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1/


大家都互相了解一下情况,尤其是胡铁飞,说起事来是眉飞色舞,他做着样子挤眉问我:“你当兵之前在家是干什么的?”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莫天柱说:“干什么的,还能干什么,上学,校田径队的。”我明显看到莫天柱“嗤”了一下,嘴角挂起一丝轻蔑的笑。

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快,我故意问赵恒:“你呢?”

赵恒白齿红唇的一笑,说:“我、我在家是学武的,小红拳、大红拳的练些套路,看到部队挺厉害的,所以一想,来部队也差不多是习武,所以就来部队了。”

卢超夸张的惊叫一声:“哇,你娃子厉害哟,到时有机会了给大家耍两下看看撒,也让我们开开眼,我在家也是练了两年杂技,是个半罐子,平时真不敢拿出来露脸!”

赵恒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学的那东西顶多只能练个花架子,算是锻炼身体灵活性,别的也没什么!”

胡铁飞直通通的说:“嗨,你就别谦虚了,到时就让大家伙看看怕什么,我小时候和我爹成天光着屁股在山里跑,那也没怕什么,一天下来走百十里山路都不在话下,跟你们说,我到这里来就是不怕吃苦!”

看看他说的,我操,好像就是你胡铁飞不怕吃苦其他人都怕了一般,我说:“你别整得就你经过大风大浪的一样,谁他妈怕吃苦谁还到这里来做什么,闹着玩儿呢!”

胡铁飞憨笑着说:“也是,也是!”略一停顿,又问埋着头的莫天柱道:“天柱,你在家有些什么经历?”听听,这叫得多亲切,连天柱都整上了。

莫天柱抬起沉重的眼脸说:“没做什么,在区摔跤队呆过两年!”

连卢超都停止了鼓噪,大家都用惊异的眼神看看这主儿,他还是那样孤傲的坐在那里,头马上又低了下去。我想,人真不可貌像,看来能到这里来都不是吃干饭的,射击他妈的刚才都见了,都不是“二五眼”(鄙视视力的话),并且来部队之前每个人多少还是有些底子的,在部队上,谁不喜欢这些有底子的人,训练起来领悟动作快,比起那些从没有接触过训练的主儿来说,肯定不是一个档次,我深出了一口气,想着,要想在这人堆里弄出个小样来,怕是得花一番苦功夫了。

聊了几分钟后吹哨集合,整个区队的人都集合到了一块儿,总共三个班,二十人不到。我们抢着往外跑,区队长梁刚在外面等着我们,他的军帽斜戴着,腰带都掉到了裤裆里,班长集合给他报告,他挥挥手扫了我们一眼,下达口令:“稍息!”因为今天跑了一天的缘固,大家的脚伸出去都软绵绵的直打颤。

区队长看了一眼我们的腿,什么话也不说,吩附班长道:“弄个百米冲刺活动一下!”班长站在队列前有些神秘的咧嘴笑了笑,弄得我们挺莫名其妙的,我们哪懂这些东西,愣头愣脑的看着他们。

班长站在我们跟前问:“冲个百米,大家都没问题吧!”你看,他又笑着开始商量了,区队长都发话了那还能有问题吗,我们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只得跟着他狠命的冲了一回,两分钟后又回到了原地。

区队长又重新集合整队,我们还不明所以的在队列里面做着动作,区队长又下达命令:“再弄个百米玩一下!”我们心里直打鼓,想着,真是碰到他妈的训练狂了,这简直是练人不眨眼啊,我们这是哪儿犯着他了?

乘着大家摇胳膊抖腿的劲儿,卢超看着我说:“入他妈哟,没完没了,这样子老子怕是不能活着回去喽,我还没有尝过女人哩!”

