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七节 陆站队(上)

*幕后人* 收藏 1 28
导读: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七节 陆站队(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8/


12月的海南没有想象中的热,但也足使我脱下冬装,换上夏装。眼下的我就身着海洋迷彩,穿戴全套装具携带武器跟着一个十来人的小队在沙滩上跑步。这个季节海南应该处于东北季风的影响之下,也就是说风大多是从大陆方向吹来,吹向大海。但现在海滩上跑步的我们却被海面上袭来的风吹的摇摇摆摆,带队的顾俊又凶神恶煞地要我们沿着落水线跑。不时有狂风卷着巨浪扑来,我们的队伍就又蜿蜒着艰难前行。

来到海南已经半个月了。半个月前,那间陌生的办公室里,我做出了我这生最重大的决定:加入总参情报部。在我没遇到能让我后悔的事之前,我想这决定符合我的性格。时至今日,我才想起花文天那天对我说的那段英语的来源。那段话是鲁宾逊漂流之荒岛后对自己所处环境的感慨之一。一切冥冥中或有天意,促使我下决心抛开平静的人生的动力正如同鲁宾逊抛弃富足的庄园参加冒险的航行一样,是那颗不甘寂寞的心。如果我前面21年的人生是硬币的一面,那么现在,这枚硬币已被我抛出手心,等待落下的必然是另一面,然而,另一面的图案却是未知。在此之前,也许是我也经历了太多的分离,致使我对分离丧失了悲哀,唯一使我愧疚的是我的父母双亲。所以,我也读懂了方达眼中的那丝痛苦。

方达和花文天销毁和带走了所有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可以说当我从那间办公室里走出来时,我变成了另一个人。名字变成了陆飞,籍贯变成了浙江,身份变成了31军184师105团7营6连上等兵。方达交给我一份调函,上面接受单位的公章上赫然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陆战第一旅”。在离开技情7所的路上,我换上了老陆的军装,至于他们给的士兵证,上面的我早就被他们换了绿装。

我被他们直接送到了杭州,在一家不知名的军队招待所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彼此分手。两人换了身便装像家属一样把我送上南下的火车,消失在人群中。就这么简单,仿佛这本身就是真实,我被跨军种调入了海军陆战队。(陆军到海军)

一天之后,我到达广州,然后转车来到湛江。前来接我的是一个少校,南海舰队舰司军务处兵源科张参谋。

可能搞军务的干部都喜欢板着脸,这个张参谋也是一脸严肃,问了些我的情况后就不再多说话,反而是开车的驾驶员小马对我很热情,一边给我介绍海军和南海舰队,一边向我打听陆军的情况。可惜我这个31军的上等兵是假的,对陆军的了解也和他们一样,大多来自媒体或从陆军院校毕业的学生官。对于这种情况,方达他们并没有教我怎么做。说实话,他们根本没有对我透漏什么有用的信息,整个过程,我只有被动的接受。而目前我的境地却不容许我再被动下去。虽然方达只是交代我去陆战队报到后会有人安排我,让我做好接受训练的准备。但我猜想这是入行的基础训练,至于如何应对假身份的问题恐怕就更是最基础的考验了,如果我连最熟悉的军人身份还扮演不好的话,我想他们也不会再联系我了。

瞎扯了一路,到了湛江基地又被陆战队的军务参谋带上了去海南的车赶在天黑前渡过琼州海峡登上了海南岛,到了陆战一旅3团的驻地,已是半夜。

一个黝黑瘦髙的二级士官把我领到一间宿舍,摸黑交代了几句就睡下了。四周鼾声一片,借着月光,我看到这是一间普通的班宿舍,但人数比我以前的宿舍几乎多了一倍,摆了八张双层床,似乎都有人睡。靠近门口的地方居然立了一个枪架,黒乎乎地排了13支81-1。说来惭愧,当兵三年,摸枪最多的日子还是在新兵连,而且用的还是那种民兵都不一定用的56式半自动,就这样每天训练前要领,训练结束后要上交入库。后来到了通信站就几乎再没摸过枪了,工程队倒是有个枪房,可钥匙在军务股手里,每年只有在考核训练的时候才拿出来让大家突突过个瘾。而这里居然和野战军一样,枪是放在每个班的,不由得让我有种掉到天堂的感觉。

怀着大变之后遭遇平静的心情,我在不知不觉中进入梦想。

一声刺耳的哨声惊醒了我,刚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又被猛然紧绷。天还没亮,看看表,我充其量才睡了一个多小时。房间里其他人一边快速下床穿衣,一边惊讶多了我这个人,但没人讲话。穿好衣服,抓起枪都冲了出去。

屋外昏暗的场地上排着两个班,我跟着那个黝黑瘦髙的二级士官站在第一排。周围是青一色的海洋迷彩,就我穿着个陆军常服挤在当中。

“值班员同志:特情分队集合完毕,应到26人,实到27人,请指示!二班长顾俊!”

