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 (外一篇)6

八一军刀 收藏 0 121
导读:2009——台海战争 (外一篇)6

关于未来可能的台海战争具体问题之我见(六)


作者:gerry522


七、台湾在战争中的表现预计及台军实际作战能力


这个问题是大家很容易忽略和低估的问题,无数网络文章甚至杂志报纸都在连番累牍地报道台军是如何如何军纪散漫、训练低劣、装备混杂、士气低落,仿佛台湾军队只是在台海中一个小小的配角完全不堪一击。不少网友叫嚣的几百枚导弹就解决台军,台湾空军根本无法起飞,部队一登陆就意味着台湾解放,等等这样类似的说法,仿佛只要解放军一旦决定动武,台湾军队只是海峡中微不足道的一点点障碍,甚至解放军连鞋都不用湿就能将台军打得溃不成军。可仔细分析之后,你会发现台湾乃至台军的实际作战能力似乎并不是那么低下。


台军陆海空军兵种齐全,装备体系较为完整,机械化程度较高,技术较为先进,有规范的保障体制,虽然大部分装备不能自制缺乏长期作战能力,可短期内靠储备的部件和弹药台军还是颇有战斗力的。台军占据三大外岛对台湾海峡内的控制能力较强,台湾岛地形狭小不易被分割,路网密布交通条件良好,中央山脉南北走向遮蔽了东部地区不易遭到打击,工事和基地体系经营了近六十年,多年来一直在防备大陆对其的进攻,准备较为充分物资储备也有相当数量,这些都是台军的优势。如果我军和台军硬碰硬的话,台军凭借其处于防御的有利态势,死打硬拼对我军的威胁还是很大的。


台湾与大陆分裂了近60年,民意已经不再像当年解放战争后期那样出现一边倒的局面,两岸之间的隔阂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失,台独思想在台湾的泛滥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两岸之间缺乏了解,台湾内部希望独立的思潮还是很强的,即使那些反对独立的人士恐怕从根子上来讲是害怕战争的成分远大于追求全国统一的成分,指望这样的民意和舆论环境之下台湾内部在大战之时会有很强的维护统一支持中央的力量完全不现实!而台军在过去的数十年间都接受的是对抗中央的宣传和训练,战争爆发时几乎也可以肯定是我们率先发动袭击,台军士兵将面临的是家园被攻击、亲人安全和家庭财产受到严重威胁的境地,我个人觉得很难避免台军士兵产生敌忾之心,甚至台湾民众内部也将产生极大的民意反弹,指望这样的一支军队临战丧失斗志根本是妄想。(当然了,如果我们的统战工作能做到最好,也是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个状况的!)


从台湾空军的角度上看,台湾空军装备先进,机场密集分布合理,具备在台海上空随时保持40~50架战斗机巡逻作战的能力,又有洞库作为防御设施,生存能力和战斗力都不应该小视。不过台湾空军的装备主要是以防御性为主,进攻性武器较少,对我国内陆地区的威胁微乎其微,加上我军的导弹等武器可以随时覆盖台湾所有的军民用机场,台湾空军在台海作战中面临的困难也是很大的。前面也说了我军导弹部队和空军面临的问题,台空军很短时间内就失去作战能力的可能性不大,最可能出现的是台湾大部分机场被毁伤,部分飞机损失,可泰俊战斗机仍能不断地纠集起小规模的机群对我军造成威胁,并会派出小股战斗机携带反舰导弹和自制的巡航导弹对我军在海峡的舰艇和沿海军事目标实施突袭,甚至在极端的情况下,台湾战斗机携带的对地武器会对我国沿海的大都市造成一定的威胁。对此我们要有清醒地认识,并且要有所预防和准备。


