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六集 金春娘(下)

枣庄人 收藏 3 10
导读: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六集 金春娘(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3/


当天郭文九与李成虎两人留在了金春娘这里,酒栈的生意也真热火,那金春娘也没走出酒栈,就只是暗中监视着两人,以防他们逃跑,外面终于传出了点风声,捉拿郭文九的人到酒栈又来了一趟,但两人躲在金春娘给找的地窖里,倒也安全。

到了晚上,郭文九与李成虎正在地窖里大吃大喝,酒已喝了三壶,菜水子弄得满地都是,地窖下全是生肉、陈年好酒以及酱油生醋等,郭文九正想着做掉这老板娘后是不是得弄点吃的东西回去,这时老板娘已独自来到了地窖里。

地窖里就一盏灯,昏昏暗暗的,郭文九心道:“这正好是个做掉臭婆娘的好地方!”李成虎只是大吃大喝,什么都不闻,也没有猜到郭文九又起了杀人之心。金春娘下了地窖,将手中的煤油灯放下,对两人冷笑道:“两位爷吃得舒坦了?”

郭文九抹了抹嘴皮道:“舒坦不舒坦不是嘴上说的算,是老板娘你说的算!”金春娘一声媚笑道:“这么说两位客官今晚想吃老娘啦?”李成虎猛的道:“谁想吃你,快滚出去!”郭文九哈哈笑道:“你看我这兄弟对你可不满意的很呢?”金春娘冷笑道:“他不满意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他可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郭文九仔细打量着她道:“老板娘难道还做第二行?”金春娘叉腰道:“老娘做的另一行能吓破你们小子的胆,你们可听说过于鳌于爷?”郭文九心一冷道:“于鳌?那不是峨山上的土匪头子吗?”金春娘得意道:“那就是老娘的相好的,实话告诉你明天你们银票要拿来,那和氏璧你们也得给老娘掏出来!”

郭文九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我郭文九今晚撞到了土匪婆子的手上?”李成虎早已愣住了,他虽然没有听说过于鳌的名头,但却知道土匪是干什么的,于是骂道:“大哥我们打晕她,逃吧?”“逃,能逃到哪里去?”郭文九冷笑道,“这两天老子手心痒痒的,多杀一个两个也不解痒!”

金春娘一点不害怕,冷笑道:“这么说你真的是郭文九了?”郭文九冷笑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金春娘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李成虎最怕人家这样笑,急道:“你妈的笑什么,再笑俺宰了你!”金春娘止住笑道:“行啊,是道上混的种,但不知是不是真的有两下子!”

郭文九一声冷笑,突然上前去揪金春娘盘在脑后的头发,金春娘头一扭让了过去,趁势在郭文九的胁下点了一指,郭文九全身突然抽搐起来,猛的倒在地上,李成虎一见义兄倒地,虎吼一声抓起一个醋坛子就往金春娘这掷来,金春娘一个绣花腿将醋坛子踢碎,醋洒了李成虎一身,李成虎哇哇怪叫着向她扑了上来,金春娘一个鸳鸯连环,连踢中他胁下和跨下,最后将大腿架在他的脖子上压了下去,直压到地上。

郭文九只中了金春娘一个软指就倒在地上全身抽起筋来,这一指有个名堂叫“贯肠指”,是枣庄一带姓刘的一家的独门绝学,这金春娘不是别人,正是那刘家的最后一带后人,原名刘玉,原是枣庄大土匪马督雄的媳妇,后来马督雄被国民政府抓获处死,土匪窝全被剿,土匪活着的都散了伙,那峨山上的于鳌一伙土匪便曾是跟马督雄一伙的,这刘玉明着是开酒栈窑子,实际上是个土匪联络点,平时暗地里专跟国民政府作对。

金春娘刘玉将腿压在李成虎脖子上令他不能动弹,冷笑道:“叫我一声姑奶奶我就放了你!”不料李成虎破口大骂道:“妈勒个比的我是你姑爷爷!”刘玉大怒将腿又压低了一些,李成虎的脸被压到了地板上,但牙齿还气得咯咯作响,口中含糊的骂道:“妈......妈......”刘玉冷笑道:“乖儿子真乖,肯叫妈了!”李成虎继续挣扎道:“妈......妈勒个比的......”

