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一部 笑傲法则 第二十九章 百年心愿

龙居士 收藏 20 2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一部 笑傲法则 第二十九章 百年心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人多就是好办事,毛老爷子说“人多力量大”,绝对是真理。众人一起动手,轻轻松松的就换好了被褥,这比起护士一个人累得半死,要轻松多了。看着这些身强力壮的男生,护士的心思活络开了,问道:“病人伤得很重,需要陪护,你们谁留下来陪护?”

“我!”

“我!”

……

众兄弟纷纷应道。

“你们不用上学了吗?”

“我们轮流来吧!”老二朱承祖道。

“病人的住院费还没交,你们谁去交一下?”

朱承祖正想跟着护士去交住院费,想到自己身上没钱,对老五黄为华道,“你去交一下吧!回头叫老大还给你!”

“老大有难,做兄弟的这点钱还舍不得吗?不用还的!”说完走到护士面前:“小姐,请带路!”

钱和陪护都有着落了,护士觉得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轻了许多,迈开轻快的步子,向外走去。

护士和老五刚走出门,老三胡飞鹏就迫不急待的冲着龙居士问道:“为什么不动手术呢?你不是有钱吗?虽然还少了点,顶多再参加几次《超级学生》不就行了?”

何健瞪了一眼胡飞鹏,“以你为省卫视的钱那么好赚?”

“可是,老大的伤得那么重,不动手术,那后果……”胡飞鹏小声的说。

“我不会有事的!兄弟们放心吧,过段时间我的伤自己会好!”老龙微笑着说,神色自若,给人以无比的信心。

“老大别骗人了!”老二一脸的不信:“我叔叔前年外出做生意,摔断了腿,仅仅是脱臼,在家休养了一百天才好!而你光肋骨就断了十一根!如果不动手术,生命危险都会有!”

“对啊,我听说治断骨要先动手术,用钢板和钢钉接起来才行,怎么可以不动手术呢?”张毅也是一脸的不信。

老龙看着周围人的脸上全写满了“不信”二字,摇摇头道:“你们都被医院给骗了!我并有像医院说的那样严重,我的身体我清楚,躺上几天肯定会好!”

贺雪辉感觉到同学们的注意力没有在她身上了,这才松开捂住脸的双手,轻轻的抓住龙居士的大手,感觉龙居士的手指软软的就像是几根橡皮,低头看去,发现五根手指肿胀了至少一倍,软软的吊着,感觉不到任何骨头。两行清泪又从大眼中涌了出来,“小龙你的手怎么啦?”

老龙看到让自己一百多年来,魂牵梦萦的初恋情人,为自己流泪,为自己伤心,心头一阵感动,装作轻松的样子,笑道:“没什么,不过是我用他托过一辆汽车罢了!很快就会好的。”贺雪辉以为老龙是被汽车压了手,故意这么说。在这种时候龙居士竟然还能用风趣的话,将可怕的事说出来,这让辉儿对他的爱恋又深了几分。

辉儿止住了泪,双手轻轻的抱住龙居士的大头,低头吻了一下他的脸颊,然后又闪电般的松开了。

老龙闭上了眼,细细的回味着这一吻的感觉,眉头舒展开了,嘴角有浅浅的笑意,一种叫“满足”的感觉在四肢百骇中间来回冲击。

“哈哈,嫂子再来一个!”何健起哄道。

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那么快就有人看见,贺雪辉脸上刚下去的红云又升了上来。

“啊!都快十二点了!”朱承祖指着墙上的时钟,“我们快回去吧,要是晚了,赶不上食堂的中餐就糟了!”

“赶不上,也没关系啊,我们订个盒饭不就行了?”老八李兆不解的说道。

“你是百万,我们可没钱!这里的饭菜贵得要死!”兆也就是百万的意思,所以有时候同学们也称呼李兆为李百万。老四何健说完,跟着朱承祖向外走去。

李兆用手挠挠头,还想说点什么,被老六张毅老三胡飞鹏一左一右的架着拉了出去。老七肖利文最后一个离开,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顺手带上了门。

病房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贺雪辉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龙居士的脸看,细细的观察着他每一寸。眼前的这个人千真万确是自己的初恋,可是为什么她心理又强烈的感受到,这人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呢?

“小龙,你好像成熟了很多!”