对于台湾海军,由于其军港在我军火力的打击范围内,而且台湾的主要军港都在西海岸,直接面对我军的远程反舰火力的威胁,一旦开战其主力舰队有可能会遭到类似珍珠港式的奇袭!(对此我个人不乐观,觉得实现的可能性较小)即使我军的突袭不算成功也能大幅度削弱台军的作战能力,其主要舰艇在台湾海峡内的生存能力近乎于零,而散布在台湾东海岸待机的台湾舰艇也将面临我军潜艇的打击,台湾海军在大规模战争中所能起的作用也相对有限。但就此认为台海军不堪一击也是错误的!台湾海军拥有的舰艇先进程度还是很高的,四艘基德舰吨位大战斗力强,有不错的防空和反潜能力,加上其诺克斯级护卫舰和改装后的成功舰,都会对我军的海上行动造成威胁。海军舰艇机动速度快,又有很强的作战能力,我军短时间内消灭台湾大部分舰艇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消灭了台湾的大型水面作战舰艇,台湾所拥有的大量小型导弹舰艇如果以西海岸的小港口和金马澎为基地也会对我军航渡的船团造成巨大威胁,对付这样的目标必然会牵制我军巨大的作战力量和精力从而影响主要作战目标的达成。


剩下的就是台湾的陆基作战力量了,注意这里是说陆基作战力量而不是说陆军,无论是台湾本岛还是三大外岛上的岸基武器和兵力都应该算在内。三大外岛上的火炮和岸基导弹可以对我军沿海造成一定的损伤,并可能对航道上行驶的船只造成威胁,甚至三大外岛的防空力量也能对我军战斗机的航线规划造成一些或大或小的麻烦。一旦要我军航渡整个台湾海峡,台军的岸基机动反舰导弹将会在拦截我军船团的过程中起到很大的作用,而我军缺乏类似E-8这样的战场监视飞机,对于机动导弹连的应对很是被动,台军的岸基导弹如果能够进行良好恰当的使用,我们的损失不会太小。台湾军队经过多年的反登陆训练和准备,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在台湾沿海的适于登陆的海滩构筑起强大的反登陆障碍体系,我军克服这些障碍的困难一点也不亚于当年诺曼底时盟军面对的困难,需要我军大幅度地加强工程保障能力。而台湾所拥有的巨大数量的火炮和火箭炮在我军抢滩时也能发挥出相当的作用,这些火炮机动速度快火力猛射程远,能在很短时间内发射后转移,会对我军抢滩部队构成严重威胁。为了更好地克服台湾陆基火力的威胁,就需要我们空军更大强度的对地支援和攻击能力,强击机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我军现在装备的强五系列作战半径太短,在台湾海岸线上只能维持几分钟的作战时间,这些老式飞机在现代化防空网中的生存力也不高,使得我军呼叫空中支援的时效性和可靠性大幅度降低。而抽调先进战机来执行战场遮断任务有些大材小用,这些飞机还要留出余量来应对可能的干涉,能投入的力量相对有限。如此情况下,我军的登陆部队相当一部分时间内只能依靠海军的100mm、130mm舰炮和临时在战船上加装的火箭发射器来形成压制,火力对比和火力精确性我军完全处于劣势。


