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六章 保卫战 保卫战(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周卫国冲李勇呲牙笑了笑,说:“老李,我没事!鬼子真够笨的,竟然还是只出动了一个小队!鬼子指挥官难道就不懂得一鼓作气的道理?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李勇忍不住笑了,说:“老周,鬼子指挥官要是知道你喜欢他,晚上睡觉肯定会做恶梦的!”

周卫国冷笑数声,说:“遇上了我,他今后恐怕再也做不了梦了!”

李勇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周卫国想了想,低声吩咐战士们都解下自己的绑腿,并准备好手榴弹。

战士们虽然不明白周卫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既然这是周卫国的命令,他们自然是毫不犹豫就都执行了。

等战士们都解下了绑腿,周卫国又吩咐他们将绑腿包上小石块,再裹在手榴弹弹体上,只是要留出拉环的位置。

有机灵的战士立刻猜出了周卫国的意图,都是笑呵呵地开始将小石块往手榴弹弹体上缠,还向那些不明白的战士解释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让小石块充当预制破片。

等战士们将手榴弹都缠好小石块,鬼子也接近了一排阵地,冲在前面的鬼子已经开始了试探性射击,但在周卫国的命令下,一排战士却都隐蔽在战壕里,没有理他们。进攻的鬼子大喜,以为刚刚掷弹筒发射的榴弹已经把山顶的八路军消灭得差不多了,立刻直起身子,发一声喊,向山顶冲了上来,等警戒哨低声告诉周卫国鬼子进入了四五十米范围内后,周卫国一声令下,战士们都是冷静地拉下了手榴弹弹体上的拉环,随着导火索燃烧后发出的黄烟,战士们在默数了三下后,将包缠了小石块的手榴弹迅速朝鬼子仍了出去。

加料的手榴弹在飞到鬼子上空后开始爆炸,四散的小石块和着手榴弹弹片立刻把鬼子炸倒一片,鬼子还没看到山顶八路军的影子就不得不狼狈地撤了下去!

鬼子的这次进攻损失了二三十人,一排却是无一伤亡!战士们都兴高采烈,倒是偷上阵地的林水生和柱子却在心里不住埋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向周卫国学会用手榴弹?

鬼子一退下去,战士们也不用周卫国吩咐,留下警戒哨后立刻猫腰撤出阵地,躲入了山后的隐蔽壕,顺便将隐蔽壕又加长加深了一些。

一排撤出阵地后,鬼子的掷弹筒像疯了一样在短时间内连续发射了十几轮榴弹,搞得周卫国都怀疑他们哪来那么多榴弹?

这时,许光荣带着三连的二排三排终于运动了上来!

看见许光荣,周卫国第一句问的就是:“连长,乡亲们都转移了吗?”

许光荣点头说:“你放心,我让炊事班掩护群众从后山转移了!团里我也派通讯员汇报去了!你们这里情况怎么样?”

听到群众已转移的消息,周卫国总算是松了口气,立刻向刚进隐蔽壕的许光荣简单介绍了一下敌情。

周卫国刚介绍完敌情,留在阵地的警戒哨就通知鬼子又上来了!

许光荣不假思索,立刻命令一排留在隐蔽壕中充当预备队,由二排三排跟他上阵地。

周卫国没有反对,毕竟一排已经伤亡了十个战士!

许光荣刚带着二排三排进入阵地,鬼子就冲了上来,这次进攻鬼子还是只出动了一个小队,看来他们已经认准了山顶只有三四十个八路军!

鬼子当然为他们的轻敌付出了代价,再次在丢下三十来具尸体后撤了下去,但是打退鬼子的这次进攻后,二排三排却伤亡了有三四十人!而且其中阵亡的还占大多数!两个排加起来的伤亡竟然是一排的三倍还多!

当看到从山顶撤到隐蔽壕的二排三排战斗减员竟超过了三分之一时,周卫国不由目瞪口呆!二排三排这仗是怎么打的?

周卫国实在忍不住,走到许光荣身边低声问道:“连长,怎么这次我们的伤亡会这么大?”

