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新纪元 第二部 大战前夕 第一章 艰难的抉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46/


北京的冬天显得很好看,西北风把街道吹得干干净净,阳光淡淡地挂在天际,人们被包得严严的,只露一张脸,看起来差别很小。尤其是连续几天下雪的时候,四处黑白分明,再呆头呆脑的人,只要在外面晃上半小时,就有机会看到撞车,看到打不着车的人站在路边令人遗憾地挥舞着失望的手臂,还能看到青年男女嘴里冒着一小团儿白色的热气相互亲吻。树上挂着白雪,把枝条勾勒得很帅。在这个季节里,人与人之间,在肉体上的差别被服装遮住了,而生存环境被突出了,使人的注意力发出了一些小小的转移,这种转移是那么微妙,却能改变人的心境。

北京的冬夜,酒吧集中的街上总是人满为患,出租车几乎是在挪动。里面穿着夏装、外面罩着一件大衣的姑娘到处都是。即使到了深夜两点,许多夜不归宿的人也还在酒精中沉醉。而餐饮集中的街上也灯火通明,尤其是四川火锅店生意兴旺,常常可以看见排队等位的食客在寒风中缩着头,不断地跺着双脚,时不时地伸直了脖子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出来。

张炜就是在这个冬夜从古溪来到了北京。身穿便装的张炜坐在一辆没有任何军队标志的普通桑塔纳轿车的后座上,让人觉得这只是一个刚刚创业的小老板的坐车,没准还是一辆二手车。张炜看着从窗前不断闪过的霓虹灯光,又一次想起了刚刚离开不久的基地。在基地里面差不多和眼前街道一样宽的通道上,也有这种眩目的灯光,不过和灯光下来来往往的士兵相比,街道上的行人却看不到那种高昂的精神状态。又一次行进在北京的街道上,这让张炜想起了一年前的北京,想起了那个咖啡屋,还有那个叫秋依的北大医学院的女大学生,今年她应该要毕业了吧。张炜苦笑了一下,答应了要去看看她的,可这一到古溪就是一年的时间,不知道她会不会怪我。这些想法一闪而过,这只是张炜触景生情罢了。

张炜把头转向车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正在专心开车的驾驶员,穿着一见褐色的短皮衣,半高的毛领挡住了脖子,平头式的短发和端正的坐姿已经明显告诉了张炜这是一名军人。张炜的卫兵云雷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之前张炜告诉过他,这次是秘密进京,所以离开基地后,云雷自始至终没有称呼过张炜的官职,甚至没有说过多过3句的话。

张炜不知道这辆车会开到什么地方去,他也没有必要去在意这辆车的目的地。张炜在脑海中又一次回顾了一下已经整理清楚的思绪。这件事,从他走出基地就一直在进行。张炜需要找出这里面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没有。

张炜很清楚这次进京的意义,虽然从曹副主席的通知中没有透露出一点点关于这次会议的内容,但这件事是在曹副主席返回北京,而且是在那次基地自己的住所彻夜长谈后发生的,这就不能不让张炜感到这次绝不会仅仅是汇报古溪工作进展的问题。张炜很清楚自己虽然在这一年内已经成为了全军的一个焦点,甚至被主席和曹副主席视为嫡系,但也绝不会让他掺入政治方面的争斗。想到这里,张炜干脆闭上眼睛休息了,毕竟对于从没有涉足过政治问题的张炜来说,超出军事范围内的事还不是他可以预知和控制的。

汽车转进了一个住宅区后,开进了一个院子后停了下来。驾驶员打开车门对张炜说:“首长,这里是你们暂时的住所,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和一些生活用品。另外,这是曹副主席让我转交给你东西。”驾驶员从驾驶座的侧门拿出一个不大的口袋。张炜接过后,凭手上的感觉就知道这是一张光盘。驾驶员没有和张炜一起进去,只是说了一句:“明天9点我来接首长。”然后上车驶出了院子,随即那道厚厚的铁门慢慢地关上了。

云雷这时才说了一句:“师长,这里还真是与世隔绝啊。我刚才注意看了一下,进入这个住宅区后,虽然这里大部分的房屋都开着灯,但是里面没有人。”张炜在临行的时候交待过云雷,非要称呼他的职称的时候,不要叫“司令”,就叫“师长”好了,在张炜看来北京的司令比他手下的连长还多。

张炜点头表示同意,这种情况他也看见了。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用手一指眼前的这幢亮着灯的两层建筑屋,“目标,餐桌上的晚餐。任务,全歼!出发!”