台湾的岸基防空力量也是我军需要认真应对的难题!台湾地幅狭小,可防空导弹的部署相当密集,从面积算恐怕说台湾是地空导弹部署密度全球之最也不为过。其防空导弹也形成了自制与引进搭配,高中低层次搭配,导弹与高炮搭配,指挥系统完备,性能较为先进全面的防空体系网络。当然,他的远程防空雷达系统在战时的生存力不高影响了防空体系的效率,但其防空导弹对于距离较近的空中目标还是有很强的防空能力的。台湾装备的爱国者防空导弹明面上是防御我军的弹道导弹,实际上看看我军导弹的数量和台军的爱国者数量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谈何防御?最大的可能台军还是将爱国者作为拦截靠近台湾的我军战斗机的手段来使用!爱国者和天弓II较远的射程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威胁缺乏远距离防区外攻击能力的我军攻击机的安全,应当在开战之初尽可能将其摧毁。而台湾此时剩下的将是以霍克、天弓以及短程防空导弹组成的中近程战术防空网,这些防空导弹发射架密度高机动性强,我军也很难一一进行清除。这些导弹将迫使我军战斗机高飞,给残余的远程防空导弹和台军战斗机造成机会,不过它们也因为射程近我军可以在获取其位置信息后使用滑翔炸弹之类的低成本防区外武器实施有效攻击。但是,指望依靠空中力量清除这些大量分布的中近程防空导弹基本不可能。针对这种情况,我军应当大力发展的装备有:反辐射导弹、反辐射无人机、机载电子干扰吊舱、滑翔制导炸弹(类似11月兵器知识页尾上的武器)等等。不但要加紧研究更应该以时不我待的速度生产装备这些武器,并加强对航空兵部队的训练,以期在实战中减少伤亡。


说完了岸基防空和反舰,台湾陆军将是我军登陆本岛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障碍。台湾陆军拥有上千辆坦克和数千门火炮的作战力量,又有完备的动员体制可以在很短时间内组织和动员数十万军队,其作战力量不应该被小视。台军根据金门的作战经验,十分强调在第一时间内调集大装甲集群对登陆场实施的猛烈反扑,台湾地幅的狭小和交通的便利更使得台军装甲部队的机动速度不会太慢。可以预想,当我军开始抢滩后,台军距离最近的装甲旅恐怕早就开始了反冲击的准备。而我军先期登陆的两栖坦克和装甲车只能保证相互间确保摧毁,无法保证能对台军的坦克群战而胜之,登陆场建立后的最初几个小时将是一场空前惨烈的坦克决战,其战斗的结果将对登陆场的命运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此时我军登陆部队得不到有效的火力支援和后续部队的补充,甚至有可能出现当年金门的惨剧!


即便我军突破其海防,巩固了登陆场,台军在台湾纵深数十年来构筑了相当多和坚固的国防工事,台湾岛也由于地形狭小人口密集而遍布着居民点和城市,这些都将对我陆军部队的进攻造成巨大的困扰。我军上岸的部队难以对这些坚固的防御点实施占领,也难以在台湾岛这样狭小的地形条件下于野战中分割包围敌人的有生力量。一旦台军在这个作战阶段将兵力收缩会筑垒地域和城市,只要台军和台湾民众坚持抵抗,我军将被迫进行残酷的攻坚战和巷战,不但会造成作战的延误和重大伤亡,还会引起巨大的民意反弹,对未来的安抚和重建工作造成障碍。所以说对台湾陆军的大规模作战应该尽可能地加以避免,大幅度加强统战工作,并重点打击台军的首脑机关和指挥通讯体系,以减少台军的抵抗力。如果实在不可避免也应该采取速战速决的方式并且尽可能地争取在局部的和平解决,以尽可能地争取战场和舆论的主动。


我只是简单地探讨了台军的作战能力,其实台军的作战体系相当完整,在战时只要士气高昂指挥不出大的失误,还是很能发挥出一些战斗力的。数十万台军别说是在一个不好分割的岛上,就是挪到福建我们要想很快地吃掉这些一支完整的军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不可能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在极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面对如此对手,最有效的办法还应该是加强攻心!利用台湾民众和士兵大多数不愿意打仗的心理,争取在战时尽可能地瓦解台军的斗志,利用一切手段来使其士气低落,指挥失灵,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地避免与对方进行硬碰硬式的两败俱伤的进行战斗。


八、台湾政治领导层的分化


台湾政界自开放党禁以后出现了大大小小许多的党派,国民党一党独大的局面被彻底打破,甚至由于国民党在过去统治时期内的许多错误的做法和贪腐情况严重,使得在台湾民众眼中的形象大为受损,自己也走向了分裂。台湾政局从此变得有些混乱。


