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一下中芯国际的张汝京

冷欺雨 收藏 1 249
导读:了解一下中芯国际的张汝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


以财富计,张汝京的名字在芯片产业中就意味着财富,无法用数字衡量。若以名望计,张汝京的头衔甚多:中芯国际总裁、中国芯片业的拓荒者、勇敢的冒险家、成功的商人。但他所钟爱的却在名利之外,一个最简单的称谓:基督徒。

他用六年的时间,经历无数磨难创造了一个奇迹:将几乎是荒漠的中国芯片产业发展带动起来,使中芯国际迅速成长为业界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中国的半导体企业界成了领头羊之一。

“我遇到过无数困难,我感谢上帝的祝福。” 张汝京深有感触,“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达到成功的境界,而一直是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什么是成功?如果有一天生命终结,在上帝面前,上帝说,你在世界上做了一个很好的仆人,做了许多帮助别人的事情,在永恒中是有价值的,这就是我的成功了。”

在这样一位笃信上帝的企业家面前,财富两字似乎能够给予我们更多深层次的启示。



慈善的清教徒



1995年,张汝京受在德州仪器的上司邵子凡之托,到北京发表有关半导体技术的演讲,这是张汝京一岁时离开大陆后的第一次代表公司回国作学术报告。期间,与接待他的信息产业部官员唐新萍相识。唐为当年的贵州高考状元,闲谈之中与张汝京谈及贵州地区的贫困状况。

于是,1996年,信奉基督的张汝京与友人在唐的介绍下,在贵州郑安县的碧峰乡捐赠了平生的第一个希望小学。此后,在贵州、云南、四川、甘肃和新疆,张汝京及友人已经盖了或支持了29所希望小学。

每年,张汝京都会亲自到其中的一个地方去看看,一来了解他们缺什么,二来要看看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张汝京的身上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当张汝京在德州仪器工作时,公司派遣他在泰国工作,张汝京发现,贫困的泰北地区一美金就可以帮助一个孩子一个月的学费。“当时中午我一顿饭大约要吃5美金,后来我中午吃2美金,这样下来,我就可以帮助许多泰北的学生上学了。我在德州仪器的同事中很多人都是这样,他们挣到了钱,往往会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和子女教育费用等,然后把其余的全部用来捐助失学儿童,建希望小学。”

张汝京津津乐道的是《圣经》上记载的一个故事:有一次,耶稣坐在圣殿门口看人们捐献,许多富裕人捐了大把的钱财,耶稣很赞许他们。但当一个寡妇把身上仅有的钱财捐献出来时,耶稣说,她比其他任何人都值得称赞,因为她把身上仅有的钱财捐献出来帮助更需要的人。

“所以,捐出的钱多或钱少不是一个问题,重要的是心灵。” 张汝京重重地说道,“财富的真谛是心灵的满足,财富不是简单的物质享受,而是在永恒中寻求的价值。《圣经》上说,不要积财宝在地上,而要积财宝在天上,就是有效地去帮助真有需要的人。”

事实上,掌管上百亿美元资产的张汝京,自己却过着 “清教徒”般的生活。在中芯国际员工眼里,张汝京永远开着那辆不起眼的小汽车在厂区穿梭。而和张汝京出差是“痛苦”的,因为往往厂区的简易小楼就是张汝京的家,他甚至连旅馆都不去住。对于交通工具,“给我经济舱就好了,足够了”,全无一些大老板的张扬。



是追逐却不是奴役



是不是因为张汝京已经赚到足够的钱而显得超然世外呢?事实上,张汝京并不讳言财富的重要,但他一再强调,财富的增多,对人性发展固然必要,但如被人视作最高目的,人心便不免为之桎梏,使人除财富外不会追求其他价值。这样一来,惟利是图的贪婪便成为人性发展的巨大障碍。

“君子固然爱财,但一定要取之有道。”张汝京平静地说道,“更重要的是对钱财,我们以‘管家’的心态来对待就好了。上帝给我们的钱财是让我们经营管理的,而不是让我们成为守财奴。钱财要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上帝给了你很多赏赐,但他不需要你回报,因为万有都属于上帝。但如果一个人口渴了,你给他一口水喝,甚至在许多的小事情上给最需要的人提供协助,这就是对上帝的回报了。”

《圣经》有云:“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意思是说,一个拥有钱财的人要进入神的国度是极其困难的,富人总会比穷人更看重世俗的价值。但当16世纪的宗教改革发展出上帝财富的托管者(trusteeship)这一概念后,西方商人们开始主动在信仰和商业这两个世界之间搭建桥梁。他们意识到应当受谴责的不是对财富的拥有,而是富人对他拥有财富的过分依恋。正如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所说的:“商人们意识到自己充分受到上帝的恩宠,实实在在受到上帝的祝福。他们觉得,只要他们外表得体,道德行为没有污点,正确使用财产,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创造财富,同时还感到这么做是在尽一种责任。”

