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何祚麻看中医》

驳: 一、 何祚庥:我两岁时父亲得伤寒死了。他是学现代科学的人,却迷信中医可以治伤寒。伤寒是传染病,西医治比较妥善。当时,我祖父母和我父

亲本人都主张请中医来治,结果治死了。所以,我妈妈十分反感中医。


<b>中医早就有《伤寒论》,即使没治好,那也是此医生医术问题,而不是中医学术问题。西医不是也经常治死人的吗,而且还多着。</b>


二、何祚庥:的确有这个可能。但伤寒不是什么疑难杂症,也不难做出准确的诊断,治起来并不难。但中医治起来,就可能延误。西医就治得很快,这就是中医和西医优劣的区别。我再举一个例子。我弟弟很小的时候,瘦得不得了,人也长不大,脖子也挺不起来。中医虚啊实啊地说了一通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妈妈把孩子偷偷送到西医那里,大夫一看说,奶水有问题。把奶妈请来挤出奶水检测,缺乏蛋白质,导致孩子营养不足。马上改喝牛奶,几天就改观了,这就是科学。

<b>现代妇幼保健都宣传不用动物奶代替人奶,人奶才能给人类后代提供最合理的营养,如果何老硬这样说那只能是奶妈吃错了食物,再不然就是他弟是牛类后代....</b>

三、在何祚庥和中医打交道的记忆里,也不是一点没有好印象。他说,“我七八岁的时候,一次胳膊脱臼,找中医看。上海蓝十字会的医生抓住我的两只手一抖动,就接好不疼了。我的一个舅舅是西医,他说这是中医的长处,这种手法西医没有,应该向中医学习。解放以后,我的手上长瘊子,花了三四分钱到中药铺买鸦胆子,碾碎了敷在手上一两天就好了。”

<b>就这一点"高见",何院士真是高啊!别的不说,我鼻子过敏鼻炎,大学时参军没去成,去大医院看过,说常打喷嚏等没什么,开了药一划价两百多,一看药名能看懂,也常见,因此常去药店买些西药吃,但效果总是不好,吃好后停几天药就不行,前几月发现单位请的老中医医术不错,去看了病问了病情一摸脉,说是身体有寒,开了个方子说吃三付药,结果吃了两付就好了,而且一去不复返,三付药才9.20元,关键问题是完全治好了</b>


任何学术都有他的优点缺点,不能因为自己管中窥豹就否定一个学术,中医在我国几千的历史,现在依然流行,并在国外逐渐兴起,说明她并不是何老所认为的,而是很有生命力的!

最后给何老先生说一句:不是内行就不要乱说话,说只会让别人笑话,类似于现在流行的恶搞!自炒,自抬身份,何婆卖学!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