目前台湾的党派主要分为蓝绿两个阵营,或者再扩大一些可以说成是泛蓝和泛绿两个阵营,各自有自己的一些政治主张,但主要的分歧还是在“名义上追求统与独”上。目前执政的民进党是绿营,追求台独的,这也是它党的章程中所明文追求的目标。从这一点上,包括台联党等支持台独的政党会给予其支持和配合。这些年来民进党当局的执政也证明了它们确实是在坚定不移地走着台独的路线,只是由于各方面的压力比较大,而无法迅速得逞而已。但也应该注意到,民进党当局虽然坚持台独立场,可在美国坚决反对台独之下,它们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在次要问题上一点点地做小动作,还没有对台海的格局造成太大的危害。当然,即便是这样我们也应该对其加强警惕!


而蓝营的政党无论是国民党还是亲民党虽然在名义上是支持统一的,可实际上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追求台湾独立的国亲两党的议员也不在少数,至少这两党支持的“统一”决不是在大陆目前执政党下的统一。它们所做的访问大陆等等姿态更大程度上是为了争取台湾内部的民意支持,而不是真的想和大陆之间和解。加上蓝营中这两个重量级的党派之间明争暗斗不休,难以在台湾政界形成合力,不足以作为我们可以依靠的台湾内部的促统力量。至于蓝营中坚定支持一国两制的新党规模太小,也缺乏民众的支持基础,更是难以指望的。


从上面的说法上看来似乎我们在战时分化台湾政界几乎没有什么可能了,可是,要记住政客是这个世界上最善变无耻的那一小撮人中的佼佼者!在绝大的利益下,许多政客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出卖的。(当然绝不排除有相当一部分政客会坚持自己的理念!)而且任何政党的背后都是以财团和经济利益群体为背景的,这些群体的特点就是计较“利益”,如果能将这些财团的立场进行分化瓦解,也能极大地牵动代表它们利益的政客的立场。即便是死硬的绿营政客也由于派系、利益、争权夺势等原因有着不同的政治诉求,我们如果加强这方面的情报搜集和暗地里的分化工作,还是有可能将他们的联盟拆散的,无法形成合力的绿营将会大大降低其危害,甚至有可能利用这些矛盾和利诱争取其中的少数转投我们的阵营!在战前或战争刚开始时那怕是非常短暂的混乱都有可能为我们的行动增加助力。


至于蓝营我们更应该加大拉拢和统战的工作,可以加大政治接触的层次和深度,空头支票大可以随便给他们多开一些,争取其中最大多数的政治势力倒向我们。至少也要保证他们能够在战时和战前那个关键时段能够在台湾政界搅局,不但可以分化台湾的军政经力量,还能给我们多留一些“窗口”时间来保障我军的军政行动的顺利执行。新党等支持大陆统一的党派我们甚至可以考虑在必要时给予其一定的武力支持,由他们在台湾内部制造恐慌和混乱,弱化台湾民众和政府的抵抗决心。如果可行我们也应该不惜在台湾扶植一支政治派别,必要时通过他们采取和平或者武力政变的形式来配合我军的收复行动,哪怕是台湾一个小小的政治派别能够在台北取得短时间的政变成功,由他们来邀请中央政府派出强力部队恢复台湾的秩序,我们的军事行动在法理上和舆论上都会减少许多阻力,也会大大降低干涉势力介入的合理性,这对于我们的重要性远高于击沉一两艘航母!如果台湾能以政变后邀请大陆进驻的方式获得统一,我们在未来的战后重建和弥合战争创伤等问题上也将减少许多阻力。


