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道常无名

龙王天下 收藏 0 65

道常无名


“道常无名。

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

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

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



道常无名。

道这种东西经常处在默默无闻的状态中。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它的本性就是如此。道是无形的,和光、同尘、无色、无味,不能用感觉器官来证明它的存在。天地万物受其支配,非但毫无知觉,反而皆以为自然。人类出现以后,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尽管人类社会的某些成员认识、理解了“道”,并赋予了它特定的名称,但是大多数成员仍然对其知之甚少,或者根本就不相信它的存在。“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道的名声不显,不为人知,因而默默无闻。

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


朴,就是指“道”。为什么不直接把“道”说出来,却要以“朴”称之呢?因为在“道”这个名字出现以前,自然规律这种东西就已经客观存在了,为了避开“道”这个名字的历史局限性,所以才用与之相对应的“朴”来直接指代自然规律,简单地说,朴就是指去掉“道” 这个名字以后的自然规律。


为什么说“朴”是“小”的?岂不是与“道大”之说相矛盾么?不矛盾,因为“道”常处在默默无闻的状态中,不为人知,所以用寻常的眼光来看,就显得卑微、低下,比如大家常说的“无名小辈”这个词,是“小辈”真的没有名字么?不是的,是小辈的名声不显。


“朴”在多数情况下都是默默无闻的,甚至为人所轻,但在天地万物之中,是没有谁能够让它向自己臣服的,相反,大家却无一不受它的支配,因为“朴”善言、善行、善数、善闭、善结、善建、善抱,一句话,“道”总是善于从本质即内部联系上去把握事物的运动变化,所以才能够成其“大”。


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

侯,诸侯。王,天子。侯王,代指统治者、领导者。

统治者、领导者如果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并在实践中坚决贯彻执行,何愁得不到天下人的拥戴?大家都会自动跟着他,做他的臣民。


守,思想上清楚明白,并在实践中认真实施。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

天地相互作用,播洒甘露以滋润万物,没有人要求,但是它却能够做到自然均等,不曾厚此薄彼。这句话论及的对象其实还是“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是指自然规律的作用;“民莫之令而自均”是指这种作用的普遍性和客观性,不具有选择作用对象之类的主观性特点。老子在此处再一次提出的平等的观念,这也是其思想体系个性鲜明的重要特征。然而与老子这种平等观念形成巨大反差的却是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不平等,和不平等相伴而生的是压迫和剥削,而压迫和剥削又进一步导致了反抗的产生,在这种情况下“万物将自宾”的局面又何以存在?因此,“一夫作难而七庙堕,身死人手,为天下笑”,怨不得别人,皆因侯王不能守也。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

始,开始。制,制造、制作,这里指人的行为施加于特定对象并产生相应的后果。

规律原本是默默无闻的,是人认识了它,赋予它特定的名称,并使它的名声显著起来。“有名”体现了“名”的出现和壮大过程。然而有名的绝不止于“道”,还有整个世界,大到宇宙小到蝼蚁。


“名”这种事物出现以后,人们对它的使用应当有度,不应过分追求。


“亦将知止”的行为主体是人,而不是“道”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

明白了“止”,懂得了适可而行的道理,才不会发生危险,才符合事物的发展的要求,就象道与天地万物的关系一样。道与天地万物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呢?就象江海与川谷一样,江海是川谷的宗主和归宿。“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海纳百川,永不止息。


本章内容基本上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以“道常无名”为基点,站在“有”的立场上,对事物的本来面目进行还原。一个“常”字,不但表明了“道”的基本状态是“无名”,而且还说明了整个世界的主要方面是“无名”,即没有“名”或者“名”声不显。进而劝戒人们尤其是那些身处高位的领导者,不要执着于形名这些外在的东西,而应当象自然之道那样善于把握事物的内部矛盾,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成功,“万物将自宾”。


第二部分从“始制有名”开始,阐述了人类活动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这就是适可而止。人类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发现和认识了规律,并赋予了它特定的名称。对“道”是这样,对其他事物也是如此。人们不但创造了“名”这种东西,而且还让其中的某些“名”显扬起来,这一切无疑都是对自然的改变。不过这种改变应当恰倒好处,不要过分不要走得太远,所谓“知止”。否则事情就会走向反面,“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恶,相去何若?”真理与谬误其实并不遥远。那么怎样才能把握住其中的“度”呢?说难也不难,因为在事物的性质发生变化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相关的现象暴露出来,“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人们只要循着这些日益明显的踪迹,是不难找到事物的内在联系并对其性质作出正确判断的。


比如“名”这个东西吧,现在的它早已不是当初人们为了便于认识和了解这个世界而发明的那个“名”了,而今的“名”已经被附加了太多其他东西。“名”要么成为障目的“叶”,让人们陷入对形名等表面现象无休止的纷争中,无视事物的本质和发展规律;要么沦为斗争的工具和压迫的帮凶,“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或者干脆被打扮地花枝招展妖妖艳艳的,去干天底下最自私最卑鄙无耻的勾当,放眼全球,美国人在全世界大肆兜售“民主、自由”的行径即属此类。


归根结底,一切都是“不止”惹的祸。然而该止的时候不止,事物又能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多远?想必很快就会完蛋吧。因此它绝不可能象江海容纳百川之水那样无穷无尽,永不止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