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月领薪水百余元

一剑风流 收藏 7 787
导读:大学教师月领薪水百余元

南京广播电视大学浦口分校几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教师一个月下来只领到了100多元的工资,个别老师在课堂上和同学们谈到此事,居然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失声痛哭。接到一些学生的反映,上周五,记者到该校进行了实地调查。


◆开心 应届生幸运成为大学老师



据介绍,今年9月初,他们几位老师通过南京人才发展有限公司江北分公司应聘到南京广播电视大学浦口分校工作。双方签订了一年的工作合同。双方约定底薪为1100元,校方为老师们提供住宿,每月有25元的饭费补贴。



这些老师非常高兴,毕竟现在的工作并不好找,能够到南京广播电视大学任教也是一种荣幸。虽然1100元的月薪不是十分理想,但是有作为大学教师的荣耀,而且作为公办学校的一名教师,各种福利保障应该是不错的,以后发展的机会肯定会有的。



◆傻了 辛苦一个月只拿100多元



9月份,老师们如数拿到了自己的1100元工资。但是10月份的工资发下来后,他们却发现自己实际领到的工资只有100多元。他们找学校领导问时才知道,原来他们10月份的工资被扣除了9月、10月、11月的保险费,所以只剩下这么多了。



其中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当初他们应聘的时候校方并没有告诉他们这1100元工资里还要扣除313.92元的保险费用,他们都以为这1100元是各种费用扣除以后最终能拿到的薪水。现在他们10月份的工资被一下子扣掉了3个月的保险费总共900多元,他们只领到100多元的工资了。就这仅领到的100多元工资里还包括他们10月份的值班费和饭费补贴,如果没有这两项费用他们拿得更少。



“那你们怎么生活呢?”记者问。



“我们自己还有一点积蓄,但是这样下去也不够了。”这位老师说。



◆校长 学校不欠他们的钱



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11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南京浦口在学校的办公楼3楼找到了南京广播电视大学浦口分校的陈儒兴校长,希望向他了解这件事情。



听说了记者的来意后,陈校长说:“他们不是要辞职了吗?还要找记者来这么闹,这算什么事啊?学校当初在招聘的时候就已经跟他们说得很清楚了,月薪1100元,学校在每月10日的时候发工资。我对他们其中两个人的工作水平很不满意,有个老师竟然在讲台上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们来了不到两个月就老请假,一会儿结婚一会儿家里有事,他们这样子当然拿不到每月150元的全勤奖,我们学校每个月还补贴他们25元饭钱,还给他们发值班费。这些钱难道不是钱吗?所以他们说的这些话根本不是事实,他们自己把领到的工资花光了,跟学校有什么关系呢?学校又不欠他们钱。当初他们自己到处找不到工作,最后把档案挂在人才市场,我们学校去人才市场跟他们都谈得清清楚楚的。现在倒反过来说我们不好了。”



“校方当初招聘的时候有没有说清楚他们的保险费用要从这1100元底薪里面扣?为什么10月份要一下子扣3个月的保险费呢?”记者问。



“当然说清楚了,他们是我们学校从人才发展公司里面聘用过来的,当初我们的人和人才公司的人以及他们都坐在一起当面谈过,这个细节合同里面也写着,为什么一下子扣了3个月我也不是很清楚,是财务管这个事情的,可能是操作上不太恰当。”陈校长说。



◆副校长 社保费用要提前扣除



这时一位副校长进来说他姓狄,负责人事招聘方面的事情。他领记者到隔壁的办公室拿出了一张浦口电大的“人员租赁费用确认单”,上面登记着一些老师的保险费缴纳情况。




这位副校长对记者说:“由于我们电大没有编制,从2003年开始学校就采用从人才发展公司租赁老师的方式,这几位老师的档案是挂靠在南京市人才开发有限公司江北分公司的,当初刚进电大的时候他们的一些手续还没有到位,所以他们9月份工资里就没有扣除这笔保险费用,但是按照规定这些该缴纳的费用还是要缴纳的,11月的保险费需要提前缴,所以10月份的时候我们开始从他们的工资里面扣除这3个月的保险费用。”



“人员租赁费用确认单”上面有21个人员名单,他告诉记者,这21个人都是新来的。记者发现这个表格上显示的结果非常奇怪,虽然这些老师实际和校方约定的薪水只有每月1100元,但是他们的社保基数居然是3144元。而这些老师每月个人必须缴纳的社保统筹就有313.92元。如此一来,一个月扣除3个月的社保统筹个人承担的费用就要有900多元。老师这个月只拿到100多元就不足为奇了。



1100元月薪为什么要按照3144元作为社保基数?这位副校长对此没有作任何解释。



◆老师 辞职老师档案被扣



后来一位老师否认了校方的说法,他对记者说:“当初招聘的时候人才公司和学校方面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个方面的事情,他们跟我说底薪是1100元,后来我们发现保险费还要从工资里面扣,我个人缴100多元,工资里面扣300多元,这样我一个月挣的钱根本不够生活。我们找校领导协商好几次都得不到解决。他们说我们的档案在人才发展公司,那我们就是人才发展公司的人,不是他们学校的,有什么事找人才发展公司,不要找他们。我现在也不想和他们纠缠下去了,我只想安稳地拿到自己的档案辞职走人就很庆幸了。关键是如果我们辞职的话,需要校领导给我们签写辞职原因和简介。我们担心的是,假如他们不给我们签这个简介人才发展公司是不能把档案退给我们的。前面就有几个老师吃过这样的亏,最后只能不要档案到一些民办学校去教书。这样一来,我们就失去了去公办学校任教的资格。”



采访进入尾声的时候,记者欲留下陈校长的联系方式,陈校长闻言说:“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好写的,我不需要给你留下联系方式。”



“那希望您能留下办公室电话或者其他联系方式吧。”



“我不留,我不想接受你的采访,这几个老师说的根本不是事实,如果你们报道了我要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陈校长说。



随后记者希望那位副校长能够留下一个联系方式,但是同样遭到拒绝。这位副校长还说:“你们的本意也是想帮助他们,但是如果你们报道了,不管是什么样的报道,正面也好负面也好我们学校都不愿意见报,如果你们硬要这样做,结果可能不仅没有帮助他们而且还会害了他们。”



“我们如果报道了,会害了他们什么?”记者问。



“你不要瞎说。”陈校长突然对那位副校长说。



过了两秒钟这位副校长对记者说:“看,你连这句话都理解不好吧,你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要核实情况吗?我说会害了他们,意思是说他们才参加工作,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就找媒体乱说一通,你们如果报道了就助长了他们不正确的思想。”



陈校长对那个副校长说:“不用多啰嗦!”



这时站在校长办公室门外的一位姓马的书记声称要拨打110,并且要求记者把之前采访拍摄的图片立即删除,但被记者拒绝。



实习生 刘洪菱 金陵晚报记者 武晓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