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0.5镇压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市政广场上的混乱还在继续。

零乱的汽车,倒在地上正在呻吟的伤者,四处散布的杂物,到处都是的血迹。。。

130多个黑帮分子持有大量武器,甚至还有不少的自动步枪和一两百米外的警察对峙着。应该说,警察的整体素质还是不错的,黑帮分子以往不过是依仗火力才敢于欺负警察只有射程短的警用冲锋枪而已,现在只有200米不到,警察完全可以有效压制黑帮分子。

松岗洋之助藏在一棵树后面用自己的9毫米左轮还击,这时,一个小头目猛然站起来用手里面的AK74小口径自动步枪连续对躲藏在花坛后面的警察射击,然后乘机扑到松岗洋之助身边,急切地用手指了指场上,“二当家的,这不对啊~~,您看,我们。。。”

是有点不对,不对的地方在哪里呢?

“这些楼房里面的人都是尾见家的吧~~”,背后三坐七八层的楼上不断地在喷射火舌,也能够有效地反压制警察。但是。。。不对,怎么射击中间还是有不少自己人倒下呢?

“二当家的,我觉得不对,尾见家的肯定是派了不少人上去,我们也有派的,可是。。。这里面怎么还有我们的人被打死呢?该不是尾见家想在背后捅我们一刀吧?”

不可能吧,尾见家族的势力本来就小,而且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暮然,远处上空腾起了三发紫色信号弹,周边的楼房上突然出现了很清脆的点射声音。

怪异的响声让松岗洋之助下意识地低下头来趴到地上,扑通~刚才还在和自己商讨问题的小头目直挺挺地就倒在地上,两个脚仅仅抽搐了两三下就死翘翘了。

轻轻地用手拨过他的头,只见小头目的左额被一发子弹击穿,揭开天灵盖后从右边耳朵附近穿过,红的白的混杂在一起,忍不住就一阵恶心。

“阻击手!是专业阻击手”,趴在地上的松岗洋之助一阵心悸,这是谁派来的,来专门杀我的吗?

悄悄爬到树的前面来,躲开来自后面的可能袭击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只见每响一轮的脆声,场上自己的人就要消失掉几个,特别是持有自动武器的就更加危险。

一阵后怕,这是非常专业的阻击手,完全不象自己家族的作风,是警察~~妈的,这是警察设计好的圈套,怪不得铃木这家伙敢胸有成竹地公然挑逗自己,该死的东西。。。

马上撤退吧,警察就要来包围这里了。

此时又是一发阻击子弹射击过来,准确击穿树干打在松岗洋之助右臂上,虽然已经被卸掉了很大一部分的力量,不过7.62毫米的专用子弹还是在他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块肉来。

忍不住就哎喲一声,这不是警察的反暴枪啊,这是军用的~~中国人,你们也参与进来了吗?

这让原本豪情壮志准备反击铃木的松岗洋之助顿时没有了信心,想到这里,咬着牙捂着伤口对四下里面喊了几声,“我是二当家的,大家都注意了。菊石山地见”

这是暗语,说的是风紧,要大家立即撤退分散隐蔽,家族会上门通知如何恢复活动的。

眼珠子转动几下,把手上的血抹在自己脸上,然后假装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稍微歇息了一下就利用树木和杂物的掩蔽向最靠近的楼房爬去。

而已经被两个方向压制住的爪牙则开始哄散,一边猛烈地向警察射击,一边准备跑路。

对于毫无经验试图逃跑的黑帮分子来说,空旷的广场上就是被猎杀的最好靶标,快速的奔跑的暴徒对于楼上阻击手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十多支军用步枪三轮点名下来,就在广场上增加了20多个冤魂,还有七八个倒在地上唉嚎。

已经悄悄爬到楼底下的松岗洋之助还是回头最后看了看场上的惨状,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你们都等着。。。我会回串本来找你们的”,然后捂着自己的伤口向外面跑去。

没跑出三十米,就看见巷口突然就涌出四五个警察,他们都在向广场上跑去,回头躲是来不及了,他急忙大叫,“救命啊,谁来帮帮我~~”,然后一个人倚在墙上喘气。

为首的是一个持反暴枪的华军武警,他看了看松岗洋之助,又瞟了眼手下,警察小头目急忙上前,指着血迹帮武警问话,“这是怎么回事?”

“长官,警察先生,我是住在前面的居民,刚刚从这里路过被黑帮打中了,我现在走不动了,请一定要帮帮我~~把我送到医院去,我求求你们了~”,松岗洋之助哀求着。

“好了,他还可以动,让他自己到医院去~~我们快走~”,听完翻译的武警果断地命令道,然后率先向前继续跑去,前面正在激烈交火,赶快去支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家伙将在今后几个月里面给串本驻军带来多大的麻烦。

驻军司令部的两辆轮式、一辆履带式装甲车在步兵的伴随下从港口出发分成三路快速向广场包围过来。一路上都是四处乱串的人群和抛弃在路边的汽车,杂乱无章的公交车也很麻烦,步兵一边警戒一边把汽车强行发动开到一边去,这就浪费了不少的时间,不到10分钟的路最后一直到12点40分才赶到现场。

