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六节 选择

*幕后人* 收藏 1 10
导读: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六节 选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8/


车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我就这样转着身和方达进行着第二次“神交”。方达还是那幅表情,盯着我的眼睛丝毫不动,眼神中什么都读不出来。

“别激动,坐下。”花参谋拍拍我,让我坐下,车里又恢复了沉默。我平静了一下,开始仔细思索今晚所发生的事情。首先,能在半夜里让参谋长陪着来的人,身份一定特别。虽然这两个方参谋、花参谋的军衔也是中校,但在我们参谋长面前气派明显大的多。其次,如果说军校录取了我,抛开录取时间上的不正常外,根据我在部队的经验,学校也决不可能派两个中校军官在深夜接一个士兵学员,并且立刻就走。最后,这个方达对我了如指掌,连我初恋女友的名字都知道。所以,我认为这两个人一定是什么特殊部门的人员。刚刚经历了日本间谍的事情,我很自觉就把这两个人联想到国安部门。但他们真是国安部门的,那找我又能做什么呢?日本间谍的事我也只不过是半个参与者,只不过误打误撞的帮刘处长抓了间谍,其实还差点误了人家的事。所以他们找我也不大可能是这件事。剩下的就只能是方达所说录取的事了。但综上所述,我无法相信这是南京政院正常的录取程序。

现在的情形,我处于一个被动的位置,他们很可能了解我的一切,而我对他们的目的和身份一无所知。尽管我疑惑重重,但我还是决定不再轻易讲话,静观其变。

方达料到我的态度,不再讲话,三人就沉默地坐着。已经驶离鄞县大道,车子穿行在不知名地公路上,天色已亮。路边延绵的丘陵上种满了茶围,偶尔能看见一两个人穿行其间。2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根本不知身处何地。看地势应该驶在浙西的丘陵地带。

太阳完全出来之后,全身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开了点窗,清冷的空气让人浑身一振。

花文天把车子开进一条混凝土浇注的岔路,轮胎的声响轻了下去。七绕八拐,路的尽头出现了一所院落,背后山腰上上硕大的卫星接受天线格外醒目。

进门岗的时,看到门岗外的挂牌“中国人民解放军523687部队”。是个海军部队,整个营院寂静无声。我看了看表,6点21分,还未到起床的时间。

车子停在一座三层楼前,大门前站着一位海军上校。

“到了。”花文天说。

下车,敬礼,握手,寒暄,没有提及我。我跟在方达和花文天身后。听他们的对话,才知道这里是技情7所,眼前的上校是所政委,姓王。

技情7所我以前听说过,全称是技术情报7所,大概是搞信号监听收集的情报工作的。当初跟工程队跑了那么多单位,偏偏这里没来过。

王政委并没有带我们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带我们入了饭堂吃早饭。刚刚坐下,就听见院里响起了起床号。很快,出操的口号此起彼伏。我心头一震,就要退伍了,不知何时能再次听到这种声音。但很快又意识到身边的方、花二人,他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活,同时带来了未知的旅途。

饭后,王政委带我们进了办公大楼,我四周看了一下,和我们通信站机关大楼差不多。在2楼西侧走廊尽头,王政委掏出把钥匙打开间房,和方达花文天握握手转身走了。

是间普通的办公室,两张办公桌面对面摆着,靠门边上摆着公文柜和沙发。方,花二人摘了帽子坐了桌子两边。而后示意我搬把椅子坐中间。

方达掏出包香烟,每人扔了一支,我也点上了。憋了一夜,我知道正题开始了。



“我知道你也想了一路,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我们只能慢慢来,在你做出决定前,我们依然会对你保密身份,希望你能理解。”方达吸了口烟,示意花文天从皮包里拿出一叠卷宗,从中抽出一张表格放在我面前。

“也许你能猜到我们并不是南京政院的人,虽然如此,但我们能来接你。还是因为你的这张报考志愿表。能落到你手里,是因为你单位领导的推荐。”

靠,连报名表都有做假的!我拿起表格横看竖看,愣是看不出什么破绽,反正我也没注意过别人的表。估计又是股长搞的鬼。

“听说你英语不错,我们要证实一下。”方达冲花文天点点头。

“Ihadenoughtoeat,andtosupplymyWants,and,whatwasalltheresttome?IfIkill'dmoreFleshthanIcouldeat,theDogmusteatit,ortheVermin.IfIsow'dmoreCornthanIcouldeat,itmustbespoil'd.TheTreesthatIcutdown,werelyingtorotontheGround。IcouldmakenomoreuseofthemthanforFewel;andthatIhadnoOccasionfor,buttodressmyFood.”

