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天下 正文 黑虎帮(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这样吧!我知道你是一员虎将,要没有降人的手段也不可能聚齐了那么多的人手,如果你想在我这里拿走钱,也不是不可能,我只有两个条件。”我慢条斯理的说道。

“什么条件!你说”他依然狠狠的瞪着我。

“只要你能打败我,别说十万,就是三十万、五十万我照样给你,你看好吗?”

“什么?真的?只要我打败你就能拿走五十万?”他难以置信道。

“是的,只要你打败我”

他定定的看着我“哈哈哈哈--你是不是让我吓着了,怎么光说胡话”他,难以置信。

我 没理他对外面的服务员说道;“去,到我的房间保险柜取五十万现金来”这些钱是半个月的总收入与周转资金,我还没来得及存入银行。

萧野愣愣地看着我,不知我耍的什么鬼花枪,心中寻思‘真的吓傻了?还是神经病’。

不一会儿,服务员拿着一个托盘托着五十万现金就放到了萧野的面前。我挥挥手,打发他们出去,萧野的手下也只剩下一个贴身的保镖。他傻傻的望着厚厚一摞钞票,口水差一点儿就流下来了,眼睛里冒的都是蓝光。自小到大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多钱放在一起,这些钱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这回你相信了吧?只要你击败了我,这些钱全是你的,而且,你的兄弟们什么时候来我这里吃饭我一律免单。”我依然神闲气定的说道。

他望了望我,又看了看钱,猛地一拍桌子说道“好!我答应你,走,现在就外面比试去。”

“ 等等,”我看着他“我的第二个条件还没说呢!你听完了再打不迟”。

看来这五十万把他烧坏了。

说道这里咱们得说说萧野的来历。

萧野今年二十八了,比我大九岁,在他十岁那年,父亲遇车祸死亡,母亲拉扯着他不容易,经人介绍又嫁给了一个老光棍,开始几年还不错,可后来,续父染上了毒瘾,每次上瘾就就打骂他和母亲,逼着母亲四处借钱。后来实在是借不到钱了,就又逼迫母亲去卖,母亲不去就挨打,终于有一天 续父失手打死了母亲,续父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在埋葬了母亲后,他亦然就成了孤儿。没人管他,十五岁开始混迹于社会,十六岁进了少管所呆了半年,出来后更是变本加厉,强取豪夺,出手狠辣,很快就在省城河西区闯出了名号,一些不良少年也奔他而来,不久就建立了‘青虎帮’。‘青虎帮’、‘黑龙帮’、‘毒蝎子’还有‘夜鹰会’形成了省城的四大地下土皇帝,各自占领一个区,谁也不能捞过界。

不过,我早有耳闻,其它三个帮会坑、蒙、拐、骗、偷;打、砸、黄、赌、毒什么来钱他们干什么,但在他的地盘里决不允许出现毒品,因为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由于他不经营毒品生意,所以他并没有多少钱,而一些原本想跟随他吃香的、喝辣的小弟见他没多少油水,就纷纷脱离了组织,投奔其他帮派去了。对脱离组织的那些人他也不阻拦,他明白,那些人都是为了享受而来的,在这里享受不到的可以去别人那里享受。而且一旦帮里有事儿,那些人一定是第一批跑的人,而且是跑的最快的。他也想让兄弟们吃好、玩好,但他始终守着自己的信条不放松,宁可让兄弟们陪他一起受罪。

对于留下的人他最为满意,人虽不多,但是人人都是一顶一的好手,他们是立帮以前就跟随他的,他们看重的是他那重情谊,讲义气的性格,跟随他虽然没有太多的钱花,但是放心,因为他永远不会把自己的兄弟扔下,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因此他的势力是最弱的,但是他的实力却是最强的。

有时有捞过界的其他帮派成员来这里兜售毒品,只要让他知道了,不是被打断胳膊就是被敲折了腿。其他帮会的人都恨他,但任谁也不敢动他,因为他有一帮肯为他卖命的兄弟。有一次,他因为把城东‘毒蝎子’人打的差一点残废了,所以‘毒蝎子’聚集了三百多号人与他在郊区的一个废弃工厂进行谈判,而他只带了七十多人。‘毒蝎子’的人本来就没有谈判的诚意,谈判只不过是个幌子,所以一言不合就动起了手,三百多人包围了他们,他们聆然不惧,非但没有吃亏,还把‘毒蝎子’的人打的抱头鼠窜。只会抽烟、喝酒嫖女人的他们怎么会是从血腥风雨中走过的人的对手呢?最后只有十个兄弟受了轻伤,至此一役,他的名号更大 。

曾经有人听到他的名号很响,就找到他提出和他合作,垄断省城的毒品生意,他非但没有接下这笔生意,还暗地里给公安通风报信,帮助公安破获了一起跨国贩毒集团。在我看来,他是一条汉子,一条真正的汉子。他的信条是;决不作太伤天害理的事,也不能让兄弟们挨饿。虽然语句不怎么通畅,但他确实是这么做的。这些年他就是依靠替人收债,收取保护费,替人调节纠纷来维持帮里各项开支。

今天冷不丁看到了这么多钱,所以眼睛都红了,恨不能马上把它抱回家。但他没动,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儿没那么简单。

“你说吧,还有什么条件?”他问道。

“ 我的条件就是如果你输了,你必须听我的召唤,包括你的那些兄弟,无论我什么时候叫你,你必须无条件地执行,你听明白了吗?”我已经生出了收服他的心,在那一瞬间我已经想好了我的出路,那就是黑道。我空有一身本领,却不能在这里发挥,既然在这里不行,那就让我找出一条我能发挥我本领的出路。

他略一沉疑,说道;“你有把握赢的了我吗?”

“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

看了看那些钱,他扭头又看了看我,拳头捏的咯咯直响。

暗暗想到‘看他那身材也不像有能耐的人,他凭什么说能打败我,难道他有什么列害的后台是我惹不起的?看他那悠闲的神态又好像吃定了我。我见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就说道:“怎么?怕了吗?如果是这样那就请你走吧!我知道你是输不起的,我还知道如果你输了,你不但钱拿不到,就连你的兄弟们也会不再服你,你永远别想在这里混下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