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七章 放生而去

而山 收藏 3 5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七章 放生而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鲁万常走前一步,接过龚敏手中的急件,鼓着双眼,惊讶问:“林主席真这么说了?”

胡野林跟着凑过来,侧着脑袋与鲁万常一起看,鲁万常飞扫完毕短短不到二百字的急令,递给胡野林后,转背身,独自低头沉思。

“林主席是怕我们一口吃不下十二万敌军,让我们伤敌十指,不若断其一指!”胡野林边看边自言自语,旋又疑惑:“我军只需阻住敌军的北逃与东逃之路,待南方战场的人民军腾出手北上增援后,这股敌军不就是瓮中之鳖了吗?”

“这也是我理解不透的地方!”龚敏接口道,“依我军目前之实力,不说能全歼十二万敌军,但歼其大部应是不成问题的吧!”

“林主席定是有其它更深层的考虑!”鲁万常知道林逸从不无的放矢,他一动不动的双眼望向胡野林与龚敏,询问,“我们照林主席的命令执行?”

这是毫无疑问的事,胡野林与龚敏点点头,胡野林接着道:“敌军要东逃已是很明显的事,那么北面来宾城的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我们是不是与第二军的孙定军军长商量一下,让他们由北向南压一压,进至宾州地区?或者调一个师往东,以协防第二军的其它两部?”他有点担心东面仅仅两个师阻击,力量单薄了!

鲁万常同样担忧地反问:“如此一来,北部的阻击力量不是仅剩下一个师了?力量不是更为单薄了?万一敌军掉头北逃,怎么办?”

胡野林提出建议,其它方面肯定也有周全考虑,他不慌不忙道:“这就需要我们两军来做点事了,我们只要组织一支尖刀部队从清军载垣部与联军查尔斯部的接合部直插进去,切割开敌军两部的联系,然后我们一方面放任清军载垣部自由离去,一方面集中所有兵力重点打击联军。这时,你们说已逃出升天成惊弓之鸟的载垣部清军还敢趟联军这湾浑水吗?”

龚敏哈哈大笑道:“怕是载垣部清军只恨娘少生了两腿,早逃之夭夭了!”

鲁万常点头道:“大难临头,恩爱夫妻尚且各自分飞,何况是不同种族,不同系统,不同国家的两支部队?他们早已各怀鬼胎,各自作着打算了!胡军长这主意好,完全符合林主席的战略意图!”但有一个具体的战术问题,他还没有想明白,便求教性地问:“那支尖刀部队以多少人为合适?”

胡野林认真想了想,盘算一下,伸出食指点了点,郑重道:“人数应以两个师为最佳!”

“好!就让第一军的第2师与第3师担任尖刀部队,实施穿插任务!”鲁万常重声,下定了决心。

“不!”胡野林一口否定,“还是让我第五军的第19师与第20师担任穿插尖刀部队吧!”

“胡军长!你别跟我争了,你们在桂林面对几倍于你们的载垣部清军,打得很辛苦,这次这苦差事便由我们来担一担吧!”鲁万常不容分说。

胡野林感动,但还是摇头道:“鲁军长!你们第一军与联军查尔斯部的对峙,又哪一点比我第五军舒服了?现在我们不争辩这些,我们只从怎样有利于对敌之战来说,由我率领第五军两个师实施穿插任务,其余部队由鲁军长指挥,这样不是更利于统一指挥吗?”

胡野林言之有理,鲁万常未再作反对,第五军与第一军分属不同的集团军,双方都对彼此的作战方式不太熟悉,确实还是各指挥各自的部队为好!

第一军、第五军、第二军及桂林预备役师、柳州预备役师、钦州预备役1师以及灵山预备役师分属两个系统,三个集团军,林逸注意到了这种大战役指挥上的不统一,不仅是北线南宁战场如此,东线郁林州地区的战场也是如此。为了更有力的打击敌人,有一个强有力的统一指挥部是非常必要的,因此,在郁林州战场,他让人民军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出任前线指挥部总指挥,而南宁地区战场,他则准备亲自北上,组建南宁战场方面的前线指挥部。

在吴命陵离开灵山的第二天,林逸率领总部直属部门直奔郁江江畔,他选定组建南宁战场前线指挥部的地点是在郁江北岸的横州城(今横县)。此时,进攻昆仑关的敌军已脱离与人民军昆仑关守军的接触,向北撤退占领宾州城后,又向东折,占领了黎塘镇,正准备继续向东,目标直指桂平与贵县。

浩浩荡荡的队伍蜿蜒十多里,林逸与一营人民特勤团战士先一步到达郁江江畔,这里早有地方政府作好了渡江安排。此时,他接到一个令他春心动动的消息。

前面一些部队在依次渡江,林逸站在江边看着气势磅礴,汹涌澎湃的郁江水向东奔腾而去,他的心也在翻腾着,来到这个时代已有七八年,其中历经多少风雨!多少坎坷!现在终于可以放眼全中国,全世界了,他有一种立在江中浪遏飞舟的感觉!

