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网 23、一张神秘的纸条 正文

yifu_chen 收藏 0 4
导读:钱网 23、一张神秘的纸条 正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3/


让我没想到的是,与公费旅游无异的对京兴摩托车股份公司申请两个亿贷款的贷前调查之旅,却与我的东北天海之行,在待遇上简直是两重天地,不可同日而语。负责接待我的薇州摩托车集团公司,不但财务总监李雅菊亲自到广州的白云机场接了我,而且还让我落榻于薇州市内湖滨旁的一座四星级酒店。

京兴市落英缤纷,萧瑟挂满枝头的时候,华南的薇州还是一派温暖如春、莺歌燕舞的好季节。这家酒店在一派大兴土木的机器轰鸣的工地包围之下,建在一个叫西湖的公园里,可谓闹中取静。这里,水色碧绿,梧桐树遮天避日、芭蕉树亭亭玉立、桂花树扩散着缕缕幽香,其间,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儿,飞翔穿行,留下一片“叽叽喳喳”的歌唱。

我在酒店装修豪华的房间洗了个澡,从来没这么舒适轻松地欣赏着窗外美景。

“咚咚”,有人轻轻地敲门。我想恐怕是财务总监李雅菊招呼我去看企业了。我一边起身一边说声:“请进!”

“咚咚”,门又被轻轻地敲了,却没人进来。我只得走向门口自己去开门。但是,我拉开门一看,却不见一个人影。

“谁在开玩笑?”我自言自语着准备再关上门,却突然发现门角处夹着一个信封。此时,我倒没感觉出恐惧,只觉得很好奇。怎么会有信放在我的门口呢?

我好奇地拿了信,在封面上却没发现任何的字迹。新奇之情立刻代替了闲适之心,我悄悄地关上门,并上了锁。以最敏捷地动作抽出了信封里的一个纸条:

“柳韵小姐:

京兴摩托车股份公司的贷款千万不能放!京兴摩托车股份公司是薇州摩托车集团公司新投资建立的子公司。薇州摩托车集团公司有的是钱,通过京兴摩托车股份要贷款只是想与银行建立信贷联系,取信于社会和国家有关部门,掩盖他们走私洗钱的勾当罢了!

薇州摩托车集团公司的厂房用地原是远飞集团公司的,是爱农银行利用四亿账外经营贷款通过京兴伟业公司购置的,本来应该走破产核销之路,可有这么一伙人,偏偏想通过剥离给资产公司后进行资产重组,目的就是要在薇州、京兴、东北天海建立一个洗钱网络,达到他们跨国洗钱的犯罪目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么好的业务怎么会白白地让你们银行逮着?千万小心上别有用心人的当!”

署名绝对酷,叫“别问我是谁”!

我被搞懵了,真搞不明白,折腾来折腾去,怎么又回到远飞集团公司的圈子里来了。按照“别问我是谁”的说法,章总给我的这单让银行垂涎三尺的业务,其实只是一个阴谋的开始!而且,我还要成为帮着某些人建立洗钱网络,进行跨国洗钱犯罪的帮凶!

我想,这个“别问我是谁”即便是别有用心、危言耸听,但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我清楚地记得章总原来答应给我的那两个亿存款,迟迟没拨出来的原因竟然也是担心公司资金来源有问题!那么,章总是否知道摩托车公司里的核心内幕?除了账外经营的问题,是否还知道其上级公司与远飞集团公司的这种更深层的资产关系?他为什么要给我介绍这笔贷款业务,真的是出于好心,还是想利用我以至利用银行之间无序竞争的机制?“别问我是谁”说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是挑拨我和章总的关系,还是确有所指?而这个写条的“别问我是谁”,又会是谁呢?

我正百思不解的时候,门外又有人敲门了。“咚咚!咚咚!”,敲得非常闹心。

我赶紧收了纸条,把它重新塞到信封里,并把信封藏入了自己的挎包,语调平静地说:“请进!”

“咚咚!咚咚!”门还在敲,我想起来了,我已经把门给插上了。我想,这次一定是李雅菊来了,连从猫眼向外张望的程序都剩了,直接开了锁,拉开了门。让我大吃一惊的是,进来的不是李雅菊,而是一个高个男人,竟是我在京兴没找到的方子洲!

