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第二部 水(1994) 第四章 黑白

林度 收藏 0 8
导读:远山近水 第二部 水(1994) 第四章 黑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如果我们通知泰国方面呢?”朱副总理打破沉默问道。

这是任渡最不愿意发生的结果,不假思索就回答道:“没用的,根本就没办法停止!我们通知了泰国,他们可以从其它几个东南亚国家下手。这是一个区域性的问题,我们根本就无能为力,也不是让不让索罗斯出手就能解决的问题,他的那些资金还不足以让一个国家的金融市场出现大的颠覆,重要的是这些国家经济结构内部本身就存在问题!而这种金融抄家的行为只是一根导火索,就像两年前的英镑事件一样!就算我们出面帮他们挺过这次,可危机并没消除!下次很快就会到来,那时泡沫会更大,损失也就更大。如果勉强撑到新技术革命到来再爆发,对我们来说会很糟糕,我们将失去新技术革命带来的优势!于其这样,还是长痛不如短痛,尽早使他们进行产业结构调整!”

“以现在的日本来说,他们现有的经济实力要在我们之上,而且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特别是经济领域也要比我们大。如果让他们也加入进来呢?”朱副总理似乎是在引导性的问着。

“日本的经济是比我们要好,而且在产业结构上也比较完善,有很多自己的核心技术,有很大的外汇储备量。但本国资源缺泛,主要的经济结构完全靠全球性的贸易支持,这就注定它的经济很容易受到冲击。而且它们的门开的太大,与全球金融有着紧密的联系。所以他们自己如果能守住自己就不错了,就更不用说去帮别人了!我的意见是,反正是要发生,不如做点准备,让它在我们预计的时间里发生!”任渡依然坚持着。

朱副总理想了想,问道:“你的这些想法里,有没有想过我国的香港与台湾的问题?如果香港回归前爆发,英国人是不会出面的,那我们接手的就是一个烂摊子,而如果在回归后,那这个问题就摆在了我们面前。同样台湾也不能垮,现在两岸关系在朝好的方面发展,我们不能让任何有可能破坏这种良好局面的事情发生!”

任渡还真没好好去想过这一层,不过脑子里很快就被他转出一段话来:“台湾方面,以他们现在的外汇储备来说,只要自己不作孽,守住还是可以的。香港是一个国际性的金融市场,如果让这场风暴延后发生,我们还是不能改变什么!因为中央政府有承诺在先,如果对他们的经济结构强行进行改变,将它们国际性的金融大门关闭,会损害我们的国际形象和和平统一大业的完成。我们能做的就是收拾烂摊子,或者是帮忙顶过这场风暴。而收拾烂摊子显然要困难的多,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做些事让风暴在香港回归后再发生,中央只要调一笔资金帮助香港平稳市场,就能够顶过去。当然影响是肯定会有的,我们要花上几年时间去扶持!”

光谈经济不谈政治与外交是不可能的,但朱副总理真不希望任渡这么早就接触这些。“好了!今天就谈到这吧!记住,在中央没有正式决定前,你不能做任何小动作!”

“呵呵!我能做什么啊!我们一个国家对这些事情都无能为力,何况我一个人呢?”任渡打着哈哈应到。

“你一个人是阻止不了,但你可以让它在你想要的时间发生!记住!这是命令!”朱副总理黑着脸说道。

“是!”

“那批蛀虫有必要的话,我会让你去会会的!”朱副总理说着站起身来走回办公桌,显然不想再跟任渡谈下去了。

回到军队大院的任渡,放下朱副总理的提字,拿起电话就给海外的徐汉打电话。在他心里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看法,他想在这种不可避免的风暴中,获得自己想要的好处。一种控制形势的快感让他觉得很兴奋!朱副总理不让自己有什么动作,但他可以先做准备。在这场博弈中,手里能掌握的资金决定了最后能获得多大的利益。在动用外逃资金上朱副总理没有明确的指示之前,他并不想多去抱以希望,他现在手中唯一的牌就是在海外帐户里的那6亿多美金。

“这场游戏真有意思!”任渡心里想着。在来北京前任渡一直都在考虑着自己的人生,过去的几个月里,他自己也一直出现自我定位的矛盾,不知道怎样去看待镜子里的自己,许是与中央权力中枢的首长接触多了,很多眼界都在考虑时被打开了!他发现自己已经绝对不可能当男孩,而只能是一个男人,一个能背起责任的男人!一个可以给自已所爱的人带来幸福,也能给全人类带去福祉的男人!一种参与全球博弈的雄心在心中燃起,不想再有以前般认为人类只要能登上火星,似乎一切都可以解决的幼稚想法,也不想再做一个只凭自己的爱好兴趣去做事的人,他要开始学会使用谋略,一种能改变、操控很多人命运的谋略!要让自己走的每一步都在自己的设想之中!他不想去考虑什么国家形像,和外交政策这些政治性的问题,他要在风暴来临时为国家争取到最好的利益,也为将来的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成果作好市场基础!本来他是准备把这些想法有选择的告诉首长的,

“徐哥!你把几个帐户的钱全部调到美国去!”电话一接通任渡就直接开口说道。

徐汉有些疑惑不解的说道:“前两天,除了泰国的其它国家几个帐户刚调回去啊,怎么又调到美国去啊?是不是还要再干一次?”

“对!不过不是再干一次,而是一直干下去!调回国内的钱都要调过去!另外,你要在日本开设几个隐蔽帐户!”任渡的话说的很坚决。

徐汉应了声:“好的!我会去办的!”

“记住,在日本开设的帐户一定要考虑到未来我们把资金调回国内,在这里进行安全中转的问题!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钱最后跑回了国内!”任渡提醒到“等资金调动好之后,我会给你进一步的安排!”

“是!”徐汉虽然不知道任渡真正想做什么,但隐隐中透出的将有大动作的感觉,还是让徐汉有了一种参与其中的兴奋!一直以来任渡在金融市场从未失手的表现已经让他折服,他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动作越大,说明效果也就越大!

挂上电话后,任渡取出朱副总理的提字,才发现细心的赵秘书已着人裱了边。一般装裱中不多见的黑色边条,让这副临时书就的提字,有着很明亮的色差,尽显黑白分明。想起黑白,任渡不由的一笑,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是黑还是白,仰或这世界本来就不是用黑白能说清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