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愤怒 正文 第19节

cy2000227 收藏 1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听完介绍,萧泰全沉思了一会,对李天水问道”具体计划是什么”?

“明晚九点警备旅曲团长会发起对黑风口据点的攻击行动,据侦察,据点内只有一个皇协军中队”,

“哦?没有日军吗”?萧泰全紧接着问道,

“有,约有一个小队的日军驻扎在离据点两里的另一个要道上”,说着,李天水指了指地图,萧泰全会意,众人围了上去

“日军驻守的这个据点既通太平庄也可以通往万松岭山脚,现在日本人还没有察觉我方的真实意图,大部分兵力都驻守在太平庄,黑风口据点极为薄弱,只要我方行动迅速,是完全有把握在短时间内突破的”,李天水指点着地图讲解道,

萧泰全点点头问道”还有其它情况吗”?

“此次行动在与一个快字,所以曲团长希望在警备旅发起进攻时,押送营能从背后给与配合,两路夹攻打开通道,另外,押送营还要派出一部分人马继续带着空车向太平庄运动,以期迷惑敌人,吸引日军大部分兵力,为打开黑风口争取时间”,李天水一气说完,

萧泰全愣了一下,问道”这是梁专员的意思”?

“上峰已令梁专员汇同警备旅机断处置,这是命令”,李天水不容置疑的答道,

虽然萧泰全对德军的模式很崇尚,但这只是作为一个纯粹军人的感受,他对军统效仿盖世太保的作法很不以为然,认为这是某些人捞取资本的一种手段,岂知委员长对此很赞同,他一个小小的低级军官能怎样?,

萧泰全沉吟了一会,“好吧,我一定按照命令展开行动,

萧泰全的表情李天水尽收眼底,他不动声色的说道“现在对一下表”,

----------------------------------------------------------------------------

“政委,听说胡传宗高升了啊,跑到咱们附近黑风口作邻居来了”,游击队队部里李奎抄着大嗓门对丁健说道,

“怎么,你想去看看老朋友”?丁健微笑着问,

“还是政委是个明白人,咱话才说完,就知道咱要干什么了”,李奎笑呵呵的回答,

“据上次小三带回的情况来看,日本人这次估计又要搞什么名堂,你下山怕不是那么容易哦”,丁健逗着趣,

“怕啥,黑风口不就是一群二鬼子么,何况咱这还有抵押”,李奎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的李大队长,我就是怕你犯这轻敌的毛病,你看看,说了多少次了,还是改不了”丁健不满的说道“你去我不放心,还是派小三去”,

李奎一听急了“咋了?政委你可不能这么说,你不是常唠叨啥藐视敌人吗?咱可是没听错吧”,说完气鼓鼓地端起茶缸坐到一旁,

丁健瞅着李奎这般模样,笑了起来,“好吧,好吧,如果我不让你去,游击队的大队长气病了,我可负不了这个责,不过,咱可要把话说清楚,只能看,不能乱冲动”,

听到丁健同意,李奎转怒为喜,“那是,那是,这咱做得到”,

“你准备什么时侯走”?丁健问,

“明天下午吧,晚上咱才好登门向老朋友道喜”,李奎想了想回答,

“行,路上注意安全,切记咱是去摸情况,不是去打仗”,丁健不放心的叮嘱,

“放心吧政委”李奎边说边往外走去“等回来我带几瓶好酒,咱俩喝几盅”,

丁健望着李奎的背影摇了摇头,嘴里嘀咕了一句“这个家伙,回来再好好收拾你”,

----------------------------------------------------------------------

胡传宗这两天心里总觉得不安,思前想后又琢磨不出一个所以然,他的脑袋有点烦闷,关于松岗对他的提升,在整个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映,

先不说其他人的看法,单单就七里庙据点的皇协军中队长谢老疤就极不买帐,这家伙会后就叫嚷“一个土包子连吃败战还能高升?我他娘的还真是大开眼界”,这些话传到松岗的耳朵里,松岗也不置可否,只是在其后召开的布防会议上说“只要对皇军大大的忠诚,不管他是什么人,皇军一样不会亏待他,如果不是,同样不管他是什么人,皇军严惩不怠”,