虽然没了我的监督,但是,他的八字胡却没再留起来,并且按照我的意思刮得干干净净的。我想,我的话在他的心目中多少还是有一点份量的。

“怎么是你?”我现在的惊奇比刚才在门口发现信封更甚。

方子洲却顽皮地笑了:“怎么就不能是我?”

想方子洲本来就是一个以揭黑打假为酷事之人,莫名其妙地找上我的门,应该是他本能的长项。继而我猜测,刚才的信封也许就是他方子洲所为!他此次一定又是来跟着我刺探远飞集团公司内幕的,而这个“别问我是谁”也一定是方子洲为逗我开心而搞的小把戏。于是,我就扳起脸来,为了诈唬他,我神经兮兮地大声喊叫道:“‘别问我是谁’!”

我这一喊,着实吓了方子洲一跳,他大睁着圆眼傻愣愣地望着我,半天没反应过来。我感觉诧异,如果“别问我是谁”真是他,如果他在跟我搞恶作剧,现在的他一定应该抖开包裹(中国相声里的逗笑技巧)了,如果再装下去,就一定没了半点酷的感觉,更别谈幽默。

于是,我就再进一步地诈唬他,又叫道:“‘别问我是谁’,我还能不晓得你是谁!”但是,我现在的声音已经比第一次小得多了。

“别问我是谁?谁会起这么个鬼名字!我方子洲可是坐不改名,行不更姓的!”方子洲半开玩笑地回答我,见我依然行为怪异,一定是以为我突发了神经病。他好奇地审视着我,竟把他的一只又瘦又大的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挺认真地问:“说,这是几?”

我反而被他搞得哭笑不得了,便把他的手推开,有一点气急败坏地说:“是五!是五!我还识数!我没疯!”

方子洲诧异了:“那你刚才一直莫明其妙地叨咕些什么?”

我不想告诉他信封的事儿,也不想让他多心,就嗔怪地打岔道:“你晓得过来看我,怎么就不晓得提前告诉我你跑哪儿去了?”

见我态度恶劣,方子洲忘掉了我刚才的行为怪异,反而感悟到了我对他的关心。他高兴了,进而一言不发地先亲吻了我。我没拒绝,而且情不自禁地投入了情感与他长吻。长吻的空灵让我的大脑混沌,长吻的憋闷让我的呼吸困难,最后还是我率先推开了他,虚情假意地嗔怪道:“你怎么这么粗鲁!我又不是你的老婆!”

“你什么时候可以作我的老婆!?” 方子洲态度挺认真。

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反窥我自己的内心,我对自己着实有了几许憎恨:我跟方子洲到底算什么?是恋人?是朋友?还是情人?我忽然感觉自己也许真的不是一个好女人!

“等你把英雄当够了吧!”我挖苦道。继而重新端庄起来,以便拉开我俩之间的距离,避免在此情此景之下,再次坠入他的爱河,尤其在这爱河我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定义的情况下。

“我算什么英雄,充其量只是一个民兵而已!”方子洲的脸上掠过一丝阴影,对我施爱的劲头一下子就没了,也许在他的心里,我的话让他产生了自卑心吧。一个男人要和他心爱的女人,尤其是我这样的美女结婚,自己再怎么逞英雄,却居无定所、衣食有忧,他怎么对自己的良心或者虚荣心进行交代呢?

见我不再吭声了,他嗓音阴暗地自我解嘲:“在那首诗的下面,我忘记加一句了:‘在你读到我这首诗的时候,我已经踏上异域的土地,等待我的是荆棘与坎坷。韵,别了,也许是永别。”

我没给他好脸色,就打断了他:“行啦!行啦!说点正经的不好吗!”

见方子洲一副灰溜溜的样子,我感觉自己有一点过分,便想再哄哄他:“不过你的大作,比王学兵那已出版的诗强得多!‘莫笑我丑陋,身体风样轻,为人祛病,我要漫天飞行’,像歌星王杰一样伤感,酷极了。没想到,你不但写了一手好字,而且还有那么一点歪才!”见他依然没露出高兴的样子,我再加一句:“真的,我不是吹捧你!”说着,我给沮丧的方子洲倒了一杯水,索性改变了话题:“你不会告诉我,你这次到华南又是与我偶然邂逅吧?”