许光荣叹了口气,说:“战士们都杀红了眼,大半个身子露出战壕,被鬼子冷枪打死了不少!”

周卫国无语了。

探出身体向敌人射击当然显得很勇敢,可当面对的敌人是训练有素的鬼子时,这无疑就是自杀的行为了!一排在他的言传身教下根本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举动,可二排三排他就没办法了!

想到这里,周卫国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时,从后山又爬上了十几个人,许光荣和周卫国定睛一看,见领头的竟然是兵工厂厂长丁义生!而派去通知兵工厂转移的铁牛也陪在丁义生的边上。


丁义生气喘吁吁地进了隐蔽壕,和许光荣一照面就大声说道:“许连长,我带着兵工厂的工人给你们送弹药来了!这是我们兵工厂剩下的最后十二箱手榴弹!我们这些人也准备都留下,和你们一起杀鬼子!”

说完指了指身后十几个肩扛弹药箱的兵工厂工人。

许光荣皱了皱眉,先让战士们接过了手榴弹,随后温言对丁义生说:“丁厂长,你们送来的手榴弹我们都收下了,感谢兵工厂的同志们!但这里还很危险,你们还是赶紧回去跟着群众们撤吧!”

丁义生正色说:“许连长,你瞧不起我们兵工厂是不是?我们也是军人,杀鬼子也应该有我们的一份!”

许光荣苦笑说:“丁厂长,你们和我们不一样……”

丁义生打断许光荣的话,说:“我们怎么不一样了?你是党员,我也是党员!你穿着军装,我也穿着军装!保护群众是你的责任,同样也是我的责任!”

许光荣几乎是恳求地说:“丁厂长,都到这时候了,你就别跟我争了!我求求你,快点撤下去吧!”

丁义生摆手说:“我不撤!今天你就是说破天我也不撤!”

许光荣涩声说:“丁厂长!你是兵工厂厂长,不是普通战士!怎么能这么意气用事?你现在最大的责任就是带着兵工厂尽快转移!根据地不能没有兵工厂!你们兵工厂的每一个人,都是我们根据地的宝贝!少了谁我许光荣都担待不起!根据地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兵工厂绝不能毁在我许光荣的手上!”

丁义生还要再争辩,许光荣一挥手,说:“丁厂长,你要是再不撤,我就给你跪下了!”

说完,就要跪下,丁义生赶紧扶住了许光荣,两人又僵持了一会,最终,丁义生只好叹了口气,带着兵工厂的人撤了下去。

兵工厂的人撤下去后,许光荣立刻命令战士们收集重伤员的弹药,弹药刚收集好,山顶的警戒哨就通知鬼子又发动进攻了!

奇怪的是,这次进攻之前鬼子掷弹筒竟然没有射击!

许光荣想了想,命令所有能走动的战士都跟着他上阵地!

现在二排三排的伤亡都这么大,再留预备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鬼子的这次进攻看来是孤注一掷了,只见山腰上百来个鬼子端着枪正嗷嗷叫着往山上冲。

许光荣沉着地只等鬼子进入四五十米才命令战士们投弹,由于这回鬼子进攻速度太快,一排曾用过的加料手榴弹却来不及制作了。

冲上来的鬼子被战士们的密集投弹硬生生地炸了回去,但是他们撤退的时候却拖走了山坡上所有的鬼子尸体!包括刚刚添上的十多具尸体!同时鬼子机枪的压制射击也造成了三连十几个战士伤亡。

战斗结束后,鬼子的掷弹筒没有再射击,许光荣也没有带着战士们撤出阵地。

周卫国猜得没错,鬼子掷弹筒的榴弹已经消耗光了!

稍稍休息了一会后,许光荣立刻命令全连清点伤亡情况并收集剩余弹药。

伤亡情况很快就报上来了,结果让许光荣大吃一惊!除了掩护群众撤退的炊事班,三连现在竟然只剩下了八十九人!其中还有二十多名重伤员!也就是说,现在三连的战斗人员只有六十几个人了!

