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一卷 此身已寄关山外,梦里犹伴美人眠 第十六章 唐人街初遇老狐狸(下)

guoxiuwen 收藏 16 13
导读:我的军队 第一卷 此身已寄关山外,梦里犹伴美人眠 第十六章 唐人街初遇老狐狸(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怎么样?”张叔急不可耐的问道。

“保安很严密,我无法接近目标,还被人发现了,追了一路。”秦月瑶皱着眉摇了摇头。

“那小子是哪来的?什么背景?可靠吗?”张叔十分紧张的问起了李云风的事。

“我不清楚!”秦月瑶老老实实的回答。

“不清楚!”张叔脸色难看起来,“那你就敢把他带回来?作为一个情报员,你怎么连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他万一是间谍怎么办?冒冒失失的带进来,到时毁的不仅是你,还会搭上整个情报站!这么严重的后果你想过吗?你在学校里都学了什么,你就是这么向党和人民汇报成绩的吗?乱弹琴。”

“张处长,怎么说他都救了我一命。我看他人不坏。”秦月瑶有些不安,极力想替李云风辩解。

“糊涂!这万一是敌人的圈套呢?”张处长现在更不安。人都带进来了,这里就不安全了,得马上转移。这丫头到底是新手,要不是任务棘手,哪敢调她来呀!

“我发现这个人很奇怪,他虽然满脸奸诈,但是眉宇见却透着正气。”好家伙,秦月瑶竟然开始胡说八道了。可怜,又一个被带坏的人!李云风那头发几个月都不洗一回,盖着半个脸,哪能看见眉宇,能看见嘴就不错了。

不过胡说的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头一次瞎扯总会有人信。

“是吗?”张处长一想也是,第一眼看到这小子就觉得他不象什么好东西。敌人派间谍也不会找这种扮相的吧?起码是英俊帅气、满脸正气、勤劳能干之类的小白脸。

“而且......”秦月瑶一看有戏,马上扩大战果,“而且,他的手下一个个身手不凡,我也不一定打的过他们。”这到是实话,胡扯的最高境界——真中带假,假中掺真。竟被她在无意中掌握了。

“什么?”张处长一下傻了,秦月瑶的来历他可是一清二楚,竟然还有比她厉害的,真是人外有人啊!就冲这一点也要仔细观察一下那小子。“他们有多少人?”

“大约几十个,光我看到的就有三十几个,估计还有将近两倍的人没有露面。”

“我的妈呀!”张处长一下被巨大的喜悦弄的精神错乱。发了,发了,将近一百个高手啊!国内算上预备役的也没有这么多吧?

他过了好半天才镇定下来,“你估计他是什么身份?”

“我看他不像哪个大家族的公子。”秦月瑶开始仔细推断起李云风的身份,“也许是哪个世外高人的弟子?也不像啊,隐士高手很多,但按他们的脾气也不会教出这么多徒弟。就算是魔道中人也不会教出这样的门人,好歹要有些教养,他的人品太不敢让人恭维了。而且......也没听说哪个门派还会测心术之类的邪门功夫。”

“测心术!你说他会测心术。”张处长仿佛中风一样颤抖的叫了起来。

“是啊!”于是秦月瑶把昨天的事复述了一遍。

老张的大脑立刻当机。他竟然还会特异功能,太好了,要是把他吸收进来的话岂不是所向无敌了。嗯,还是要调查一下他的背景。普通话中带着东北口音,还不是太明显的那种,外国人是学不来的。除非是在中国长大的。只要在中国待过,老子就能查到你!这回赚大发了。

张处长眼珠一转立刻开始算计起李云风来,用什么拉拢他呢?

金钱。听秦月瑶说这小子特贪财。这太......不好办了,我一年才有多少经费,怕是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美女。唔,这个可以考虑一下。

张处长想着想着突然看见了秦月瑶,心里顿时冒出千万条念头,目光越发变的不怀好意。

秦月瑶一见张处长脸上的表情,马上就感觉不妙。这种表情她太熟悉了,李云风不就是这德行吗?不过,说实话李云风的德行远非是张处长所能比的。毕竟像他那种无耻的境界非是凡人所能望其项背的。

不过张处长也不是省油的灯,美人计外再扣上一顶为国为民的这种大义的高帽——这招省钱,而且是屡试不爽。(疗效好、见效快,效果神奇,是您招募免费苦力的必备招数。无效不退款,不实行三包。——xxx股份无限公司荣誉出品。电话:110转119 网址:www.坑你没商量.com)

当张处长一脸仿佛看见自己儿子的表情从房里出来时,李云风心中那种熟悉的感觉汹涌而来,眼泪哗哗的。“知己啊!兄弟们,看看这笑容,这就是早以失传的传说中的奸商笑容。杀机内含而不外发,笑容热情而不媚俗,表情虚伪而不露骨,神色分寸把握的分毫不差。忠厚里暗藏着奸诈,善良中埋伏着阴险。果然是个中高手啊!”心中红旗立刻高高飘扬起来——最高警戒级别。

“在下张铁生。”张处长飞快伸出手,一脸慈祥的模样。

“小子李云风,幸会幸会。”李云风也是一脸仰慕。

张铁生心里“咯噔”一下。遇上高手了,莫非他是人精不成,表情也太逼真了吧?

