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三十 疏散坚壁

梅戈 收藏 1 19
导读: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三十 疏散坚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就在敌人紧锣密鼓地布置对根据地进行扫荡的时候,根据地的军民也在紧张的进行“反扫荡”工作,一时间无论是根据地的中心区还是边缘的游击区,抗日军民都热情澎湃地投入到紧张有序的反扫荡工作中了。

许万喜到了侦察班,随即就和县委的警通班一起跟着县委共同行动,一面侦察敌人的动静,一面担任县委和县政府的保卫工作。

县委各机关基本都分散行动了,许多干部都下到各村去活动,许多暂时用不着的东西也都被坚壁起来,老乡们也都忙着把粮食和家里用的东西埋起来。

这天晚上许万喜带着侦察班跟着石国泉等几位领导到了一个小村,领导们要开会,石国泉就让许万喜带着人帮助老乡们坚壁物资,许万喜笑着答应了。

十几名侦察员被分做几组,分别去帮助老乡们坚壁清野。任务一分配完,大家就四散了,许万喜带着两名侦察员听着声音去了村东头的一户人家。

敲开这户人家的院门,开门的是位大嫂,大嫂一看来的是县大队的同志,热情地把他们让进院子。许万喜进来一看,在昏暗的夜色里,这户人家在当院挖了一个大坑,不过这坑挖的很浅,坑里已经放了不少东西,而且坑旁边还堆着几麻袋粮食没放下去。

许万喜望着大嫂问道:“大嫂,你家还有其他的东西吗?”

大嫂笑着道;“没有了!这不,所有的家当都在这里!”

许万喜一听摇着头道:“大嫂,不行啊!您看,您家这坑挖的浅不说,而且俺看您这意思是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这里,这样不行啊!万一让鬼子发现了这东西不就全都损失了吗?”他边说边四处看,继续道:“大嫂,您家里的男人呢?出去啦?”

大嫂笑着道:“俺那口子就是咱大队上的,还有个小叔子在咱们军区的部队上,家里就剩俺和两个小孩子,孩子们刚睡,所以俺也是顾这顾不了那!”

许万喜一听这家是军属,立刻问道:“那村里也没来人帮助你们吗?”

大嫂道:“来啦来啦!刚一说鬼子这几天要来扫荡,村里就派人来啦,可咱一寻思,现在正是要紧的时候,咱们怎么能给政府再添麻烦?所以俺就对来人说俺自己能行,死说活说就让他们走了,俺自己能干!”

许万喜笑着道:“您这不给政府添麻烦的心思是好的,可是损失了东西究竟是不好,而且这东西全埋在一处,一损失全损失了,这损失就太大了!大嫂,您先歇歇儿,俺们给您这坑再挖深些,另外您看看哪里还合适,俺们再给您挖一个!”

大嫂笑道:“真的不麻烦同志们了,你们天天也很辛苦的!”

许万喜道:“大嫂,俺们既然来了,这挖坑埋东西的活儿俺们是干定了!”

大嫂笑着道:“那可就给你们太添麻烦了!你们白天要行军打仗,晚上还帮俺们挖坑埋东西,那太辛苦了,俺不落忍,你们还是歇着去吧,俺自己来!”

许万喜把手一挥,两名侦察员跳进坑里,七手八脚地把坑里的东西又搬了上来。许万喜对大嫂道:“您还是看看再找个地方吧!这点儿活儿对于俺们来说不算什么!”

大嫂看着他们已经干起来,了解八路军的习惯,就进屋去给他们烧水了。

许万喜三个人把坑里的东西全倒上来,拿着铁锹又向下挖了有半丈多深,觉得差不多了,就把刚才倒上去的东西又倒下来一半多。

大嫂烧好了水,让了许万喜他们几次,许万喜他们都说干完了再喝。

埋好了这一坑东西,许万喜问大嫂:“大嫂,那其它的东西埋哪里?您看好地方了吗?”

大嫂左右看了看,院子不大,实在没有再合适的地方,为难道:“同志,俺也不知道哪里合适,你们看着办吧!你们觉得哪里好就埋哪里吧!”

许万喜的眼睛跟着大嫂的目光四处看了看,院子里也实在是没合适的地方。他又前后左右看了看,对大嫂道:“大嫂,俺看您家一溜是四间北房,不如再在屋里挖个坑,这个坑俺们斜着给您挖,挖在哪间屋的炕下面,这样一来敌人很难发现!”

大嫂一听,连声叫好道:“好!好!就听同志们的!”

“那您就领着俺们看哪间合适吧!”许万喜道。

“好!就挖俺们小叔子那间吧!他人不在家,一直空着,等你们挖好埋好了,俺再在那屋里扔些乱七八糟,让谁进去都没下脚的地儿!”

“好!那俺们现在就进去挖!”

大嫂没再客气,带着许万喜三个人进了西边把头的一间。油灯一点,许万喜看见这间屋里没什么太多的东西,显得空荡荡的,但收拾的很干净,看得出主人是经常来打扫的。

大嫂看许万喜在打量这间屋子,就笑着道:“俺男人就兄弟俩,这做哥哥的一直惦记着给他兄弟成亲,虽然这兄弟去了队伍上,但他嘱咐俺这屋子要经常打扫,万一兄弟回来了,有合适的就赶紧办了!”大嫂边说边指着和第二间屋的隔断道:“你们看,这隔断也是一拆就成,这一切俺那男人早给他兄弟安排好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跑这日本鬼子,不然,俺这小叔子的喜事恐怕就耽误了!”

