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十五节 整肃

秦时竹 收藏 12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Ps:最近“ksnet”网友发了好几篇长篇书评,时竹受益匪浅,应该说他思考的很多问题也正是我在思考的,在今后的小说章节中,将陆陆续续体现这些,尽管可能有政策上的差异,对他的辛勤劳动和热情我表示由衷的感谢。

关于有网友提及飞艇一事,其实很好解释:在白磷弹出现前,一般子弹对于飞艇是构不成威胁的,顶多打穿几个小洞漏气而已,除非击中发动机或者油箱,否则飞艇只能安然无恙,再者,当时重机枪都是向前射击的,要改成向高空射击需要在支架、射界上等加以大量调整,非易事。

至于空运则更好理解,按照本书设定,大型飞艇空运量在2吨上下,如果这2吨都是面粉的话,试想能满足多少人需求,至少4000人吧……而且空运过程不需补充氢气――飞艇满载到达,释放部分气体便可实现降落,待得物资投放完毕后,剩余气体完全可以支持空艇再次升空并返回,只是这个物资投放过程中飞艇会因为重量的减轻而慢慢地升高,从空中百米处往下抛面粉袋我想完全不是技术问题。

之所以美国人无法用飞艇满足部队补给需要,完全是因为军火补给占据了大头,子弹、炮弹等物资重量太大,2吨重量完全是杯水车薪(一发炮弹少则十余公斤,大则数十公斤),不能满足当时已经自动化了的战场消耗体系……

+++++++++++++++++++++++++++++++++++++++++++

10月的天黑得很早,过了五点后天色便迅速地开始暗了下来,花车适时亮起了灯,叶身怀重新进来时推着一辆精致的餐车,给众人送上了晚饭,然后说道:“报告总统,再过一个小时就能到站。”

秦时竹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便笑道:“看来今晚伙食不错,车上其余将士怎么安顿?”

“方才进来之前,餐车已经给各车厢送去晚饭了,我看了下伙食,每人一个红烧狮子头、一份蘑菇炒白菜外加一份家常豆腐,汤是紫菜蛋花汤,用大桶盛着,主食有馒头和米饭,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择,军官多一份水果……”

秦时竹揭开盖在碗上的盖子一看,除了方才说的那些大路菜外,还有几个精美的小炒和一个水果拼盘,“看来伙食还不错,咱们也开吃吧,咦,怎么不见萨次长他们?”

“萨次长和程副总参谋长刚才写了份各舰主要军官名单给蒋主任,后来大概有些疲惫,两人便睡下了,这会儿估计也该醒了,蒋主任拿着名单和秦皇岛宪兵队汇报上来的报告正在一一核实,估计这会也该忙完了吧……正准备下一车给他们送去,要不我请他们过来一起用餐,顺便把他们的饭菜也端到这里来?”

“好,把他们招呼过来吃饭,人多也稍微热闹些,你辛苦了,也赶紧用餐吧……”

餐桌上,葛洪义拿起筷子比划起整个行动方案来:“呆会靠站,动静要小,咱们是‘悄悄地进村,开枪的不要……’”

听得此言,众人都笑了,何峰和陆尚荣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秦时竹乐不可支,连喉咙里的食物都差点呛出来,“洪义,真没发现你还如此幽默……”

葛洪义眼一瞪:“我还没说完呢。”

众人好容易忍住笑,继续听他说下去:“待得华灯初上的时候,这帮腐败分子也该出来活动了,我的特警就直扑赌馆、妓院、高档饭馆等场所,重点查那些赌博的、抽大烟的、嫖娼的,一定要抓现行……其余兵分两路,宪兵队冲击海军驻地,重点查获现场的违法行为,等两路都动手后,由萨次长和程副总长去现场维持秩序,另外还需要当地驻军和总统卫队配合,封锁各处通往驻地的通道,待得明天天亮,由总统亲自去点卯……整个行动过程,尽量温和,能不用武力就不用武力,但若胆敢反抗,可以鸣枪示警,无效且武装拒捕者,可予当场击毙。”

“这个方案不错,就依照实行吧……待会到了就分头行动,两个要求,一是准二是快。”

专列准时地停在秦皇岛火车站,正在值班的站长看着专列的到来,迷惑不已,今天没有接到总统要来视察的通知啊?怎么会?看着一队队人马荷枪实弹,从车上鱼贯而出,他的心猛地抽紧了,难道出大事了?容不得他多想,手下已经领着一个人过来了。

“李关进,你是这里的站长?”