除了蓝绿两个阵营外,台湾还有一股巨大的政治势力:无党派人士!由于蓝绿阵营之间和内部纷争不断,台湾民众有普遍对政治的热情度不高,相当一部分有民望的政客是不加入任何政党,仅仅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参与台湾政治的,在某些地方甚至达到了地方议会一半议员的数量!这些政治人士一般都有较好的经济或学术背景,虽然政治立场比政党要五花八门得多,可毕竟不是铁板一块,更比起那些不计后果的死硬政客和粗人多了一份理智,从经济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上也更加容易找到突破口,我相信他们中间至少死心支持台独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我们如果能在这些人中加强工作,甚至有计划地扶持代理人来拉拢他们,甚至带头组建新的政党,都会收到良好的回报。


其实我对台湾政界的了解非常少,可说得上是非常肤浅的。上面说的也不见得就是对的,只是想要说明对台湾政客来说,他们的立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都是根据利益和形势的变化而不断调整的。难以想象台湾的那些台独分子会在战场失利台湾被我们占领后有多少人留在台湾做谭嗣同!恐怕最大的可能是,要么逃到美国继续叫嚣,要么私下里说两句硬话可实际上在台湾老老实实过平民生活!哪怕是叫唤台独最凶的政客我们也不能一下子拒绝,只要能保持接触里面有很多花样文章可以做的!应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些政治力量内的纷争和裂痕,来获取我们最大化的利益,甚至发动我们支持下的政变!让少数政客在政变中流血总好过让几千万人在大规模冲突中流血吧?


最后多说两句,其实台湾民众中最声嘶力竭地叫嚣台独的支持者们大多数文化程度相当低,属于社会底层的人士,他们比较轻信宣传,对政治和军事方面的真正含义理解极为肤浅,也只有这样比较无知的流氓无产者才比较“无畏”。真正受过较好教育的,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有产阶级日子过得好好的,你让他非要和中国大陆打仗,他傻呀!?而且随着大陆和台湾经济关联性的增长,大多数台湾企业都和大陆有着或多或少的经济联系,你说这些商人会支持台湾政府同大陆决裂吗?恐怕就算是心里想要台独可权衡利弊也不敢在公投中随便投票吧?很可惜,无论是多么发达的社会,底层人士的数量都占到了压倒性多数,在民主制度下就有可能出现非正常非理性的投票结果!……大多数民众支持的事情,在很多时候并不是最合理最正确的……


以上推理同样适用于日本右翼、新纳粹分子和中国大陆的愤青们……


九、政治及宣传的重要性


这个问题放在如此靠后的位置本身就是不对的!政治永远都是第一位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军事手段只是政治的一个小小延伸而已。如果我们在政治问题上出现了偏差,那所造成的影响和损失远远不是一两场战斗的得失能够弥补的,甚至有可能出现赢了战争但输了民心的惨痛结局。可台湾的普通民众因为分隔时间太久以及过去数十年来的反共宣传,对大陆有着很深的成见、担忧、恐惧甚至误解,对统一中国的认同感降低。大部分台湾人没有机会来大陆访问,就是访问过的也可能将一些不好的侧面影响带回了台湾,使得他们对大陆的认识相当地模糊。在他们不少人心中觉得还是独立出去能保持现有的制度比较“稳妥”,并且对于大陆人民对台湾的感情、大陆收复台湾的决心以及战争可能带来的危害严重估计不足,这才导致了台独思潮的泛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政治工作需要大幅度地加强,才能在长期逐步缓解甚至消除这样的误区。


台湾所具有的特殊的地位也使得大陆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坐视台湾的独立,但台湾毕竟是我们同样的炎黄子孙,虽然有独立的倾向,可血浓于水,两岸间无论是从文化、血缘、民族、情感、经济上都是同根同源。就算是局势坏到了必须要靠战争手段来维护统一的地步,战争的目的也是为了统一本身,为了海峡的长久和平发展,绝不是为了占领和征服!