花文天突然冒出了一大段英语,我没反应过来,刚听懂了几个单词他已经说完了。但真是字正腔圆,说的和我听过的教学标准音没什么区别。

“能不能再说一次,我没听清。”

于是花文天就又再说了一遍,故意放慢了一点。我仔细听着,好像是说“我只能使用对我有用的那些东西。我已经够用够吃,还希望别的什么呢?若什么足够多,吃不了就得让狗和什么去吃;若粮食收获太多,吃不了就会发霉;树木砍倒不用,放倒可能作废,除了作柴烧烹煮食物外,根本没有什么别的用处。”其中有不少单词我听不懂,但能猜出语意。我把翻译讲了出来,他们听了也没什么表示。

“吃饭了吗?没吃到我那里吃点。”

方达又从嘴里冒出句东阳方言。东阳靠近金华和义乌,那里的方言对于外省人非常难懂,基本上和温州话一样难。例如“吃饭了吗?”发音就是“甲各啦?”和普通话完全不同。但部队里那里人都有,我们机关里的一个公务员就是东阳人,常和他讲话,基本的生活用语我都会讲会听。说到这里,又要扯远了,我从小在新疆长大。新疆的汉族人本来外省移民就多,所以我父母单位家属大院里充斥着南腔北调,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对语言有着特殊的天赋,特别是小时候,基本上院里各省人的方言都会说,后来还能和院里的维族人讲维语。等到了中学,渐渐把兴趣转到外语上来了。没想到到了部队,再次接触了战友们的南腔北调,我的语言天赋又一次展现出来了。三年的部队生活,我基本上能说6种南方方言:一种福建话,四种浙江方言,简单的广东话。加上本来就会的苏北话和上海话,我会的南方方言有8种。至于北方话,那更不在话下,北方方言的发音和普通话没多大不同,区别在音调和腔调上,比起南方的方言简单得多。基本上西北和华北的大地域方言我也会说,而且要比我会的南方话说得好。现在方达对我说东阳方言,看来是有准备的。

“我听得懂,浙江话我会说4种。”我用宁波话回答他。

“很好”方达点点头,换回普通话“今年你参加军校高考文化科目和军体科目成绩都不错,但你收到的通知却是落榜,这你怎么想?”

“当时没什么想法,最多是运气不好。但现在我想法挺多。”

“哦,说来听听。”花文天也终于开口了,他的汉语比我想象的流利。

“从昨晚到现在,遇到你们和听了你们讲的话,我想我的愿望还有可能实现,但也许会换种方式。”

“不错,但你要知道你有可能为此付出你想象之外的代价。”方达接着说。“收到你的这份报考表后,我们详细地调查了你的身世和家庭背景,综合了你这三年来的表现,我们认为你符合我们的要求。”

“我没发现我有什么优点。”

“优点固然重要,但我们更需要能力,当然这能力是我们概念中的能力。”方达说到这里,掐了烟,和花文天一起看着我说:

“现在,在这里,我们要你本人再做一次选择:跟着我们,你将远离你的亲人和朋友,甚至永远分离,换句话可以说是在他们的世界里你永远消失。你有可能再也无法享受平静的生活。选择放弃,那么你可以立即退伍,一切照旧。”

阳光温柔的扑进房间,烟缸里升腾地青烟缓缓在光线中淡去。2000年,在这平静的一天,在这山沟里貌似疗养院的院所里,在这间普通的办公室里。两个陌生的男人用平静的语气就这么抛给我一道可以改变我一生的选择题。

方达沉默地看着我,但眼神不再凶狠,反而多了一些忧伤,多了一份怜惜,甚至多了一丝痛苦。他微微动了动嘴唇,眼神又突然黯淡下去,依旧沉默。

思索良久,我问了一句:“如果选择跟着你们,除了放弃亲人朋友,自己的世界,具体要我做些什么?而这一切代价的背后,为的是什么?”

这时花文天抬起头注视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庄重地回答我:

“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