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一章 淞沪 淞沪(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当周文背着一个大包出现在青云路十九路军阵地时,立刻就被守军发现并扣押了。

守军的最高长官看见士兵押上来一个市民不由大吃一惊,一把将周文拉进战壕,怒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周文也是没好气地从怀中拿出了写有“东吴大学淞沪抗战前线慰问团”的旗子,展开递给那军官看。

昨天在真茹十九路军接待处时,那个负责接待的军需官不是告诉自己这几天淞沪战场打得最激烈的地方就是青云路和曹家桥吗?可眼前的阵地哪里像是打得“最激烈”的地方?根本连枪炮声都没有!

就不知刘远去的曹家桥是否也是同样情景?

那军官一把扯过旗子,看也没看就扔在一边,说:“我问你,你怎么跑到战场来了?”

抓住周文的战士赶紧说道:“营长,他说他是苏州东吴大学慰问团的学生,还说要把慰问品送到最前线!”

营长怒道:“胡闹!这里是战场,岂是小孩子能来的地方?赶紧回去!”

周文没理他,而是自顾自解下了背上的大包,打开,把里面的一条条烟和一袋袋糖果都整齐地摆好,这才起身说:“营长是吧?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给抗日的将士们送上一点慰问品,聊表心意。”

营长和边上的战士看见地上的烟眼睛立刻都直了。

后勤的那些家伙不知搞什么鬼,好不容易碰上个战斗间隙送上来的却只有弹药和干粮,却不知道大家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提神解乏的烟!

周文在他们眼里也立刻可爱了许多。

营长咂吧咂吧嘴,说:“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哪里来的?”

周文却不说话,只是把营长刚刚扔在地上的旗捡起来,示威性地展开,铺在烟和糖果上。

看见周文不乐意的表情,营长忍住笑说:“嘿,这样就生气了?我叫陈正伦,你叫什么名字?哪里来的?”

周文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叫周文,是苏州东吴大学的学生,昨天送了一些慰问品到你们真茹的接待处,听说这几天这里仗打得最激烈,所以今天就给前线将士送点烟和糖果来了。”

周文在说到“最激烈”三个字时特意加重了语气。他是觉得受骗了,心里有气,自然话中就带刺了!

陈正伦哈哈大笑说:“你这个学生倒也有意思,安安静静地在苏州的学校待着不好么?为什么跑到这战场上?战场上可是随时会死人的,说不定就被你碰上了!”

周文正色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周文虽然只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但这颗爱国心却是不输于任何人的!我虽然没办法扛枪保家卫国,但到前线为将士们摇旗呐喊,为国家流血却也是当仁不让!”

陈正伦听完周文的话,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脸上原本有些不屑的笑容也没有了。

是啊,自己的阵地别说没来过慰问团,就连团里的后勤部队都很少敢上来的,这个年轻人虽然只带来了一点点慰问品,但光冲着他这份心意,就不能怠慢了。

想到这,陈正伦立刻说道:“对不住了,小兄弟,我原本以为你跑到我们一营阵地是学那些在战场上混一混回去就出名的人,刚才老哥得罪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周文连忙说:“陈营长多虑了,我周文岂是这么小气的人?像你们这样积极抗战的爱国将士,我们心里都是佩服得不得了!”

陈正伦抓了抓头,嘿嘿笑了。

要说这大学生说的话还真是顺耳!


天空中突然传来了“咻、咻”的声音,周文立刻被边上的陈正伦一把扑倒在地,耳边响起了陈正伦洪亮的声音:“小日本炮击了,快隐蔽!”

周围的士兵迅速伏在了战壕中。

众人刚隐蔽好,日军的炮弹就落地爆炸了。

连着几声爆炸后,又没有了动静,陈正伦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骂了一句不知什么话,就开始检查地上周文带来的那包慰问品有没有受损。

还好,这次炮击只是几发迫击炮弹,而且弹着点比较分散,所以包里的烟和糖果都完好无损。

陈正伦放下了心,随即大声叫道:“二蛋!”

一个士兵立刻答应道:“到!”矮身跑了过来。

陈正伦指着地上的烟和糖果说:“留下一包烟,其他的东西分成四份,给每个连送一份去,再给后面的炮兵弟兄送一份。”

二蛋愣了一下,说:“营长你不多留点?”

陈正伦骂道:“留个屁!你把东西发给他们的时候告诉几个连长,烟一人一根,糖一人一颗,当兵的先发,有剩下的才轮到当官的!我这包烟也是给警卫班和营部参谋们留的!”

二蛋大声回答道:“是!”

很快就把烟和糖果分好,再找别人要了几块破布分别包了,很快就消失在了战壕的拐角。

周文看见陈正伦这样分配慰问品不禁心生敬佩。

陈正伦又嘀咕道:“要说这小日本也奇怪,不但炸我们的阵地,听说刚开战的时候还轰炸了商务印书馆,过了几天市里的东方图书馆又被几个日本浪人放火烧了。”

周文略一思索,面色顿时一紧,说:“这一点也不奇怪!日本人是有预谋的!”

