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八节 陆战队(中)

*幕后人* 收藏 1 9
导读: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八节 陆战队(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8/


果真如张旺说的一样,我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不好过。从那天办好手续换了军装回来后,顾俊很别扭的给我转达了张旺的意思:我目前没资格参加特情分队的训练,连基本的体力都不够。要单独进行髙强度的体能训练。

我能说什么,吐在人家面前,再去说我几天没睡觉,两顿没吃?光凭他的眼神我都想给他脸上来一脚。虽然这样他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穿着大头皮靴,戴钢盔背着全套装具。我就这样独自一人甩开大脚“啪嗒,啪嗒”的跑在乡间的小道上。每天都是在随队参加早晚两次跑步之外我单独一人持续的环绕大墩岛跑步。目前我只知道这里是海南的陵水县的一个半岛,但当地人不知道为什么都称这里为“岛”。我们的驻地在半岛西南端,小单湖在东北端。从驻地出发前往小单湖经大墩折返回大概是31公里。我每天大部分体力都花在这条路上,这附近两个村的猪都快认识我了。连续跑了7、8天,我渐渐适应了这种武装越野。还多亏老黑这几年对我的折腾,虽然在机关当兵,但体力并不差,从第12天开始我都能在90分钟里跑回驻地。回去就先在连部门口跺两脚,碰到张旺,他也是斜着眼鼻子哼两声。不过在隔天早上就搞了次全队武装环岛长跑,这次他是亲自参加,途中带头发力冲刺了好几次,我都咬着牙死跟着,始终保持在第一集团里。

跑回驻地,我是第6个,前边依次是两个班长、张旺、一个姓申的二级士官、文书小张。两班长和小张见我跟着他们之后跑回来,都迎上来亲热地拍拍我肩膀,一班长三级士官刘已先是12军调过来的,同是陆军,对我更亲近,劲使劲拍着我,一口河南腔:“中!小老弟,真不错!”张旺却远远坐在营房台阶上抽着烟,对这边不理不睬。

在这之后,我结束了一个人单独长跑的日子,被分到顾俊的二班。融入了大家,我对这个团队队才渐渐了解。和每支部队一样,陆战队也秉承了她的创建者赋予的性格和作风,陆战队从每个个人到整个团体,都散发着一种悲壮的勇猛。49年登陆金门的失利,8000壮士血肉铸就的悲壮之魂就此凝固在陆战队的魂魄里,但昂首挺立在悲魂之上的却是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勇猛。所以,陆战队的训练、比武等活动,常常比的就是玩命,部队首长也乐于在保持大团结的前提下,鼓励各大队、中队、分队之间的“内斗”。在陆战队,绝对找不出一个唯唯诺诺,说话没声,放屁不响的角色。连炊事班养猪的30好几的四级老士官,拉出来比试比试,也是立马抹起袖子敖敖叫着干!而这个特情分队,是旅直属队,承担着旅攻击力量中弑敌首喉的任务。队员都是全旅侦察兵里跳出的尖子。这里从来只尊敬强者,这些日子我玩命的坚持,终于换来了队员们的接受。

从文书小张那里我也得知张旺对我反感的原因。前几年每年都有一些找关系慕名而来的兵,但受不了特情分队严酷的训练,大多又找各种理由溜回去。所以张旺对外单位调入的兵一向没什么好感,甚至认为是拖他的后腿。

“你别怪他,张队就是这个脾气,他在陆战队干了十几年,眼里是最揉不得沙子的,谁不好好干,他就让滚蛋,谁的关系都不认。”小张一边把自己那比猴子肥不了多少的身子躲在沙包后边帮我扶沙包,一边替张旺说着好话。

“张队原来是旅里的作训参谋,本来旅里是想直接给他提正营的,可他自愿平调来当队长。其实他去作训处前一直都在队里,从当兵的时候。”

我默默的听着,对着沙包一遍遍的出腿。每个部队都有这样的人、这样的故事。恐怕这就是支撑我们这支军队的基石。

“你别看他现在跑不快了,年纪大啦,30多岁的人了。不过他以前创下的比武记录到现在环好几项没人破呢。哦,对了,我们张队还有拿手的,全旅没人玩得过他,旅里没有,陆战队也没有,整个海军估计也没人能玩过他。”我最后一脚踢完,小张冲我贼笑两声,冒出这么一句:

“很快你就知道了。”

分队的日常训练是这样的:早晚两次武装8公里雷打不动,早饭后是格斗和体能训练,下午是各小组的专业训练。每个礼拜有2-3次的战术配合训练,一次环岛武装越野。其他的季节性和地域性训练我还只是听说。不过我却很快就领教了张旺拿手的玩意。

