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一部 笑傲法则 第二十八章 嫂子有福了

龙居士 收藏 15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突然被警察带走之后,同学们都慌乱起来,贺雪辉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众人先找班导师张倩,但张倩不在。从教师公寓出来,又打算去找校领导,同学们这才发现,无人知道校领导住在哪里。最终不得不各自解散回宿舍休息。

第二天,是星期天,同学们聚在一起,商议对策,最后班长黄涛发布命令,兵分几路,龙居士宿舍的兄弟们,先去校门口的银行把钱给存上,然后带着贺雪辉去公安局打探消息。班长去找校领导,其他人等消息。

公安局的人看到龙居士的同学来了,骗他们说是从高处摔下来,住院了。兄弟们一听,心里一紧,贺雪辉大眼一眨,又哭了起来。几秒后,朱承祖质问,明明是上了警车,怎么会从高处摔下?公安局的人不耐烦的说,他想逃跑,跳出警车,结果掉下悬崖。城市里哪来的悬崖?再说警车里有四名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看守着,警车门上焊有钢筋,是那么好逃的吗?这警察撒谎也太没水平了。众人想继续质问,警察板起了脸,“龙居士在人民医院,他伤得很重,要是去晚了,恐怕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兄弟们一听,都急了,匆匆往人民医院跑去,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贺雪辉竟然跑到了所有人的前面,兄弟们追都追不上。想不到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潜能暴发出来,竟然如此骇然。

人民医院离公安局很近,仅隔了一条街,一行人很快就到了。

一打听,龙居士住在301号病房,又顾不得喘上一口气,冲上三楼。

此时护士已经哭醒了,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从后勤处再次领来一套棉被,正要换上,不想,“呯”的一声门被撞开了,一位穿白裙子的女孩闯了进来。

“你找谁?”护士职业性的问道。

贺雪辉娇喘未定,胸部急骤起伏,小口张到了最大,呼吸声五米之外都能听到。她打量了一眼病房,发现这里有三张床,其中有两张空着,只有最里面的一张躺着人。此人正是龙居士。

贺雪辉冲了过去,伏在龙居士的身上,小嘴一张一合,像是要说些什么,不料一股血气涌了上来,感觉一阵胸闷,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护士见状,急忙过去,将她扶到旁边的空床上。心想,“这人太没有常识了,剧烈运动之后,马上就停下,要是不晕倒才怪。不过,这女孩长得蛮漂亮的,一定是病人的女朋友吧!”想着又瞄了一眼龙居干,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此人得罪了谁,被打成这样,一对小情人怕是要就此散了!”

“老大!老大!……”外面闯进了一群人,人未进,声音倒是先进来了。

听到有人叫老大,护士心道:“果然是黑社会啊。”扭头看去,发现进来人的人全是学生打扮,年龄也不大,又想一定是校园黑社会。

其他的人,都往龙居士的床边挤去,其中一个长象忠厚的高个冲着护士问道:“老大怎么了?”

护士撇了他一眼,道:“你们这些学生,怎么回事啊?好好的学不上,混黑社会,现在人被打成这样,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什么?”朱承祖一听,急了,双手猛抓住护士的臂膀,急剧的摇晃起来,“医生你一定救救他啊!”朱承祖只见过乡镇医院,那里的医生也是护士,他并不知道大医院里还有医护的分工。以为这女护士就是医生。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但动手术要钱啊,你们先想法凑点钱吧!”

“要多少?不论多少都没关系,我们有钱!”朱承祖想到龙居士有八十万,应该足够了!

“俱体要多少,我也不太清楚,上次有一个像他一样的重病人,到出院时,总共花了一百多万!”

“什么?!”冶个病要那么多钱?朱承祖惊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伸出手指着护士,“你们太黑了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公立医院,不会乱收费的!病人伤势太重了,光大手术就得十次以上,小手术很可能不下百次!”

“老大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会伤得那么重?”

朱承祖与护士的对话,也吸引了其他兄弟的注意。

“啊,要那么多钱啊?”老八李兆惊得吐了吐舌头。

老四胡飞鹏一缩脖子,脑袋耷向一边,一脸苦像“把我卖了也值不得那么多钱!”