“林主席!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来消息,说家里夏依浓小组与马紫芳小组乘船从南宁赶到了平朗镇,她们想见你一面!”林逸正在凝神,思絮飞扬中,军务秘书安平悄悄走近,轻轻道。

林逸惊得嘴可放进一个鹅蛋,愠意道:“乱弹琴!她们怎么跑前线来了?”

安平抽动嘴角,暗忖:“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她们想你了呗!”

林逸转身而走,不看安平,问:“平朗镇离这还有多远?”

“不到五十里,乘船顺流直下,一会儿就到!”

“你赶快派人前去阻止!不准他们来横州!”林逸犹豫片刻后,狠心命令。由于战事,他与夏依浓与马紫芳她们已有一年多未见面,他的心中特别想念她们,他在外面强撑着坚强,强现着信心,可每当夜深人静,回到屋里独处后,他便特别想她们能出现在他的身边,他渴望那一份温馨宁静,那一份关心关怀!

安平迟疑,轻声道:“她们都到平朗了,林主席还是跟她们见上一面吧!”

林逸断然否定:“不了!我马上过江,你让她们回南宁去,等仗打完了,我自会回去见她们!”说完,头也不回,抢先登上了一艘渡船,后面一大帮的警卫紧随其上。

鲁万常得知林逸过了郁江到了横州,担心在黎塘的敌军万一心血来潮转道南下直取横州城,那么在横州的林逸的安全便没有保障了。于是,他与胡野林与龚敏知会一声后,便匆匆率领第一军的第2师从昆仑关火速南下,直奔横州,以护林逸安全。

在横州前线指挥部里,鲁万常阔别一年多,再次见到林逸,情绪激动,立正大声报告后,他火热的双眼一转不转地望着林逸,林逸这几年成熟许多,嘴角的胡须明显见粗见浓,深邃的眼睛更加明亮自信。林逸甫一见到鲁万常,动容地看着爱将,但也仅是一会儿,便沉下脸色,怪罪道:“鲁军长!你置大局而不顾,却为某个人的安危劳师动众,该当何罪?”

平常威风凛凛的鲁万常,在林逸面前全然没了大将军的气势,他期期艾艾不敢顶嘴,心里却不以为然地想:“什么是大局?林主席您的安危便是最大的大局!一次战役的胜败算什么?没有了林主席您那才是大事!”

人都已来了,林逸也没有太过驳鲁万常的面子,数落一番后,便问到正事:“鲁军长!你说说敌我双方的最新势态吧!”

鲁万常走到地图前,对烂熟于胸的敌我势态,一一道出:“敌载垣部清军与查尔斯部联军过黎塘后已至桐岭与龙山地区,目标直指桂平与贵县,目的是为了夺取郁江渡口。而我军北面的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已至武宣城,尾追敌军的我第五军两个师与第一军三个师及四个预备役师也已跟踪至黎塘镇。如此,合着东面桂平的第8师与贵县的第5师,我们已完全把敌军置于我军设定的包围圈之中了。”

林逸顺着鲁万常的手,认真观察地图上夹在黔江与郁江之间的平原地区,明知故问道:“这么说,敌军已被我军包围于两河之间的河套地区了?”

鲁万常重重地点点头:“正是!”

林逸自言自语:“我正有把前线指挥部移至贵县的打算,这下更应该去了!”他转对鲁万常道:“你的第2师既然已来,就不要回去了,跟我一起去贵县城吧!”

鲁万常忙阻止:“林主席万万不可!贵县是敌军重点争夺的战略要点,你这一去,敌人还不疯了似的倾全力攻取?”

林逸笑了笑,调侃:“有你鲁大胡子在我身边,谁能奈我何?你那第2师是吃素的吗?如连我的安全也保不了,你还率第2师来干什么?”

