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八章 成钢 第五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28 85
导读:兵王 第八章 成钢 第五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第五节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兵们才真的相信训练已经结束,放心大胆开始休整。老B们变得笑容满面和蔼可亲,每天与兵们厮混在一起打球、娱乐,但就此没了下文,兵们期待已久被通知正式加入B大队的日子迟迟没有到来。

被兵们戏称为蓄意报复的被俘训练结束后,他们中间又少了两个人。至于他们离去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老B不说兵们也从没有人问起。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兵们玩的有些厌烦,对那种两眼一睁忙到熄灯的生活竟然多多少少的有些怀念。

吃过早饭,无所事事的兵们跑上操场踢足球。这是近阶段他们最喜欢的娱乐项目,只有踢足球才能发泄出他们过剩的精力,猛地停止训练兵们觉得憋得难受。

老B各忙各得,没事儿的就坐在操场边上看兵们疯跑。猎犬老B和马东盘腿窝脚的坐在沙坑里吸着烟聊天。

“那个兵怎么就过来了?”猎犬老B指指远处抱着本漫画书看得哈哈大笑的武登屹,口气里充满的不相信。

“是啊,这个鼻涕虫似的家伙竟然熬到了最后!”马东笑着说:“那天被俘训练的时候,这小子眼泪汪汪可怜巴巴,负责审问他的那两位竟然下不去手了!”

“这也算是一个高招!”猎犬老B问:“我看考核结果上,他不是也经过审问了吗?”

“是啊!换了两位!”马东说:“那两位结束训练就来找我了,强烈要求把武登屹赶走,说他简直是给解放军丢人,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

“军人哭鼻子是让人无法接受,大多数人都认为军人应该是铁骨铮铮的硬汉,包括我们自己也这么认为,从我们入伍的第一天起就接受‘掉皮掉肉不掉泪’的教育。”猎犬老B看了悠然自得的武登屹一眼:“像他这样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其实哭也是一种解决难题的办法,他不就是在哭泣中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了吗!”

“但愿他以后不要哭,咱们可丢不起这个人!”

“他今年刚18岁,已经通过了地狱般残酷的训练,他同龄人还在学校里读书呢,对他宽容一点不为过!”猎犬老B扭头问:“红军团来的那个老兵怎么样,我看他也是个火爆脾气!”

“死抗过来的,一连被呛昏过去三次硬是一声不吭。”马东挠挠头说:“结束训练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说他终于明白13号的心情了!”

猎犬老B轻笑着说:“在红军团的时候,他把鸿飞臭揍了一顿,被鸿飞挺着刺刀追到了团部。陈志军失去预提干部资格,鸿飞挨了一个处分。”

正说着,鸿飞和司马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直接加入战团,时间不长好好的一场足球赛就变成了美式橄榄球。他们两个人踢足球向来是手脚并用的,兵们也只好跟着手脚并用。

“这两个小子,从来就没让人省过心!”猎犬老B呵呵笑着说:“把他们叫过来!”

马东站起来大喊:“鸿飞、司马过来!”

球场上,鸿飞正在掩护司马抱着足球向球门冲锋,兵们对这两位搅局的“痞子”并还没有拳脚相加,也啊啊呐喊着围追堵截,兵们踢足球纯粹是闲得难受,他们大概觉得这种手脚并用的方式更痛快。

战事激烈,司马连过三人后突然站住,马上就被兵们扑倒把球抢了去。鸿飞跑上去埋怨:“笨蛋,站住干什么,准备投篮啊!”

司马说:“我好像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扯淡!”鸿飞撇着嘴说:“你现在是15号!有人喊你也是喊,15号!出来,蹲下!”

“我靠,我又不是犯人!”

“我到盼着自己是犯人呢!”鸿飞把司马拉起来说:“十个犯人加起来受的苦也比不上咱们一个人……”

“鸿飞、司马!跑步过来!”马东已经喊的怒气冲冲了,两个听是听清了但还是楞了半天才喊着:“到!”飞奔过去。

“不习惯了?”猎犬老B笑咪咪的看着两个泥猴一样的兵。

“有点儿!”两个人挠着头嘿嘿笑着说:“对自己的名字有些生疏了,猛听见分队长喊,一时还真反应不过来!”

猎犬老B拍拍身边的沙地说:“你们把武登屹喊过来,咱们聊聊天!”

鸿飞扭头喊了声“武登屹”,武登屹手舞足蹈的看着漫画书根本不理他。鸿飞大喝一声:“19号!”他立刻喊着到跳起来东张西望,看见鸿飞对他招手,直接横穿球场跑过来。

猎犬老B笑道:“武登屹跟你们学的也不守规矩了!”