所以,张汝京并不主张压抑年轻人的欲望,“不要拦阻青年人追逐财富的理想,只是不要变成钱财的奴隶。我的态度是:要去赚钱,但绝对不要急功近利。用不正当的方式赚取钱财是不会有好结果的。青年人应该努力学习技术、技艺去赚钱。当钱超过了我们的需要后,应该去帮助别人。你越多给别人,上帝就越多给你。”

《圣经》马太福音中记载:主人将要远行,走之前把仆人叫在一块并把财产委托他们管理。依据每个人的能力,他给了第一个仆人5个塔伦特(古罗马货币单位),第二个仆人2个塔伦特,第三个仆人1个塔伦特。第一个仆人拿这5个塔伦特经商并很快又多赚了5个。同样,第二个仆人也多赚了2个,只有第三个仆人把钱埋在地里。主人回来后,跟仆人们结算。头两个仆人都受到了奖励,被允许掌管更多的事情。只有最后一个仆人被骂成“又懒又蠢”。“你看到辛苦敬业的人吗,他必站在君王面前。”《圣经》其实给了人们最大努力追求财富的动力。

在张汝京看来,日常的世俗活动的宗教意义在于:上帝应许和祝福的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以苦修的禁欲主义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这是他的天职。

张汝京总是说:努力工作,取财有道,上帝会祝福你的——“不是说一个人呆在家里上帝会帮助他。上帝不祝福一个懒惰的人,我们每个人都要努力工作。上帝犹如父亲一样,鼓励我们每个人努力工作,尽管它无所不有。”



拓荒者的自助



尽管心态平和,但张汝京并非一路坦途,对他来说,道路崎岖颠沛是意料中的事,这是现世人生的必然状况。

张汝京坚信:上帝帮助那些自助的人。

当初欲回国创业时,美国有一些部门对高科技出口到中国设置重重障碍从中阻挠。同时,要离开“新的”东家台积电,张汝京就得损失35万股台积电的股票,约合1700多万人民币。但再大的困难都不能阻挠他回归的脚步。经过努力,张汝京疏通了去大陆建厂的有关环节,并放弃了台积电的巨额股票,卖掉了在美国的房产,带着90岁的老母,9岁的幼子,将安在美国达拉斯二十余年的家,搬到了上海浦东。

2000年4月,张汝京选定在上海建立一座8英寸晶圆制造工厂时,他就已经没有回头路。曾有业界人士戏言,所谓半导体行业,就是做到一半就会“倒”的行业,巨额的资金和大批高精尖人才的需求,形成这个行业巨大的进入壁垒。而行业中平均每三至五年一次的景气循环,就像魔咒一样,困扰着每一个新进入半导体制造行业者的神经。就连张汝京也称:“谁也无法精准判断半导体的景气循环,克服这些困难必须有紧张的信心、毅力和全体员工的努力。这一切都是上帝的祝福。”

最让艰苦创业的张汝京不曾预想过的,也许是与台积电绵延几年的恩恩怨怨。就在中芯国际积极准备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2003年年底,台积电在美国联邦法院对中芯国际提起侵犯专利权和窃取商业秘密的诉讼。从那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台积电三诉中芯国际,到2005年初才达成协议和解,台积电有条件地撤回诉讼。而2006年8月25日,台积电再次向美国加州法院提出诉讼,诉中芯国际违背了双方在2005年1月和解时签定的合约。

而在2005年,由于在内地发展芯片产业而遭遇台湾当局“非法投资”指控的张汝京,毅然用申请放弃台湾户籍的行动表达了他的决心。“我母亲教诲我:如果遇到外面不公平的对待时,我们常常会向上帝抱怨:为什么?做好事为什么还遇到困难?妈妈还告诉我,上帝若允许一件事发生在我们身上,这件事情就会对我们有益,因为他满有睿智和慈爱。温室中的花朵无法抵御风雨的侵袭。所以,‘万事都互相效力’,如果你做的真的是好事,上帝一定会带领我们度过困难的。”说这话时的张汝京眼眶湿润,“我们从一进来到国内的时候就遇到一些台湾人士、政治上的打压。中芯来大陆做半导体绝对是正确的,是为了中国,而且市场极好。但有些人却似乎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还有就是一些竞争对手中的部分人士,他们已经非常强大了,在我们还很弱小的时候一再的以不公平的竞争手段来攻击我们。然而,在这个时候,总会有许多正义之士,我认为他们就是上帝差遣的天使来帮助和搭救我们。如果我们一个个看去,这种不断的拯救、凑巧似乎是一种偶然,但从整体上看,许许多多的偶然都一一的及时出现,这就是上帝的帮助。”

张汝京说,“我的态度是:对于恶,绝对抗争,对于错,改了就用爱心去拥抱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