“先别急,我打个电话给我老爸,看看能不能想点办法。”老五黄为华正色的说道。

龙居士此时修复完四根肋骨,早已进入了深度睡眠,兄弟们的来到,他浑然不知。老龙担心这些人会傻呼呼的去凑钱,便接过龙居士的身体控制权,装作悠悠转醒的样子,免得吓到他们。

“呀……”老龙呻吟了一口气,把众兄弟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了。

“老大醒了。”兄弟们欢呼雀跃的围了过去。

“都别忙了,我没什么事,兄弟们帮我到学校附近租套房子,二天后我就出院回去住!”

“你伤得这么重,怎么可以出院?”护士一脸惊讶。

老龙从人逢中看了一眼护士,“不出院怎么办?一百多万到哪里去找?”

老四胡飞鹏,一张嘴,正想说点什么,老龙朝他使了个眼色,道:“这里不方便,回去再说。”众人会意。

“哎——”护士叹了一口气,一百多万啊,对于个普通人来说,的确是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没钱了只好去等死,她也无能为力,只得报以同情,“出院的事,先不说了,刚才你出了一身大汉,被褥全湿了,先换上一套干净的再说吧。你们几个搭个手,帮下忙。”

众兄弟正要动作,不想贺雪辉醒了过来,翻身起来,眼角泪犹在,看到龙居士惨不忍瞩的样子,又嘤嘤的哭了起来。

“嫂子别哭啊,老大会没事的!”老国何健劝道。

“对啊,对啊,老大命硬着呢!”老六张毅扯着他特有的嗓门附合着劝了一句。

护士扯开盖在龙居士身上的被子扔到一边,一俱赤裸的男性躯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护士见多了,不以为意,向病人的几个兄弟喊道,“帮忙托住病人的身体,让他四肢平展,千万别卷曲了……”

众兄弟听到贺雪辉的哭声,正劝着她,听到护士的吩咐,转头看去,老大赤裸的身体赫然出现在眼前,吃了一惊。

“哇!老大就是老大,连老二都那么大!”老八李兆两眼盯着龙居士的下体说道。

“去!搞清楚什么是老二!”老二朱承祖骂了一句!。

朱承祖不说,众人还没有意识到,这里有二个“老二”,他这一说,反倒把众人的思想往那一方面想了,他们看了看龙居士的下体,又看了看朱承祖,一齐嚷道:“果然是大!”朱承祖被众人怪怪的眼光盯得发麻,厚厚的脸皮下竟泛起了一层血色。

护士这两天见多了龙居士的裸体,原本不觉得有什么,李兆一说,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去,果然是大啊,这样的生殖器,万里难得其一。稍后又想到,这是干什么啊?盯着病人的生殖器看?觉得耳根火辣辣的。梢后她又紧张的朝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定下心来。

贺雪辉听到议论声,也朝着那儿偷看了一眼,随后又触电似的捂住了脸,心如鹿撞。不想这一动作被老七肖利文看到了,怪怪的说了一句:“嫂子,你以后有福了!”

老七的怪话,认众的人的注意力从二个“老二”的比较中,转到了贺雪辉的身上,看到她停了哭声,用双手掩住了脸,脸上的表面虽然看不到,但从那红得如同胭脂的耳根,还有那逐渐变得粉红的白嫩手臂,可以想象此时的她是多么的羞涩。朱承祖强忍着没笑,胡飞鹏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张毅干脆放开了嗓门,呱呱大笑,何健扭过头去偷偷的笑。

老八李兆,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作不懂,瞪着大眼,傻傻的问道:“什么有福了?”他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本来就笑岔了气的众人,现在更是笑得人仰马翻,朱承祖本来还可以强忍着不笑,现在再也忍不住了,“呵呵呵……”

龙居士此刻处于深度睡眠状态,当然不会有什么感觉。老龙接管了龙居士的身体,火辣的目光,尴尬的场面他全都体会到了。老龙心里一阵暗骂:“操,我这世界之父开裸体展览会了!”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