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四章 美女护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接龙居士的兄弟们都来了,没想到班导师在也在内。小小的病房被十几个人,挤得满满的。

张倩轻轻捂住龙居士的手,看到十根手指每根都软得像面条。惊道:“这是谁干的?”龙居士正想说是自己不小心,张倩警告道:“别骗我!这种伤势,不可能是摔的,也不可能是被汽车压的!”

多了些生活经验的老师,可不像其他人那么好骗,龙居士无法抵赖,只得说:“张老师,这样你就别问了,那些人我惹不起!”

“操!什么人那么厉害?”朱承祖一听,这才明白龙居士一身的伤是被人给害的,愤怒的说。

“别怕,有老师在呢!”龙居士伤成这样,触动了他母性神经。那神态,就像只护窝的母狮。

“那些人是带枪的……”龙居士苦笑着说。

众人一听,鼓上来的气势立即泄了,这个国家能够带枪的还有谁呢?叫一群手无寸铁的人,和经过专业训练,又拿握着枪杆子和权力的人评理,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病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沉闷起来。

“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好在他们做的也不太过分,要不然,我躺在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大街上了!”

张倩板着脸,恨恨的说:“不能就这么算了,老师一定想办法严惩那些败类!”

一名普通的大学教师能有什么办法呢?张倩这样说,其实是想到了他老爸,作为一名副校长,虽说没什么权力,好在德高望众,教过的学生数以千计,其中有不少成功人士,发动一下门生,给带枪的人一点压力,也是不难做到。至于结果如何,是严惩还是轻罚,就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

老五黄为华办了出院手术,张倩找医院租了辆救护车,白护士指挥着众人将龙居士抬到救护车上。在众人来之前,辉儿已经帮他穿上了中山装,至于穿衣服的过程中,辉儿的体贴服务,发生了那些香艳的事,这纯属私人隐私,不足为外人道也。

身上穿着衣服,龙居士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大大方方的让众人抬到急救床上,然后乘电梯推到楼下,上了救护车。

白云小心的将救护床给固定好,望了一眼龙居士,怅然若失,这样有趣的病人太少了,在他身边总能感觉得安全、放松、满心的愉悦。这次送走后,不知何时可以再见面。她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该走的总是要走的,除了稠怅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白护士请等等!”

“什么事?”白护士正要跳下车去,听到龙居士的话又停下了脚步。

“不知你一个月工资有多少?”

“正工资有六百加上奖金的话平均每月有八百吧!”出于对龙居士的信任,白云想也不想的回答,之后她又有些好奇的问:“你问这些干什么?”

“你看看我……”龙居士苦笑着扫了一自己的全身,“这伤势恐怕需要很久才能好!”望着白云,两眼露出可怜的样子,“辉儿不会扎针,我需要一个象你这样的专职护士照顾我!”

龙居士的处境,白云也很同情,但她要上班啊,恐怕这个忙帮不上。直接出口拒绝,又怕伤了病人的心,她左右为难的看着龙居士,没有说话。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每个月给你一千的工资!终生聘用,永不解雇!”

“什么?”白云惊讶的说道:“你该不会是病糊涂了吧!”

这不是笑话吗?没钱看病的人,竟然会有钱找一名专职护士,而且开的工资又那么高。在当时,本省的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资只有六百元,像白云这样,还有二百元的奖金已经算是比较高的收入了,而现在龙居士竟然提出给一千元,并且终生雇用。

龙居士明白她的想法,呵呵一笑:“你真以为我没钱吗?上期《超级学生》我得了八十万!雇用你足够了!”

“啊!你就是那个龙居士!”停了停又道:“我还以为是一个和你同名的人呢!”白云急急忙忙的从护士口袋上掏出圆珠笔和病人卡单,递到龙居士面前,“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给我签个名吧!”

龙居士看着伸过来的笔和病人卡单,苦笑道:“我能签名吗?再说我又不是什么明星!只要你答应做我的专职护士,以后有的是机会,等我伤好了,每天签一百个都行!”

