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一部 笑傲法则 第八章 挑战极限(修)

龙居士 收藏 36 2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一部 笑傲法则 第八章 挑战极限(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龙居士该你上了,不要让我失望啊!”老龙唤起了处于绝望深渊的龙居士,并且将身体的控制权,转交给他。

“我该做些什么?”

“当然是求爱啊!难道这事,也要我帮你做?记住你是龙居士,不是阿斗。”

已经绝望了的龙居士,猛的又看到了希望。就像死了的人,让他复活一样,那种欣喜,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龙居士全身包裹在巨大的欣喜之中,出现了当机……

“真是没用!”老龙不得不模拟了一下锥刺股,用痛觉使龙居士清醒。

一步一步,或着说是一小步一小步,或者说是一寸一寸的,龙居士将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挪到贺雪辉面前。未语泪先流,龙居士嘴角翕动了半天,竟没有吐出半个字来。

有时候,无声的语言,比有声的语言更有说服力。围观的人,被龙居士的男儿泪打动了,同情心,尽数倒在龙居士的一边。纷纷么喝着,“跪下,跪下……”

龙居士激动得失去了语言的控制能力,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并没有失去,慢慢的,缓缓的弯下了右腿……

贺雪辉到此总算明白了,龙居士是旧情未忘啊。想到,两人在一起的感情;想到,龙居士失恋后,痛不欲生,犹有行尸走肉的传闻;想到,数次在路上偶遇,见到龙居士颓废模样,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但是无论如何感动,她也无法接受一经打击就再也无法站立起来的人。她喜欢的人,可以没有钱,也可以不英俊,但无论如何,意志要坚韧,虽百折,却永不言弃。

“龙居士,我会珍惜我们曾经有过的感情。但那毕竟过去了……”

“不!不!不!”龙居士一连说了三个不,打断了贺雪辉的话。任何人都听得出来,贺雪辉的下文是拒绝。龙居士怕听到残酷的拒绝,心里一急,说话变得流畅起来,“我对你的爱天荒地老,永不变!辉儿,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龙居士本质上是属于那种性格内向,胆小害羞的人,特别是那一次竞选学生会主席的失败,更让他害怕在人群当中讲话,后来的龙居士为了克服这一毛病整整花了七年时间,才有所改变。

胆怯害羞与失去辉儿的伤痛相比根本算什么了。龙居士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了真情告白。

“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而是你自己太让我伤心了,稍受一点打击,就一蹶不振,这么脆弱的心理素质,任何女孩子都不会放心把自己交给你!”

“那是因为你对我太重要了,失去了你,就好像没了灵魂一样,生活中的一切对我都失去了意义。我想振作,可是没了你,振作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你的生活中,只有我一个人值得你爱吗?你的父母呢,你的妹妹呢?你的好友呢?你说我是你的全部,你知道我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吗?我认为,任何一个说这样话的人,都是不负责任的人!为了爱情,不顾生活中,其它的一切!亲情友情,尽数抛下,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我去爱!”

贺雪辉突然离开的真正原因,竟是因为看透了龙居士自私的本质!。

老龙在龙居士的头脑中,默默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行“老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一百零八年了,整整过去了一百零八年,老龙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初恋突然离开自己的原因。

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没想到啊,真没想到,表面上柔柔弱弱,单纯美丽直到现在还没座过火车,没有出过远门的贺雪辉,实际上看问题比什么人都深。美丽的女人都是聪明人,看来一点也不假……

老龙在一边思絮万千,龙居士的心中也掀起了涛天波浪。

在失恋的日子里,龙居士怨天怨地怨鬼神,未曾想,最应当埋怨的其实是自己。没有想过怨自己的人,其实就是自私的人。

龙居士想通了关节,心头出现了一片澄明。积郁在心头近一年的闷气,一下子就舒展开了。他看贺雪辉的眼光,立即变了,由从前的狂热,变得空明起来。

“你说得对,感谢你解开我的心结。现在我的不再把你当作自己的唯一了,我还会继续追求你,但不会像现在这样的要死要活。另外,我还要和你说一句,你可以看透人心,但你看不透人心的变化。刘洋现在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但人是会变的,他最向往的是国外,为了这一理想,他可以放弃其他的一切,包括你在内!”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刘洋“腾”的一声站起来,两眼怒视龙居士。

“就凭我比你强!”

“你哪方面比我强?”刘洋哈哈大笑起来。围观的人当中,有不少认识刘洋的人,知道两者之间巨大的差距,也附合着哄笑起来。

的确,这事让人觉得好笑,现在的龙居士和刘洋相比,就如地与天相比一样。

龙居士不为同围的哄笑所动,长舒了一口气,目光移上天空,“现在我的确不如你,毕竟我白白浪费了一年的好时光。还有你的身世,你的家事也比我要好得多。但这其中的巨大差距,三个月后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龙居士说这话时,心沉如渊,巍立如山,给周围的人造成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凝重感。众人不知不觉当中,被龙居士的心态所感染,停止了哄笑。

“三个月吗?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三个月后,你将全面超过我?”

“对!”

“那好,我们就打个赌吧,以三个月为期限,在这三个月里,我不动雪儿,如果你赢了雪儿归你,如果你输了,麻烦你以后别再纠缠雪儿!”

贺雪辉恼怒的看了一眼,刘洋和龙居士,她并不乐意自己成为二个男人打赌的赌注。

龙居士似乎看懂辉儿的心,她这一瞪眼,立即明白了她心理的想法,劝道:“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赌约,不论谁胜谁败,到时候,你仍有选择的权力,你可以选择我,也可以选择他,或者两个都不选。男人之间的赌约,到了最高境界,有没有赌注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输赢!这个世界对男人来说太残酷了,要想生存,只有不断的赢。从现在开始,我要学会生存!”

龙居士的这句话,让周围的不少人有一种恍然大悟、醍醐灌顶的感觉。而贺雪辉听完之后,则强烈的感觉到,龙居士一定会赢,尽管她想破脑袋也无法想明白,龙居士将如何做到。

刘洋和龙居士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龙居士要想在短短的三个月之内超过刘洋,除非发生奇迹,这个奇迹用一句成语来概括。

一步登天!

这样的奇迹,不是没有发生过,但那机率实在是太小了,小到没有可能。

众人看到龙居士极度认真的神态,又觉得,这事或许、也许、大概、可能……龙居士会成功吧。

所有人对龙居士的关注,一下子热烈起来,他们期待着精彩的后继……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