当他们两人走进餐厅的时候,云雷已经觉得师长的命令不可能完成,餐桌上除了摆着北京烤鸭外,还热着一锅四川火锅,旁边放着大大小小的各种菜碟。

“师长,还有你四川老家的火锅哦!这次可以大饱口福了!”云雷已经馋得快流出口水了。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了,张炜拿起听筒,里面传来了一个饱经风霜的声音:“张炜吗?我是曹刚。”

“曹副主席好,我已经到了。谢谢您的热情款待。”

“吃完后,看看我给你的资料,里面有明天会议的内容,你要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有车来接你去会议地点。就这样吧,我不打搅你了。”

张炜拍了拍涨得圆鼓鼓的肚子,看着桌上还剩下的菜,笑呵呵的对云雷说道:“看来这次任务是不能完成了。我去看资料,你随便了。”

在书房里,张炜打开电脑把光盘送入光驱中,仔细地浏览着光盘上的资料。曹副主席在资料的前言写道:

主席已经同意上次我们商讨的军事改革方案,但必须要经过军委、各大军区司令和各兵种司令的一致同意,并且要经过国务院预算通过方可执行。这次会议有两个议题。一是关于军事革新的可行性论证;二是国内政治方面的改革。这次政治问题与军事问题一并商讨,看来是主席是想将军队管理的一些东西引进到政治改革中。

其后例举了详细的各军委成员、各大军区司令和各兵种司令的简历和军事理论方面的资料。在政治方面,因为曹刚也未曾涉入过,因此没有什么有参考价值的资料。

看完资料后,张炜关上电脑,打开窗户,一阵寒风将窗帘吹起遮住了他的视线,张炜自言自语的说道:“山雨来时风满楼!”


2001年1月17日的清晨,在风景如画的香山疗养院内,主席和总理漫步在小山丘的林间小道上。

主席兴致勃勃地吟着毛主席那首著名的“沁园春.雪”:“千里风光,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

“主席,今天的心情很好啊。”总理近几年来已经很少看见主席有这种意气风发的好心情了。在他看来主席经常是忧国忧民,其实总理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

“呵呵!你看,还害你一大早的陪我来看雪。”主席面带微笑的对总理说道。

“能保持这种心态赏雪,何尝不是一种享受!”总理回答道。

“这次会议一定要得出一个结论,并且能够有效地执行下去。我倒要看看是下有对策厉害还是我们的上有政策厉害。”主席突然收起了笑容,“改革开放以来沉积的弊端必须坚定、果断地除去,绝不能再有机会让这些瘤子恶化到可以祸国殃民的地步了。”

“主席真的就对古溪这么有信心?”总理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是一次机遇,它已经站在我们面前了,我感觉到一伸手就可以抓住它,牢牢地抓住它。”主席用手在空中作了一个抓东西的动作。

“以前我们没有进行割除这些毒瘤的手术,主要还是考虑到这样风险太大。一旦没有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带动,会造成中国大面积的经济瘫痪。这次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古溪的科技进行经济结构的调整,以保持政治体系的改革。”总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主席向前迈上一个台阶后,回头看着眼前这段被自己征服的阶梯,由衷地说道:“除此之外,我们的国际政策也要改一改了。”

“国际政策?”总理感到有点吃惊。

“呵呵!还没有和你讨论过,张炜的战争论给了我启发。我们要实行主动出击的国际政策。”主席解释道,“当然这还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难道要抛弃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总理说。

“这一点我们还是应该坚持的,但只是和愿意与我们真心交往的国家才这样,对于那些视我们为敌人,念念不忘亡我之心,甚至是想来捞点油水的家伙们要这样。”主席说完竟然用脚狠狠地对着右边的一棵枫树踹上一脚,顿时树叶上的雪花纷纷坠落下来,“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中国力量,中国人在国际上的作为不是没有力量的,任何人在企图损害中华民族利益之前都必须衡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这种能力,现在或者以后有没有。”

总理很感动,他明白主席已经下定决心实施“怒龙计划”了,于是紧紧地握着主席的双手,用一种决战前才会有的豪情说道:“让我们成为中华民族崛起的铺路石。如果失败了,我愿意和主席一道肩负起这个责任。但是我希望我们的后人仍然会沿着这条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香山的雪景很美,那是因为它有着一种白里透红的感觉。再大的风雨都不能阻挡住树木向上成长的强烈愿望,在风雪中,这些树木显得更加的茁壮,生命力更加的顽强。

“主席、总理,开会的时间要到了,其他首长已经到会议室了。”随行的周秘书不忍打搅这幅感人的场面,但是他的职责让他不得不站出来提醒一下。

“好!今天就是我们伟大祖国重生的第一天。走!”主席大步向会议室走去。

中国自有文明开始,历朝历代都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不管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或者目前的社会主义社会,凡是位于最高层的领导者无一不想自己的国家富裕强大。从皇帝到总统,再到如今的主席、总理和政治局常委。但是往往这些领导者们的良好愿望会被手下的一帮大臣官员欺骗。归根到底在于利益获取的出发点不同。凡领导者已经没有了个人利益问题,在这一阶层更多的是因为统治而带来的荣誉感和被尊重感,当然这一良好的感觉必须是建立在民富国强的基础上,从这一点来说领导者们和处于最基层的民众是完全一样的。可往往处于执行领导者政策的、位于领导者和最基层民众之间的大臣官员们因为自己的个人利益常常去改变领导者的初衷,甚至采用欺骗的手段,然后再通过压榨最基层的民众获取自己的利益,这种利益是一种完全的私人利益,即建立在损害民众利益上的行为。