那天早上,做完了器械训练,我们三三两两的分开进行徒手格斗。我和小张一组,由于我是新手,多数是由小张戴手包给我做陪练,说实话,我上肢不是很灵巧,以前打架多是靠腿踹人,现在一下子接受系统的训练,一时还不好适应。拳头打不了几下,腿就不自觉上去了。不过别看小张人又瘦又小,力气绝对不小,又灵活的要命。往往我不自觉的一脚飞去,不是被他“不自觉”的双手抱住顺势一拖放到,就是被“不自觉”的一挡,再立刻还我一飞腿。力大的足把我183身高,168斤体重给踢飞。无奈我只有倒下再上,一个半天下,身上都是小张的鞋印。顾俊见了反而还鼓励我多用腿,其结果是我被更多次的“不自觉”放到。

又一次被放到,等我爬起来,发现张旺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小张旁边,而且带上了手包,张开双臂,冲我做了个“来”的动作。自动上次武装越野之后,张旺看我的眼神平和了不少,但还是不怎么搭理我,看了我这些天跟队训练,现在突然过来亲自和我过招,看来是要给我再来个下马威。他个子和小张差不多,比我整整矮一个头,但一身健子肉透着精干。我打量了一下,他双手很自然的垂着,并不打算用手包做架。神闲气定的看着我。我调整了下呼吸,把重心暗自放在左腿上,右脚轻垂,一个重踏,冲他甩去。

“啪!”我的右腿还没甩到一半,左脸上就重重挨了一击,倒在地上。

晕,只有这个感觉,和被刘处长砍了一掌的感觉一样,一段时间里,眼睛里都是黒的。

等我爬起来,张旺还是那副模样,我连他怎么出招都没看见,他再次向我做了个“来”的动作,就又那么等着。我咬咬牙,刚一抬腿,右脸又挨一记重击,这回倒在地上躺了几分钟。再次爬起来,发现大家都围了上来,但没人扶我。现在我是明白了小张所说张旺拿手的东西就是他的腿功了。他出了两次腿,我都是看不清他的动作就被踢倒,但从他收势的位置来看,他似乎用的是后转身踢,腿落在我脸上力道非常强,借用了身体旋转的力量。

张旺还是冷冷地看着我。我大喉一声,双手护住了头,冲了上去。这次我看清了,张旺似乎是在我动作的同时,做了一个后转身的动作,接着他的腿就借着旋转的身体甩过来,我本能的用胳膊去挡,但被他的腿连胳膊带人一起砸倒。实际上他这次是看准我发动的时机,借我的冲势用后转身踢腿把我砸倒的。

这次我是脸朝下被放倒的,勉强再爬起来,耳朵里什么都听不到,只看到小张冲我比划,指着我的脸。我摸摸鼻子,流血了,擦了一把,嘴里也冒血了。他的腿太快,我根本无法靠近他,但他的腿没我腿长。我想起我最擅长的那招,跳起来右腿的蹬踏。蓄了一下力,我一个冲跳,曲膝就踹。结果眼前一花,他居然料到了我的意图,鬼魅般同时跳起,在空中侧身闪开我的腿,接着勾住我的脖子,往下一压。在落地的瞬间,我本能得反手扭住他,结果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还没来得急喊疼,肋下又受了重重一击。顿时身体僵住,一口气就是喘不上来,黑暗再次涌了上来。在我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张旺那张因兴奋而狰狞起来的脸,就像撕咬猎物喉咙豹子般的脸,在我眼中扭曲起来…..

这事之后我多了个外号,队里的人都叫我“四哥”。要被张旺连踢四次倒下的人不多,是荣誉也是耻辱。荣誉的是我的抗击打能力超强,在我之前,几年内好像还没那个人能被张旺踢倒三次还能站起来。耻辱的是被放到的四次里,我没有做出有实际意义的反击。现在连老士官一班长刘已先见我都会远远的打招呼:“呦,四哥啊!”

张旺听了也没表情,好像这事跟他没丝毫关系,眼神也不再挑衅我。他还是成天跟着我们转悠,看谁偷懒张嘴就骂,看谁玩命张嘴就夸。对我也不再不理睬,乐了就称兄道弟的夸,恨了连踢带骂。而且踢人屁股很有一套,尖头皮鞋次次都能命中肛门,和文书小张说的一样,真得是“拿手”绝活。但队里的人好像都认为这是天经地义,从没谁把这种事提高到什么体罚战士的高度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