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断崖

徐务 收藏 2 14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断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话分两头,且说伤与熊二人依计回国,召集人众以便抵抗三苗。只是对于如何穿越三苗人的领地颇为踌躇了一番。

因为有熊并不了解现在的局势,所以伤便在地上划图向他解释。

伤取来一块石头放置在地上说道:“这里是独苏山,我二人在它的西北。”

又绕石划上一圈说道:“这方圆两百里之内,可能已尽为三苗人所控制。我姜国在其南,若是径直穿过最快只怕也需要三日。”伤顿了顿,“只是前日我们杀了十人,现在三苗人只怕哨探尽出,如此一来想要完全避开他们只怕难如登天。”

有熊沉吟道:“问题不只这点。既便是我二人能躲过三苗人的追赶进入姜国领地,他们可能也不会退却。万一被他们发现姜国内部空虚后果不堪设想。”

伤听完有熊所言出了身冷汗,幸好能与有熊一起商议要不然依自己的脾气定然只顾着回国,冒进之下当真是不敢想像。想了想说道:“只是如果绕路而走,那回国便遥遥无期了。其中变数我二人只怕难以估计。”

有熊望着地上标划的图线,沉默不语细细思量。过了片刻忽然问道:“姬国在什么方向?”

伤虽不知道有熊为何又提起姬国但还是连忙在姜国边上划了一圈说道:“姬国紧邻我国,在东南方。”

有熊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只有如此了。”

“哦!是什么计策?”见有熊竟有计议伤大喜。

“我二人可先径直穿插回国,若是侥幸无事那自然最好。一旦被发现了,便折而往南先去姬国!”

“先去姬国?这是何意?”

“唉,只盼姬国人尚有防备才好。我也是不得已,这是移祸之法。我二人到了姬国就以姜国信使的名义,与他们说三苗人将大举攻至望其出兵共讨之。让他们先和三苗人对上,我二人再折回国内聚集人众伺机而动。”

“如今怕只有如此了,只是我们的计策万一被姬人认破只怕又多树一支强敌。”伤一时还拿不定主意,这计策虽好只是过于狠毒了。

有熊叹道:“我也知其不可为,但若是被三苗人占了姜国,姬国只怕倾覆之日也不晚了。若是让我等能稍作喘息,或者能有一战之力。”

“酋长那日交待我死也不能与三苗交战,若是等他回来如何交待?”

“此一时,彼一时。我们若是眼见三苗灭了姬国而不动,到时坐困愁城就算恩公他手段通天只怕也挽回不了颓势!”

伤听了有熊的计议,心下揣测不安。若是让他打架冲锋那自然不在话下,但论起家国大事他总是觉得力不从心。想了又想终下了决心,既然酋长说有熊堪为栋梁,若他在此也必会采纳这些计策吧?罢,罢,罢。到时酋怪罪,便我一人来担了吧!

有熊见伤忽然松了眉头知道他已下了决心,出言安慰:“到时若是恩公怪罪,我与你一同受罚。”

伤抬头望着有熊,四目相交相视而笑。

两个人晓夜潜行,安然穿越了独苏山。一路上竟然没有半点阻碍,心里各自暗暗庆幸。

这一日伤遥指远处一片茂密的树林,对有熊说道:“只需过了这片树林,再有大半日路程便是我国领地。”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有熊闻言略一皱眉:“这一路过来似乎太顺,只恐有变。往姬国去是哪个方向?”

伤指向南面一个光秃秃的石山道:“过了那山往南去便是姬国。呵呵,我看兄弟多虑了。想起来肯定是那些三苗人被我等打的怕了,吓破了胆!缩在家里不敢出来了罢。”

“还是小心些好。”

二个边说边走,忽然前面不远有片草木一阵晃动。有熊急忙拉伤闪到一棵树后,低声道:“有埋伏!”

二人藏好身形,探头观望。发现原是虚惊一场,草丛里一窜出一只巨猪。有熊见它别无奇处偏偏头上长有一角,出了草丛便左右冲突似乎受了什么惊吓。

“是蠪蚔(音龙志),!(注)”伤吃惊道。“快走,被它发现我俩性命堪忧!”

“且慢!”有熊发现这头蠪蚔似乎伤得很重。“后面有人追它!”

“人?追它?这一带它便是霸王,就算七八人也不敢拿它动手!”

“它伤的不轻,你看地上的血迹像是中了毒物。”

“哦?”伤仔细看了那头蠪蚔留下的血迹,发现竟是黑的。“能把这样的恶兽伤成这样不知是怎样的凶物,这山里最毒的蛇虫也伤它不得呀!”

