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二章 挑拨离间(八)

酒盏花枝 收藏 8 38
导读: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二章 挑拨离间(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韩晋这个晚上睡得很沉,这几天的辗转的确是太紧张太累了。

睡梦中,韩晋隐隐约约看到了自己内衣深处的那颗鹰眼子弹竟象破蛹而出的蝴蝶一样,生出了一对七彩的翅膀,并向着远方飞去。

韩晋急得大声呼喊,跟在子弹后面一路狂追不已,但就是追不上那颗长着翅膀的鹰眼子弹。

就在韩晋奔跑得气喘吁吁的时候,伊丽莎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右手端着一把手枪,枪口正对着韩晋的胸口。而那颗长着翅膀的鹰眼子弹也老马识途似的飞入了伊丽莎的弹夹。

韩晋看着伊丽莎,欣喜若狂,正要说些什么,伊丽莎却凤眼一瞪,韩晋看见伊丽莎的枪口“啪”地火光一闪。

韩晋惊醒了,满头大汗,许是被子盖厚了。韩晋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果然,裤子某个部位又湿了一小块。

“啪”,门外又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比枪声弱,比鞭炮声大。韩晋明白了,自己就是被这种声音惊醒的,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也许自己还在春梦悠悠的。想到这里,韩晋气不打一处来,大清早的,扰人清梦是缺德,扰人春梦更是缺了八辈子的德。

韩晋穿好衣裤,凶巴巴地拉开房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亚提尔站大厅内背靠着墙,双手摊成一个十字,头上顶着一个矮矮的烛台,烛台上是烧得只剩下小半截的蜡烛,一点火苗在闪动。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亚提尔头顶上的烛火应声而灭。亚提尔抬起右手,用右手夹着的打火机又点着蜡烛。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烛火又应声而灭。

韩晋诧异地问亚提尔:“亚提尔,什么时候改信基督教了?”

亚提尔不言语,又点燃头顶上的蜡烛,眼珠盯着韩晋上下左右乱动。

韩晋下意识的扭头一看,我的如来佛祖玉皇大帝穆罕默德圣母玛利亚,居然是,伊丽莎!韩晋的梦中情人伊丽莎!

伊丽莎手中握着一条五六米长的皮鞭,并不理会韩晋痴迷而呆滞的目光,而是面带杀气地盯着亚提尔,玉手一抖,长鞭便毒蛇出洞似的咬向亚提尔,“啪”地一声,亚提尔头上的烛火又熄灭了。

“伊丽莎!”韩晋含情脉脉地用略带颤音的声调喊着,缓缓伸出右手,掌心是伊丽莎当初赠送的那颗鹰眼子弹。

伊丽莎这才看了韩晋一眼,目光中有怀疑,有思念,有责备,也有伤心。当伊丽莎的目光接触到韩晋掌心的那颗鹰眼子弹时,伊丽莎的目光象被火烫了似的,头一低收了回去,脸颊通红。

俄倾,伊丽莎脸色一变,手一抖,长鞭又蛇一样飞向亚提尔,“啪”,亚提尔头顶的烛台被击了个粉碎。

亚提尔轻松了吁了口长气。

伊丽莎用鞭梢指着亚提尔用威胁的语气恐吓说道:“下次你们再出这样的歪点子,小心我一层一层剥你的皮。”

“是,是,一定,一定。”亚提尔诚惶诚恐地说道。

伊丽莎又忽地转头看着韩晋,那目光让韩晋全身汗毛一竖。

“你老实说,你昨天,到底有没有,和那个安妮丝,做那个?”

韩晋知道伊丽莎说的那个指什么,于是韩晋举起右手手指摊开向上起誓:“以真主的名义起誓,我韩晋昨天晚上绝对没有做不该做的事。”韩晋也只敢对昨天晚上的中起誓,但伊丽莎并没有听出韩晋话中的文字技巧。

见伊丽莎的神色有所缓和,韩晋才进一步问道:“伊丽莎,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来找我哥的,谁知我一来就听说这一桩下流事了!”伊丽莎说的用目光狠狠剜了亚提尔一眼。“姓韩的,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说假话,就算你逃到地狱,我也会废了你!”伊丽莎说着手一甩,手上便生出一支手枪,“啪”地对准韩晋开了一枪,然后一扭头推门离去。

屋内所有人都吓得脸色惨白,韩晋更是吓得腿脚僵硬没了知觉。

韩晋的两条裤管结合的地方一前一后出现了两个透亮的小洞。

亚提尔缓缓走到韩晋身旁,关切地问道:“韩先生,没伤着你吧?”

韩晋用颤抖的手在裆部一摸,心情骤然一松:“还在,还在,幸亏不够长,幸亏不够长!”

