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法传奇 沙巴克 小刀小邪

melon888 收藏 1 63
导读:玛法传奇 沙巴克 小刀小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94/


战虎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虽然身上还有些酸痛,但那不过是没有得到足够休息的原因,他身上的伤被逍遥书生的医治后,已全无大碍了。上午逍遥书生和黑龙及八大长老来过之后,仔细的询问了他事情经过,嘱托好好休息就匆匆离开了,战虎从这些人的神态当中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感觉他们好像并不担心黑山行会和恶灵族结盟的事情,倒是对他逃跑时无意闯进的秘道很是紧张。自己在心里想了想秘道。自己在父亲被围时荒不择路的一顿乱跑,好像踩到了什么机关,接着的一堵墙壁就突然打开了,自己当时也没多想,一股脑的就钻进去了,钻进去是一个很长的秘道,不过除了长之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呀。当时那个凶神恶煞的黑衣法师在后面追着。对,黑衣法师,问题出在这儿,按道理依我的脚程他绝对追的上我,可为什么只到我跑出洞口才追上我了。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可为什么不对劲,战虎一下子也想不出来。难道是秘道里果真有宝藏,那个黑衣法师因为发现了宝藏而耽误了?。战虎听过父亲跟自己谈过沙巴克宝藏的传言。一想到父亲他又担心起来,不知道逍遥城主派人去救我父亲没有,不行,我得去找逍遥城主。我一定要找到父亲。想到这里,战虎有些着急的向凝玉宫外走去。

刚下完阶梯,就看到了梯前面站了三个人:一个是飞雪笑嘻嘻正望着自己,另外二个是男孩子,年龄跟自己相仿,其中一个穿着灰色的八卦道袍腰间悬着一把很精致的剑,长得眉清目秀,一双眼睛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己。另外一个身体看起来似乎十分瘦弱,披着一件紫色的长袍,脸上挂着一付很清高的模样。眼神却不是盯着自己,而是专注着地下的一颗无名小草。手里拿着一根木杖,战虎认得这是法师所用的兵器。叫魔杖,是用一种叫魔树的树干做成。

“你怎么跑出来啦,我们正打算来看你了”,飞雪冲自己说道,战虎心中涌起感动,这个很漂亮的女孩好像很关心自己的样子,尤其是说这话时嗔怪的眼神让战虎感觉很温暖,他正准备回答飞雪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跑”出来是走出来的时候。旁边的那个灰袍小道士说道“你就是战虎吧,你真历害,被击到一掌寒冰掌都不死,我师尊说过,被寒冰掌击到的话,必死无疑,你真命大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父亲可是天下第一道士”。飞雪一付骄傲的模样。

接下来半柱香时间里,飞雪一个人在讲,战虎和那二个同龄人不得不都停下来听,战虎也知道了飞雪旁边的二个男孩都是从白日门来的,灰袍小道叫小刀,是天尊的第三代弟子。紫衣法师叫小邪,他父亲是玛法军团玄武骑兵团大将巴尔干之子,被父亲派到白日门学习,后又一起随同小刀来到沙巴克而已。飞雪告诉战虎,他们都是被天尊派来在外历练而已。到沙巴克城已是第四天了,也就是战虎受伤被发现的那天来的。飞雪这几日都是找他们一块玩耍,本来他们都要来看望自己,可逍遥城主一直不让,说怕影响自己休养。现在自己醒来了,所以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过来。当然,飞雪也没忘了介绍战虎。

飞雪这一通说道,让三个男孩不得不都专注的盯着飞雪,以至于战虎都差点忘了自己要去干嘛。

“对了,你准备上哪?”。飞雪说完话后才想到战虎是正往宫外走去。

“哦,我准备去见城主,我想问下他去救我父亲没有”。

“不用去啦,我父亲刚刚去白日门了,对了,你不用担心,黑龙叔已经带着疾风长老和天雷长老去寻你父亲”。

“啊,他们走了吗,我想一起去”。

“我看你还是不去的好,阁下的身子怕是经不得祖玛士兵的一铁锤”。一直没有插言的小邪冷冷的说道。

“在下的身子只怕比阁下好得多”。战虎从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小邪似乎过于冷漠高傲,后听飞雪口中得知是玛法军团玄武骑兵团巴尔干大将之子,认为那只不过是这些将帅子弟的纨绔气质而已。现在这个小邪又如此嘲讽自己,不免有些气恼。

