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6/


偷艳记-第二卷梦想起航-第五十八章致命邂逅(上)


“花样年华”是一家咖啡厅,装修简约不失优雅,色泽明快靓丽,极富青春活力。


赵羽到达目的地后,让杨文娟先回旅馆,他认为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她在一旁显然不合适宜。赵羽其实也不知如何跟“痴情男”方志谈,以及谈些什么?他只不过不想让杨文娟担心,自己也做不到,可以预见的悲剧即将发生,而无动于衷不去阻止。这世间哪来这么多痴男怨女呢?都什么时代了呀!


赵羽转念设想,如果要自己放弃杨文娟,却也没办法做到,除非她选择自己离开他,只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会洒脱的放手吗?难难难!还有岑洁,周怡姿,自己决不允许任何人碰她们!


赵羽对周怡姿是不会轻易割舍的,表面上怡姿提出分手,但他知道他们并没有结束,目下两人之间的情形,只不过是冷战而已。在他心目中,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


咖啡厅里,悠扬的轻音乐声中,赵羽靠窗而坐,一边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一边欣赏窗外的夜景。


雨,还在淅沥淅沥的下着,沥青路、霓虹灯、穿梭的汽车、匆匆的行人、颇具斑斓的水彩画意境飘摇的雨雾里,马路对面,出现一个举着花伞的女孩子,白衣白裙,细腰一握,脸容模糊,她站立路边,仰首观天


透过窗玻璃,赵羽朦朦胧胧地看到,一张清纯动人、寂寞如花的秀颜,仿佛暗夜绽放的玫瑰,那一刻,周围的一切距她是如此遥远,好象都不存在般,只有她,淡漠如烟这一幕,仿佛在哪见过?


她横穿马路,走入咖啡厅:黑发委肩,肌肤赛雪,齿如排玉,眼波流动,似能勾魂夺魄,朱唇隐笑,似孕千种柔情霎时,她成了注目的焦点,每个人的眼睛都黏在她身上,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咖啡厅堂的座位都客满了,只有赵羽独踞一桌,之前曾有人想挨坐过来,被赵羽的眼神吓走了。


她妙目流盼,在厅里一转,当她凝注赵羽时,眼帘异彩一闪即逝,她走到赵羽对面,径直坐落,再瞥了对面那个男孩一眼,从她进来时,他对她竟然视若无睹,只顾瞧看窗外的夜景,有点意思!


服务员过来,她不等他开口道:“绿茶。”语音娇柔婉转。赵羽手中也是一杯绿茶。


并不是腥腥作态,而是赵羽对美女的免疫功力已经很深了,他很欣赏刚才那种雾里看花的朦胧风情,这般近距离面对她,他反而没有什么感觉。美女,他见识的还少吗?


已枯坐了半个多小时,看来方小子是不会来了,很可能是那个表妹骗人?靠!被女滴耍了!想到这,赵羽微笑起来,准备走人了。


“想到什么事好笑?说出来,让我分享一下呀。”对面的美女忽道。


她居然主动搭讪,这可是赵羽从未遇到过的,当然,叶柔那次不算。赵羽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的魅力绝对没有大到能吸引美女的注意力,不,那怕是恐龙MM都未必会多看他一眼。


“笑,一定需要理由吗?”赵羽微笑注视她,她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又似二十出头,竟不能肯定判断她的芳龄。


哼,跟我玩这一套,装深沉!“一个人,只有快乐时才会微笑,你该不会是心情不爽而笑,心情高兴而哭丧着脸吧?”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美女!“呵呵,我还不至于如此变态,但是微笑并不能说明我快乐啊。”


“那么,你说说刚才为什么笑?”美女固执的问道。


我如果说是想到你脱光衣服的模样才笑,不知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赵羽似笑非笑着,色色的目光,自她的脸,下移,停留在她娇挺的酥胸有数秒之久,没言语。


她明眸生辉,眼帘幽亮如水,迎视赵羽,只是白嫩的脸渐渐嫣红起来,从腮边直达耳后。


她忽然扭头旁顾,目光凝视着厅堂中一桌四男一女,眼眸仿佛受尽千般委屈,哀怨欲泣。


那桌上四男显然一直注意着赵羽这边,一见美女受“伤”,其中二人“腾”的站起,走过来,一肌肉男怒目瞪视赵羽,一人极其温柔有礼的对美女道:“需要帮忙吗?”


二男气势汹汹的讨伐,厅中顿时鸦雀无声,人人屏息静气,只闻轻柔的旋律依旧腕转缭绕。


她恨恨的望了赵羽一眼,低下头,黯然道:“他,他欺负了我,又,又不肯负责。”


每一个人都听到了,人们射向赵羽的眼神里全是鄙视,不屑,厌恶,对她则流露出怜惜与同情。二男另外两个同伴也围绕过来,还有一些不怀善意、跃跃欲试之辈。


一阵短暂的失神与错愕之后,赵羽苦笑起身,扔下一张钞票。


“怎么,想走,你还是男人吗?”先前虎视耽耽的肌肉男伸手推搡赵羽胸膛,只是他手还未触及赵羽,人已莫名其妙的撞向同伴,两人滚倒在地,一时难起。


另二人又惊又怒,不及理会朋友,拳脚相加扑上来。赵羽一手捏住一拳,顺势拨拉,让另一人飞脚正好踢在他小腹,同时伸手抓住踢腿家伙的胳膊,往侧一带,让他扑向那美女。


美女机警的起身闪过,还不忘幽怨的瞪了他一眼。


那四人爬起身来,呆愣愣的不知所措,他们除了身体吃痛外,到没受伤,他们也明白过来,就是再加上几人都未必是这个少年的对手。


赵羽眼神冷冷的扫描厅堂,每一个客人一触及他的目光,都不禁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这小子,眨眼的功夫,就放倒了四人,太可怕了,而且,人家小俩口闹别扭,关你什么事啊!


赵羽大拇指冲美女一翘,意思是算你历害!转身离开咖啡厅。


“喂,等等我。”赵羽出门未走多远,就听到后面美女的呼唤,他不加理会,脚步不停。


她气喘吁吁的跑上前来:“喂,跟你开个玩笑,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赵羽无奈止步:“我说大美女,你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太过火了吧,你简直视别人如玩物。”


“哼,还不是因为你,谁让你视我如空气,漠视我的存在,哼,只可惜那几个人好没用。”


赵羽望着近在咫尺的美女,路灯下,只见她的脸儿绯红,胸脯兀自急促的起伏,充满诱惑和遐思:“别装了,我知道你身手不错,那几个无聊之辈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人家,人家是一弱女子嘛,那有什么身手的,你不要以为自己功夫了得,就认为别人跟你一样,我只不过是在武校练过几年而已。”她委屈的低下头。


“好吧,算我看错了,只不知美女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赵羽对她,有种琢磨不透的无力感,此女性情多变,狐媚狡诘,刚才仅仅一个眼神,就差点引起流血冲突,历害呀!


“我,我,我想做你的女朋友。”她脸色羞红,声如蚊鸣的垂下臻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