亚提尔跳到嗓子眼的心也放了上来。亚提尔拍拍韩晋的肩,说道:“韩先生,你喜欢伊丽莎吗?”

韩晋傻傻地望着门外,点了点头。

“那你还不快追!”亚提尔突然大声说道,韩晋这才醒过神来,慌慌忙忙往外跑。

“骆驼,骆驼,骑骆驼追!骆驼还没解绳子!”

但亚提尔显然是提醒晚了,韩晋已从骆驼上重重摔了下来。

亚提尔正要上前扶韩晋,韩晋却翻身起来手脚麻利地将绳子解开,骑上骆驼就跑了。

鞭子都没带,怎么骑啊?亚提尔看着韩晋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心目中的智慧与天才的化身居然在爱情上反应如此迟钝。

韩晋骑着骆驼紧紧追着伊丽莎的背影,但自己的骆驼因为没有挨鞭子,因而在伊拉克的旷野上走得闲庭信步。韩晋急得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左一脚跟右一脚跟击打在骆驼的肚子上,打得“嘭嘭”直响,但这头呆骆驼肉糙皮厚,竟对韩晋的巴掌不理不睬,似乎还觉得拍得很受用,不断地打着响鼻。

韩晋发誓,等这头呆骆驼发情的时候,自己一定把它紧紧拴在柱子上,而在它的前方不远处拴一只母骆驼。

让韩晋庆幸的是,伊丽莎的背影始终没有在自己的视线中完全消失,自己快,伊丽莎也快,自己慢,伊丽莎也慢。有几次伊丽莎的背影消失在远方,韩晋正着急时,韩晋却总能又意外的发现伊丽莎的背影。

什么叫缘分?这就是缘分哪!韩晋心中一阵阵窃喜。

当追到米勒赫湖附近时,韩晋又一次失去了伊丽莎的踪影。

韩晋慌了。失去了伊丽莎的踪影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自己在一块异国他乡的旷野中迷了路!骑在骆驼上放眼望去,整个旷野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鳞鳞湖水在微风中炫耀着金色的财富,芦苇在风中左右摇摆。

正当韩晋慌张无助之时,风中传来一阵天籁一样的声音。

“呜喂——,

清清的湖水

把太阳贴在心上,

我心中的人儿,

你如今身在何方?


风中的芦花,

无助的摇摆,

看不到情哥哥,

我实在心中难捱。


秋去春回的,

是天边的大雁。

情哥哥你啊,

何时回到我身边。”


韩晋听得如痴如醉,魂不守舍地牵着骆驼顺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翻过一座小丘,韩晋看见伊丽莎正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将双脚泡在湖水之中。

韩晋轻轻地走到伊丽莎身旁,伊丽莎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韩晋的到来,依旧用一双白得象打磨过的玉石一样的小腿上下拍打着湖水。

蓝天,白云,碧水,白花,一个绝世美女,一个经典帅哥,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没有外界的丝毫沾染,韩晋突发奇想,觉得这一切仿佛就是一个童话意境,伊丽莎就是童话中的公主,而自己就是骑着白马的王子,不,是牵着骆驼的王子。

“伊丽莎!”韩晋轻轻呼唤道。

伊丽莎回过头到冲韩晋灿然一笑,韩晋顿时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但刚韩晋打算再靠近一点时,伊丽莎右手一抬,黑洞洞的枪口就抵住了韩晋的额头。

韩晋断定伊丽莎是不会开枪的,因为,韩晋在伊丽莎的眼中看见了泪花。韩晋知道,自己在读大学时帮别人抄情书所积累的经验要学以致用了。

韩晋压低嗓门,用略带颤音的声调深情说道:“开枪吧!你打死我,我就不会再每夜每夜饱受对你的相思之苦了。没有你的夜里,思念象疯长的野草,占据我每一分思绪的空间。没有你的夜里,思念象燎原的烈火,而我在火中苦苦煎熬。没有了你,我就象离开了水的鱼,没有了你,我就象断了根的小树。上天啊,你是多么残酷啊,你让一个盲人重见光明,却夺走了他的太阳和月亮。你让一艘破损的航船重返大洋,却折断了它的风帆。”

韩晋才说到此处,伊丽莎的泪水便开闸似的流泄下来。

韩晋暗暗得意自己的口才,哄伊丽莎这样纯情少女,那还不是萝卜菜一碟。

但伊丽莎的枪口还没有从韩晋的额头移开,伊丽莎抽咽着对韩晋说道:“那你,当初,为什么,不马上,答复?我还以为,以为,你拒绝我。”

韩晋知道,自己该下一剂猛药了。

“唉,”韩晋长叹一声,眼中挤出几颗泪花,头微微向左上昂起,“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