陈正伦愕然说:“这能有什么预谋?”

周文叹了口气,说:“陈营长,你不知道,商务印书馆是我们中国最大的出版印刷企业,对我国的文化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而东方图书馆藏书近五十万册,其中多有善本、孤本,对传承我中华文明起着重要作用!想我堂堂中华五千年文明又岂是日本这种弹丸小国可以比得上的?日本人就算能占领我们的国土,但只要我们中华文明还在,他就统治不了我们的心,终究有一天我们还是会把他们赶出去或者是同化他们,将他们变成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就像蒙族和满族一样!所以日本人才会有计划地摧毁我中华文化,这样他们在侵占我国时就可以少很多阻碍,也就可以更顺利地奴役我们的同胞!”

(1932年1月29日,商务印书馆在“一·二八”事变后的第二天就遭到日军目标明确的轰炸,几天以后,号称“东亚第一”的东方图书馆被日本浪人纵火,全部46万册藏书包括价值连城的善本孤本等悉数被毁。对此,日军侵沪司令盐泽幸一说道:“烧毁闸北几条街,一年半年就可恢复,只有把商务印书馆、东方图书馆这个中国最重要的文化机关焚毁了,它则永远不能恢复。”

日军从侵华战争之始就有计划地摧毁中国文化,淞沪抗战期间,仅上海就有 4万学生失学,238所学校毁于战火。1938年,在全面抗战爆发后仅仅一年,全国108所高校即有91所遭到毁坏!)

陈正伦先是呆了一会儿,接着一拍战壕边缘说道:“小日本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周文叹道:“小日本亡我之心早已有之,可笑国民政府却还是如此委曲求全!”

陈正伦沉声说道:“我们跟东北张学良的部队不一样,我们不打算请国际联盟来拯救我们,我们要自己来打这个仗!”

周文心情激动,赞道:“陈营长这话说得好!”

陈正伦抓了抓头说:“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我们蔡军长说的!不过那也是我们心里的想法,就是我们没法说得像军长这么好!你看,现在我们不就把小日本给挡住了么?可见小日本的军队也不难打,实在是东北军无心抗战才会被小日本追着跑!我们十九路军才不会像东北军一样丢人!”

说到这突然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不过东北军的马占山将军是条汉子!我佩服他!”

周文也点头说:“说的是!我们当初还为支援马将军抗日搞过募捐呢!”

陈正伦一听周文的话,大是对胃口,拍着周文的肩膀说:“很好!小兄弟!我喜欢你这样的人!”

也不顾周文痛得直皱眉。

这时,空中又传来了“咻咻”的声音,不过明显比刚才要密集。

战士们用不着陈正伦提醒就都迅速隐蔽了。

陈正伦一眼瞥见无所适从的周文,立刻翻身把周文压在身下。


铺天盖地的炮弹倾泻在阵地上,周文感觉天似乎都要塌下来,陈正伦死死按住他,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他。

周文感觉似乎是过了一辈子,炮击才终于停止了!

陈正伦抬起身抖掉身上的浮土,突然心中一动,这次炮击明显持续的时间更长,打得也比刚才准,看来刚才只是日军的试射,这回才是正式炮击,很可能过一会日军就要进攻了。想到这一点陈正伦立刻大声说:“日本兵要上来了,准备战斗!”

从浮土中不断钻出了一个个战士,但有一些却永远也爬不起来了!

周文也从土中钻了出来。

他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做战场!可奇怪的是,现在的他一点都不害怕,有的只是兴奋!

看见不但没有丝毫害怕仿佛还很适应这种环境的周文,陈正伦倒也有些佩服了,对周文说道:“看不出小兄弟还有几分胆色!”

周文回以傻笑。


等战士们准备战斗时才发现大半战壕几乎都被刚才的炮击给炸平了。

陈正伦看着甚至不足以遮住下半身的战壕,又看了看身后被炸毁的临时仓库,叹了口气。别说麻袋早就用完了,就算还剩下,随着仓库的被炸毁,重筑战壕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陈正伦突然面露痛苦之色,随后大声命令道:“大家听着,把所有阵亡弟兄的尸体堆在面前做战壕!快!”

边上的士兵愣住了,说:“营长……”

陈正伦振声说:“弟兄们,我们的身后就是大上海!我们守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像我们父母兄弟姐妹一样的上海市民不受小日本的祸害!是为了对得起送我们上战场的广东的父老乡亲!是为了不丢我们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的脸!眼前的这些弟兄已经先我们一步走了,我们也很可能要跟着他们去!但是,弟兄们的血不能白流!只要我们还在,就要为他们报仇!增援如果没有来,小日本要想通过我们的阵地,就只有踩着我们的尸体!而我们就是死,也要多拉几个小日本垫背!阵亡的弟兄如果要怪就怪我陈正伦!我陈正伦发誓,如果我阵亡了,到阎王老子那里我会亲自给弟兄们赔罪!如果能够活下来,我陈正伦一定倾家荡产,厚葬阵亡的弟兄!”