“是,是,请问您是哪位,有什么吩咐?”

来人在他面前晃荡了一下证件:“我是总统府卫队的,总统今夜来秦皇岛办事,需要在车站过夜,你尽力安排一下,让专列可以妥善停放且不至于影响正常行车,同时约束站上人员不得随意出入,一定要保密……”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看见对方那一身穿着,站长早就猜到了几分,听到秦时竹要在车站过夜,顿时有些诚惶诚恐,“大总统要在车站过夜?那我赶紧去安排下榻处……”

“不用麻烦了,总统就住在车厢上,不必另外安排……”来人话还没有说完,秦时竹和众人已经走进了站长室……

看到秦时竹和一干要人的到来,李关进顿时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他可是从没有看见过这么多大人物,秦时竹看他如此紧张,便打趣道:“深夜到来,抱歉抱歉,站长是本处土地嘛,先来拜访一下……本不该下来扰民的,实在是车厢呆久了有些气闷,想下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啊……啊……属下太荣幸了,”李关进仿佛被电击般地回神过来,“总统您请坐,请坐……”

“不了,打扰你们正常工作不好,我这个专列如何安排倒是你要多费心了……”秦时竹扫视了一下窗外,在车站值班的员工都已经闻讯赶到了现场,想一睹总统的风采,由于隔着总统卫队,不敢走得太近,只能远远地看着……

秦时竹笑了,走到站长室的瞭望窗前,打开了玻璃窗,对众人挥手致意,人群看见了总统的手势,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向前挪动。

“诸位辛苦了,对你们的辛勤工作表示敬意,今天我来和你们一样,都是为了工作,还请大家不要见怪,更不要因此影响自己的工作……”夜色中,秦时竹的声音传出去老远,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纷纷庆幸不仅亲眼看到了总统,还听到了总统对自己说话,在爆发出“大总统万岁”的欢呼后激动的人群就各自散去,此时,各路人马均已经进入了指定位置……

秦皇岛规模不大,赌馆、妓院就有限的那么几个,很好找。正是晚上热闹的时候,冷不防钻出来这么大剌剌的一批特警,可算是惊天动地的大动静了,那些个龟公、老鸨、赌馆老板看到大批特警如凶神恶煞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不许动,统统给我举起手来。”一队特警在战战兢兢的老板的带领下,冲入了赌场大厅,里面正吆五喝六,划拳行令,冷不防听到这一声大喝,不亚于晴天霹雳。虽然说此时赌博完全是允许的,但是赌徒心虚,哪里想得到“合法”两字,大厅里乱做一团,众人纷纷抢回自己的赌资,准备夺路而逃的时候,“啪啪”两声枪响,随即又是一声大喝:“谁敢乱动就打死谁!”的声音,众赌徒个个吓得呆若木鸡、灵魂出窍……

有几个胆子稍微大点的,此时反而敢回头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结果一看,完全是不认识的警察装束,而且个个都是荷枪实弹,没有本地警察通常携带的警棍,心里连称不妙……

“里面有海军的弟兄吗?有的话站到旁边来,免得误会了……其余的都给我听好,双手抱头,就地蹲下。”带队队长刚才放眼望去,除了一个穿海军军服外,其余一时分辨不出到底是不是海军,只能姑妄图之……

果然有几个笨蛋,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不仅有恃无恐,反而还笑呵呵地上来打招呼:“各位兄弟,我们是海军的,你们是哪部分的?”

“这里其他没海军了?有的话赶紧站出来,不然……”队长没理会,继续喊话防止遗漏,果然又走出来几个。

“既然是海军的,就把赌资拿回来吧……”队长看见海军的几个家伙,心里都差点骂出来,心想此刻还不能暴露,于是就虚晃一枪,有几个恰好输钱的家伙闻听此言,不禁眉开眼笑,纷纷拿回了自己的钱,有几个赢钱的也不客气,拿了别人的赌资就走,甚至没赢钱的也拿了其他人的赌资,蹲地上的其余赌徒只能敢怒而不敢言……

大厅四周是几个小间,算是环境要优雅些,自然参赌的人档次也要高些,果然里面也有海军,一个中校模样地边走边还骂骂咧咧:“出什么大事了?……老子手气正旺,都让你们给冲了……”

有个勤务兵模样的家伙还扯着嗓子喊:“你们是哪部分的警察?还懂不懂规矩?连海军你们也敢管?”

