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位台湾老兵的回忆(小说,一序幕章)

白鹤白云飞 收藏 5 193
导读:[原创]一位台湾老兵的回忆(小说,一序幕章)

序幕

抗日战争结束了,跟着和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交手。

当时的我才19岁出头,在国军第五军第四师当个小兵。在那战火纷飞的岁月,没人想知道明天会少了谁。我所在的团奉命调防上海外围,从浙江某地乘军舰开赴大上海。这么大我才第一回坐船,还有晕船的小毛病。在那海上的六个多小时里,我连胃都差点吐了出来,辛苦得要命。

到了上海的那一刻,我才觉得这里的气氛很紧张,紧张得呼吸都有点熏蔽。我团奉命到郊外修筑军事工事,因为解放军已经在南京一带狂攻(百万雄狮渡江!),我心里更加沉重了;一是因为我是国军,小命不知道会在那天被老天爷收回了,二是因为我家在南京,老爸和老妈会怎么样了。“啪。。。”后脑勺被人敲了一下硬家伙,“我说你兔崽子,拿着铁铲在做梦啊。”第三连副连长大骂我;“是,是,是。。。长官。。。”头痛都不管地低头干起活来了。“嘿。。。那虎楞子(副连长的卓号)又拿咱们出气了。”一起的王润恒小声地对我说:“白韩飞,他啊老是唬我们小兵,到碰上共产党的军队就傻楞了,要不给他当军长了。”看着副连长走得没了身影,我驻着铁铲摸着头,揉了几下跟着说:“我说恒哥,什么时候我俩能回南京?”我们俩是老乡来的。

刚过了五天的凌晨,前方的第二十七师阵地传来了火炮枪响。“韩飞快回掩体。”恒哥大声对我说。“轰,轰,轰。。。”炮火在掩体外炸开了。“砰砰砰。。。”我们往射击孔外扫射一番,效果就不知道了。十四个小时后,突然很静……双方激战停了。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眼眉后,被弹片划了个裂口,血顺着脸旁流在军衣上;“哼……”在旁边传来,回头一看,只见恒哥捂住左肩咬着牙,汗从有点苍白的脸上滑下来。“快,把他们抬去包扎。”一位长官吩咐护理员,把我和恒哥抬了出去。因为我伤到颞部血管,失血不少;恒哥的左肩被子弹贯通了,左手算是废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什么了,我俩都被送到后方的上海了。

上海的大街上,到处是国军宣传说前线打胜的消息,可惜我和恒哥都没心情看了。过了一个星期后,我被派到军舰码头,编入码头的巡卫营看守军舰补给;因为我在前线的第四师已经联系不上了,暂时留守上海后备团。看着码头上,一车一车物资往军舰上装;听说是贵重的东西,听说而已,我还是在码头站岗。再说恒哥,他离开了军队了,因为他的手残废了,领了份大洋后就再也没见面了。我脸上的伤疤,在浦江倒映得很是寒心。等到何时战火才会停呢,我在浦江码头抽着美国佬的香烟,吐着一圈烟雾想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