有了这样的政治基调,我们的所有统战和宣传工作都应该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而且要很有策略地展开。我们的政府现在少说多做的作法也在很大程度上符合这个基调,对台湾问题的处理上比较前些年要成熟和圆滑得多了!有了这样的政治基调,未来军事行动也要服从这个基调,不但要在战机和登陆地点上进行精心选择,把政治影响放在第一位军事辅之,把打击面尽量收窄,减少民众的伤亡和财产损失,这才能争取最大的政治利益和最好地收拢民心。更要注意发扬我军的优良传统,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精神发挥到极处,别把台湾看成是一个大富户去打土豪分田地,真正做到维护台湾现有的“秩序”(包括很多含义,自己体会哈)和财富的所有权,即便是台独分子的私有财产也应该得到尊重(比如说在没收或者惩罚时充分考虑其家人的生计,只惩治首恶,量刑从轻等等),最大限度减少台湾人的抵触心理,这才能在战时和战后重建时获取最大限度的民众支持。


在战前,这些政治工作就要做到前面。对于台湾民众较为反感的我们强力施压的行动,我们就应该换一个方式进行,把强力威慑放在暗处,而明面上的安抚拉拢则可以做得大张旗鼓一些,使得更多的台湾民众能够感受到大陆的善意,减少两岸间的敌意。两岸间的经济联系逐渐紧密的今天,这些统战工作也应该结合在经济中进行,争取更多的台商投资也可以增加在台湾的投资,让更多的台湾人的身家同大陆紧密联系在一起,这绝对会增加台湾人心中对于统一的认同和对于台独的反感。我个人觉得三通这个问题大陆方面完全没有必要自己设置什么前提条件和政治标准来进行阻碍,只要能三通有些小问题跳过去就是了,三通之后两岸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会呈指数型增长,这对于减少两岸间的隔阂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反倒是支持态度的台湾领导人对这个的恐慌不是一点点的说!(呵呵,事实上三通在台湾的阻力也远大于在大陆的阻力,扁扁怕呀!要是都用上了根人民币沾边的银子,哪个傻蛋想跟我们干架?还是肯定打不赢的那种干架!)


甚至我们的政府应该通过官方和非官方的各种途径来促进两岸间的三通以及民众间的交流,比如扩大台湾来大陆的旅游人数,降低台湾籍居民在大陆经商和投资的显性和隐性成本,通过各种手段组织台湾的青少年代表来大陆参观旅游,为台湾籍大学生提供奖学金等等,吸引台湾人尤其是台湾的中产阶级和年轻人来大陆,只有他们了解了大陆才会在未来站在统一的一边或者至少对极端行动心存顾虑而选择中立。这是一个长期性的工程,真的要从“娃娃抓起”,戒骄戒躁,把它当作一个长期性的战略行动来执行,功效虽然缓慢却相当扎实,有了他们年轻一代对统一的认同感,就算是最后打烂了台湾,重建起来安抚民众的阻力也会减少许多。


说了那么多,其实这些政治上的理念要让台湾的民众理解和认同,还是要靠宣传。两岸间的文化同源对我们的宣传工作有很大的便利,我们应该尽可能利用任何时机对台湾进行文化和宣传上的渗透,让台湾人了解大陆的情况,大陆对台湾的政策,大陆维护统一的决心和大陆对台湾普通民众的善意等等。现今的时代也有许多技术手段,使得宣传的进行具有空前的多样性,比如说利用网络、电视、报纸、出版物、学术交流等等方式同步进行。不过我们以前的许多宣传作法有些老套,而且宣传味道太浓,会引起一定的反作用,效果也不会太好,应该把宣传工作做得比较隐性,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才好,可以获得更大的接受程度。比如,我们应该加大对台湾的文化产品输出,宣传简化字,增进文化界的交流,重新开设专门对台湾的电台和电视台等等,甚至通过香港或海外的我们控制的公司和媒体集团从资本市场上逐步控股台湾的媒体及出版机构,逐渐地通过其内部的宣传机构来对台湾舆论造成影响。


办法很多,我只是抛砖引玉,大家可以进一步探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