带队队长眼看人都聚拢的差不多了,又闻得此言,恼了,上去就是一腿,勤务兵没提防,飞出去老远:“老子是内务部直属特警,管的就是你们,海军怎么了,海军就管不得?”

一听是内务部特警,中校知道坏了,连忙堆着笑:“我倒是谁,原来是特警弟兄,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兄弟我还要急着回舰队去,行个方便……方便”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赌资塞过来。

队长已经在心里骂了他一千个混蛋了,嘴上冷冷地说:“把钱收起来吧,我们会送你们回驻地的……”

几个人见无法蒙混过关,只能灰溜溜地被押走了……

队长最后一个走出大厅,想了想又折返过来对蹲在地上的众赌徒说:“你们都起来吧,今天的事情和你们无关,我们重点是整肃海军……搅了你们的兴致,不好意思……不过有一点希望你们注意,谁要是以后再继续和违反禁令的政府官员、军人、警察赌博,小心他的脑袋……”

“是,是……”众人听得不是来找他们晦气的,都暗暗松了口气,待得特警走后,不免面面相觑地问道:“这些警察什么来头?怎么恁的厉害?李中校大小也算个官了,怎么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笨蛋,没听他们说是特警吗……特警是咱们辽宁葛主任……哦,也就是现在的副总理亲手带出来的……我去沈阳曾经看到过铁甲车,里面坐的就是特警……据说一个个武艺高强、会飞檐走壁……”

“真的?”众人不信。

“你没看刚才那倒霉蛋挨了一脚飞出去这么远?要是这一脚踢在你腿上,估计现在就骨折了……”

“哇呀呀,好厉害的功夫……”众人又是感叹,又是痛骂几个海军不要脸,输了的钱还要拿走,赢了还要多拿……最后愤愤地说:“确实该让特警调教调教他们。”

另一支特警冲到了“怡红院”――当地最有名的妓院。

“爷……各位大爷……我们都是诚实经营……有……有执照的……没……没干违法的事情……”妓院老鸨看见警察上门,心早就如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少废话,有多少海军在你们这边过夜,还不老实招来……”

“没……没有啊。”

“老实点,你主动坦白,算是配合检查,没有过错,若是你不配合,光一个违反禁令的责任,就够你关门大吉了。我放句狠话给你,只要我们特警封了门,任你天王老子来说情都不会再开的……”

老鸨害怕了:“……这位爷……不是我不肯配合,实在是……实在是干我们这行的,只认得钱,来的都是客,看不出谁是海军啊!”口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纳闷――警察找海军干嘛?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要是派人一个个搜了,以后看谁还敢来这里?另外……嘿嘿,你这里我还发现有人在抽大烟,光这一条已经就够定你的罪了,你再不老实点,就等着全盘没收吧……”

门口正好有秦皇岛当地警察巡逻经过,看见这副架势,好奇地问道:“各位兄弟,你们是哪部分的?怎么没见过你们?”

看见自己人,特警的神色稍微好看了不少,“哦,我们是内务部直属特警……”

“哇!”听说是特警,那几个本地警察眼睛都直了,要知道特警等级最低的也相当于普通警察中的警长,内务部特警那是精华中的精华,看人家这模样,多神气、多威风……

老鸨耳朵尖,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看到本地警察是如此的恭敬、客气,当下知道了这些不速之客的厉害,连忙表态:“好,好,我领你们去……”

“怡红院”还是有些规模的,由于警察检查妓院是常事,婊子们对于特警的上门倒也见怪不怪,个别胆子大的居然还敢朝特警们抛媚眼,看得队长直皱眉――这些个污七八糟的地方,海军若是真的出入可算是丢大脸了……他心里挺矛盾,一方面要完成任务,自然不希望一个无耻之徒漏网,另一方面他毕竟也是军人精英转行过来的,海军好歹也是军人,出现了这种煞风景的大事,他也感到脸面无光,能少抓一个是一个……

良好的愿望总是很难实现,老鸨领众人到楼上,对着其中两个包间说:“诺……那是海军的黄舰长……已经来了好几次了,看上我们家小红了,这些日子死皮赖脸不肯走……还有那间据说叫……什么大副,看样子也是官,他倒是老手了,每次来都要换新鲜的……”

“人都在这里了?”

