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一卷 此身已寄关山外,梦里犹伴美人眠 第十九章 逃离美国

guoxiuwen 收藏 17 27
导读:我的军队 第一卷 此身已寄关山外,梦里犹伴美人眠 第十九章 逃离美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云风!”寒雪猛的从梦中惊醒,冷汗已经浸透了她的衣裳。

寒冰听到动静急忙跑了过来,担心的问道:“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寒雪一把抓住她的衣袖,脸色苍白,惊慌的说:“姐姐,我刚才梦见云风他浑身是血,好可怕啊!”

寒冰将妹妹轻轻的搂在怀里,柔声抚慰道:“别怕。只是一个梦而已,他不会再回来吓你了。那个混蛋死了才好,你担心他干什么呀?”

寒雪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颤抖着说:“不会的!他不会死的。姐姐,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我知道他不会死的,他会没事的……”

寒冰费了半天的劲才让寒雪冷静下来,“好了,妹妹,别胡思乱想了。”停了一下,又说起了孩子的事,“妹妹,你肚子里的孩子什么时候去打掉?”

寒雪下意识的将手捂在了肚子上,低声说道:“姐姐,你让我再考虑一下。我最近心里很乱。”

寒冰皱起了眉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李云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就看见了13那张带着贱笑的脸。“看来老子还没死,要不然怎么会看见你这张恶心人的脸!”李云风呻吟着吐出了一句。

“您说的十分正确,老板。”13的笑容开始变的不怀好意起来,“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先听哪一个?”

“先听坏的!”

“您还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断了几根骨头而已。但是必需花一点时间来治疗!”13的笑容显的有些幸灾乐祸。

“那好的呢?”李云风已经觉得有些不妙了。

“好消息就是,从今天起由我负责给你治疗。所以您每天都会很荣幸的看见我的尊容。”13用力拍了一下李云风的肩膀。

“啊!”李云风惨嚎一声,“FUCK YOU!”

秦月瑶走了过来,柔声的问:“你的伤怎么样了?好点了吗?”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关怀,眼神也不再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恬淡,变的柔情似水。

李云风莫名的打了个寒战。这丫头的眼神怎么怪怪的,直觉上觉得应该离她越远越好。

张铁生笑眯眯的凑了过来,“你小子真是命大啊!都这样了还死不了。也幸好是这样,不然就会有人伤心喽!”说着朝秦月瑶眨了眨眼睛,秦月瑶将透扭到了一边,脸上却升起了一片嫣红。

李云风突然冷冷的说:“也幸好是这样,我要是挂了,就会有某个人倒霉了!”

“你是说我吗?”张铁生仍旧露着狡猾的笑容。

01从后面过来一把将他提起扔到一边,“你应该感到庆幸,我们老板没事。否则,我们兄弟就把你身上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拆下来,然后炸平纽约。最后完工走人,你们自己收拾烂摊子吧!”

张铁生一听这话猛的打了个哆嗦,纽约要是毁了,他的责任可就大了。估计……呃,到那时,怕是没有估计了,中国和美国立马打个热火朝天。谴责、抗议统统他妈的不管用了,把人家第一大都市给毁了,谁也忍不了,只能打了。你说这责任他负的起吗!

“老板,外面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待在街上一个劲的瞎转悠,怎么办?”01出去转了一圈就发现了一些情况。

“你去派几个人,随便找个借口打断他们几根骨头就行了。这种小事还需要问我吗?”李云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猛的又睁开了。“王八蛋,是联邦特工。快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01一听这话伸手就去摸枪。

“别他妈的拿枪了,把武器都交给我,把钱和护照准备好!”李云风一急,不顾伤口处的巨痛爬了起来。

“哎,你小心点!伤还没好,别乱动。”秦月瑶连忙伸手扶着李云风。

“再不跑,就跑不了了!”李云风现在急的直跳脚。谁知道那帮联邦特工什么时候会动手,总不能一路杀出美国吧!

