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一章 消魂一吻(2)

龙居士 收藏 15 556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二部 金钱美女权力 第一章 消魂一吻(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与辉儿在大一谈恋爱时,是纯得不能再纯的恋爱,连对方的手都不敢拉一下,更不用说拥抱接吻了。所以直到今天,龙居士这个吻还是初吻!经过一番失恋和老龙的调教,龙居士的心态逐渐变得成熟起来,胆子也大了很多,这才敢于偷袭辉儿。

“辉儿转过脸来好不好?前天你不是亲了我吗?怎么今天我亲你就不行?”

听到龙居士的话,辉儿不但不转过来,反而将头放得更低了,小小的身体缩成了一团,她感觉背后发烫,好像是蛇盯着自己一样,但与被蛇盯住不一样的是,除了害怕紧张之外,还有甜蜜和期待。

“辉儿,你不是那么小气吧,男朋友亲一下都不行?那我们以后还怎么……”

说到这,停住了,后面的“生宝宝”没敢说出来,龙居士发现辉儿不为所动。知道这句话,对辉儿全无杀伤力,改口道:“辉儿,我是病人啊,全身是伤,好可怜的……”讲道理不行,就改成装可怜,骗同情心。

等了几秒,辉儿仍无反应,又改口道:“那个秘密你不想听呢?”

“你尽骗人,哪有什么秘密?”

“我没骗你,我真的不再近视了,而且我的视力,比正常人还好!不信你试试!”

“是真的?”辉儿半信半疑,怎么试呢?医院眼科倒是有视力表,但不可能跑那么远去拿吧,再说医院也不会借出视力表。打量了一下周围,辉儿发现餐盒上有字,便将它放远了,问道:“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字?”

“中意菜馆,提供早点、中餐、外卖……电话订餐……地址……”

“中意菜馆”这四个字的字体很大,占了整个餐盒的五分之一的面积,接下来的字,越来越小,到地址栏的时候,已变得只有芝麻大小了。辉儿越听到后面,越觉得惊讶,隔了三米远,竟然还可以看清这么小的字,要知道既使是二点零的视力也不可能看清楚。

“你……你……没有耍诈吧!”辉儿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全是惊讶!

“小狗才骗你!”龙居士呵呵一笑:“高兴么?老公不近视了!”

“高兴……”两个字刚吐出口,辉儿意识到龙居士的话里面还含有“老公”两个字,感觉自己被占便宜了,一阵羞涩涌了上来,跺了一下脚,放下饭盒,便冲向龙居士,手举得高高的,用力打下来,中途越来越慢,最后辉儿的小手轻轻的落在龙居士的身上。嗔道:“叫你占我便宜!”

“我占了你便宜,你也可以再占回来啊,我叫你老婆,你叫我老公不就行了?”龙居士呵呵笑着说。

“你……”辉儿气急,将停在龙居士身体上的右手,用力按了按。

“哎哟——”龙居士发出一声惨叫。

“你怎么啦?都是辉儿不好……”贺雪辉想到护士的叮嘱,肋骨断了的人,胸部是受不了任何的力量的,刚才那一按,后果一定很严重。其实龙居士的肋骨早已修复好了,辉儿那点力气怎么可能让他觉得痛了?那一声惨叫,是装的。

龙居士一见有效果,继续将装傻进行到底,用精神力逼出头上的汉珠,嘴里不住的呻吟,“痛死我了!”

看着龙居士头上的汉珠,滚滚的涌了出来,辉儿急得哭了起来,“呜……呜……都是我不好!”

龙居士压低了嗓门,装成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断断续续的说:“辉儿,刚才你那一下,心脏都破了,我就快死了,临死之前,我还有一个遗愿未了……”

“我去叫医生来!”

“咳——咳——咳——,不用了,来……不……及……了……”

“呜……”

“辉儿,让我亲你一下好吗?一定要答应我,这是我临终前的遗愿。”

“呜……”辉儿哭着低下头下,将红红的嘴唇凑到龙居士的嘴前,珍珠一样的泪花,“噼噼叭叭”的掉到龙居士的脸上。

龙居士轻轻的触了一下辉儿嫩嫩的红唇,体会了一下瞬间传遍全身的快感,随后张开大嘴将辉儿的樱嘴全部包了进去,用力吸吮,细细品味,接着大舌头伸了过去,撬开辉儿的齿关,追逐着辉儿滑嫩的小舌头。辉儿小小的口腔空间有限,香丁无法躲避,只好任由龙居士的大舌头欺负,到后来逐渐适应了,开始主动与大舌头纠缠……

龙居士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全喷在辉儿的脸上,挠得辉儿痒痒的。

辉儿体温逐渐升高,接着春潮泛滥,到了最后完全迷失了自我。娇小的身体完全伏在了龙居士的身上,两只小手紧紧的抱住了龙居士。好让双方能贴得更紧一些。

龙居士的手指骨虽然又碎了,但这并不防碍他用手臂紧紧抱着辉儿,让辉儿柔软的胸部,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感受着古人所说的“温玉满怀”。

一时间小小的病室,竟是春色无边。

两人在激情中完全忘记了时间。

一分钟,

二分钟,

三分钟过去了,辉儿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被龙居士给骗了,但她无法挣脱,龙居士有力的怀抱,更重要的是,她也不想挣脱。任由龙居士轻轻的咬着自己的樱唇,纠缠着自己的香丁,体会着让人心醉的男人气息。

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护士推着医药小车进来,看到病床上激情缠绵的两个人,不忍心打搅,俏生生的立在一边,可是这两个人也太那个了,十分钟后,两人都没有停下来的任何迹象,仍然如痴如醉的抵死缠绵。

满室春色,看得久了,未经人事的女护士开始心猿意马、两腮发红、呼叹急促、口干舌燥。

又过了五分钟,护士见二人仍没有停下来的样了,想到自己还有给别的病人换药呢,耽误不得。发出一声轻咳。

咳嗽虽轻,在安静的病房却显得异常的响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