老鸨犯了难:“几位爷,说句实话,咱们这每天人来人往的,除了常客,来一两次的我不太认得出来,再说海军不海军字又没写在脸上,他们也不穿军服……我……”

“嗯,你在旁边看着,我们开始搜查,是不是海军一验证就知道……”

冲进第一个房间,黄舰长正和几个流里流气的家伙喝花酒,一只手端着杯子,另一只手却非常不老实地在某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大腿上摸来摸去,哈喇水都流了出来,丑态毕露……

“不许动,统统给我举起手来……”

几个陪酒的妓女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吓得连声尖叫,黄舰长大概喝多了,借着酒劲,居然还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质问特警:“你……你们哪……哪部分的,敢……敢来扰老子的好……好兴……”

“混蛋。”带队特警忍不住了,伸出手掌就是“啪”的一个耳光,黄舰长本来有些红彤彤的脸顿时出现了五个手指印,由于巴掌打得力气很大,他一个立脚不牢,踉跄了几步就摔倒在地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带走……”

几乎与此同时,另几个特警冲入了方才老鸨所指的还有一个,进去一看,一男一女脱得赤条条的正在干好事,听得有人破门而入,正要高潮的家伙硬生生被止住了,条件反射般地寻东西遮蔽……特警们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拿起衣服扔给床上的狗男女,这条鱼算是又逮住了。

经过两人妄图“戴罪立功”般的指引,特警们不费吹灰之力将“怡红院”里的海军一扫而空,数了数,居然有10来个,全部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而且半数以上衣冠不整……

“将这群混蛋都带到海军驻地去……他妈的……国防军的脸都让他们丢光了!”特警虽然不是国防军了,但个个都是国防军出身,这副情景如何能不让他们义愤填膺?

话说另一头,直属宪兵队领受命令后直奔基地而去,守卫海军基地的都是原先北疆军,倒是非常尽责,看见有大队人马黑夜中过来,顿时警觉起来,哨兵拉动枪栓,问道:“口令!”

“没有口令,突击检查!”带队的宪兵上校毫不迟疑地喊出了声,哨兵一愣,借着灯光看清楚对方的军衔和宪兵标志,立即快步上前。

“根据总政治部蒋主任命令,奉命对秦皇岛海军行营进行突击检查,这是命令和证件!”

哨兵接过来仔细一看,明白了怎么回事,立正敬礼:“请问长官有何指示?”

“立即通报你部最高长官前来听候差遣,接受韦群中校的命令!”

“是!”

上校留下中校和10来个宪兵后,便带着大部队朝里面进发了……

“报告中校,秦皇岛海军行营守备营营长周天前来报道,请问有何指示?”

韦群看着对方肩上的少校军衔,便说道:“周少校,海军行营全部由你们负责守卫吗?”

“是!我们营原先是秦皇岛守备部队,因海军临时设立行营,特意差遣我部负责警卫工作,现我营主力基本在此,计有士兵646人,少尉以上军官37人……”

“海军行营有多少出入口?每天有多少人进出?”

“行营总共有8个出入口,都由我们把守,至于进出人员,每天数目不等,从100多到上千都有可能……”

“他们都是有正当理由出去办事吗?还是……”

“报告长官,我们只负责盘查无关人员和核对口令,至于海军人员为什么进出,我们无权过问……”

“那你觉得他们像是去公干吗?”韦群想从侧面了解一下情况。

“这个……”周天有些犹豫,想了想回答道,“据卑职个人的看法,真正出去办事的人不多,很多人就是溜出去玩耍,通常是白天出去,晚上回来,偶尔……偶尔也有不回来或隔天回来的……”

“嗯,他们去玩什么?对于海军赌博、嫖妓、抽大烟等违反军纪的行为你了解么?”

