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揭开狙击手神秘面纱) 第一章 第二次新兵连 第二次新兵连(2)

枪火之火 收藏 2 54
导读: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揭开狙击手神秘面纱) 第一章 第二次新兵连 第二次新兵连(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1/


稳了有两秒钟,区队长说:“去拿过来看看!”我也不跟赵恒抢,知道他反应快,区队长刚说完他都己经往前跑了。他的精力很好,刚才跑步看样子一点也没把他给累着,他快速的将空旷泉水瓶拿过来,双手交到区队长手里,却并不说话。

区队长将空瓶子悬在空中,我们分明看到有一个弹孔从它的中间穿过,瓶子却无动于衷没有倒,我和卢超的脸色都有些阴下来,不解的盯着瓶子。大家都想知道原因,但却没有开口问,最终还是胡铁飞往前凑了凑,将脸贴到瓶子下面有些幼稚的问:“区队长,这个子弹明明击中了瓶子,它却没有倒,我不明白!”

区队长的目光穿过弹孔幽深的说:“他娘的,你不明白的多着呢,速度你还不懂么!”

卢超将身子往下弯了弯,看了一眼枪孔说:“区队长真是好枪法哟,这一枪打的可太巴实了!”我的脾气多急躁,在新兵连时跟其他新兵都干过好多次呢,见他这么夸张的说好听话,恨不得操起旁边的枪指着他的头,我着重的看了他两眼,想塌鼻子小眼的他怎么也被选来了,竟说好听话,拍马屁。

胡铁飞看了一眼四川佬说:“你别净拣好听的说,我有一天也能练得这样,是吧区队长!”

区队长看来是对他说的话没脾气了,没好气的说:“好好练,都行,现在光鸡巴嘴上说有吊用,你以为当狙击手枪法好就行?你们以后要操练的可多了!”

胡铁飞还不罢休,好像没有听见区队长后面的话,不知趣的指着狙击步枪问:“这家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摸上,区队长?”

区队长脸一沉:“着急他妈什么,都过来集合,先活动一下筋骨!”我们马上跑步过去,区队长命令我们站在自己的枪前,下达口令“持枪——枪上肩”,我们把枪紧紧的背在肩上,又围着操场开始狂跑起来,这次不像刚才背着背包可以中途扔下,现在想丢都丢不了,那可是枪啊——我们的生命。

为了使时间过得快些,缓解机械运动带给我的层层压力,我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跑步当中回忆,这是我当兵几个月以来所体会的法宝,这种办法总能叫我在巨大的体能训练中挺过来。

记得第一次摸枪的时候我兴奋得像走道上的白杨叶,飘忽得不知怎么才好,我攥住从排长手中转交过来的枪,摩挲了一下暗红的枪把,那种激动的颤栗让我的心怦怦直跳,我将大拇指紧紧的扣着枪带,它带给我的肯定是一种成就感,说真的我对枪的感觉就好像有一股灵性,我感觉端着它,它冰冷的气息和黝黑的枪身会让我心灵深处立即找到一个合适的坐标——或者说我握着它就像握住自己的自信一样。轮到我们练习的时候,我趴在地上,我把黑洞洞的枪口瞄向远方,将腮轻轻靠在它的一端,目光中有种稚嫩的深沉,我就那样一直趴在地上瞄准,因为激动和大地的摩擦,我的下身渐渐湿润,夹杂着兴奋和下身的勃起,裤裆里的东西终于摒不住射精了,那种奔腾的欢畅和浑身的抽搐带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激动人心,那股暖流迅速流遍我的全身,就像子弹射击一样的威猛和迅速,它让我的整个身体轻轻一抖,我就趴在那里直喘粗气,这种感觉令我至今难忘,每次想起它,我的心里都会一阵燥热。

其实当军车拉着我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很愤怒,真的,在车上时我就己经很恼火了,看着这个大笨牛越跑越不靠谱,它把我们拉着朝更偏僻的地方行进,我伸直了腿狠狠往前面的座位上蹬了一脚,惹得坐前面的那个兵回头狠狠看了我一眼,看什么看小新兵,在心里想了一下却没敢说出来,虽说俺脾气暴但还不至于到愣的程度,只想着会把我们拖到一个什么样的训练基地,和新兵连会有哪些区别……

现在可好,己经又跑了四圈,我们五个新兵都在死命的较着劲,表面上看去没有一个不行的,但看看一个个龇牙咧嘴的样子肯定是不好受,我的肩头早己让枪带的扣环给磨破,我看看其他人,有将枪取下来扛在肩上跑的,有提在手上的,我也将枪取了下来,果然舒服了许多,有时候我就是好这样拐不过弯来,看到别人做了我才会跟着学,但即使这样我的内心还是会感到满足,毕竟我能及时调整我前进的脚步。

三月的天空将诺大的训练场照得很是明朗,四周围着绿绿葱葱的树林,远处的山尖还依稀可见,我们就在那片湛蓝的天空下奔跑着,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小黑点,背后是寂寞的空间,我们知道自己的渺小,前面的路程都需要靠我们的双脚去丈量,如同我们这种单调的跑步,年青的张扬让我们暂时忘了身上神秘的光环和任务,两只腿不由自主的交替挪腾着,把背后的黄沙、山石狠狠的甩在身后。

我一边跑一边昂着头,四周的景色丝丝溶入到我的头脑,空旷的场地,脚下细绵的沙子,蓝得晃脸的天空,树立的胸环靶,厚重的土堆——它们一滴滴都溶入到我年青的意志当中,直到以后抹也抹不去……

从靶场跑了五圈才收队回去,五圈就相当于十公里啊,区队长将我们交给班长,自己一个人回到他的小房间里去了。班长又将我们领进一排红砖砌成的平房里,满意的看着我们说:“这就是我们一班,咱们以后就得在一块儿生活了,是吧,胡哥。”说完笑着看了看胡铁飞一眼,胡铁飞吓得慌忙直哆嗦手:“哪、哪里,是、是的班长。”班长看着他的窘样,故意严肃的问道:“到底是不是啊?”

