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草奇功破奇案

maoj1985 收藏 0 27
导读:狂草奇功破奇案

唐开元年间,张旭被朝廷委派在常熟作县尉。张旭在当时大名鼎鼎,他的狂草书法,与诗圣李白的诗歌、大将军裴旻的剑术,并称为“开元三绝”。对他的狂草书法,人们求之若渴,无不以得到他的书法真迹为荣。

张旭到常熟就任不久,就听说常熟境内有一个大魔头,此人武功高强,杀人越货,神出鬼没,前任县尉几次派员缉拿,都被他轻易地逃脱了。张旭接任以后,这个魔头又连续做了几起骇人听闻的大案。张旭多次派出干练的捕快缉拿这个魔头,却仍然是劳而无功。就为这,苏州府多次严词申饬,张旭十分头疼,苦无良策。这天,张旭正圈后院为怎样缉拿那个魔头苦思冥想,突然,县衙门前的堂鼓“咚咚咚”地响了起来,他急忙穿戴齐整,吩咐衙役升堂。

县衙的大堂上,跪着一个面容清癯的老者,双手捧着一张状纸,张旭命衙役将老者的状纸呈上,看了一遍,对状纸中所诉案情了然䲎胸。这是一起并不复杂的分家案,是非清楚。他提起公案上的毛笔,大笔一挥,刷刷点点地写上自己的判词,然后命衙役将状纸送还那老者。老者接过状纸扫了一眼,眼睛顿时一亮,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向端坐在公案后的张旭磕了一个头,连声道谢,站起来匆匆而去。

没过几天,那位老者再次找到县衙,向张旭呈递状纸,讨要说法,而状纸上所述内容,和第一次的状纸一模一样。起初,张旭没有在意,还以为自己上次的判词有漏洞,经过一番考虑,他又提起毛笔,刷刷点点地写下了比上次更为详尽的判词,然后又将状纸发还给那个老者。老者接过状纸,看都没看,往怀里一揣,告谢而去。

没料想,刚过几天,那位老者又一次来到县衙呈递状纸,所述内容还是老一套。张旭看了以后,不由得有些愠怒:自己正在为那作恶多端的魔头大伤脑筋,你这个人却这样的不知好歹,居然几次三番用这些小事来扰乱官府,真不知是何居心!于是,他便气愤地责问那个老者:“你所投诉的事情,我已经两次扙复了断,你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

那老者见张旭发怒,脸上的神色顿时庄重൷来,慢声细语地回禀道:“请大人息怒!且容草民细禀原委。不瞒大人,我其实并不是真要来诉讼什么,我之所以几次三番地前来投诉,不为别的,只因为大人的书法实在是太高明了,我非常喜爱。若戯公开向大人求书,大人一定不肯赐给我这个草民。没奈何,我只好出此下策,以投诉来讨取大人的手迹,作为珍品珍藏,永作纪念。冒犯之处,还请大人海涵。”

老者的一番话,张旭深感意外,火气顿消。他见 者如此钟爱自己的狂草书法,心里也是喜不自禁。一时兴起,他便应老者要求,在公堂之上,提起毛笔,挥挥洒洒,不一会便将王勃的《滕王阁序》用狂草书写了出来,当堂送给了那老者。老者接过一看,顿时喜出望外,叩谢而去。

平时向张旭索要书法手迹的人有很多,像这样的事情,张旭早就司空见惯,所以过后不久也就忘了。随后的日子里,张旭多次派员缉拿那个魔头,而那个魔头却突然销声匿迹了,据说是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常熟境内不再发生血案,对张旭的压力也就小了许多,苏州府追得也不是那么紧了。

转眼间,时间过去了一年。这天,张旭刚用过早点,正要出门访友,忽听下人禀报,说有位老者求见。不一会儿,一个面容清癯的老者提着一个包裹�来到张旭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谢不止。

