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烟花·断肠酒 正文 伏击

fwl115842 收藏 0 9
导读:飞雪·烟花·断肠酒 正文 伏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9/


初六,履霜,坚冰至。

《象》曰:“履霜冰至”,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伏击、伏击,还是伏击,一路之上,杀手不停的与不知名的对手撕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击退了多少人,只知道两天三夜的不眠不休,他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再这样下去,不要说击退那些不知名的敌手了,拖也要被拖死了。何况,身上的伤又添了几处,那是昨天夜间在枫林渡与人撕杀时留下的,那次他刀斩11人,击伤4人,结果却被人刺了3剑,肩头还中了一镖,索幸都不是什么要害之伤,不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现在。

想想过去的几天,自己真的如同在做梦一般。先是接到师兄李如义的飞鸽传书,让他赶到斜谷接应,等他快马加鞭赶到斜谷时,师兄已经和“铁原三杰”战在一处,“铁原三杰”绝非浪得虚名,手中功夫确实了得,如果不是师兄危急时替他挡了几刀,并以身体死死缠住了“三杰”中的老大“混天龙”许飞,那一天杀手也就交代在了斜谷。惊天撕杀的结果是“三杰”两死一重伤,老大“混天龙”许飞弃左手逃逸,师兄李如义伤重而亡,临死之前,师兄将随身携带的木匣交与杀手,托他转交邙荡山主“双枪教头”陆飞扬。接下了那个木匣,杀手没想到的是就接下了这一路的连番撕杀,风月死了,自己身受重伤,还结下了个不知道来历的敌人,真不知道这条路在和处是个尽头·······

七月十四 洛水镇

杀手立马于镇头,抬眼望去,镇中如往常一样热闹非凡:几个农妇在和小商贩争吵着什么;

一个小孩踢翻了卖米糕的货筐,引得一阵叫骂;几个汉子骂骂咧咧地从路边的赌场走出来,似乎是手气不太好······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常不过了。杀手暗自笑了笑,将马留在镇外,信步走入了洛水镇。

王常看着杀手慢慢地走入了镇中唯一的这条大街,不禁偷偷的笑了,他似乎看到走过来的杀手已经死了,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中安然逃脱,至少他自己不行。结果,他看到杀手停在了自己的面摊前。

“老板,来碗混炖。”杀手望着王常笑着说。

“好嘞。”王常用力咽了咽吐沫,装着不在意的看了看四周,农妇与商贩争吵着,抽出了藏在身后的刀剑;从赌场出来的汉子骂骂咧咧地向面摊靠了过来,卖菜的悄悄掀开筐中的白菜,露出了下面的大刀,嬉笑打骂的少女握紧了手中的暗器,眼神却死死地盯住了杀手。

“他死了。”王常心想。是的,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杀手早就死了上百次。也许是觉察出了什么,杀手皱了皱眉,

“抱歉,还是不要了吧。”说着转身向镇外走去。

“想走?”杀手刚一转身,王常一边向大街上潜伏的杀手发出行动的暗号,一边飞身扑向杀手。人在半空中,他却看见众人手持刀剑,眼神却呆呆地望向自己。妈的,一群饭桶,不动手全看着自己干什么,自己有什么好看的?下意识地他低头看了看,一个半截身子直直地站在地上,腰以上的部分已经齐齐的没了。好熟悉的下半身啊,是谁的?我的?一个意识在脑海里响起,促使他看了看自己,飞在半空的王常只剩下了半截,剑却舞出了几朵剑花,只是没有了杀伤力。

好快的刀!让人连痛苦都感觉不到,只是,他是什么时候拔的刀。在黑暗占据大脑前,王常低声喃喃地说着。

王常的半截身子刚刚跌落在地,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刀和剑卷着铺天盖地的杀气从四面袭来,中间还夹杂着数不清的暗器。杀手不退反进,返身竟冲向了镇内,众人又是一愣,明知道镇子里有埋伏竟还有人敢向里冲,找死也不选日子啊!愣神之际,杀手已经出现在了镇子当中,四下里发一声喊,无数的兵器和人像潮水一般淹向了杀手。洛水毕竟是个小镇,说是大街其实不过3、4个人宽,像是潮水遇见了河道一样,涌上来的人群被挤成了长长的蛇型,真正可以与杀手过招的不过3、4个人,前面的人见势不妙,猛的停住了脚步,可是后面的却一个劲的向前冲,口里叫嚷着“冲”、“杀”······想停下来的发现要停住脚步已经是不可能的时候,杀手出刀了,饮血刀一声长吟,刀光闪过,最前面的四个人不甘心的倒了下去,四个,又是四个,后面的人才发觉不对了,于是,有人高喊:“会暗器的上房,其他的包抄,都散开!!”众人立刻四下里散开。杀手暗暗叫苦,冲入镇中就是因为他看清了镇子里街道狭窄,真正能和他交手的不过几人,使他免去了腹背受敌的境地,毕竟连日撕杀加上身上多处受伤,自己也禁受不起更大的拼杀了。

房顶上开始向下发出了密集的暗器,四周的小巷里也冲出了包抄的伏击者,上挡下抵,左突右冲,杀手渐渐招架不住了。刚刚砍翻一个拿剑的女人,身后呼声响起,杀手暗叫不妙,身行向左跃去,但立时就有5、6支兵刃向他袭来,杀手只得挥刀相迎,刀剑相撞,杀手借力飞了起来,可身形只拔高了一尺,4枚暗器就扎在了他的肩头,一声闷哼,杀手跌落了下来,没有犹豫,一落地,杀手借势滚了出去,好险,几把大刀硬生生的砍在了杀手刚刚落脚的地方,一停顿,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后背传了过来,剑,一只长剑穿透了后背,从左胸露出了它狰狞的剑尖。没有回头,反手一刀,惨叫着,一个偷袭者倒了下去。寒光闪过,胸前又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肌肉从里面向外翻了出来,血水瞬间染红了外衣。

“他快不行了······”一个胖子刚刚喊出,头就被饮血刀送上了半空,分不清是杀手还是伏击者的,血水流满了大街,溅在了人们的脸上、身上,被鲜血刺激的伏击者,红着眼睛不记伤亡的扑了过来。

“好累啊!要是能歇歇该多好啊。”杀手一边想着,一边挥刀挡住了突刺过来的3支铁剑,身形已经渐渐缓慢了下来,挥动的长刀也已经变得笨重了。——嘶——又是一刀砍在了当胸,杀手抵挡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人飞无力的飞了出去。伏击者士气大振,叫喊着涌了上来,杀手努力的用刀支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眼前却一阵发黑,倒下去之前,他听见有人高喊:

“碎梦山全伙在此!谁敢撒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