胡铁飞本来是弯着腰站在那里的,突然猛的一个起立,将身体一挺答道:“是的,班长!”,旁边的小桌子都被他碰得颤悠悠直晃。

班长满意的看着他,笑了笑接着说道:“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叫杨志明,以后就是你们的班长,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狙击手,你们首先得让我满意了,是不是?从我这里训练出去的必须得是钢铁一样的战士,作为一名狙击手,我必须得让你们在枪法上超过我,如果没有一枪毙命的枪法那是一种耻辱……我希望你们能有这个信心,你们说呢!”这他妈班长说话简直像是商量的语气,没有一丝狠气,让我们乍一听还真以为是遇到了哥们,他这种轻松的口气,我们一时竟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们大家都没有说话,胡铁飞却又猛一下愣着喊道:“有这个信心!”

班长斜眼看了一下他,说道:“有就好,行,一个人找个地方,把背包都铺好。”说完就钻到外面去了。

现在停了下来,我才感觉肩上隐隐的疼,扭过头一看,血迹和汗渍都粘到了一块儿,像撒了一把盐一样,我害怕迷彩服干了会粘到肉上,咬牙用力一扯将肉皮带了起来,短暂的疼痛迅速麻木了我的神经,我又将肩上的迷彩服撕了一个小洞,才觉得清爽了许多。

营房里都是大通铺,我将被包先放在地上,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开始铺自己的东西,胡铁飞从旁边挤过来,流露着羡慕的神情对我说:“林光,你射击用左手啊,真不错,有空也教我用左手练练,到时我左右手都弹无虚发!”

这小子也恁自信了吧,虽说在我看来有些傻里叭叽,但我做人肯定是讲义气的,我上去拍拍他的肩说:“没问题,俺打小和人干仗都是用左手,你也不错,到时咱再切磋!”胡铁飞嘿嘿笑了说:“那咱俩就挨一块儿睡吧!”

我旁边的卢超都己经开始铺床了,他听到了正准备直起腰来说话,胡铁飞己经舔着笑对他说:“咱都是战友了好说话是吧,要不你就睡我旁边,到时多交流,现在咱好歹都跟狙击手沾上边了不是,啊!”

卢超瞪了他一眼,将被子一抖说:“格老子,啷个好话都被你给说了哩,赶快铺,你是不嫌累还是怎的,你们没听出来么,以后都得往死里练哩!”

胡铁飞挤着将被子铺到了我旁边,却见莫天柱靠着被子坐在角落里冷眼看我们。胡铁飞也不铺了,跑过去有些愣的问:“嘿,你怎么不铺床呢?”

莫天柱不看他,淡淡的说道:“急什么!”

大家都停下来看了他一眼,赵恒也从铺上退着下来,热心肠的说:“赶快铺吧,呆会还不一定有什么事,集合就不好办了!”

莫天柱站起来,扫了赵恒一眼说:“你可真够行的,铺你的就行了丫净管闲事,我就这样,无所谓睡哪里!”

赵恒被呛了一顿,也不恼,转过身继续铺褥子,我这人的性格就是好打抱不平,管不住自己的脾气,我听见莫天柱这样说,直觉得血往上撞,就跪在床上说:“你别整得跟什么似的,他是为你好你在那里唧唧歪歪的干啥,在这里别有小脾气,你爱睡哪里睡哪里!”

莫天柱不服了,踢了自己的被子一脚吼道:“关你丫挺什么事啊,别在这里跟我装孙子!”

我操,我从床上跳下来就抄起了马扎,举过头顶就窜了过去,赵恒和胡铁飞见状赶忙将我死死抱住,那边莫天柱冷眼看着不说话,我被他们两个拉住了,嘴里却还叫道:“他妈的,欺负银(人)都欺负到俺头上来了!”

“你丫别跟我撒野,我什么没见过,你嚷嚷什么!”

我恼了,说:“咦,你小子倒别跟俺嗑渗了,你见过,你就没见过整,你以为在部队俺就不敢弄你了是不?”

赵恒劝着道:“你别说了,少说两句,大家都是战友多不容易!”说完以后又去拉莫天柱。

我说道:“这小子太不识好歹!”

莫天柱立马回道:“要你丫的管,你还当出头的来了!”

胡铁飞往当中一站,吼道:“别吵吵了,咱们是来集训不是来吵架的,这样太伤感情!”

我才不听他的,边叫着还一个劲的挣扎着往前窜。

赵恒紧紧的抱着我说:“这都是小事情,没什么的,你别太激动,呆会班长来了就不好了!”听到他说班长,我清醒了些,看到莫天柱站在那里除了犟着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我也渐渐平静下来。

胡铁飞见状马上笑着说:“没事没事啊,这有什么好吵吵的,大家都赶快弄完了好好休息一下,也坐下来认识认识!”

刚才就卢超一个人远远的在旁边站着,没有过来劝架,却听见他在旁边小声嘟噜着:“龟儿子的你还以为是班长哩!”我听见了直想笑,抖了抖迷彩服刚才的事也就过去了,不去想它。

除了莫天柱,我们几个人就坐下来闲聊,我是东北的,胡铁飞是山东的,赵恒是河北人,卢超是四川人,当然我们也都知道了莫天柱那丫是北京人,大城市来的要不然怎的那般孤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