老龙睁了开眼,从贺雪辉明镜一样的大眼中看着自己的影像,说道,“人总会成熟的,特别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之后。”

“嗯!你的伤真的不要紧吗?”

“相信我,没事的!”

“可是你的手指,医生说全碎了,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龙居士的右手被贺雪辉的两只粉嫩的手,一上一下的夹在中间,手指软软的,全无骨头,想骗肯定是骗不过的,只好先认了。看到贺雪辉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老龙又继续说道:“没关系,过段时间我的手又会复原如初!”

“你骗人!”贺雪辉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伤得那么重,你的手肯定保不住了!”

老龙一阵苦笑,本以为像贺雪辉这样单纯的女孩是最好骗的,没想到,她什么都清楚。

“我以后没手没脚了,你还会要我吗?”

贺雪辉听完,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伏在龙居士的枕边,大哭起来。过了很久,她才嘤嘤的说道:“我要照顾你一辈子!”

“呵呵!”老龙笑了二声,“别傻了,你在家是独女,我家又只有一个妹妹,如果你嫁给我,今后将有四个老人,和一个残疾人要你照顾,你那柔嫩的肩膀是不可能负担起这么沉重的生活的!”

“不!求你别说了,相信辉儿,我真的可以做到!”贺雪辉抬头了头,止住了泪,水汪汪的大眼中透出了坚定的神色,“以前辉儿也许会被生活所迫,但现在不会了。辉儿明白我心里最爱的人是你,你要是残了,辉儿照顾你,你要是死了,辉儿随你而去……我是你的辉儿啊,辉儿肯求你,不管是天荒地老,还是天崖海角,千万别抛弃辉儿……其实辉儿的心里的一直忘不掉你,刘洋第一次叫我辉儿时,我不许他叫,因为我知道辉儿只属于你,其他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叫我辉儿……”

老龙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刘洋老是叫贺雪辉雪儿,而不是辉儿,原来如此。想到自己在失恋后,一直颓废到中年,辜负了辉儿的一片情,最终导致一事无成,而辉儿被刘洋始乱终弃,孤儿寡母的独守一生,晚景凄凉……一滴老泪慢慢的滑了出来,顺着脸颊跌落到枕巾上,与辉儿的泪和在了一起。

叹了一口气,老龙的神色中透出了无限的苍桑,现在辉儿又回来了,可是这个辉儿并不属于自己,她属于这个时空的龙居士,现在自己唯有祝福这个时空的龙居士和辉儿能够幸福的在一起。他想要回到原来的那个时空去,到2005去,找到那两个孤苦无助的辉儿母子。只有那个辉儿才真正属于自己。

辉儿哭得正伤心,忽然听到一声像是百岁老人才有的苍桑叹气声,止住了泪,抬起头,愣愣的看着老龙。

老龙看着辉儿晶莹的眼瞳,在泪水滋润下显得更加的晶莹,龙居士的脸在里面幻化出无数个。不禁有些心醉,“真羡慕这个时空的龙居士,有如此爱他的娇妻,而我呢?身为世界之父可有拥有一切,却不能拥有一份真挚的感情。可以征服世界,却保不住自己的初恋。心头的一丝遗憾,既使可以穿跃时空也无法弥补。”也许是天意使然,命该如此吧……

贺雪辉从龙居士的脸上,短短的几秒中内就感受了苍桑、遗憾、落没、喜悦、专注、豪情、后悔,更加奇怪了,问道:“小龙,你怎么啦?”

老龙又扫了一眼她一眼,眼中透出老爷爷对孙女似的慈爱:“我要走了,祝你和龙居士幸福!”说完,心中默念“‘神’啊,我心愿已了,送我回去吧!”不久,龙居士的身体上升起了一朵祥云,透着五彩的光芒,一个和龙居士一模一样,但比他要胖得多的虚影出现在祥云中,虚影朝着贺雪辉慈爱的一笑,然后慢慢的变小压缩,化做一道金光,“飕”的一下,望空中飞去,医院的天花板对这道光金光全无阻碍,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小龙啊!”贺雪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鸣。看到此景,她以为龙居士死了,灵魂化作一道金光,升天而去,呼过之后,便晕了过去,倒在龙居士的床头。


PS:龙居士出品,必属精品,您点击收藏加推荐,我更新更新再更新。本书QQ群:18079114。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