对于松岗说的忠诚,胡传宗理解是死心塌地卖命,只要你把命卖给日本人,那皇军就会优待你,虽说胡传宗是个农民出身的地痞,但多年的摸爬滚打也让他积攒了一些农民式的精明,也学会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盘算怎样才能获得更大的收成,

他谦卑的向松岗表达忠诚,向其他以谢老疤为首的反对派表示恭敬,一团和气,硬是堵住了谢老疤的那张嘴,惹得松岗心里寻思他是个人材,考虑以后要多给他一些考验,来考查他的忠诚及能力。

想想自己好不容易混来如今的局面,胡传宗始终有种如履薄冰的感受,真他娘的累,玄明老道那日的话给了他一个新的认识,那就是世界上再没有比日本人更坏的东西,以前自己跟着日本人烧杀抢掠心里虽有一丝不忍,但也没往深里去想,原来日本人的凶恶还远远不止如此,

老娘骂他忘了祖宗,现在想来,自己还真他娘的是个不肖子孙,胡传宗没念过书,但他从小就受到百行孝为先的教育,老娘反复的跟他讲二十四孝的内容,他甚至可以将里面的大部分背出来,可以说孝这种观念在他的心中已根深蒂固,

想到老娘需要他尽孝道,皇军需要他献忠诚,胡传宗顿时茫然不知所措,他心里暗自叹气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正当胡传宗在据点里的屋内一个人喝着闷酒,这时一个皇协军走了进来“表哥,你看,我搞来了一只烧鸡”,

胡传宗抬头一看,见是薛峰,不悦地说道“我不是说过多少次了吗?在家里叫表哥,在这喊队长”,

“是,是,表。。。。。。队长,我这不是喊惯嘴了吗”?薛峰嘻笑着,

薛峰是胡传宗一个出了五服的远房亲戚,以前在太原警察局当一名警察,本来日子过得不好也不坏,

可有一次,一个中央来的大人物在陪姨太太上街时,随身的一支怀表被盗,本来一只怀表不算什么,但偏偏这中央来的大人物连土皇帝阎老西也有求于他,

于是,全城展开鸡飞狗跳的大搜捕,小偷,惯犯,流氓抓了不少,但仍查不出线索,没办法,谁也不敢接这烫手的差事,最后层层推下来,落到了薛峰头上,限令他三天破案,

薛峰接到命令三天没睡,把全城的角落都快翻遍了也没找出怀表,三天一到,薛峰被撤职查办,幸好大人物在太原呆得不长,也没有再提怀表的事情,薛峰又被放了出来,但却丢了饭碗,无奈之下回了老家,跟着胡传宗先混口饭吃,

“我说,你以前不是干警察的吗?怎么也会这一套”,胡传宗有点醉意的问,

“老话不说得有吗?没有法,当警察,再说了这警察也是人,表哥你是不知道,警察有时侯比强盗还狠咧” 薛峰拱到旁边坐下,

“行啊,看来不用表哥我教你,你也能活得自在”,

“你瞧你说的,我现在不靠表哥罩着,能混得下去吗”?

。。。。。。。。。。。。。。。。。。。。。。。。。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一个卫兵走进来“报告,横田少尉来了”,

听到报告,胡传宗的酒一下醒了,他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边整着衣服一边往外走,心里寻思这家伙怎么来了?

等他还没想清楚走到门外,就看见横田已站在院子里,

“胡队长,我奉松岗少佐的命令,率队前来加强这一带的布防,现在我通知你,今天你必须把这里整理出一些房间,以便明天供皇军居住”,横田用戴着手套的手捂着鼻子,显然他也闻到了胡传宗身上浓烈的酒气,

“是,是,卑职一定照办,太君屋里请”胡传宗点头哈腰的说道,

“哟西,喝酒我的没有兴趣,开路”,横田说完一挥手,日军士兵跟在后面走了,

“表哥,日本人今晚住那呀”?这时,薛峰走出屋子凑到还在恭送皇军的胡传宗身边问道,

“废话,还不是住在离这里两里的另一个据点吗?你娘,这日本人一来,日子可不好过了”,胡传宗望着横田的背影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