二人正只犹疑间,听那头蠪蚔终于一声哀号轰然倒地。远远望去,见那龙彘伤在腹部,黑血泉涌连肚肠都漏了出来。

“快往南走!”有熊大急,拉着伤便跑。

二人连滚带爬,拼了命的急奔。心里面只恨自己怎么不多长两条腿,虽然不知道那杀死蠪蚔是什么邪物。但不会认为自己可以对付的了。

眼看快要天黑,有熊对伤说:“我俩最好在天黑之前赶往那坐石山。树林里对你我不利,这里似乎有股腐臭的气味,可能有鬼怪!”

“正是!你在前面快走,我来断后!”

“咕噜……呃。”刚才倒毙那头蠪蚔身边出现了三个腐尸,恶臭引来无数蚊蝇,大堆蛆虫的在它们身上爬上爬下。一只腐尸“扑通”跪在蠪蚔边上,两只碧油油的手爪“嗤”的一声洞穿了蠪蚔厚硬如甲的皮肉掏出内脏张嘴便咬。边上还有只腐尸似乎也想饱餐一顿,哪知刚想张嘴便被打倒在地。先进食的腐尸亦被踢的飞了出去,出手的正是那第三只腐尸。它用力的嗅了嗅周围的空气,已经破开的喉管发出了“饿…饿…”声音。两只被打倒的腐尸连忙爬起来一蹦一蹦的循着有熊二人方才逃走的方跃去。

山脚下,有熊与伤停止了狂奔的脚步。两只腐尸出现在他们面前,正趴在地上吞噬着一只野兽的残尸,恶臭的黑色汁液流的到处都是。

“这是三苗人的尸蛊。难怪一路上见不到三苗人,这些尸蛊见了活物都不会放过包括三苗人。”伤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手斧。

“看来我二人要打上一架了。”有熊也把石斧在手上。

“只有让它们脑袋搬家,才能得杀死。”

“知道了!”

“当心它们的爪子,”伤用手斧一指,跃身而出。“左边那个!上啊!”

“杀!”有熊爆喝一声也扑了上去。

怒吼着的伤尤如下凡的恶神,瞬间剁飞地上一只腐尸的半边脑壳。有熊赶上想补上一斧,却被另一腐尸用手架住,只砍断了它的这只手臂。

被袭击的腐尸张嘴向有熊喷出一口黑水的同时独臂一抡便向伤刺了过去。眼看有熊闪避不及,伤飞起一脚踢倒了有熊,同时借力弹身躲过了腐尸的毒爪。

翻身爬起来的有熊吃惊的发现,那个被打碎了半边脑袋的腐尸竟然还活着,爬了起身一摇三晃的往自己这边走来。从未见过这么诡异场面的有熊想要起来逃开,哪知道全身发软竟然动不起来!

被那只独臂腐尸追打的伤不知从哪拾来一截一人长碗粗的枯木,猛的一送竟然从腹部将它捅了个对穿!伤“哇呀呀”的叫着猛的抡起枯木连着腐尸一齐掷向那个就要爬起身的腐尸,竟然将那只半边脑袋的腐尸从背后也穿通了。两只腐尸像糖葫芦一般串在一起,背靠着背手舞足蹈的进退不能。

“有熊快上山,附近不只这两只!”伤对着有点蒙了的有熊大喊。

有熊闻言醒悟过来,连忙转身飞奔。回头看见伤也赶上来了颇为歉意的说道:“真对不起拖累你了。”

伤摆手道:“说哪里话!当初我第一回撞上这玩意,差点尿了出来。娘的这三苗人的蛊尸真邪门。”

就这一转眼的功夫林子里又蹦出了三只腐尸,管也不管那两只串在一起的同伴。追着伤和有熊跃上山来。

这时天色早已全黑,又没有月亮。两个人借着几点星光勉强寻路,跌跌撞撞的往山上疾走。那些腐尸一蹦一蹦跟在后面,数量也越来越多,在这石山上速度竟然丝毫不缓,眼见着便要被它们赶上!

