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情露 第四集 隐客 第三十二章 “此心已逝”

觉非 收藏 0 15
导读:江湖情露 第四集 隐客 第三十二章 “此心已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5/


河南乃山清水秀之地,人民富足,武林人士众多。这日伴着那飕飕的风声,官道上行来一个抱着娇弱少女的男子,只见那少女一脸甜蜜地酣睡着。

“云少侠,你总算赶来了。快随我一起去镖局吧,现在他们都人心惶惶。”官道上行来一骑,马上魁梧大汉见云泫逸急忙兴奋地跳下来道。

“小声点,别吵着她,我这就随你去,请带路。”云泫逸看了一眼少女道。

“请!”大汉牵马引路。

镖局很大,门口立着两头威武的雄狮,两旁挺着高大的槐树,外面一群人焦急地等候着。

远处走来了云泫逸和大汉的身影。“云少侠,总算等到你了,这下镖局又有希望了。”一位四五十岁皮肤黝黑的高壮中年人赶上前激动道。

少女被声音吵醒,睡眼朦胧地睁开了双眼,环顾了下四周后,又转过头,紧了紧环抱着云泫逸的双手将脸深深埋在他怀里。

“对不起,打扰了这位姑娘。”那中年人痴迷地望了少女一眼,猛得清醒过来赔笑道。

“没什么大事,快起来了。”云泫逸先微笑着对中年人道。然后低头看着少女摇了摇她。

少女将脸在他胸前磨了磨就不再理会。

“不好意思,还请总镖头先为我安排间房间。”云泫逸微笑道。

“无妨,无妨,请随我来。”那中年人道。

一间幽雅的房内,云泫逸将少女的双手掰开放在床上道:“今晚我会助总镖头抵御几个妖人,你且安心地睡在这儿。不管怎样都不要出来。”

女子将脸钻入被内不理会他。

门外总镖头等候着,见云泫逸出来忙道:“云少侠,还请至练武场选出对抗的人选。”

“这就去。”

晚上,云泫逸去看了一下那少女就来到大院,院中有二、三十个镖师正严肃地等候着,等候那血雨腥风。

“哈哈哈哈……”随着一串怪异的笑声院内闪出五个老者和四个青衣人,后面是几十名黑衣人。他们个个一脸凶像。

“于镖头,都为你家人准备好棺材了吗?今日你要为得罪我圣教而付出代价。”为首的老者讽笑道。

“你等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且不说上次助贺家,若是再来一次,我于某还是会阻你魔教。”

“好生正义凛然,不过你是否想过后果,哈哈哈哈,今日就是你镖局覆灭之时,你可有遗言。”

“我于某从不畏惧你等……”

“啊!”话未说完,后院就传来妇孺惨叫之声,于镖头脸色骤变,颤抖到:“快,你等快去后院护住家人,云少侠和杨、钱、宋、赵四位镖师留下阻前院妖人。”说完几十个镖师匆忙向内院飞似的跑去。

“快去后院援助。”魔教老者下令道。只见刷的一下,来人全往后院奔去。

云泫逸等人急忙追了上去。待到后院,满地都是老幼妇孺残缺的肢体。云泫逸未想来人竟如此残忍,他抬头向中间望去。猛地一颤,那边一个绝美女子手中拿着一把利剑无情地砍刺着老幼,剑下四肢乱飞,而那女子满脸是血,龇牙咧嘴,恐怖之极。那人赫然就是两年未见的吴梦欣。