许万喜边听大嫂的话边在地上寻找着合适的挖坑地点,听大嫂说完了,道:“大嫂,您别着急,只要咱们同心协力,这小日本在咱们这里就待不长,别看他们现在在咱们这里闹的很凶,但他们是秋后的蜢蚱,蹦跶不了几天啦!”

大嫂笑着道:“那赶情好,打跑了日本鬼子,咱们也过几天消停日子,这没日没夜地打仗,真让人提心吊胆的,想吃口安生饭也费劲儿!”

许万喜又说了声:“那日子快啦!”指着屋里靠门口贴着炕的一块空地儿对两名侦察员道:“咱们就在这里挖,注意口子别挖太大,咱们在炕底下挖个洞!”

两名侦察员答应了一声,动手挖了起来。

大嫂看他们干起来,马上道:“俺把水给你们端来!”

许万喜道:“大嫂,您别忙啦!去看看孩子,俺们自己在这里干就行啦!”

大嫂道:“那怎么行?帮俺做了本宿活儿,水还能不给喝一口?”说着,大嫂转身出去到院里把茶壶茶碗又端了进来。

这在屋里掏洞可比在院里挖坑费事费多了,许万喜三个人直花了比挖坑多几倍的时间才在屋里掏了一个洞,三个人是累的满身大汗。

大嫂看着他们仨,心疼地说:“同志,快歇会儿吧,先喝口水!歇歇儿再干!”

许万喜站在屋门口向外看了看天,夏天的天亮的早,天已经有些麻麻亮了,许万喜道:“大嫂,您别客气了,打铁得趁热,俺们先帮您把东西藏起来再说!”说着话,三个人跑到院里,先把几麻袋粮食背进屋顺进洞里,又把剩下的一些其它的东西也拿进去,这时天就要大亮了。许万喜问两名侦察员:“累不累?同志们!”

两名侦察员异口同声道:“不累!”

许万喜笑了,道:“好!同志们!咱们现在把这洞帮着大嫂封好,然后再把院子收拾收拾,别让人看出来这里挖过坑!”

“好!”两名侦察员跟着许万喜把屋里的洞口封好,又从院子的角落里找来一个夯,把洞口周围重新夯了个结结实实。看看没什么毛病,三个人到院里又收拾了一遍。

这时大嫂看完孩子又重新烧了锅水,招呼许万喜三人喝水。

许万喜喝着水,看看院里表面上没什么毛病,对大嫂道:“大嫂,您看看怎么样?”

大嫂笑着道:“好!真好,这让俺干,等鬼子来了非都得让鬼子抢了去!”说到这里,大嫂一拍自己的额头道:“你们看俺,尽顾着让你们帮俺干活儿了,还你们的名姓也没问问,等俺那口子回来了,俺连你们的名姓都说不出来,俺那口子非说俺不可!”

许万喜道:“都是八路军,何必搞那么清楚?!”

大嫂脸一绷道:“那不行,八路军也有个名姓,今天你们非告诉俺不可!”

许万喜掸掸身上的尘土,乐着道:“大嫂,您家大哥也是队伍上的,八路军什么时候给老乡干活儿留过名姓?这都是俺们应当做的!”说着,许万喜对两名侦察员一使眼色,三个人就向外走。大嫂一看他们要走,一把拉住许万喜道:“你别走,俺看的出你是个干部,别人不留名姓就不留,你得留,不留不许你走!”

许万喜笑着想挣脱大嫂拽着自己的手,这时院门外赵二虎叫道:“许班长在这里吗?”

许万喜急忙答应道:“在!”同时对大嫂道:“大嫂,您看,队伍上找俺来啦!”

大嫂一怔,许万喜趁机挣脱大嫂拽着自己衣袖的手,大步跑出门外对站在门口的赵二虎问:“是石书记找俺吗?有情况?”

赵二虎一点头,急急道:“快去吧!我都找了你好几家啦!估计石书记都等急了!”

许万喜冲追到门口的大嫂一挥手,道:“大嫂,请回吧!扫荡马上就开始了,照顾好孩子,俺走啦!”说着话,他跟着赵二虎带着两名侦察员小跑着跑回石国泉等人开会的地方。

石国泉此时正在开会的屋子里走来走去,开会的干部们已经全走了,屋里除了石国泉,还有两名传达命令的军区司令部通信员。

看见许万喜喊着报告走进来,石国泉两眼顿时放出光彩,他拉着许万喜的手急急道:“许万喜同志,现在军区交给咱们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这事关咱们军区部队几千人的生死,所以咱们必须完成好,一点儿差错也不能出!”

许万喜听石国泉这么一说,心里略微紧张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他心平气和语气坚定地对石国泉说道:“石书记,有什么任务您就布置吧!俺一定坚决完成!”

石国泉攥着手里的命令道:“许万喜同志,由于敌人集中的过于迅速,使得咱们军区的部队失去了快速转移的时间,现在其它几面已经被敌人围的死死的,军区部队可能突围出去的方向就剩咱们这里了,所以军区指示咱们,迅速摸清敌人在这里的布防情况,找出敌人布防的弱点,掩护主力突围出去,这任务现在就交给你,你必须完成,今天半夜,军区的主力部队将到达咱们这里,数千部队的生死将系于你们几个人的身上!你有信心完成任务没有?”

(未完待续)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