广场上,失去指挥的黑帮分子还在坚持抵抗,纷纷向最左边的楼房下面的商店集中,剩下大约40多个暴徒倚靠剩下的几支自动步枪对企图缩小包围圈的警察进行反击,不过他们面对越来越多的警察还是突不出去,只能集体退到商店里面准备继续顽抗。

增援警察赶到以后,加强了对商店的包围,剩下的警察和到达的驻军巡逻队则开始搜索残留分子,对场地上的伤者进行分类甄别,如果是黑帮分子就立即隔离到警察严密控制的区域去,由随后达到的驻军医护兵进行包扎,公立医院的6辆救护车也被召唤过来,对受伤平民进行简单处理。

架起高音喇叭的警察开始对商店进行喊话,“里面的人都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给你们三分钟时间,释放人质举手出来投降,否则将遭到严厉的打击”

表示拒绝的死硬黑帮分子倚仗自己的手中的自动步枪用猛烈的子弹来回答警察的喊话,普通的刑事警察哪敢端着手里的冲锋枪上前找死呢?何况,暴徒还把商店店员和被堵在里面还没有来得及逃掉的几个顾客抓起来押在窗户上以阻挡警察的子弹。

“警察们都听着,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立即给我们我们在码头上提供两辆快艇,否则,每隔一分钟我们就要杀一个人质~~”,商店里面的暴徒看见警察都只是远远地围困着没有上前来发动进攻的意图,也就公开反威胁对方。

驻军巡逻队的士兵都在暗自耻笑着,带队中尉若无其事地坐在一边抽烟,十多个士兵则围在一边保持警戒。

警察支队部队长仓井次郎看了半天也觉得不太好解决,只有上前寻求驻军的帮助,“中尉先生,我们现在需要帮助,您看~~”

“哦,这好说,可是我们一出动的话,这附近的商店和里面的人质。。。我也就无法保证他们安全了,你能够承担下这个责任吗?”,看了对方一眼,中尉简单地反问道。

“这个。。。”,这附近的商业房哪一间不价值几个亿的,这让仓井次郎很犹豫,还有就是十多个人质的安全问题同样需要慎重,如果都是些普通人到也罢了,反正现在也正在清理广场,到时候就说是歹徒打死的也就可以了,但是,万一这里面有个什么重要人物的话。。。可就不是自己这个支队长可以担待下来的了。

“还有30秒”,暴徒继续嚣张地叫唤着。

闻讯从家里面赶来的女店主是叫苦不迭,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自家的商店都算是毁了,这可是我的血汗钱啊~~扑通一声,中年女人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晕了过去。

几个房主看见局势已经被基本控制住了,也从家里钻出来纷纷主动上前找警察交涉,四五个人围住警察局长小仓武二不断施加压力,要求尽快地和平解决,别让歹徒把这给炸了影响整个大楼及附近商店的安全。

自治委员会9大委员在场的只有3个,而就是在这3个里面现在能够“清醒”的只有两个,宫本次郎和小仓武二两个人是面面相觑,毫无办法。

这可是市中心的商业区啊,要是被炸了的话可就一点都不好玩,别说人员和财产的损失,光是房屋和地皮的价钱就足够让人认真考虑一下,这让小仓武二恨的咬牙切齿。

这个该死的铃木,你是主席,到底是强攻还是放他们走,你得拿个主意出来啊,怎么还在装昏迷呢?

12点37分,暴徒残害了一名人质并把尸体抛出,仓井次郎被迫用喇叭和对方进行谈判,企图拖延时间,结果一分钟刚到,暴徒就再次杀害了一个顾客并宣称再不同意条件将每分钟杀三个,直到把里面的22个人质全部杀光。

在场的两位委员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你能承担责任吗?

不不不,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来干这个。宫本次郎用眼神来回答警察局长的询问。

这个时候,宫本次郎和小仓武二都开始羡慕起那个虽然还躺在担架上但注定明天将成为“反暴楷模和优秀公职人员”的主席来。

要不是我晕血,我也会主动出来当这个英雄的,宫本次郎还是对铃木的“高瞻远瞩”表示了钦佩,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节呢?难怪人家是主席,自己只能当个副手。

最后,两大委员还是不能逃脱临机决策的责任,两个人几乎是在摄像机的关照下“共同”才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绝对不能因为畏惧承担责任而放任一个暴徒。。。最终让他们逃离串本去危害日本其他地方的居民”

接到请求的中尉命令手下的12个士兵做好掩护,自己和3个武警各自带队从四个方向突破,他还就私下地告诉兄弟们,暴徒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手里面最多就是几把老式的自动步枪而已,只要充分保护自己并歼灭暴徒就可以了,而人质的伤亡与否都是属于次要的问题。

支援部队终于来到了,张凌风宣布接管指挥权。

看了简单的部署以后就把中尉直接斥责了一顿,你怎么能这样不顾及战士们的生命呢?暴徒在里面是否只有自动步枪和手枪?是否还有没能够发现的爆炸物或者是其他的武器?这样莽撞上去,就算歼灭了暴徒,自己伤亡是多大?

就差没直接问对方是否是想用战士们的宝贵生命去换人质了。

这让中尉感觉很委屈,自己和战士们都有防弹衣,歹徒的轻武器没有杀伤力,在狭窄的商店里面就算歹徒有自动武器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也不可能对训练有素的武警产生伤害,不就几个乌合之众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