见我如此问,方子洲的眼睛里才重新洋溢出了灵气,他喝了一口水,笑呵呵道:“偶然!当然是偶然”

我用眼睛翻了他一下:“那你怎么晓得,我住在薇州的西湖边上!”

“我是谁?别无长物,闻黑味,嗅出腐败的味道,比狗都灵!” 方子洲又开始笑呵呵的了,但是却依然不肯告诉我实情。

“狗屁!你又不是狗!”看着他不说实话、嬉皮笑脸的德行,我真的生气了。我冲过去,拉起他的袖子:“你走!我不想见到你!你是英雄也好,你是公安便衣也好,你是二溜子也罢,都跟我没一点关系!”

方子洲见我真的动了气,赶紧低声下气地告饶:“嗨!你怎么这就又火了?!我跟你说实话还不行!你这个川妹子,真是辣得很呐!”

“晓得川妹子的厉害就好!”我依然没好气,“你说不说实话与我也没啥子关系!”但是,我的手还是把他松开了。

“告诉你吧,我三天前已经到这里来了!”

“难怪在京兴市我找不到你!那个何大爷居然还帮着你打马虎眼!说你给学生上课挣外块去了!”

方子洲笑了:“老头儿就是和我配合默契!”

“我对老汉儿没兴趣。说,你来这儿做啥子吗?”我穷追不舍。

方子洲在我的追问之下,低声说:“这里像远飞集团天海公司一样,也有爱农银行京兴市分行两个亿的贷款,一样是血本无回!”

这些,我在天竺支行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反正是金融秩序混乱时候搞的,大家也都知道,没什么稀奇。我作出不屑状:“就为这个?”

方子洲神秘地一眨眼:“有意思的是,原来爱农银行要把这里的贷款和东北天海的一样进行呆坏帐核销,几乎是零受偿,四个亿全部损失。可你和那个王学兵去一趟泰国之后,爱农银行就改变了政策,把这里的不良资产剥离给了爱农资产公司,并且把两块地,外加京兴市的破烂,作价一个亿卖给薇州摩托集团公司了!”

我对方子洲的这一发现继续表示不屑:“这不是很正常吗?远飞集团公司京兴市的资产早已经是负数,加上这两块没交土地出让金的地,净资产根本不值一个亿。他们这样进行市场化运作,这不是等于帮着京兴市挽回了一个亿的经济损失吗?!”

方子洲笑了:“市场经济是无利不起早的经济!那华裔泰国人赵自龙和孟宪异不是傻子,如果无利可图,他们为什么愿意当这冤大头!莫非在这地下发现了金子?”说罢,他忽然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我要搞清楚的就是这个!为什么本来可以卖一个亿的资产原来却可以分文不取地作坏帐核销!这之中,没有腐败问题?谁信呢!”

我忽然感觉方子洲太天真意气了,就索性把我从分行、支行先后了解到的这两笔贷款的情况告诉给他,而后说:“账外经营的问题我都清楚,这些你问我就可以,何必还跑到这儿来!”

方子洲见我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他倒笑了,玩笑着对我说:“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就这样的,虽然这是属于账外经营,虽然现在再这么做就是非法,但是,历史问题要历史地解决,对这两笔坏帐,京兴市也是认可的,同意并入爱农银行的不良资产大帐中。而后,怎么处理,是核销还是由资产公司拍卖就完全是银行可以自主的行为了。王学兵的一个比喻我觉得有道理:砸了宣德炉炼铁,是当时的政治需要,无法用经济模式来理论的!”我把上次到市委参加金融研讨会的政策精神和老崔科长的解释传达给方子洲听,此时,我甚至觉得他有一点愚钝和过于较真了。

方子洲“吱喽”一声,喝了一口水,颇感自得地微笑着:“这就是你女孩子的善良了!可你殊不知中国古人就已经发明了暗渡陈仓之术!”