至于弹药,子弹平均每个战士仅剩下不到六发!即使加上林水生和柱子两人身上的六个子弹盒共两百三十发子弹,六十几个战斗人员平均下去每人也才只有十发!如果留出机枪用的子弹,每个战士就只能分到五六发了!手榴弹也只剩下了五箱多,只够每个战斗人员分一颗多一点!

许光荣不由眉头紧锁,现在三连的兵力和弹药都不如鬼子,这仗该怎么打下去?许光荣不是没想过牺牲,可就算是牺牲也要有价值啊!如果全连都拼光了阵地还是没守住,那么因为遭到顽强抵抗而损失惨重的鬼子必然会将怒气都发泄在阳村的乡亲们身上,那么乡亲们的命运……许光荣突然不敢再想下去了!

周卫国却没有多想,只是忙前忙后帮着处理伤员,又教其他排的战士用绑腿给剩下的手榴弹都缠上了小石块。这才坐下休息。

鬼子这回进攻被打退后并没有马上发动下一次进攻,而是从附近找来了大堆的枯枝,堆在空地上,又将拖下山的鬼子尸体一层层垒在了枯枝上面,随后点起几支火把,将那一大堆枯枝点着。

火越烧越旺,山下的鬼子突然开始颂唱,开始是零星的几个人在唱,到最后,所有的鬼子都开始跟着唱。鬼子唱的什么内容许光荣虽然听不明白,但语调的悲凉还是能听得出来的,看来山下的鬼子正在为死去的鬼子唱葬歌!

想到这里,许光荣不由皱紧了眉头,低声问周卫国:“鬼子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在这时候火化自己人的尸体?他们就不怕这样做会影响到部队的士气吗?”

周卫国却是一脸凝重,说:“连长,按照鬼子一贯接受的教育,战死沙场是他们最大的荣耀!他们在这时火化战死者,正是为了激发所有人的斗志!所以,鬼子肯定很快就要发动进攻了!”

许光荣皱了皱眉,没有再说话,他实在没法理解鬼子的这种思维!


果然,鬼子在颂唱完葬歌后,立刻开始了新一轮进攻,剩下的八九十个鬼子在渡边的带领下大叫着往山上冲,似乎根本就没有要隐蔽的意思。

许光荣本想等鬼子冲进五十米距离后再下令开火,但鬼子竟像是猜到他心思一样,冲到百来米就突然分散卧倒,随后开始匍匐着向山顶接近。

幸好这回战士们都在周卫国的指导下制造好了加料的手榴弹,等鬼子接近到四五十米后,许光荣一声令下,战士们纷纷将拉了弦的手榴弹投向鬼子。

手榴弹不断爆炸,但由于鬼子这次进攻分得太散,手榴弹的杀伤效果却是有限,眼看着鬼子越来越近,许光荣一咬牙,举起驳壳枪带头将身体探出战壕向接近的鬼子射击。

周卫国刚要提醒许光荣注意安全,就听见一声枪响,许光荣身子一晃,往后就倒。

周卫国大惊,立刻上前扶住了许光荣。

许光荣咳嗽了几声,苦笑着看了一眼周卫国,低声骂道:“妈的!老子……打了十年仗,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死在个……没见过面的……鬼子手上!”

越说到后来,语调越快,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周卫国强忍住心中的不安,迅速检查了一遍许光荣的伤势。

许光荣伤在左胸部,看伤口的位置伤的应该是肺部。

周卫国一边告诉许光荣不要说话,放慢呼吸,一边迅速掏出急救包,从里面找到纱布压在许光荣的伤口上,随后开始用绷带给许光荣包扎(许光荣此时已有开放性血、气胸。开放性气胸急救时首先应封盖伤口,将开放性气胸转为闭合性气胸,再穿刺胸膜腔抽气减压,封盖伤口用凡士林纱布当然更好,但一般急救包中不会有凡士林纱布,也不会有穿刺针,情况紧急下只好先用普通纱布覆盖了。至于血胸,又要根据非进行性血胸、进行性血胸或凝固性血胸区别处理,方法有闭式胸腔引流、剖胸探查止血等,但实际上这些措施在战场急救时都很难做到)。

王守荣见许光荣中弹,立刻弯腰跑了过来,到了许光荣身边后忍不住焦急地叫道:“老连长,老连长!”