刘玉脸一板一脚将他的头挑了起来,双手一抡,两个大醋坛子从案上被她挥起正好砸中在李成虎的脑袋上,李成虎啊的一声吼叫,一阵剧痛下晕倒在地上,但倒地的同时双手抓住了刘玉的腰带直扯了下来,将一条花裤子扯烂半边,刘玉一急,羞怒下在他脸上踩了一脚,李成虎这才重重的晕了过去。

那边厢郭文九早已疼的满地乱扭曲,刘玉一声冷笑,提着腰带走了过去,调弄道:“还敢吃老娘,老娘今晚吃了你!”说着一把将郭文九提了起来,放在案板上,这边褪下裤子,卷成一团,撕成布条条,她里面还穿着条薄棉裤,将布条条打成麻绳,将郭文九捆了个结结实实,又转头望向倒在地上仍旧呲牙咧嘴的李成虎,冷哼道:“敢扯老娘的裤裆,老娘睡过八十个男人,裤裆自己褪了八十一回,哼,你小子倒还挺能挣扎,这条裤腰带就单给你!”说着走上前去用裤腰带将李成虎绑成了一个弯曲状。

刘玉收拾好了两个大男人,便出地窖去自己屋里换衣服,这时地窖里的李成虎竟然悠悠醒了过来,他摔倒在地上时本是晕了过去,但刘玉那重重的一脚又将他踢醒了,他朦胧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被绑在案板上身子还不住扭曲的大哥,他紧咬着牙身子扭曲着缓缓移动过去,费力的移了很久才移到案板下,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站了起来,用牙咬住郭文九身上的那“麻绳”的拧结口,直咬得满嘴是血才咬了开来,用嘴将布条子扯掉,郭文九虽松了绑但全身抽搐根本无法逃走,李成虎用头撞着他的身体将他撞下案板,郭文九一落下案板腰眼刚好撞在下面的一个案角上,突然全身猛的一抽搐,酸麻了一阵竟然不再扭曲了,他缓缓站了起来,重重吐出一口气,李成虎已累的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郭文九急忙上前给他松绑,两人互相架着走出地窖。

地窖的出口就在金春娘的卧室旁边,郭文九扶着李成虎走过去,突然看到金春娘刘玉正在脱衣服洗澡,脱得全身赤条条的,郭文九咬牙道:“这时不下手杀你,何时能报这个仇,他身上本来就藏着一把防身的匕首,这时将李成虎放在一旁,持着匕首走进了刘玉的卧室,卧室外面是刘玉放置的衣服,里面是个大木盆,木盆里早已热气腾腾的放满了水,刘玉一丝不挂的身体正在里面沐浴着,闭着眼睛嘴里哼着歌模样很是得意。

郭文九先悄悄的将她的衣服拿起扔到靠卧室的木窗户外,然后突然闯进浴室,一脚踢翻了大木盆,水泻了一地,刘玉的裸体在水中扭曲着,郭文九本想一刀砍下去,不料刘玉一翻过身子,他猛的看到她充满诱惑的艳体,这一刀竟然刺不下去,刘玉又羞又惊,身子坐在地上,一个“凤凰蹬腿”双脚蹬在郭文九的胸口将他蹬的口吐鲜血飞出门外!

外面的李成虎一看到大哥受了重伤被踢了出来,急忙蹿上前去,从郭文九手上接过匕首,一声虎吼冲了进去,刘玉正在赤身裸体的找衣服,不料李成虎又闯了过来,这个汉子生性卤莽比起郭文九更不易对付,她慌张下竟然尖叫起来,李成虎一看到刘玉的裸体,吃了一惊,刀子落在了地上,刘玉看准时机一个飞腿提了过去,不料李成虎刚好俯身拣刀,这一下却踢空了,刘玉竟然摔倒在地上,李成虎抓起刀闭起眼就在她背上砍了起来,连砍三刀,睁眼也不敢看直接跨过她的身体逃出了屋外,刘玉在地上呻吟着,李成虎刚才用匕首在她滑溜的背上竟然砍出了三条带鱼长的伤疤,血口子止不住的往外流血,她心中惊骇着,不想这个男人这么狠辣,竟然能对她吓得了手,她又惊又怕,生怕那汉子又回来补她有刀,这一吓竟然晕了过去。

李成虎扶起郭文九两人跌跌撞撞的逃下了阁楼子,下面的酒栈早已关门,守门的伙计刚闯上来,就被郭文九两根细竹箭给射杀了!

李成虎一脚踹开大门,两人互相搀扶着逃出了金春第一家酒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