士兵们迟疑了片刻,慢慢地都默默转身,一声不响地抬起了阵亡同袍的尸体,垒在身前,每一个人都是泪流满面。

看着这悲壮的一幕,周文只觉胸口发热,全身热血沸腾,几下就爬到陈正伦身边,恳求道:“陈营长,给我一支枪吧!你说过的,就是死,也要多拉几个小日本垫背。我也要杀日本人!”

陈正伦看着周文热切的眼神,终于下了决心说:“好!二蛋,给他一支步枪,还有刺刀。”

向各连送慰问品回来的二蛋立刻从地上捡起一支上好刺刀的步枪,递给周文。枪身上还带着血迹,看来是阵亡战士留下的。

陈正伦虎着脸看着二蛋说:“我打你个死仔!把你自己的枪给人家!人家第一次摸枪你就给带血的枪?不吉利知不知道?”

二蛋被训得低下了头,正要从身上卸下自己的步枪,周文已经抢过了那支带血的步枪。

陈正伦愣住了。

周文笑笑说:“陈营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枪上面留下的是忠义之士的碧血,哪里会有不吉利这种事情?周文何幸,能继承烈士遗志!今日之事,最多就是一个死!男子汉大丈夫,生来就当顶天立地!又何惧一死?我周文为国而死,就算不能青史留名,只要堂堂正正,无愧天地即为死得其所!”

陈正伦感动道:“好!小兄弟!老哥我当兵这么久还从没见过第一次上战场的人能像你这么有胆色的!来,老哥教你怎么用这枪。”


让陈正伦吃惊的是,他只是粗略地向周文讲解了一遍如何持枪,以及装弹、上膛、退壳和瞄准的动作,周文立刻就明白怎么使用步枪了,而且据枪、瞄准、击发的动作都做得中规中矩,试射了十来枪后居然可以打中陈正伦指定的目标了。

陈正伦忍不住问:“小兄弟,你真的只是学生?以前从没有玩过枪?”

周文笑笑,说:“陈营长说笑了,我真的是学生!哪里能有什么机会玩枪?”

陈正伦指着枪上的一个个部件说:“那你怎么知道瞄准时要用缺口正对准星?还知道打远处的目标时要改变这个表尺?我好像没有跟你解释啊?”

周文恍然说:“哦,原来这叫缺口、那叫准星,这个叫表尺。嗯,还真是形象!”

随后又解释道:“这个简单,瞄准其实就是利用了几何中两点确定一条直线的原理。要想瞄得准自然要保证枪管直指向目标,我看枪上有这么两个点刚好可以确定枪管的方向,吻合后只要对准目标就可以保证枪管和目标在一条直线上所以自然就这么做了。至于改变表尺,那是因为刚开始我打远处目标时,子弹总是偏低,我才想起这是因为子弹前进时受自身重力影响,走的是一条抛物线而不是直线。近一点时,抛物线弯的不厉害还用不着考虑,但远了就对射击有影响了,所以我就想到把枪口略微抬高以使子弹射出后的抛物线终点可以上移从而命中目标。但枪口抬高之后我又发现缺口没有办法和准星完全吻合,这时我就发现了这个,也就是你所说的表尺,是可以移动的,而且在表尺的边上还标有数字,仔细一看,标的是200,300直到1800,单位可能是公尺,表示的应该是射击距离(表尺射程)。所以在射击远处目标时我就把表尺移动到跟估计距离相应的数字上,没想到就射中了,不过我发现在有风吹过的时候,子弹也会跟着偏,看来射击时还要考虑风向和风力的大小。陈营长,不知道我这么理解对不对?”

陈正伦听得愣住了,好一会才感叹道:“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啊!不但学得快还能讲出这么多道理!想当年我带这班死仔的时候,光教会他们怎么缺口对准星就花了好几天时间!”

这时只听二蛋紧张地说道:“营长,日本人上来了!”

陈正伦将望远镜从尸体垒成的战壕后微微露出,向前方看去。

周围的民房早就被这些天的激战给移平了,所以现在倒是视野开阔。只见大概八百米开外,日本兵排列成了整齐的一排排正逐步向阵地接近,已经可以看到“三八式”步枪上刺刀发出的瘆人的幽光。

看样子有两百多日本兵,应该是日军一个中队!

陈正伦缩回了头,又把望远镜递给了周文,示意他看看。

周文也学着陈正伦的样子将望远镜微微探出看了几眼就缩了回来。

看得陈正伦暗暗点头,这才叫一点就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