见方子洲一副取笑我的样子,我依然不服气:“我也晓得这里可能不一般,否则就不会有我去远飞集团公司、去天海公司调查时的种种麻烦,也就不会有我遇到的这么多倒霉事儿了!”

方子洲见我如此说,立刻兴奋起来,站起身,度到我的身边,在我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你终于大彻大悟了!只要你把许多个点联成一体,通过这个轨迹,你就会发现许多触目惊心的问题!”

我依然不屑地辩解:“你在东北天海还不是看着烂尾楼干着急!一张黑色的钱网,你没确凿的证据揭开它,发现了又有什么用?你又怎么当你的英雄?他们鬼着呢!表面上看,一切既合理又合法!”

方子洲望着窗外的风景,自言自语道:“这张黑色钱网已经被我分解成几段了。第一个关键点是:分行原来的银鹏公司获得的高息是否都成了改善职工福利的小金库?王学兵之流到底自己装了多少?这就是以账外经营掩盖下的贪污受贿犯罪!第二个关键点是:王学兵为什么从泰国回来就把这账外经营的屎屁股重新亮给资产公司而不直接核销!表面上看,虽然可以给京兴市避免一个亿的损失,可在资产公司,是要冒败露他们原来贪污受贿罪行风险的,不如核销来得干净利索!这一改变,起因是什么?”

听方子洲这样分析,我不由得想到了在曼谷持刀行凶的史笑法一伙,还有那房间里出现的匪夷所思的信封。莫非王学兵对这笔贷款处理方式的改变与境外的黑势力有关?!是受了境外黑势力的胁迫?或者为了更大的经济利益?

我不知道方子洲掌握了多少情况,他下一步又要做些什么?但是,我没再询问他。因为,我明白,一向诡秘的他是不会向我说出全部真相的。同时,我也没把我脑海里的这些火花和问号告诉方子洲。因为,我不想在他已经让我非常闹心的行为上再火上浇油,再推波助澜了。为了打岔,我索性直接问了他进门之前的那封信:“信,是不是你送来的?”

“什么信?”他依然诧异地看着我,依然是一副真切的莫名其妙的表情。我心想,看来这信肯定与他无关了。那么,这写信的人到底是谁?又是什么目的?代表着什么利益集团?我想,这一定不会只是一个简单的革命群众揭黑的义举!

为了转移方子洲的注意力,我继续打岔:“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晓得我住在这儿的?”

我的话音未落,门外又有人敲门,薇州摩托车公司的财务总监李雅菊不等我说“请进”就轻轻地推门进来了。她是个泰籍华人,只有三十岁,是一个在华南人种里很少见到的美女。她的脸蛋呈椭圆形,皮肤不是白里透粉,而是棕色里沁出丰润的白色,洋味儿十足。她的个头中等,大臀丰胸,身材圆润,性感难抑。每当她笑的时候,就露出两排整齐、显得很白的牙齿,让人感觉很爽,恍惚间甚至会让人误以为自己也有这样美好的牙齿一般。

李雅菊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鲜艳的花衬衫,面皮红黑,文质彬彬、一副学者作派、很书卷气的男人。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竟是薇州摩托车公司的华裔泰国人赵自龙总裁,而且这个大老总竟然是专程来看望我这个银行小职员的!

李雅菊介绍我和赵总握手之后,望着穿了一身很随意运动装、留着络腮胡的方子洲诧异地张了几回嘴,却终于没说出话来。方子洲站在我们之间也只是尴尬地雌牙笑着,找不到话说。

我灵机一动,赶紧给来人介绍道:“这是我的男朋友,姓方!”我怕方子洲的名字经常与打假揭黑联系到一块儿引起对方不快,索性没说出他的名字。

说罢,也不知道我是因为当众撒谎而感觉尴尬,还是因为第一次当众展示了自己的男朋友,特别是方子洲这样的人而害羞,我的脸莫名其妙地感觉出了热辣。

方子洲的确比我老道,寒暄之后,他望着我向众人解释道:“我是到华南出差,半道听说她来了,特地来看望她!”说罢,赶紧找借口溜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