李云风心中更是佩服:果然是高手啊!

两人同时生出惺惺相惜之情,脸上都露出了阴险狡诈的笑容。“嘿嘿”笑声中,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久仰久仰,大名如雷灌耳......”拍马屁需要钱吗?不需要!那就打批发吧,自己留着有个屁用。李云风猛拍着不值钱又好用的马屁,拍的是天花乱坠、山崩地裂,大有倒转江河之势。直把张铁生夸的天上没有、地上唯一、世界公认、人间拜服,仿佛地球没有他......嗯,照样转。

张铁生心中的自豪感顿时狂升,他一直以为自己很无耻,今天见到李云风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比他更不要脸的。

“请坐,请坐!小兄弟家是哪的?说不定我们还是老乡。”张铁生强忍着呕吐的感觉极力套着交情。

“中国!”李云风现在变的出奇的老实。

“呃!”张铁生立刻被咽了一下,“小兄弟是北方人吧?”

“东北人!”某人还是一脸憨笑。

张铁生极力忍住了暴走的诱惑。废话!我还用你说,满口大碴子味听都听出来了,“东北可是个好地方,白山黑水,沃野千里,土特产也挺多,你们家乡都有啥好吃的?”他不动生色的挖了个坑,还故意说两句东北方言,就等着李云风自己往里跳。

“有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腌酸菜。可好吃了!”李云风天真的就像 幼儿园的孩子。

张铁生差点一头撞死,真他妈的是个小滑头,问你家乡是哪产什么,你就告诉我这个,说了等于没说,全东北都产这些东西。

“这样吧,反正你回去也要调查的,我就直接告诉你们吧!”李云风叹了口气,准备一次赔本卖买。不过嘛,本钱还是要收回一些的,“只是你们调查是不是也要花一点钱?”

“当然了,多少要花一些.......唔!”张铁生立时觉的不妙。

果然,“我想你们花的钱有一万左右就够了,不如把这些钱给我,我就告诉你们我的真实情况。”是我,而不是我们。李云风才不会把神之战士的事捅出去,那就不是赔本了,而是跳楼放血啦!

可怜的张铁生当时没有听出这里的区别,心里只是觉着不对劲,但口上还是答应了。

“先交钱!”李云风将手伸到他脸前,“不要美元,要人民币。”

张铁生马上绝倒。靠!竟然有这种人。

李云风仔细的将钱数了五遍,小心的揣到怀里。这才开始自我出卖,“李云风,男,20岁,1986年出生,血型AB,黑龙江人,祖籍河北,高中刚毕业,星座:处女(呸,老子怎么赶上了处女座?)。你还想知道什么就得另交钱了,我可能也不会说。”

张铁生总算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奸商之外更有奸商了!一万块钱等于什么都没买!

李云风懂得见好就收、拿完就跑的至理。马上准备脚底抹油,“秦月瑶,我的事就拜托你了,我先告辞了。”

“什么事?”张铁生两一亮,可让我逮住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哈哈,你小子也有求人的时候?“我帮你办!”张铁生急着报仇,什么活都敢揽!

“他的两个手下不见了,让我们帮着找一下。”秦月瑶连忙解释道。

张铁生眼珠一转:原来是那两个傻大个儿,伸手不错。要不是我领路,现在还不知道在哪转悠呢!且等我利用一下,敲这小子一杠,“这个嘛?有点困难,不过.......”

不过天不随人愿,“咚”,房门被撞开了,01和05安然无恙的闯了进来。

李云风惊喜的站了起来,张铁生吐血的倒了过去。

原来,01和05在广场上打了半天,警车都来了十多辆,但是他俩忘了路不知道往哪跑。这时一个跟老板气质很像的中年人出现了(01语)。张铁生被李云风莫名其妙的打了一顿,正不爽时,见他俩个手下还在,立时计上心头,把他俩人骗了回来。小子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抓我一个,我扣你俩,算起来还是我合适一点。

01和05的想法单纯的很,既然老本能救人,说明是熟人,不然他不会做无利之事。老板朋友的同伙也是朋友,找不到家就先住他那里再说。反正又不用花钱。

李云风差点晕倒,01怎么也有犯傻的时候,也不问清楚就冒冒失失的跟了进来。不过,他这种吃白食的想法我很喜欢。

就在这时,01和05的肚子咕咕的响了起来,李云风的脸马上沉了下来,“张先生,你就是这么待客的吗?竟然连饭都不给吃饱。”

01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他们准备了饭菜,可是我们除了老板谁都信不过,所以谁也没敢吃。”

李云风一听,眼泪差点掉下来,大吼一声:“张铁生,准备饭菜,我也没吃早饭!”

李云风等六个人犹如风卷残云一般扫荡着可怜的食物,还不停的要着甜点和红酒。反正李云风的原话是:都是自己人也不用客气,该上的都上吧!先弄个二三十道菜开开胃,再弄一点熊掌、鱼翅之类的就更好了。唔,档次嘛,上最好的就行。最后再加了一句杀人不见血的话:“什么最贵上什么,反正又不用给钱,给我吃穷他!”

张铁生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大义凛然的站出来作垂死挣扎:“人,不可以无耻到你这种地步!”

李云风用行动回答了他——人,是可以无耻到我这种地步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