“稍息。”

“是!”

二级士官整理好队伍后向一个站在队伍侧前方的上尉报告。上尉还礼后走到队伍前方立定,左右扫视着每个人。他个子不髙,相比我183的身高可以说是很矮。颧骨有点高,嘴唇偏厚,看上去像是两广、福建一带的人。他在扫视一遍后就把目光对准我。一个陆军上等兵,挤在一排以士官为主的海军陆战队员中,又手无寸铁,我略有些尴尬,不过立刻愤怒起来。因为我在这个上尉的眼中看到了强烈的鄙视,他在打量完我之后嘴角稍微撇了撇,眼神中清楚的让人看的出厌恶和鄙视。这让我产生了强烈的愤怒感。虽然我没有枪,但我保持标准的军姿恶狠狠的瞪着他。

“文书!”上尉开口了。

“到。”我左边第三个出列了。

“给他一把枪!”

文书很快跑进屋里,很快提着一把81-1和装具跑回来。

“顾俊!”

“到!”二级士官也出列了。

“给我到小单湖绕一圈,从大墩回来,时间85分钟!你——”上尉指指我,“出列。”

“是!”顾俊转身整队,很快带着队伍跑出去了。

“小张,给他穿上,然后去追。”上尉说完转身就走,瞟都不瞟我一眼。

文书小张就把装具往我身上套,扎紧后把枪往我怀里一塞拉着我就向外跑。营区外黒乎乎,10几米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听到前方人群的脚步和枪支相撞的声音。脚下也很不安全,一脚深一脚浅,是沙石路。

这是我第一次武装跑步,我不知道装具全不全,只是抱着枪跑步很难受,钢盔感觉很沉重,子弹带很扎身。小张也挂着上等兵军衔,一手抱枪一手扶着水壶跑在我前边,不时回头催我。我不知道具体的路程,不敢发力跑,再说也要习惯装具和武器。追上了分队,我就开跟跑。尽管如此,20多分钟后我还是开始感到恶心,嘴里泛着苦水,我只有使劲咽着唾沫,把恶心往下压。绕过小单湖后,一路全都是跑在海滩上。这时候我已经开始脚软了,估计了下路程,也就跑了15-20公里左右,但连续几天没睡觉,严重影响了我的体力。又穿着冬装,加大了我的负荷。最后从大墩到驻地的路程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反正眼睛是真得冒金星了。路上顾俊和其他人都放慢过脚步到我身边看过我,虽然都是说句关心话,但我依然能感觉得出他们对我的轻视。再想到上尉那鄙视的目光,我死抱着枪坚持到了最后。

经过食堂时,闻到一股油烟味,再也忍不住,胃一紧,一口酸水涌上喉咙,我憋了口气把酸水咽了下去,结果引起更严重的后果,趴倒在地上大吐起来,吐的全是胃酸和胆汁,上顿饭还是昨天中午吃的,胃早就空了。当我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时,透过眼泪,我看到一双三接头军用皮鞋立在我前边,没等我抬头看,又走了,丢下一句话,

“扶他回去。”

我被文书小张扶回宿舍,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才恢复,在食堂喝了两碗白粥后人精神了很多。回到营房,二班长顾俊和那个上尉在等我。

“原来那个部队的?”都坐下后,上尉问道。

“31军的。”

“福州那边的?”

“嗯”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旺,弓长张,旅特情分队队长。这位是顾俊,二班长。外边还一个班长叫刘已先,一会你会见到。我不说废话,我不管你是什么关系能跨军种调到我这里,也不管你能呆多久,但是你呆一天,就不会好过一天。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丑话先说在前面。”

和他看我那鄙视厌恶的眼神一样,这番话字字带刺。

“顾班长,你带他到营部办一下枪支和被装手续,不要浪费时间,回来给我接着练!”

张旺咬着牙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顾俊冲我笑笑,挥挥手带我去营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