“唉。”云泫逸失望地叹了口气,复又举剑向老者攻去。

“风灵------风过木悲”一声高喝响起,随之是漫天剑影,附近的黑衣人忙回手格挡,却还是有九个黑衣人倒地。而一边杀红了眼的吴梦欣丝毫没有觉察到云泫逸的到来。

“剑……剑僧!”极度恐惧的声音从老者口中传出。

吴梦欣闻言整个身体一颤,转头看去,正见云泫逸将三名青衣人刺倒。她惊得不知所措,忙用袖子用力地将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再将手上的剑远远地扔掉,然后迅速从衣角扯下一条布块,边抬头边想蒙住,却见云泫逸正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她,那眼神充满惋惜和绝望,还有那一丝坚定的光芒,那坚定的要将她杀死的光芒。吴梦欣正在蒙脸的布不小心掉了下来,她急急忙忙地趴在地上将它捡起,低头手忙脚乱地想要将脸蒙住,却是越急越做不成事。她急得想哭,但这能让她快点蒙上吗?不可能的。

“不用再伪装了,想不到两年后你还是骗了我,江湖传言你寒月魔娇如何如何狠辣,我犹是不信,想不到今日你却给我上了一堂课,一堂宝贵的课,现在我才明白什么叫蛇蝎心肠,真得很感谢你,想不到那年我云泫逸闻你想要悔过,一时心软,却是害得如此多的人命丧黄泉。谢谢你又为我背负了一身这辈子还不清的人命债。”云泫逸含笑看着满脸惊慌的她道。

“泫逸,这不是真的,我不是吴梦欣,你看错人了,你千万别误会,不……不,我是吴梦欣,我……我是在帮你杀……杀魔教妖人,不……,你不是云泫逸,泫逸向来来去无踪不会在此出现,不……不,你是泫逸,是泫逸,泫逸你不要被……被他们假象迷惑了,其……其……其实这些老幼乃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我是在替……替天行道。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吴梦欣绝望地痛哭,慌忙地想找借口,却是一时神经混乱,胡言乱语。她抱头在地上打滚又用双手将地上灰尘向自己犹带着血迹的脸上抹去。

云泫逸淡淡道:“你本性未改,我不会再放过你。”他缓缓举起手中的绝情之剑。

“风——灵——风——流——云——散”领头老者忙飞冲过去推吴梦欣,才推一点云泫逸的剑已刺到。

“扑”地一声那是剑身刺穿肉身的声音。吴梦欣并没有喊叫,但那把绝情剑却确确实实刺到了她,不过刺偏了,血淋淋的剑身从她的右肩穿过,一股一股的鲜血沿着剑锋流下,泫了一下然后滴落。

她咬牙挺者,疼得汗流满面的她低头不敢去看云泫逸。他曾让她悔过,劝她少生杀戮,多积善行德,但她在师傅下指令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是为了什么,因为她想尽快脱离魔教,然后再去寻他,跟着他,护着他,照顾他,不管天涯海角地陪着他。可老天为何偏偏如此残忍,这是她师傅答应她的最后一次任务,只要完成这次她就可以永远地离开魔教,满怀希望的她兴奋得几乎要发狂,无尽的屠杀是她兴奋的发泄,今天的她怎么也控制不住那嗜血的魔性。

她那想脱离魔教的想法固然很好却用错了方法,原本快要自由的她一下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她只是绝望地哭泣,她不敢相信,竟然会如此之巧,巧到难以置信。

几位老者见马上将呆滞的吴梦欣扶了起来急往后退。“走”一声令下魔教之人立刻向院外窜去。

待人走后院内是一片悲痛的哭喊声,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却是未到伤心处。

云泫逸悄悄地转过身去用袖子抹了一把满面的泪水,镖局人见之以为他是为死去的老幼妇孺伤心,但真是如此吗,恐怕也只有他知道。

就这件事而言真会这么巧吗?

阴暗处,“宗主,事情已办妥,想那云泫逸不会再来接受吴侄女了。”

“这事你们办得很好,以后本宗会向教主为你们多说好话,只是梦欣伤得如何?”

“还好只是伤了右肩,不过三个月内休想复原了。云泫逸这剑本是刺心的,这次好险。”

“恩,没事就好,下去吧,记住叫照顾她的几个仆人好生照看,若让我有所不满,休怪我无情。”

“是,卑职告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