许光荣听见王守荣的声音睁开眼,低声骂道:“你他妈怎么过来了?我一时还死不了,你快回去!”

说完呼吸又急促了起来。

王守荣眼中立刻现出了泪光。

许光荣叹了口气,低声说:“守荣,我没有……要骂你……的意思,你回去吧!”

王守荣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这时,三班的机枪手也在探身射击时被鬼子击中,副射手刚要拿起机枪接替射击,王守荣就冲了过去一把抢过了机枪,一跃而起,站上了战壕边缘,对着冲上来的鬼子拼命射击,边射击边大声吼道:“小鬼子!你们来啊!爷爷我在这等着你们呢!”

许光荣一眼看见立刻大声叫道:“王守荣,你个浑蛋,给我隐蔽!”

话说完就开始剧烈咳嗽。

许光荣话音未落,王守荣就被鬼子的子弹击中,身体软软地倒了下来。

周卫国一惊,带着几个战士三两步冲到王守荣身边,将他从战壕边缘拉了回来,在战壕中放平,随后指挥着一班二班战士将剩下的所有手榴弹都扔向了冲近的鬼子。

鬼子终于被打退了!

鬼子一退,周卫国就开始给王守荣检查伤口。很快,周卫国就发现王守荣胸腹都有伤口,这些伤口现在都在不停地往外冒血,腹部的伤口甚至连肠子都流了出来!

周卫国迅速从急救包里拿出了纱布和绷带,将纱布压在了王守荣的伤口上,开始包扎,心中却是明白,王守荣伤得这么重,根本就没有办法救活!

王守荣突然睁开眼,看着周卫国,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卫国……我……对不住……你,求你……别记恨我!”

周卫国流着泪点了点头。

王守荣又说道:“把我……抬到……连长那里……去。”

周卫国立刻把杨大力叫了过来,随后和他一起抬起王守荣,走到许光荣身边,将他放了下来。

王守荣脸色苍白,看着许光荣一字一句说道:“老连长……你……别骂我……孬种!我……不是……孬种!”

许光荣哭了,大声说:“王守荣,你不是孬种!你是好样的!”

王守荣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突然头一歪,就此牺牲!

周卫国直觉心中难受。王守荣本不必死的,但他却是有心求死,谁也拦不住!其实他并不是什么坏人,当初只是一时糊涂,而且现在他也用鲜血洗刷了自己的耻辱!他无愧于一个军人的称号!只是这代价实在太大了!

许光荣挣扎着要起身,又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周卫国赶紧上前扶住了他。

许光荣一把抓住周卫国的手,说:“卫国,我求你件事!”

周卫国含着泪说:“连长,你说,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许光荣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说:“卫国!我死以后,三连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以后三连在你的带领下一定会威名远扬的!”

周卫国摇了摇头,哽咽着说:“连长,你永远都是我的连长!等你伤好后我们再一起打鬼子!”

许光荣叹了口气,说:“卫国,我的伤我自己知道,我怕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随后又面色一紧,说:“卫国,你记住,我们八路军是人民的队伍,我们的身后就是阳村的群众,所以我们绝不能后退一步!就算我们三连全部死光,也不能让鬼子过去!卫国,答应我,一定要把鬼子挡住啊!”

周卫国不住点头,却是说不出话来。

许光荣连续说了这么多话,竟然没有一丝吃力,这让周卫国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在周卫国点头后,许光荣的眼神开始渐渐迷离起来,又过了一会,许光荣突然头一歪,双手下垂,牺牲了!

周卫国大叫一声:“连长!”

抱住许光荣的尸体放声痛哭。

边上的战士也跟着一起落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