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家知道红军西路军在河西走廊的最后悲壮失败,20000多将士最后只剩下400-1000余人回到延安,后来的共和国元帅徐向前、大将王树声、中将杜义德是沿途要饭回到延安的,中将秦基伟以及后来没有授衔的胡耀邦等人在祁连山下弹尽粮绝,被马家军俘虏,后来在马步芳命令把他们从兰州押解到南京过程中,走到平凉附近时,秦基伟看到他们这被押解的1000多红军和押解的一个营500多马家军在山岭旷野上稀稀落落地前后拉的很长(估计是路途遥远,沿途荒凉,押解的也都懈怠了),天也快黑了,再往前就快进入陕西省的地界了,意识到机会来了,就联络胡耀邦等人,等天黑野外露营休息时,突然几十个人一起向押解的马家军士兵扑过去,夺下了他们手里的枪支弹药和干粮袋子,然后发一声喊,其他被俘的红军也纷纷夺枪跑开,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押送的马家军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秦基伟他们就已经不见影子了,后来,这1、200人历尽艰辛回到了延安。

不知道这些负责押送的士兵后来的命运如何,但是恐怕也好不了,因为他们的总头子,青海大军阀马步芳(1903-1975)实在是一个非常残忍的统治者,对消灭红军不遗余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对自己的部下,特别是低级军官和士兵的残忍苛酷程度不比对待共产党强到哪里去。

首先,在苛酷上,马家的部队比当时国民党的其他部队要厉害的多,不但强行征发青壮年男子当兵,而且士兵还必须自己负担军装、鞋袜、战马(马家军以骑兵为主),没有军饷(这一点不管马步芳、马步青还是宁夏的马鸿魁都是这样),曾经有一个连队长期驻守在黄河河西一带,因为后勤跟不上,生活异常困难,后来,一个排长发现,附近一带河滩湿地草窝里,每年都有大批大雁、野鸭等筑巢、产卵,于是,组织士兵去捡拾鸟蛋拿到集市上卖钱,因为数量很大,所以收获颇丰,但是好景不长,这个举动很快被来巡查的督导官发现了,于是,这个针头上削铁、荞麦皮里榨油的官要求官兵把绝大部分卖蛋的钱给他上贡,最终让这些士兵忍无可忍来了场现代版的“鞭督邮”。把这个督导官和他的几个随从捆起来嘴里塞了一把屎尿,然后排长带着为首的9个士兵跑了。

事情发生以后,马步芳大为震惊,一方面调集宪兵和其他骑兵部队堵截这10名逃走的士兵,一面封锁青海、甘肃边界,防止这10个人跑出他的势力圈子,最后,这10个官兵无路可走,闻知此事的青海省上层伊斯兰教士绅、宗教人士纷纷出面希望马步芳宽大为怀,不要让这10个士兵走投无路,马步芳对各界人士当面答应,但最后还是下命令把这10名官兵押解到荒凉的地方从事砸石头、挖沟等用来惩罚囚犯的方式服苦役,还说这就是他的宽大为怀。

本来不给人发军饷,平时饭都没让人吃饱,部下自己想办法,还要这样,这位青海的土皇帝可谓绝到家了。

也就是这样,马步芳在指挥消灭红军西路军时一点也不考虑部下的生命,在倪家营子、古浪、临泽、高台等地,由于红军英勇顽强,马家军骑兵死伤惨重,人和马的尸体枕籍,血流成河,马步芳红了眼睛,说“宁可战死一万人,拼死也要拿下来!!”事实上,要换了今天的我们,就不禁这么想“你什么都没给我们,却宁可死上我们一万人,你的嘴真大,凭什么?!”

最后,红军西路军虽然失败了,但是马步芳的军队死伤的惨重程度更大,据后来马家军的中、高级军官在回忆录中披露,马家军此役死亡人数超过19000人,伤者至少13000余人,这还是保守的估计,总之,损失总数绝对在3万人以上,这个胜利,实在是惨胜。

看了马步芳的表现后,忽然觉得他和1980-1988年两伊战争期间伊朗方面,特别是伊朗军方领导人有些相似,有的一拼,当时,伊朗军方鉴于部队武器严重不足,一方面组织大批青少年组成敢死队,让他们驾驶捆着炸药的摩托车去和进攻的伊拉克坦克同归于尽,或者这些少年勇士赤手空拳,脖子上只挂着一块正面嵌有霍梅尼照片,背面是清真寺图案的塑料片,义无返顾地去为正规部队趟伊拉克军队的地雷阵。而正规部队里,很多士兵连枪都没有,只能在后排等着,等前排的伙伴倒下,然后捡起他们的步枪接着投入战斗。

1981年开始,为了争夺巴士拉,伊朗采取了一系列以“曙光”为行动代号的大规模进攻行动,并且为此预先准备好了15000口棺材,这场以80年代的技术40年代的战术进行的进攻战役最后虎头蛇尾地结束了,但是双方已经血流成河了,伊拉克方面战死15000余人,伊朗方面战死25000余人,其中,在“曙光-8”行动中为甚。

如此种种,只能说中外的军阀或者集权统治者确实在漠视部下生命方面和方式上都惊人地相似或一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