起初,张旭很有点儿莫名其妙,凝神一看,才认出面前跪着的这人,原来就是一年前向他求书的那位老者。张旭连忙把他扶起来,请他坐下。

那老者长叹一声,眼中滚出几颗混浊的泪珠,对张旭说出一番令人震惊的话来。

原来,老者复姓司马,单名一个骏字,一门三代单传。司马骏的先祖叫司马德戡,曾是隋炀帝的将军,不仅武功高强,而且熟谙书法,为后代传下了一部楷书书法著作。先祖留下的这部奇书,传到司马骏手ᇌ以后,司马骏日夕研读,先祖的书法功夫没学到,反倒从中悟出了一套绝世武功!后来,司马骏把这套武功和先祖的著作,一并传给了独生儿子司马云烟。可司马骏万万没想到,儿子自打学会这套武功以后,竟然恃强凌弱,为非作歹,不断地作奸犯科,血债累累,成为一个人见人恨的江湖败类。

听到这里,张旭怒目圆睁,血脉贲张。原来自己多次缉拿未获的那个魔头,就是面前这位老者的儿子司马云烟!他要司马骏说出司马云烟躲在哪里,他好马上派人去捉拿这个魔头。司马骏一把拉住张旭,声泪俱下地说:“大人啊,不是我小觑官府,县衙里的那些衙役捕快,只会虚张声势,欺压良善,若去对付我那逆子,再多的人恐怕也不是我那逆子的对手啊!”张旍一听,不禁有些愠怒:“照你所说,难道就任由他继续作恶不成?”司马骏连忙说:“大人息怒!草民不是那个意思。你想啊,我那逆子的武功,是我独创,又是我传授给他的,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你那些衙役捕快又岂能奈得他何?不过,大人现在可以放心的是,他再也不会作恶䪆!在大人的鼎力相助下,他已经被我制服了。看,这就是他的人头!”

司马骏解开他带来的那个包裹,张旭凑近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包裹里赫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正当张旭惊恐莫名的时候,只听司马骏接着又说:“张大人的狂草书法举世闻名,草民早就仰慕不已。我听说,大人能将喜怒哀乐之情,在狂草书法中抒发出来。还听说,张大人在观察世间万物时,把所看到的山川崖谷、鸟兽虫鱼、风雨雷电以及世间万事万物的运行变化,全都巧妙地倾注在你的书法之中,有如鬼斧神工,变化莫测。实不相瞒,一年前,我几次三番以告状为名,向大人求书,并不完全是想收藏大人的书法手迹。我先祖留下来的那本奇书,是用楷书写的,我从那里面悟出的武功,走的也是楷书的路子,一招一式,凝重沉稳。我假如用那套武功去对付我那逆子,完全没有取胜的把握,充其量也就是个两败俱伤。后来,我想出了一个法子,就是从大人的狂草书法中再另外悟出一套全新的武功,以颠制稳,以狂抑正。这样一来,我那逆子摸不着我的武功套路,定然不敌。所以,我才几次三番地向大人求书。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仔细揣摩大人为我书写的《滕王阁序》,终于得遂所愿。一个月前,我悟出了一套狂草奇功,又在金华县找到我那逆子,一言不合,我俩就交上了手。我使出新创的狂草奇功,我那逆子果然不敌,轻而易举就被我制服了。我今天特地拿逆子的人头来向大人请罪!”

听完司马骏的这番话,张旭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狂草书法,居然能演化出如此惊世骇俗的绝妙武功,取人性命易如反掌!他定了定神,对司马骏说:“你那逆子作恶多端,咎由自取,司马老先生大义灭亲,可敬可佩!你为民除害,何罪之有!如蒙不弃,就请司马老先生留在鄙府,为犬子教习武功如何?”

司马骏听了张旭的话,凄然一笑,说:“谢大人厚爱,但司马骏不敢领命。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我那逆子落到如此地步,全是从小被我溺爱,长大后又没严加管教的结果。我司马骏本来就愧对列祖列宗,现在又亲手株杀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即使大人不加怪罪,我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今日来见大人一面,献上逆子的人头,让大人了结此案,我的心愿也就了啦,就此永别!”话音未落,司马骏举手往自己的天灵盖猛击一掌,当即毙命。

由张旭狂草书法中悟出的绝世武功—狂草奇功,还没等到在世人面前演示一番,就永远湮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