因此,中国无需制定太多的、毫无意义的行为规范去标榜应该怎样保护公众的利益,他首先要做的是管好那些数量众多,素质参差不齐的官员,就可以很好地治理这个人口众多的古老国度。这是一个复杂问题简单化的处理方式,历代的统治者都看见了,但是却很少有人会正确地去执行。因为管理这些官员的人还是官员,统治者就那么几个人,不可能凡是都亲自过问。所以,历来改朝换代都是这些官员们造成的,只不过能懂得用人的统治者统治的时间更长而已。

在中国历史上懂得这个道理,并且进行大胆改革最成功的皇帝要算雍正皇帝。可惜,凡事鞠躬尽瘁让这位手下大臣连产生贪污受贿,祸国殃民的想法都会打抖的铁腕皇帝早早的离去了。

主席在上任的时候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在之前的历届新中国领导人都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严重的教育和经济落后,让历届领导人不得不将重心转向其他方面,他们没有资本进行这种全身的大手术,只能是暂时采用那痛医那的治标不治本的方式维持着,等着教育和经济达到一个可以支持这种变革的阶段。

教育可以获得众多的官员选择机会,经济可以维持政治结构的变化不会造成民众明显地震荡。而此时,古溪的科技可以让主席建立领先于全球的信息产业和更高的工业生产力,基因技术可以有效地促进农业增收。另外在主席的心目中还有两个重要的体系,即军工制造体系和能源开发利用体系。

会议室设在疗养院的3号大楼里,离主席散步的小山丘大约10分钟的路程。香山疗养院是国家领导人休息疗养的地方,从毛主席开始养成了在疗养院内举行非正式会议的习惯。所以在疗养院内专门建有一幢供会议使用的建筑。

张炜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开会,在他看来,这里更显得轻松,满山遍野的枫树和楼房间挺拔的松树,怎么都让人感到心情的放松,但是这里的警卫决不会比中南海低。云雷被安排到另外的房间休息,一位警卫人员引导着张炜来到会议室。曹副主席没有告诉张炜是否应该穿着212特种师独一无二的黑色制服,这让张炜在今天早晨很是伤了一下脑筋,最后张炜还是决定穿着便服前来,毕竟张炜此时还不知道212特种师的解密程度到了那个阶层。昨天接送张炜的那名驾驶员今早接他的时候给了张炜一张通行证,上面只是表明了名字和相片还有指纹识别码,并没有表明他的身份,所以张炜认为今天穿着便服参加会议应该是正确的。

张炜进入会议室后,找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坐下,在这里的任何一个参加会议的人员都比张炜的级别高几级。曹副主席看见张炜进来,用眼神注视了一下,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张炜坐下注意观察了一下,在会议室的后面安放着一台多媒体演示仪,在他的左边坐着5位穿着便服的政治局常委还有2位其他部门的,其中一个是中纪委书记寇正武,还有一位是外交部的王伟副部长。在右边坐着军委的4位成员,曹副主席坐在最前面,还有7位军区司令员和第二炮部队司令员、海军司令员和空军司令员。可以说这里坐着的都是掌握着中国命运的军政高级要员。

这里的几位正在脱去身上的外衣,可以看出也是刚到不久。会议室里开着暖暖的空调,这和室外寒冷的气候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在主席没来之前,在场的人员都拉起了家常,熟悉的人彼此谈论着各自的话题。曹副主席站起身走到张炜的身旁坐下,小声地说道:“今天就看你的了,我和主席还有总理都全力支持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这时门外响起一声脚步声,主席的人还没有进来就听见他的笑声:“让各位久等了,刚才流连于香山美丽的雪景,要不是周秘书的提醒我差点忘记了。”主席基本上本次开会都会比参会人员晚到几分钟,当然还是在宣布的开会时间前。周秘书对主席的这种行为总结为“领导艺术”。很简单如果主席总是比这些参会人员早到,那原定的开会时间就一定会不断地提前,因为没有人愿意在主席就座后才匆匆忙忙的走进会议室,虽然仍然是准时的。还有一点,主席这样做可以缓解开会的气氛,让这些很少见面的要员们谈上几句家常。

随着主席和总理的就座,大家都坐好了自己的姿势,主席仍然是那句开场白:“想抽烟的尽管抽。”然后就是自己首先带头抽起来,接着,在座的烟客就不客气了。不过这种行为只能是这种小型会议上,在人民代表大会上,可不会有人敢抽烟的。用主席的话来说,越小的会议所作出的决定越重要。抽烟嘛,有助于思维的启发。

一场决定着中国未来命运、改变世界格局和千万人生命的会议就在这种轻松、烟雾缭绕的环境中举行了。正如一位名人所说的:“一切复杂的事情都是从简单轻松开始的,最终在简单轻松中完成。”

【铁血原创联盟——伟翰作品】之《地球新纪元》|铁血书库首发www.tiexue.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