三个兵、两名老B围坐在一起,马东拿起烟问:“你们抽烟吗?”

鸿飞和司马犹豫了一下说:“谢谢分队长,我们不会!”

猎犬老B说:“抽吧,我知道你们会抽烟!”

鸿飞、司马看看猎犬老B的笑咪咪的表情,担心的问:“不会被扣分吧?”

“不会,训练已经结束了!”

两个人抢过烟点上,迫不及待的深吸一口立刻一阵头晕目眩,好像是第一次把烟吸进肺中的感觉,四个月没有吸烟他们的身体已经排斥尼古丁了。武登屹看到鸿飞、司马晕乎乎的样子,以为他们舒服的不得了,也想拿一支。鸿飞立刻在他手上拍了一下:“小屁孩,不要不学好!”

武登屹看看猎犬老B声明说:“我已经18了,是成年人了!”

司马做了个鬼脸说:“等你不哭鼻子,不看漫画书了再说吧!”

猎犬老B、马东饶有兴致的看着三个兵吵嘴,他们喜欢在上级面前也能保持一贯作风的兵。

鸿飞抽了口烟,晃晃脑袋赶走眩晕感,问道:“队长,你刚才说训练已经结束,那我们什么时候加入B大队?”

猎犬老B反问道:“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三个人立刻觉得猎犬老B还没睡醒在说梦话,他们苦熬了四个月不就是为了加入B大队吗,这个时候问他们是否做好准备,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于是三个人连连点头,表示做好了一切准备。

马东嗔怪说:“越来越没规矩,点什么头,你们瞌睡啊!”

三个人担心马东会让他们去“活动身体”立刻准备跳起来回话,猎犬老B挥手示意他们坐下接着说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你们快要退伍了!”

三个兵面面相觑,鸿飞纳闷的问道:“队长,加入B大队和我们服役年限有什么关系?”

猎犬老B说:“当然有关系,你们现在只是能承载特种专业的平台,距离真正的特种兵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我不希望看见你们到时退役,这是全体老B最不愿意看见的结果,所以我要征求你们的意见!”

三个兵有些发傻,地狱一样的四个月竟然只是刚刚学了点皮毛。他们本来已经认为自己可以上山打虎下海擒龙无所不能了。

鸿飞抑郁的说道:“队长,是不是我们经常捣蛋,你不喜欢我们?”

“你们捣蛋的那点水平差远了,老B们那个不是捣蛋专家!”猎犬老B反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经过四个月的训练,在你们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学到了很多技能,已经是一名合格的特种兵了?”

三个人连连点头,突然想起马东还在身边,又想跳起来,猎犬老B摆手让他们坐下说:“成为一位特种兵要经过长期的训练。我们通过训练学习技能,通过更多的训练掌握技能,通过进一步的训练使技能成为本能,然后在学习更高级的技能。每一个终点都是一个新的起点,周而复始,学海无涯用在我们身上也很合适,特种兵的成长就是一个学习与训练的过程!”

三个兵一脸的迷茫,他们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不会还要学会什么才能算是一名特种兵。

猎犬老B笑着说:“说的简单一点,你们现在的水平如果和一名优秀的特种兵比起来,就如同幼儿园大班毕业生与清华大学毕业生相比!”

鸿飞、司马立刻撇嘴,武登屹吐吐舌头,望着老B一个劲儿地笑。

猎犬老B说:“你们这三个小子给我听好了,我给你上一课!如果现在你们回到老部队,绝对是佼佼者,因为你们百分之百的胜任团级侦察分队所能遇到任务。听说过金字塔吗?”

“知道!”

“对执行任务的性质来说,B大队就是塔尖。师、团级侦察分队大都是执行战术任务、集团军一级的执行的是战役任务,而我们执行的是战略任务。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团一级侦察分队的任务是抓“舌头”,那我们就要准备去把敌军的国防部长抓回来,明白了吗?任务越艰巨需要掌握的技能就越多,你们这四个月的训练,看似学到了很多东西其实只是些皮毛!”

猎犬老B看了一眼瞠目结舌的三个兵说:“将来你们会进行专业训练,比如根据鸿飞在选训队的表现,他有可能会接受小队指挥员方面的训练、司马胆大心细会接受尖兵训练,武登屹记忆力好逻辑性强会接受爆破手或者通讯员方面的训练。这些训练课目庞杂需要大量的训练时间才能完成。抛开专业课目不说,单说你们的单兵素质也差远了。你们三个的枪法还算可以,但动对静、静对动、动对动中你们能精确命中目标吗?你们的分队长能在时速六十公里的车上,准确命中一百米外时速八十公里以内的任何目标,你们行吗?”