两个人攀上了一处窄窄的斜坡,回头看见那些腐尸也就差了他俩十几步。伤怒道:“娘的横竖跑不掉!看我砸碎这些烂肉!”说完举起身边一块百来斤的大石望着那领头的腐尸砸了下去。只是天色太暗并未砸中,不过倒是滚倒了后面的一个腐尸。

有熊一看有用,也拣了一块大往坡下扔。这山上别的没有石头很多,一时间飞石如雨当真砸碎了一只腐尸的脑袋。

二个人正自心下大喜,以为得计。哪知坡下一只腐尸突然“嗖”的一下凭空飞上了坡来。幸好它是头先着地,把脖子摔折了脑袋倒吊在背后找不到方向的乱撞,好不容易刚想扶正脑袋。有熊赶过来一斧头剁断了它的脖子。那个腐尸的头掉在地上“滴溜溜”滚到了一边,身子倒在地上一个筋的抽搐。就这一会的功夫,“嗖”“嗖”又是两个腐尸飞上了坡。伤定睛往坡下看去,原来是其中一只腐尸将它们掷上来的!伤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只腐尸竟然会动脑筋!这是什么怪物!

“有熊!快走!”伤大叫一声,跃向有熊。顺手砍翻了一只刚站起身的腐尸,一把拉住有熊的手就往山上跑。没跑出两步,有熊突然“唉呀!”一声惨叫,低头一看竟是被那个砍下来的尸头咬了!有熊用力甩飞了那个尸头,被咬的脚上瞬间黑了一片。管不得这么多了,伤拉起有熊一路狂奔。还好这时月亮升了起来,银光洒地,伤望前路一看发现再走二步便是一处悬崖!伤回身望去几只腐尸已经蹦了上来。望着这些该死不死的邪物,伤心里怒不可遏。

“哈哈,有熊今日我们竟着了几个死人的道。”伤怒极反笑。

“这些玩意真邪门!呵呵,我们今天好坏也要教它们搁下点什么。”有熊的伤脚已经肿了起来,他不得不把重心都放在了左另一只脚上。

那为首的腐尸已经赶到了他们十步之外,但它似乎并不想立既上来动手。停了下来用那双腐败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俩。

借着月光,有熊和伤终于看清了这具腐尸的样子。心里都一惊,同时喊道:“相顾!”

相顾那腐败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残酷的笑意,一弹身眨眼间扑到了有熊的面前!

伤连忙举斧帮有熊格挡,哪知那相顾尸竟是用了声东击西的法门。双爪忽然转向往伤的胸前狠狠抓了下去,伤去势太急收不住手,眼看避不过去。忽然整个人往后一缩,却是有熊拉他退了一步。只是有熊那只伤脚早就麻木没了知觉,这一用力便往后坐了下去,一只手连忙向后一撑“哗啦啦”一阵响声,只再过的半寸便要掉下崖去!

相顾尸哪里容得二个人喘息,又是一抓。伤退无可退双手举斧硬架了一招,“嘭”得一声斧柄应声断成数截。只是力道太强,伤喉头一甜“噗”的吐了口血。身子向后仰倒,幸好坐在地上的有熊连忙在他身后撑了一把这才没有翻下崖去。相顾又欺身攻击,有熊腾咬牙出一只手举斧劈断了它左半只脚掌!大怒的相顾尸弹腿将有熊踢下了山崖,双爪一抡伤也被扫了下去……

*********

伤昏迷间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水里,想要动一动。身上的伤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便又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蒙胧间伤似乎听见了自己国人的呼唤。动了动嘴想要回答,嗓子却干的像要裂开来。这时一股清凉的泉水涌入了喉咙,被水一激伤“咳咳”的咳嗽了起来。终有些清醒,伤努力的睁开眼睛,模糊之间看到一个人影。像是大祭司偓佺(注2)大喜之下连忙说道:“三苗人……来袭,有蛊尸……快救有熊……”大概他说的太急伤体力不支再次昏死了过去。

大祭司偓佺知道伤性命无忧,只需要好生调养休息一些日子便可,便命人将伤抬去静养。

今日清晨有人报告,在河岸边发现了受到重创的伤。幸好发现及时而又伤身强体壮这才保住了性命。只是刚才伤说三苗人来袭还带有蛊尸,看来三苗人可能已经知道国中空虚。奈何酋长烈山又至今未归偓佺当真不知如何是好。还有伤说要救的有熊又是什么人?国里从前并没有这个人啊?

唉,不管如何只能尽力先召集外出的众人才是。

大祭司偓佺来到祭坛下令点燃了神坛神火,一股浓烟冲天而起。不多时远处几座山顶上也冒起了浓烟。


注:1,蠪蚔(音龙志):《山海经》——中次二经,昆吾之山有兽焉,其状如彘而有角,其音如号,名曰蠪蚔,食之不眯。

昆吾山有种野兽样子像猪而又有生有角,它的叫声像人在呼号,名叫蠪蚔。吃了可以不会发梦癫。

2,偓佺(音握全):《搜神记》——偓佺者,槐山采药父也。好食松实。形体生毛,长七寸。两目更方。能飞行,逐走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