张铁生到是蛮悠闲的,不紧不慢的教训着李云风,“你看看你那德性,一点都沉不住气。哎,现在的年轻人太不稳重了。”

“还稳重个屁!01,你们没把那地方炸平吧?”李云风突然想起自己好象是被01从河里捞上来的。

“那到没有,只是把那栋楼给打塌了。有什么问题吗?”01疑惑的看着他。

“……………”李云风和张铁生同时无语。

“跑啊!还等啥?”李云风最先醒悟过来。

“他妈的,臭小子,老子一碰见你就倒霉事不断。”张铁生也急了,瞬簧媳3治戎氐男蜗瘢爬锘耪诺恼胰耸帐岸鳌?

“彼此彼此,老子好好的去玩过山车都能碰上你这个老东西,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李云风立刻反唇相讥,“别他妈的收拾了,要带什么东西都交给我,我帮你们带出去。”

半个小时后,李云风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衬衫敞着怀,左手搂着秦月瑶的肩膀,身后跟着几个彪形大汉,晃晃悠悠的出了观风楼。

按照张铁生的计划,李云风假扮成一个外国的阔少,带着情人和保镖外出游玩,借机到海边汇合。不过此时的李云风活像一个街头的小痞子,嘴里还叨着一根大麻,左手十分不规矩的搭在了秦月瑶的胸前,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到像是一个黑帮老大。

李云风刚一出门,周围的特工马上瞪着眼睛盯上了他们,01几个人又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李云风眼球一转凑了过去,“啊哈!这几位不就伟大的联邦特工吗?”

那几个人警惕的把手伸进了怀里,01他们早就拔出枪对准了他们。

“别紧张,狗杂种们!我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一下飞机你们就盯上了我。”李云风恶狠狠的开始了表演,“他妈的,缉毒局的混蛋们,老子这回带了一吨的毒品来美国,你们来抓我啊!”说完用左手冲他们比划了一个中指,带着01几个人嚣张的走了。

随后秦月瑶听见那些特工在低声通报,“各小组注意,不用理那个小痞子,他是一个毒犯,交给缉毒局处理就行了,其他人继续盯着饭店里的动静。”

过了不一会,突然冒出十几个头发花花绿绿,仿佛小混混一样的人冲进了饭店。然后乒乒乓乓的开始砸场子,显然观风楼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大帮同样小混混模样的人,抄着钢管,拎着板砖冲了出来,双方混战了起来。

只是不停的有特工被卷了去打个半死。要是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们只要一靠近特工,双方的目标出奇的一致,钢管板砖全朝特工头上招呼。

其中打的最起劲的13,一边抄个板砖逮着特工猛砸,一边嘀咕着:“老板说什么来着,嗯,照头往死里呼!”同时回想起刚才李云风在饭店里交他们打人的情景。

李云风一只脚踏在椅子上,左手抄着板砖不断挥舞,“用板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我们国家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某子,对这种奇门兵器的用法作过详细的解释。”

张铁生和秦月瑶同时生出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并预感到李云风绝不会说出什么好话的。

果然,“子曰:打架用砖乎,照脸乎,不宜乱乎,乎不着再乎,乎着往死里乎,乎不死照头乎,乎死拉到也。”

在场的中国特工顿时面面相觑,心中暗想:张处长从哪找来的这么个活宝痞子。

在李云风的细心传授下,神之战士和中国特工被逼着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换上前卫的服装,开始了有预谋的行动。

于是就出现了这个痞子和特工共舞、板砖与钢管齐飞的场面。

他们一边猛拍板砖,一边念着不知哪位子说的板砖操作手则。这也正应了李云风的另一句名言——“师者,传道授业误人子弟也!子还曰过,要毁人不倦嘛!”

一场混战过后,打斗双方以零比零握手言和,双方还强烈表示,以后要经常聚一聚,多多进行这种大家参与、全民健身的群殴运动。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互相切磋,共同进步,使这项伟大的体育事业,不断前进、发展。然后,一哄而散,只留下几十个被打的半死的非运动人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