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王随知道自己再也与魔法无缘,气沮之下,干脆掉过头听那个吟游诗人唱歌。

那个吟游诗人已经唱了一段,说是两军已经布好了阵马上准备开打,主人公终于出场了:

“战神阿瑞斯钟爱的英雄啊,

穿着鲜艳的盔甲,

肩挂着弯弓和利箭,

挥舞着两人高的长矛,

骑着喷着火焰的骏马,

从亚特兰帝国的军阵中冲了出来,

决心要与伊坎帝国最好的勇士,

去拼个你死我活。

他心中充满了喜悦,

像一头饥饿的狮子,

看到了美味的绵羊……”

“真是个……呃,那个……嗯……‘猛男’!”王随撇了撇嘴,随口用上了自创的埃拉西亚单词。

“吟游诗人们编的诗歌一向夸张得很,这是他们的风格。”司柏大叔一旁解释道。

赵庆忍不住插口问道:“那个英雄是谁啊?此人唱了半天,为何不说出他的名字?”

司柏大叔呵呵一笑:“贤侄啊,你切莫慌,不到这首诗歌的最后,他是不会说出主人公的名字的。这也是他们的风格,用这方法吊足了听众的胃口。你只有老老实实地听完了,才能知道他唱的是谁。”

王随耐着性子继续往下听,这时候那位吟游诗人又开始描述这位英雄的长相了,什么“他的肩膀像门板一样宽”,“松树一般粗的强有力的胳膊”,“他的胸膛厚实如城墙”,“铜铃大的眼睛里闪着愤怒的火焰”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听得他直在那撇嘴摇头不已,如若把这些真的安在一个人身上,那这个家伙确实不知道会长成什么样子的怪物了。

赵庆显然也听不下去了,回过头来又向司柏大叔问道:“请问大叔,你方才所提到的‘第一大魔法师’奥拉大师,他是何许人也?”

“他呀……”司柏大叔面露不屑之色:“是个什么魔法师,曾经是埃拉西亚魔法协会的会长,现在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第一大魔法师’,哼哼,不过就会那么几手魔法,也不知怎的弄了个这称号。我看他只不过是欺名盗世之徒,未必有什么真本事!”

王随不由得暗自哂笑,这“第一大魔法师”的称号如何能骗得过来?要知道但凡是“天下第一”,必然有不少人来争夺,就算是你自称“天下第一白痴”,恐怕也有人要来抢上一抢,何况是“第一大魔法师”!那奥拉大师若无真实的本领,在天下那么多好名之徒的虎视眈眈之下,只怕不但“第一大魔法师”的称号保不住,还能否留得性命都说不准了。看到这老家伙怡然自得的样子,王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揶揄道:“若那奥拉与大叔相比,哪个更是厉害些?”

“没有比试过,不好随便乱说……只是没有交手的机会,若是真要在魔法上一较高下的话,我‘乌鸦’司柏未必会输于他!”司柏大叔正色道,脸上居然是一本正经。

凯瑟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你见过奥拉大师么?”王随转而问起凯瑟琳来。

凯瑟琳止住笑,摇了摇头:“没有……据说这位大师很神秘,做事也很低调,除了他的弟子和好朋友外,很少人真正见到过他本人。十七年前奥拉大师与‘人间冥王’决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听到过他老人家的消息。”

“‘人间冥王’?这家伙是什么来头?”王随大为好奇。

凯瑟琳又是摇了摇头:“这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小,只是听父亲说过,奥拉大师与一个叫‘人间冥王’的人决战,之后就双双消失了,再也没有他俩的消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人间冥王’更是好像突然间冒出来的,从来没人听说过,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叫什么名字……”

“幸好还留了个外号……”王随又是撇嘴摇头。

“金发的罗普伯爵脸色惨白,

害怕失去了生命,

他慢慢躲到了队伍中,

就像一只可怜的老鼠,

碰到了一条可怕的毒蛇。

他魂飞魄散、手脚颤抖、连连后退,

在神一般的英雄面前,

罗普伯爵竟会如此恐惧……”

王随忽然笑了笑,觉得这位吟游诗人描述得很有趣,开始用心地往下听。然而下来的描述就让王随难以接受了,因为按这家伙所述,天上的各路神仙都跑下来了。这个神来帮伊坎帝国,那个神去助亚特兰帝国,男神女神老神少神来了一大堆,上窜下跳,左奔右跑,忙得不亦乐乎,好像打仗的不是两国的将士,全是这帮神在争高低、论上下一般——反正他们又死不了,当然那位波塞冬大神还是要帮主人公的。而且对人物的描绘更是离谱得出奇,像那第一号神仙头子宙斯的老婆,居然被说成“长着一双牛眼的尊贵的赫拉”!一个女人长着一双“牛眼”,那是何等的尊容啊!(但他忘了大汉的女神“西王母”,长得也不怎么样,《山海经》有云:“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他越听越烦,四处张望,却见酒馆里面的人个个听得全神贯注,津津有味,甚至连那“白蛇”凯瑟琳都听得如醉如痴,美丽的双眼连放异彩。真想不通埃拉西亚的人为何品味如此之低,这么难听的诗歌竟然会听得那么入神。

终于,这位大英雄在波塞冬大神和其他几位神仙的鼎力相助下,单枪匹马杀死了伊坎帝国的八万大军,获得了全面的胜利。而那些神仙们也都心满意足,胜利的自然很高兴,失败的神也没什么不开心,总之地上的战争已经打完,他们也都纷纷回到天上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司柏大叔用胳膊肘碰了碰赵庆,悄声道:“注意,他该唱出主人公的名字了……”

“战神阿瑞斯钟爱的英雄啊,

擦干了长矛上的血迹,

向波塞冬大神和其他诸神虔诚地致谢,

感谢众神帮助他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我们吟唱伟大的勇士啊,

他的英勇将永远在埃拉西亚流传。

希望人们牢记住他的名字啊,

他就是那……啊……啊……啊……”

酒馆里的人都心急火燎地等着这位吟游诗人赶快唱出主人公的名字来,但此公却自顾自地“啊……”个没完没了,久久不肯停歇,显然最后还要吊一吊众人的胃口。

王随却是不急,心中反而感到好笑。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吟游诗人长长的嚎叫,心想:“你小子有本事继续‘啊’下去,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长的气儿,到最后憋不死你!”

“……啊……英勇无畏的‘狼王’,众神宠眷的萧雷男爵!”吟游诗人深深地吸了口气,脸色涨红,站在那里粗喘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