人看待自己的小弟比自己的性命还重,听到龙居士用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发誓,先前的顾虑一扫而空,破涕为笑。

辉儿显然没有注意到龙居士的誓言有问题,他说是保护,并没有说只娶她。

雨后的夜空,一轮明月显得特别的明亮,一块浮云飘了过来,遮住了它。月亮姐姐似乎也不愿看到人间,又一个处女落入了色狼的口中,久久不愿出来。

PS:从下一章开始,开始写作风格将回到轻松幽默的写作风格上来。我本来是写军文的,这些感情戏,第一次写,真是费力不讨好。质量有所下降,抱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