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一章:折翅上海(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兄弟连”不欢而散后,周飞决定外出打工。这几天呆在家里哪也不去,好好陪父母,他知道:自己注定是无法厮守在父母的身边,再一次远行,可能又将是一个漫长的岁月。即使有时间偶尔回家看看,母亲肯定还会是一如自己当兵探假时的那样,把儿子当作客人。周飞看得出来,妈妈这几天的心情很好,是因为他的形影不离。一家人都心照不宣的不愿提起周飞即将再次远行的事。岳文平又来了,这一次他刻意请了一天假专门来为周飞送行的,昨天晚上他在那个洗浴中心碰到了赵卫和单老板、江小白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赵卫装着不认识,没有搭理他。岳文平预感到五兄弟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周飞估计就快要出门打工了,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相见了。跟着父亲在菜园里浇粪的周飞听到门口喇叭响,就猜到岳文平来了,还是那辆破桑塔那,周飞看到这辆车就想起了那天晚上和秦芳的点点滴滴。岳文平看到周飞奔过来,远远的就捏着鼻子使劲的挥着手:快去洗干净了!周飞嘿嘿笑着作势要拥抱岳文平,岳文平是真吓着了,赶紧往车里钻!在家里吃过午饭,岳文平执意要开车带周飞兜一圈,他有许多话要跟周飞讲,当着他父母的面又放不开,岳文平把车子开到了水库边,两个人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席地而坐,岳文平问道:想好了去哪里吗?

周飞蛮不在乎的说:没有,可能是温州、上海或者深圳。

岳文平:妈的,没想好就瞎跑?

周飞苦笑道:哪里不都一样?反正到处都是人,还没一个靠得住的!

岳文平说道:我有个表哥在大连,听说混得还不错,在一家日本工厂里做副主管,或许可以帮到你。

周飞摇摇头道:我再也不去北方那些鸟地方了,冷死人!再说了,给小日本打工,打死我也不会干的!

岳文平笑道:呵呵,我也是看不惯那个鬼子表哥一回家就点头哈腰的样子。

周飞推了岳文平一把道:那你狗日的还把我往火坑里推?

岳文平道:想好了干什么吗?

周飞停了半天才说道:不知道干什么,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到处都是工地,大不了搬钢筋卖苦力,肯定饿不死!

岳文平笑着说:妈的,没出息,至少也要搞辆砖车啊?

周飞笑得呛出了眼泪:哈哈哈,能拉上砖车就是我的梦想了!

岳文平一本正径的说道:不要笑得那么淫荡好不好?想你们家小芳没有啊?

周飞站起来踢了岳文平一脚,黑着脸说:少跟我再扯淡,你他妈的就没安什么好心!

岳文平拉住周飞笑道:得,到底是个党员,政治觉悟就是不一般!听说秦芳八月份就要结婚了,再不去就没有机会了哦?

周飞甩掉了岳文平的手说道:你狗日的能不能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她了,再说我要翻脸了!

岳文平摇摇头叹息道:哎,就他妈我多事,里外不是人。

周飞远远的坐在岳文平的身后楞了好久,幽幽道:代我祝福她吧,那天帮我送点东西吧,留好发票,等我回来报销。

岳文平笑道:送什么?玫瑰还是内衣?

周飞碰到这么个朋友,根本就没脾气的,又好气又好笑,抓起烟盒扔过来道:皮痒痒是吧?看来不暴打你一顿,你丫的是浑身难受。

岳文平知道没趣了,站起来又坐到周飞的身边,正色道:哪天走啊?

周飞说道:下周吧。

好!确定下来,打电话给我,我送你去火车站!岳文平说道。

岳文平吃过晚饭,走的时候眼圈红红的,他知道以周飞的脾气,肯定不会打电话让他送行的,周飞的情绪也受了感染,搂住比自己矮一头的岳文平的肩膀哽声道:好兄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

周飞送走了岳文平,回到房间里才发现床上有一个信封,里面整整装了八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洪胖子去了水泥厂当保安,周飞临走前的一天晚上给在上海的表弟打完电话骑车去了洪胖子的家,洪胖子说等今年过完了再决定要不要出去。周飞回来的时候脑子恍恍惚惚,黑灯瞎火的把车骑到了水沟里,回到家里就决定第二天早上动身去上海!这天夜里,全家人都忙到了深夜,母亲十一点多钟还在煮茶叶蛋,周飞简单的收拾完行李,跑到厨房,看见母亲一个人坐在灶台下偷偷的抹眼泪……

周飞几乎彻夜未眠,一晚上抽了两盒烟。那边,小妹和父母的房间里也是通宵灯火通明。早上四点多钟,天差不多已经亮了,周飞背起塞了几件衣服鞋子和书本的迷彩包轻轻的打开房门准备出发,母亲端着一碗糖水蛋站在房门外,眼睛红红的,轻声说道:儿啊,吃完了再走。周飞眼泪涮的一下流了下来,低着头接过碗,小妹跑过来从周飞的背上拿下背包,往里面塞了半袋子的茶叶蛋和花生,外面响起了三轮车的轰鸣声,老父亲推开门说道:小飞子,不要急,七点多的火车,到火车站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周飞的父亲怕儿子太早坐不到客车,早上三点钟就出门去叫了一辆三轮车过来。一家人楞楞的看着周飞有一口没一口没滋没味的吃着糖水蛋,鬼灵精怪的小妹为了让气氛轻松一点,围着周飞嗔道:老哥,你不能穿帅一点啊,老是穿着这身破迷彩服,一看就像个民工!

五点钟,周飞拿起背包,走过站在自己身边的父母面前,突然两腿一软,跪倒在父母的面前,强忍着泪水说到:爸、妈,你们要保重!然后站起来摸了一下小妹的头,头也不回的坐上了停在门口的三轮车。这是周飞成人以后,第一次在没有犯错误的情况下跪在母亲的面前,没曾想,几年后再一次跪在母亲的面前时,已经恍若隔世,再也看不到母亲慈祥的笑脸了……

三轮车才出了村口,天就变了,风起雷鸣,然后不到五分钟就下起了暴雨,后来的很多年,老天好像特别喜欢捉弄周飞,周飞因为工作变动和生意上的决择,每一次搬家和更换地址都会突然下雨。岳文平后来打电话给周飞有一段很精辟的分析:那天你走的时候下大雨吧?风雨兼程,表示你不会一帆风顺,历经挫折,但一定会成功!周飞的“专车”在雷雨中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才停在冷冷清清的火车站广场,买完票上了火车,周飞才又恢复了满腔的豪气,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楼宇、田野,热血澎湃,蠢蠢欲动。可惜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趟远行,只坚持了十多天,然后又灰头土脸的刹羽而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