鲁万常被林逸驳得怔愣愣,只得退让一步道:“林主席!贵县城您还是不能进,你就把前线指挥部设于贵县城南面五十里的云表镇吧!有我第2师在,绝对可保林主席的安全!”

林逸摇了摇头,笑着说:“我也不想让大家为了我的安全担心,前线指挥部可以设于云表镇,但你的第2师就没必要陪着我了,我还没有娇贵到那种地步嘛!你们去贵县城好了,去协助朱宜松的第5师防御贵县城吧!”

鲁万常大声应道:“是!”

林逸在收拾东西,鲁万常不解地望着林逸,林逸不理他的惊讶,加快收拾的速度,还不忘吩咐:“你让后面尾追的部队加快步伐,令第3师与第4师沿黎塘至贵县的驿道东进,占领覃塘镇,阻住敌军南下的通道;令柳州预备役师、桂林预备役师、灵山预备役师、钦州预备役1师由东向河套地区力压,把敌军往黔江与郁江江边驱赶。”他停下手中的活,沉思一会,又问:“你们昆仑关守军有什么好的作战方案没有?”

鲁万常与胡野林、龚敏研究出来的作战方案还没有来得及上报总参谋部,正好现在他可以先向林逸汇报一下,他走近一些,欣然道:“第五军军长胡野林提出一个切割的作战方案!”

林逸有兴趣地问:“怎么一个切割法?”

鲁万常解说:“由胡野林军长亲率第五军的第19师与第20师直插清军与联军的接合部,把清军与联军分隔开来!”

“然后呢?”林逸追问。

“然后让清军自由离去,而我军则集重兵重点打击联军!”鲁万常看着林逸的表情,心里在研判林逸对此方案的认可程度。

林逸看看地图,走几步想了想,赞声道:“好!就按胡野林的方案办!我开始还担心我军围歼十二万敌军的兵力有不足,在北面与西面会出现漏洞呢!这下好了,不用再担心了!”

想通后,轻叹一声:“只是这样一来,胡野林的两个师可要受苦了!”

鲁万常有着同样的感慨。

林逸不经意地瞟一眼鲁万常,问:“你们选定的切割地点在哪?”

鲁万常指着地图说:“载垣部清军在北面靠近武宣的桐岭镇,查尔斯部联军在南面靠近贵县的龙山镇,两部敌军首尾相连延绵近五十里,他们的接合部在通挽镇,我们选定的切割点就在通挽镇!”

林逸边看地图边频频点头,同意:“好!切割成功后,让在武宣的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放载垣部清军北去,但需紧紧尾随于其后,免得他们一路搞破坏,百姓遭殃!”他盘算了一下:“联军查尔斯部两个军八个师约五万人,而人民军参与围歼的部队,有七个正规师,四个预备役师及三个军军部,约有七万余人,还有黔江与郁江天险助我们,当可稳操胜券!”

鲁万常赞同:“联军此番定是全军覆没,永葬我中华大地!”

林逸笑笑,收拾东西的动作加快起来,大声道:“好!我们赶紧移师云表镇!”

林逸把前线指挥部移至云表镇不久,便向胡野林部第五军的第19师与第20师下达了穿插切割敌军的作战命令。胡野林亲率人民军第19师与第20师趁夜色直取通挽镇,先锋部队第19师第57团如一把利剑刺入敌军心脏,敌军措手不及,清军与联军指挥又不统一,各指望对方会去封堵缺口,待敌军弄明白人民军的意图,清军与联军均派出重兵两路合围准备清除突入的人民军时,却为时已晚矣!此时,人民军的后续部队已跟上,已依托通挽镇迅速建立好了简易防御阵地。

联军与清军两路夹攻两个小时,未能奈何胡野林部,他们便想绕过通挽镇,通过其它路使两部再聚集在一起,胡野林怎会让敌军如愿?他早让人民军第20师派出部队沿各要点封堵死了所有的通道。待到天亮,清军载垣部与联军查尔斯部已成功被人民军分隔。

载垣顾虑联军友谊,他还在打算待部队吃过早饭后,再作一次努力呢!这时,他接到探子报,北面武宣方向有大量人民军出现。载垣终看清楚形势了,如他的部队还呆在原地不动,用不了多久,定遭受人民军的合围,难逃灭顶之灾。他望望南面无尽的天空,长哀叹一声:“对不起了!西洋人!”