我现在是想笑都笑不出来,肚子里的东西直往喉咙上涌,一个劲的打着嗝,整个身影直打虚飘,我操,这可是第一天就这个整法,以后恐怕是没得活头了。

按照队列顺序,我和胡铁飞挨着,这小子跑步的时候如同驴啕,“哇哇”直叫,两条腿像剪刀一样来回倒腾,手也摆得如同风扇一般,刚跑了有近30米,就把我和旁边四个人甩到了身后,他超过我的时候,还艰难的扭头向我咧了一下嘴,大牙在我眼前一闪,我操,这就有点示威的意思了,我再怎么也不能熊到这个份上啊,跑步可是我的强项,我猛一下昂头向天,身体尽量前倾,豁出去了一般的加速猛跑,没有两秒钟就超了过去,胡铁飞看到我己超过去,眼都白了,在后面驴啕得更加欢腾,我哪管他啕不啕的,一口气冲到了终点,站在那里吼气。紧接着胡铁飞也冲了过来,他还没有刹住脚,就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说:“你真不赖啊,一个月后我超过你信不信?”

我慢慢知道了这小子的楞头青,被他这一说心里竟然虚了起来,又不服气的说:“你?”

胡铁飞将腰直起来不说话,站在那里笑。

冲了两圈后,我们渐渐明白问题出在哪,再带过去只要区队长一下口令那就得绷紧一根弦,做动作哪里还敢不用心,区队长的“稍息”一下,我们的脚刷的一声都伸了出去,一个个挺着胸脯倒还显得特别精神,简直像他妈刚看完电影似的。

区队长嘴角只是轻轻撇了一下,像是赢得了很好的训练成果一样,他说道:“听好了,你们号称是从各个部队经过层层筛远才到这里来的,还基本能算得上个什么鸟人才,不过在这里就没有什么好牛逼的,能从这里出去的才是真正的狙击手。你们看看刚才那幅熊样,不就是在靶场跑了几圈吗,有没有二十公里,能死了你们?一个个他妈逼的腿伸出去直打颤,跟着我练,你们他妈就跟我崩紧一根弦,你们太高兴了我不乐意,你们惹我不高兴了我也不乐意。在这里,射击是最基本的条件,你们学到的远远不止这些,从现在起训练就己经开始了,老子的要求是你们愿意练就练,不愿意练老子亲自送你们回去,看到后面黑板上的小红旗没有,谁的红旗拔没了谁先滚。来这里的人,一枪毙命是鸡巴最低要求,好了,现在先不跟你们谈大道理,老子只需要钢铁般的战士,老子的目标不是练人,你们自己在这里也不要把自己当人,每个人先念一百遍我是猪狗不如。”

我们站在下面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拿惊愕的眼神看着前面,班长在那里不失时机的补充一句:“没听到还是怎的?”

我敢保证,胡铁飞绝对是第一个先出音的,因为他的嗓门是那么的粗声大气,带着一股子瓮音,何况我就站在他的旁边,当大家还在惊讶当中的时候他首先就整了一句“我是猪狗不如!”,有他起模范带头作用,迫于眼前的形势,我们不得不跟着喊了,一时群声鼎沸,大家都像唱歌般念着“我是猪狗不如!”,我边喊边看着站在我右边的胡铁飞,这小子在那股声浪里也不知道偷偷懒,喊得甭提多得劲了,腮帮子一鼓肩也跟着一耸,好像用尽了浑身的丹田之气一样,我又竖着耳朵听了听右边的卢超,光听着他张嘴,可是那尖锐的四川口音愣是没听着——他也是一幅很卖力的样子,我冷笑了一下,心里却骂了一声:操。

区队长看到差不多了,喊一声“好!”,继续说道:“喊喊舒服一些了吧,先给你们说一下几位班长,一班长到前面来自己说!”我们班长就走上去了,满脸是笑的说:“我叫杨志明,杨树的杨,志气的志,明天的明,今年是第四年的兵,四年前,我也像你样一样来到这里,区队长那时是我班长,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样的,在这里把这五个月的时间坚持下来……”

胡铁飞在下面把胸脯挺得直直的听着,满是羡慕之情,我的心里却在想,五个月啊,快他妈相当于两个新兵连,这几时才能下连啊!二班长吴忠,三班长郭朋海都介绍完了,区队长摆摆手说:“行了,以后练练也都认识了,带着他们练一会儿准备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