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揭开狙击手神秘面纱) 第一章 第二次新兵连 第二次新兵连(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1/


胡铁飞对谁好像都是那个态度,一幅挺好的样子,他一点也不含蓄一下自己的感情,说:“天柱你可懂得真多啊,我就是害怕这个什么理论,有这个样我都能考高中去了,以前在家的时候几时像这么用

功过。”

赵恒笑了说:“那也得背,这不是为了当个好狙击手吗,看看外面那块黑板,难不成到时真让他给送回去啊!”我们随眼瞅了瞅横在外面小院里的黑板,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贴着几个小红旗,它就像一窜未知的命运一样飘在我们的眼前。

莫天柱又满不在乎的说:“实话告你们!”这小子告诉两字就像吐不清一样,一翻一抖就从口里吐了这样一句话来,“真要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啊,嘿,那情况可是瞬息万变,还能容得下你背业务或者遵照业务上的条条框框来,不行,绝对不行,你总不能跟对手说,哥们,咱以前书上没这么讲啊,所以说所有业务在那时都不会灵验,能灵验的也就是自己,说白了,这公式理论什么的,要求能懂就行,对实际操作真的没有任何助益。”我听了他海阔天空的乱诌,丝毫不受他所说的影响,我的意志是不会那么容易受人干扰的,他认为没用可以不记,但俺认为有用,这就行了。

眼看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我们只好安静下来,谁也不敢再混水摸鱼边背边聊了,一个个呆在那里屁都不放的傻坐着,忍受着班长所说的孤独,不过我还好,并没怎么感到孤独,看了看要记下的一些公式,默背了一些东西时间很容易就过去了——毕竟我还是喜欢训练的,心中要做最强狙击手的梦一直激励着我,那要不然我来这里干嘛,有人群的地方就得有比试,俺就得努力去争取,哪怕像现在高手如云的地方,我也不能服输,必须得争第一。

离熄灯还有三十分钟的时候,吹了洗漱号,班长还没有回来,我们都在班里紧张的忙着拉铺搞卫生,阿杜却来了,大家一个个心里都有底,见他来了,卢超本来是在里屋拉铺的,却不动声息的跑到外面找扫帚去了,我闷着头在那里不说话,哪知胡铁飞却兴致很高的样子,搓着手说:“杜老同志来啦,你坐啊,坐啊!”

阿杜铁青着脸,踢了跟前的凳子一脚说:“你们这帮王八蛋真可以啊,敢给老同志的被子上水,你们想不想进步了?”

日,真以为我们是新兵啥也不懂呢,我们可是有三个月兵龄了,你一个普通战士有什么资格说我们的成长进步啊,把你自己的成长进步看好就行了。

赵恒心虚,低了头不说话,我他妈是个直肠子,还愣是故作爽快的不承认:“老同志,咱不扒瞎(说谎),咱们做事决对是光明磊落刚刚的,这种不靠谱的事儿咱能干么,俺们哪敢啊,你说呢,胡铁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起来,心里哪存得住货,刚说完脸上就浮现出来一股不真切的笑,阿杜直看我,我操完了,这八成是瞒不住了。

这胡铁飞也真能煽乎,看着我笑的都那么不真切,还装作煞有介事的说:“是啊,老同志关心照顾我们,我们哪能不知道,哪会干这种没屁眼的事呢!”

阿杜呵呵冷笑两声,斜倚在床沿上细声说:“那你们都过来,我照顾关心你们一下!”我们都有些防备的往他跟前走,卢超还在外面磨蹭着不想进来,阿杜下巴一扬,问:“外面那个叫什么名字?”

“老同志,叫卢超!”胡铁飞还挤着笑回答。

阿杜高声叫道:“那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请卢老同志也一块儿过来!”

卢超明显听到了,侧了一下身却并没有动,赵恒马上跑步过去叫他,他却装作刚知道的样子一路小跑着进来了。阿杜又看了看卢超两眼,却见卢超低了头很是虔诚的样子,他扫了我们一眼说:“都靠近一些啊,未来的狙击手们!”

我们依言又往前走小挪了一步,阿杜突然跳起来左右肘开攻,“啪啪啪”连续五声闷响,直顶得我们往后退了两步,胸口被他的肘子撞击得像要裂开了一般,毕竟心虚,我们都老实了,只有卢超捂着胸口大叫:“哎哟哟,哎哟哟!”

阿杜更恼怒了,骂道:“瞧你们这个熊样,还特种兵呢,妈的,要你们这些人来简直是污辱了狙击手的名声,看你们以后要弄出个什么样来,你过来,是很疼对吧!”说完指了一下卢超。

卢超像贴了伤湿止痛膏一样的立马止住了呻吟,连声说:“班长不疼,班长不疼!”说完连腰都站直了。

阿杜又高兴了,笑说道:“你们还挺有种,这种歪点子都想得出来,害得老子不浅!”

我们都闷骚了不敢答话,阿杜走过来拍了拍赵恒的肩膀笑着说:“咦,都怎么了,不会半夜里拿枪把老子给毙了吧!”

胡铁飞不在拘谨了,卖乖的说:“那哪能呢,老同志也是为我们好,我们还等着吃老同志给做的饭呢!”他卖乖是那种很没有所图的类型,不像卢超,一看就是使着心计,我也不那么讨厌,就站在旁边看他怎么和阿杜煽乎。

阿杜又生气了,剜胡铁飞一眼说:“你少来!”,胡铁飞就望着他笑,并不说话,阿杜看见要熄灯了,甩下一句“以后可别跟老子使坏!”晃肩撩腿的就往外走。

阿杜刚走,卢超就担心的说:“阿杜不会去找班长吧,让班长知道我们可就惨了!”他这一说,我头脑里立即出现了班长满是笑脸的样子,我靠,笑面虎知道了那还不整死我们啊,我的心里也瓦凉瓦凉的。

大家都有些害怕,匆匆忙忙的拉完铺却还磨蹭着看班里的卫生,就等着班长回来。熄灯半个小时后班长才回来,我们都闭着眼假装睡觉,班长一进屋就命令道:“都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