联军第四集团司令查尔斯却没有载垣那么仗义,在发现情况不妙之后,他早就想与清军分道而行了。他的想法是清军弱小,且湘军一路南下所做的坏事比他们西洋人犹过之无不及,人民军恨湘军甚过恨联军。因此,如果清军与联军分道而行后,可能人民军将重点打击清军,这样阻击联军的人民军将大大减少,联军突围的机率则大大增加。所以,在人民军努力穿插之后,查尔斯并没有令部队全力合击穿插之人民军,反而自以为是地认为联军摆脱清军的机会来了。然而,一天之后,侦察兵报告清军独自北逃,而四周的人民军却未见有丝毫的减少,他才发现他错了,而且是错得很厉害!

从北面武宣城而来的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心不甘,情不愿地放过载垣部清军后,然后又尾随清军北上,他们真搞不懂,前线指挥部为什么下达如此怪异的命令,不能打敌人,反而要保护敌人撤退!

在人民军胡野林部展开切割行动的同时,从西压过来的人民军四个预备役师为着配合胡野林部的穿插行动,他们加大向龙山镇地区的联军攻击力度,牵制住美第22军四个师不能动弹;而在覃塘镇的人民军第3师与第4师由南向北进攻,则牵制住了英第2军的第5师及第7师;在桂平的人民军第二军军部、人民军第8师与在贵县城的人民军第2师、第5师两部人民军并没有出城由东向西压缩联军,为的是确保桂平与贵县两城不失。

载垣部清军北逃之后,敌军已去五分之三,林逸见机向部队下达缩小联军查尔斯部包围圈的命令,务必要把联军合围于桂平城与贵县城下。

一直以为联军为找突破口,一定会死磕桂平城或是贵县城,出乎人民军前线指挥部的意料,查尔斯意识到人民军的主要目标是他们,而不是清军后,他知他们不管是向哪个方向突围都是徒劳,于是,他令所有部队收缩于龙山镇、石龙镇、大圩镇这个三角地带,并开始构筑防御工事,以期拖缓时间,等待其它联军来援。他们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人民军各部在等待前线指挥部下达最后的总攻命令,而此时,林逸却并不着急,既然查尔斯部已成瓮中之鳖,又何必还以较大的伤亡代价去换取查尔斯部的歼灭呢?他在等待郁林州战场人民军的战报的传来。如果,郁林州战场不能如期歼灭法第2军,他则准备马上向被围的查尔斯部动手。

林逸没有下达总攻命令,并不等于人民军就没有与联军发生交火,四个方向一些小规模的战斗仍此起彼伏。

林逸命令第一军军长鲁万常由东面的贵县回到西面的黎塘接替第一军军政委龚敏在东面四个预备役师的指挥后,火暴的鲁万常连黎塘指挥部也没有回,便直接上了龙山镇前线,即命柳州预备役师固守原阵地,命灵山预备役师与桂林预备役师从侧击美第22军。他还命令钦州预备役1师向居仕镇集结,准备向美第22军龙山镇南部的美第85师发动攻击。但他的命令尚未传达到各部,美第22军却先于他发动了一次意在扩大防御纵深的反攻。

西面的四个预备役师受到空前压力,在联络南面覃塘镇的人民军第3师与第4师及北面通挽镇的胡野林部向敌发动牵制攻击之前,鲁万常命令部队作了战术性地退却。美第22军的进攻只是虚张声势,仅两个小时后,从南面、北面两个方向的人民军强大的压力下,美第22军便又老实地退缩了回去。

联军龟缩一团,林逸从云表前线指挥部乘马赶往贵县城,既然联军已无再攻桂平与贵县之可能,是否还应派重兵把守此两城呢?林逸想听听各位将领们的意见。与朱达、朱宜松、彭辽等将领讨论之时,彭辽提议:乘敌胆颤,无心恋战之季,可向查尔斯部联军施心理战,通告所有联军目前的处境;另还可遣出桂平城的第8师与贵县城的第5师出城,由东向西压缩,伙同其它部队进一步缩小对敌之包围圈;但绝不能遣出所有守桂平城与贵县城之人民军。

林逸对彭辽的实施心理的提议很感兴趣,但对从桂平城与贵县城各派出一个师由东向西压缩包围圈不敢苟同,认为那样太过冒险,他只同意从贵县城派出第2师从东面作辅助性进攻。在彭辽方案的基础上,略作修改之后,林逸批准了这个方案。

第二天,情况又发生了变化,林逸没有等来郁林州前线指挥部传来的战报,却等来了联军将再一次派遣谈判小组的消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