周天狐疑地看着对方,看来宪兵来者不善,他早对海军的作风看不惯,现在逮住机会就说:“根据卑职的判断,这种行为是有的,我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不时听到传闻,应该不是空穴来风……根据本营哨兵的汇报,经常有喝得醉醺醺的海军将士走过……因为职责所在,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卑职虽没有过问的权力,但也曾经将情况汇报给上级和当地宪兵队,只是都没有回音……”

“很好,现在就有回音了。周少校,传令全部哨卡,从现在开始,一律关闭出入口,没有我的命令一律不得放任何人出入,凡是外出归来需要返回行营的,一律由你们暂时扣留……另外,集合你部其余人马听候命令,不得有误!”

“是!”周天暗喜,看来上头这次要动真格的了,海军这帮家伙,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是不行的……

宪兵队进去后,仔细观察了地形,行营范围不小,除一部分砖瓦房子外,还就地搭建了不少临时简易房和帐篷,星星点点的灯火看过去,就是一个大兵营模样。

宪兵们开始兵分三路进发,第一路首先冲到一间简易房门口,里面传来了“哥俩好!等划拳的声音,依稀还夹杂着某些粗俗不堪的言语,宪兵们皱着眉头敲开门,出来开门的人一看见宪兵,还居然满不在乎地问:“你们是谁?”

“我们是总政治部直属宪兵,奉命前来勘察军纪……”

“啊……”开门的嘴巴张大地几乎可以放下一个苹果……

屋子里乌烟瘴气,有喝酒划拳的,有哼黄色小调的,还有推牌九、扔骰子赌钱的,真是千奇百怪无奇不有……

“统统看押起来,一个也不许动!”

居然还有人不服:“你们算哪根葱?敢来管爷们的好事?”

“放肆,宪兵懂不懂?”带队的宪兵中尉用枪指着对方的脑袋,“都给我老实点,违反军纪罪责并不大,要是反抗勘察可是死罪!”

望着黑洞洞的枪口,众海军不得不老实起来,这次军纪行动有一点好,自从海军进港休整后,为了防止发生事端,海军枪械基本都按照萨镇冰的命令锁起来保管在仓库里了,若是来个持械反抗,这娄子可就捅大了……

也不是所有的勘察都如这个营帐这般顺利,其余几个分队在检查过程中或多或少遭遇了反抗,好在宪兵队武器在手、来势又大再加上早有准备,只有肢体冲突而无交火事件,宪兵们也很克制,虽然子弹上膛,但是紧紧记着蒋方震的吩咐:“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开枪!”

黑夜中,不时有人从外面狂奔回海军行营……

“快点,快点让我们进去……”

“口令!”

“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口令。”一个衣冠不整、脚步踉跄的海军上尉带着酒气回答出口令后,便意图冲进行营。

“给我拿下,关押在禁闭室!”出入口的中尉排长一看是海军人员无疑,立即下令看押起来。

“你们……反了你们……”

“混蛋,今夜军纪大盘查,我们奉总政治部直属宪兵队命行事,你还是老实点吧!”

海军上尉哀叹一声,刚刚在城里听到风声,想急急忙忙走回行营躲避,没想到……

漏网之鱼一个接一个的来,也一个接着一个被请进了禁闭室。

特警们在解决城里的问题后,除留下一部分人看管着这批人慢慢行动外,其余立即跑步向行营奔来,按照预定方案增援宪兵队……

“报告总统,前方打电话过来汇报,海军守备营已经服从命令,开始协助宪兵队抓人,特警在完成城里的使命后,也已经在增援的路上了,到目前为止,进展良好,局面都在控制之中,没有发生意外……”

“哦,看来你们方案制定的不错,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总统!”叶身怀劝阻道,“前面局势还没有完全得到控制,不如等天亮后再按照计划行事吧……”

“没关系,我们去现场看看情况,对海军状况有个直观的认识就好……”秦时竹转过头对萨镇冰说,“不然鼎铭兄今天晚上肯定要睡不着的。”

“镇冰惭愧,惭愧……”

叶身怀一看拦不住秦时竹等人,便道:“那我命令部分卫队成员先行出发,请总统和各位将军慢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