三个兵立刻用崇拜的眼神看马东,马东不客气的说:“小意思,小意思,老B都是我这水平!”

“你们还有很多课目不行!”猎犬老B把兵们的目光拉到他身上,竖起左手说一个按倒一个手指:“潜水你们会了,但定向前进超不过一百米,深潜还没学过,特种驾驶不会,跳伞只训了一种伞形的高跳高开,高跳低开、地跳低开都没训,直升机滑降只训了粗绳滑降,细绳滑降没训,各种地形地貌条件下的作战与小队协同作战以及战术运用,你只训了山岳丛林。还有寒、热带丛林、沙漠、平原、城市与村落、雪原等没有训练,情报搜索与判读、长时间野外求生、军事英语、作战准备区域方言与民情、特种化装侦察、我军与假想敌武器装备、侦照器材的熟练运用……”

三个兵看着猎犬老B的手指竖起来按倒按倒又竖起来的,傻眼了。一个人的大脑里怎么可能装得下这么多的知识,他们找到了与特种兵之间的差距。

鸿飞与司马、武登屹交流了一下眼神问道:“完成所有的训练,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这要根据各人的条件,B大队的最快的纪录是三年!”猎犬老B说:“完成所有的训练后,你们将无所不能无所不会,当然除了生孩子以外!”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留下会被提干?”

“那不一定,要看你们表现!考上军校会提干,考不上只能转志愿兵!”猎犬老B警告说:“但我不保证你们一定会提干或转志愿兵,如果训练达不到标准,随时都会离开B大队!”

三个兵沉默了,他们来当兵的原因不同但到时退伍的想法是相同的。他们的家境虽不优越但绝对是殷实,留在部队固然可以解决他们马上就要面对的工作问题,但残酷的训练让他们心有余悸。鸿飞他们没有农村籍战士吃苦耐劳的精神,虽称不上是纨绔子弟,但贪图享受是绝对是有的。他们最初的训练只不过是为了争取老兵们才能享受的“特权”,当军官长期服役是他们从来没有设想过的。

猎犬老B脸上笑得像开了花:“怎么样!做好留下来的思想准备了吗?”

马东有些企盼的说:“我希望你们留下来成为硬汉子,但如果想待上一个阶段看情况再说,趁早现在就离开,省得浪费我的心血!”

“离开不可耻,包括你们所说的那两名叛徒!”猎犬老B说:“人都有不同的生理与心理极限,我们是在优中选优。B大队锤炼出来的都是当之无愧的国之利刃,打造国之利刃首先要有一块经过千锤百炼的精钢,你们现在已经是精钢了。说真心话,我希望甚至盼望你们留下来。因为在你们身上我隐隐看到国之利刃逼人的锋芒!”

三个兵沉默着没有说话,这是一个不容反悔关系到一生的决定,留下来意味着放弃优越的生活面对无休止的残酷训练。这样一个重大的决定,仓促间三个人谁也下不了决心。

猎犬老B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说:“去探家吧!回家听听父母、朋友的意见,去看看地方上的灯红酒绿再作出你们最后的决定。回到地方上看看,也许能找到更好体现你们自身价值的位置。B大队企盼甘于为国奉献的汉子加入,但毕竟关系你们的后半生,我不能强迫你们!过一会儿,去我办公室拿军人通行证,想好了20天后来这里找我成为正式的老B,如果不想留下直接回老部队报到就是,你们的档案我会在第二十一天寄回红军团!”

猎犬老B匆匆离去,马东把烟给鸿飞他们留下也走了,他知道这三个兵需要思考。

鸿飞、司马眉头紧锁大口吸着烟想心事,武登屹一脸轻松的问:“鸿飞,你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鸿飞在考虑如何对他那个当兵有瘾,甚至已经盘算好争取多活几年把孙子也送入部队的老爷子谈这个问题。他如果知道这个好消息,一定会双手赞同,绝对不会让鸿飞退伍回家。

武登屹可不管这些,他讨好的说:“鸿飞,只要你留下我就留下,你走我也走!”

鸿飞不堪重负的说:“不要把你的后半生压在我肩上,自己作决定!”

“说的不错,我们还有二十天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司马站起来说:“把家里的电话留一下,不要失去联系,先回家看看再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