“这是你说的喔!不许反悔,每天一百个签名!”白云狡黠的看着龙居士。

“反悔?”龙居士心底一阵暗笑,只怕到时候后悔的是你,小白兔掉进了狼窝里,还有机会跑掉吗?白云对龙居士无微不致的照顾,既让他感动,也让他不知不觉的爱上了她。老龙教导龙居士,是个男人就应当让自己身边的人快乐!龙居士遵循这一原则,打算把白云收到自己身边,然后让她快乐!要是老龙知道龙居士如此理解自己的话,估计会气死……

救护车不大,老二朱承祖坐了副驾上,白云、辉儿、张倩上来之后,就只剩一个位置了,众兄弟见那唯一的位置夹在一堆女人中间,不好意思再上来。只有老八李兆蒙蒙懵懵的猫着腰挤了上来。老四何健见状,一把拉住李兆的衣角道:“百万我们打的走!别往这儿挤了。”

“对啊,反正要打两辆的士!”张倩冲着李兆微微一笑。辉儿和白云也睁着妙目,看着他。

被三名美女,六只眼睛盯着,李兆再笨也明白了过来,脸上微微泛红,吐吐舌头,急忙跳下车去。

开救护车的司机水平很高,车子开得又快又稳。路上的其他车辆,看到是救护车,纷纷让道,红灯也是一闯而过,出租车需要四十分钟的路程,救护车仅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车子停稳,白云和辉儿扶着龙居士下车。龙居士看了一眼周围,发现车子停在学校附近的一幢二层的小楼前面。奇怪的向老二问道:“怎么停在这?为什么不去宿舍?”

朱承祖也奇怪的回答道:“老大,前天你不是叫我帮你租套房子吗?寝室太挤了,不适合你养伤。”

前天?龙居士一阵回想,确信自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老二也不可能撒谎,看来这事一定是老龙吩咐做的。

小楼下面住着的是房东,上面的套间出租。二室一厅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龙居士打量了一下,发现所有的家具都是新的,卧室的大门上还贴着大红的喜字。

“老二,你不会在给我布置洞房吧!”

辉儿闻之一片红云飞了上来,头低到一边,张倩冷眼盯着朱承祖,一副我看穿你的样子。白云偷偷一笑。

朱承祖在张倩严厉的目光下,小声的喊冤:“我们租的是房东给他儿子布置的新房,他儿子在外地工作,结过婚之后,又走了,所以……”

朱承祖解释得合情合理,张倩冰冷的表面一下子就化开了,“在校期间要以学习为重,知道吗?还有你……”张倩面向龙居士:“你们俩的事老师也清楚,记住要把握住自己啊!别再出事了!”说完,张倩又盯了一眼辉儿的肚子,这个动作很明显的是在警告龙居士要拿握分寸,不要乱性,要不然学校知道了,说不定会被开除。

朱承祖被训得冷汉直冒,辉儿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白云幸灾乐祸的看着龙居士。

要是在从前,龙居士肯定会表现得像辉儿,两眼不敢正视张倩,但现在他信心十足,眼界也开阔了,没把这些当一回事。心理还一阵埋怨:“好端端的,说那么多干什么?搞得大家都不高兴,总把自己当老师,实际上你又比我能大几岁呢?”

“哎哟!”龙居士假装疼痛,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快扶我进卧室!”

白云和贺雪辉手忙脚乱的将龙居士放到卧室的大床上。

这间房明显是作为新婚洞房用的,大红的喜字,粉红色的装修,一张席梦思双人床,放在正中央,处处透着暧昧。张倩在这种气氛下也无法板着脸,冰冷的脸变得微红。

“轰隆——叭——轰隆隆——”窗口忽然闪过一道亮光,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滚滚传来。

“糟糕!要下雨了!”朱承祖甩开大步,向门口冲去。

他可不想在张倩身边不尴不尬的呆着,该做的事他都做完了,正好趁机开溜。

一见要下雨,张倩也急了,拉着贺雪辉朝楼下走去,刚走了几十米远,瓢泼大雨就撒了下来,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落在地上激起一小片尘土,形成一个小灰坑,很快就些小灰坑就连在了一起,形成小河,小河四处横流,漫过大街小巷。当风吹过时,在地面上卷起一阵雨浪,雨浪快速前进,眨眼间便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一浪未尽,一浪又起,层层叠叠的雨浪刮在雨中狂奔的人身上,好像要将人吞没似的。

跑在前面的朱承祖本想退回去避雨,又想到那儿有只母老虎,他宁可在雨中狂奔,也不愿退回去。只得默念,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狂风暴雨,眯着眼朝男生宿舍奔去。在后面的张倩和贺雪辉可没有他那么勇猛,不得不退了回去。

白云没有急着走,拿出葡萄糖给龙居士吊上,龙居士也想快点好,一见上了葡萄糖立即闭上眼,进入内视状态,调动精神力量开始去修复指头。

雨下得太急太猛了,仅仅几十米的距离,就把张倩和贺雪辉淋成了落汤鸡,衣服裙子全都湿答答的粘在身上,当她们返回室内时,地面上留下了两行湿湿的脚印。张倩想找把伞,寻了一圈,那有啊?又想找房东借,房东的门紧锁着。

完了,她们都被大雨给困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