“战虎,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副城主和二大长老一同前去,足见我师叔很重视。你大可放心”。小刀生怕两人会吵起来,赶忙说道。

“对,战虎,你应该多休息,你父亲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飞雪关心的倒是战虎身体

“多谢三位好意,为人子女,应当尽孝,我父亲为救我而入险,我当去寻他。生死也是要相见的。”战虎说道后来禁不住有些哭腔。

飞雪、小刀、小玄见到战虎坚决的说出此番话来,不再言语,尤其是小刀,特意向前了二步,扶住战虎,用双手传递给战虎理解之意。飞雪也略一沉吟。说道:“我带你去找地光长老罢,他就是那天将你从集市上抱回来的长老。让他寻人带你去”。

一路上,飞雪在前带路,小刀始终扶住战虎,战虎几次欲挣脱小刀扶持,小刀却是不依。战虎只好任由小刀扶住自己。小玄则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面上也无刚才傲慢之态,只是眉头紧皱,好似在做什么思考般。

出宫不远,穿过集市便到了沙巴克主城墙主楼,沙城人习惯叫的沙门。那里是平常长老们值守之地,因为从理论上来讲(抛开秘道不提),这里也是出城的唯一出口。

“什么,不行不行,副城主已经去了,战虎小哥何必再跟去了。你应当多休息才是,副城主一旦有消息,我即刻告诉你。不要再做如此想法”。沙门城楼的房子内,地光长老严肃的说。

“地光长老,你派人保护他去不就行了吗,他很担心他父亲呀,求求你了”。飞雪一付哀求的表情。

“不行,城主刚刚出城,并且吩咐过任何人都不准进出本城,城主之命,我是绝对不敢违抗的”。

此后,任是飞雪和战虎几度要求,地光长老也是不依,四个少年只好悻悻的回到凝玉宫。战虎一言不发的陷入了沉思,小刀静静的寻了张椅坐下,看着在房内走来走去的飞雪。只有小邪一付在意料之中的表情。待飞雪不再走动时,小邪突然走到战虎面前。正色道:“战虎,你的伤势当真全愈了?”。

飞雪和小刀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小邪为何有这一寻问。

战虎苦恼的答道“关你何事”。

“嘿嘿,这样那就算了,本来我好一片好心要告诉你怎么去寻找你父亲,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小邪冷冷的说道。

战虎一听,顿时激动起来,赶紧询问小邪有什么办法,小刀和飞雪也在旁边帮腔。

小邪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这办法倒是有,只是战虎的身体未免受得了折腾呀,所以我才问他的伤势当真好了么,并且,战虎,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伤势应当是好了,只是现在还不能全然使力,每次提气时都很困难”。战虎面有困难的回答小邪。

“你是一名武士,我知道武士一般只要无伤,恢复体力应该很快。现在看来你伤是好了,只是体力还未恢复。只怕还得再体养三天,我们便可出发”。

三人一听,惧是一惊,随后,小邪说道“我们想去,但城主及长老们肯定是不准许的,所以我们要去的话也只有偷偷摸摸的去,战虎等身体休养好了,我们一同前去。你们看如何”。

“只怕不妥吧”。小刀担心的说道。

“好呀,我最喜欢玩了,老呆在城里也闷的慌,正好我父亲出城了,是个好机会了”。飞雪则显得很是兴奋。

“可以么,我一个人去,你们不要去了,没必要大家跟着我一同受苦”。战虎很有些感动,他心里实在是不愿这么多刚结识的人为自己一同冒险。

“陪你去,是为你的孝心所感动,再说我们也不是去做什么坏事,冒险才是本少爷最喜爱的事物”小邪此刻的脸上显得轻描淡写般,仿佛去的不是危险之地,倒是去家旁池塘钓鱼一般轻松。

“去吧,小刀,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飞雪也跟着起哄。

。。。。。。

四个少年经过七嘴八舌的一番讨论,最终决定如此哪此。。。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