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坠仙

徐务 收藏 2 63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坠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崇吾山乃是西方第三条山脉其中的第一座山。此山在黄河以南,北望 冢遂山。东边传说有一深潭名叫[虫焉](音烟)渊(注1),其中有龙。西边有一片丘陵更加乖乖的不得了啦,居说是天帝闲时打发时间的的猎场。当然这些说法的版权都归烈山那些绳索的了,只是天长日久连烈山也不敢确定这些说话是否属实。

这一日,烈山与无伤连夜翻上了一道山梁。到得山顶东方微白,二人见山顶颇为平整,无草无木酷似一座高台,只其上横亘数块巨石。

山风呼啸而过,烈山立足未稳险些被山风吹倒。烈山本来就是个好强的人,被这风一激心中豪气顿生。心想我偏就要与这山上狂风斗上一斗!他稳住身型, 几个纵跃竟跳到了山顶最高的那块巨石之上。举目望去但见四下云山雾海一轮红日拔云而出红光四射,天下间好大一片苍茫!

情不自禁烈山迎风而立放声高歌:


“天地无极兮,

步丈四仪!

会临众山兮,

此生何虚?!”


回头望见无伤这时也不知如何竟也盘绕上了巨石,便对无伤说道:“大丈夫,生当立志天下,游历四方而晓知天道。无伤,来来来。你看那远处,有如天柱一般高耸入云的大山名叫‘不周’,这乃是神人上下天地之地啊!”

无伤顺着烈山所指之处望去果见煌煌然好一座奇峰。肉眼只看得清山腰以下,耸入云端那截山峰影影灼灼,似有还无。只怕真要把天都刺破了。没想到神话中水神工共撞倒的不周山竟比传说的还要神奇。

无伤看着这壮观奇影,只是觉得胸中一股热烈之气迸发而出,忍不住对着不周山大声呼喊“啊—啊—啊呵—!”

烈山被无伤热情所染也跟着大喊起来“哟呵呵————!”

回声在山谷里激荡开来,久久不息。

感慨良久,两个人从巨石上下来准备上路,忽见天上白光闪过有一物笔直的坠了下来。正好掉在前面山腰的林子里。奇怪的事情见的多了就不觉得危险,无伤连忙叫上烈山一同前往看看。

烈山与无伤二人在林子里寻找了几个来回,哪知竟然没找到半点蛛丝蚂迹。烈山不愿再作逗留,催促无伤赶路。

无伤虽然心里不甘,但也无可奈何。正想抬脚走人,忽然听见有人问他:“喂喂!朋友,你们两人来来去去找什么呢?”

无伤连忙回过头却没发现任何人,他又原地转了个圈子,还是没见有人。难道是自己胡思乱想?摇晃了几下脑袋举步又想走。

不想那声音又响了:“别走啊,你倒是往上看啊!帮帮忙忙你怎么就不会动动脑筋?”

无伤连忙抬头目的地去,只见一个人头下脚上卡在树杈老藤里而动弹不得,模样极其古怪。

无伤看他样子尴尬,想笑又怕失礼于人,只好强忍着笑,问他说:“你就刚才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个吗?”

那人苦着脸点头称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从云上掉了下来,偏偏卡在这些鸟树枝里面半点劲也用不出来,你们若是方便不如把我解下来如何?”

无伤听他这么说忽然想,该不会是被我和大哥俩个一嗓子喊下来的吧?还是先来探探底,万一真是被我们吓了一跳掉下来的可不能让他知道……

“呃,这个救你好说。不过我也不知道你是人是妖?万一救了你反被你害了,我不是很亏?”

那人一听,立即抖擞精神正色道:“笑话!我可是神仙!”

“神仙?”无伤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假包换!你放心只要救我下来,我就……”

“哈哈,哈哈哈……你这个神仙够逊的……嘿嘿,哈哈……”强忍了半天的无伤终于爆笑起来,把林里的鸟都惊得飞了起来。

那边烈山听见无伤大笑不止,莫名其妙。回过头寻问已经搂着肚子蹲在地上无伤为何如此。无伤笑得太喘一时间竟站不起来,只是不停的“嘿嘿哈哈”自顾自的狂笑不止。

烈山正待再问,却听见头顶有人大叫:“不许笑!”连书忙抬头也看到了树上那人的尴尬模样。

这时蹲着的无伤勉强用手指着上面说道:“他说……嘿嘿,他说他是……嘿嘿,神仙……哈哈……”

烈山一听不禁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直把树上那人气得脸色青青白白变个不停。

好不容易熬到二人笑够了,才由烈山上树将那人救下。

原来却是个颇为英俊的少年,白袍白履很是醒目。

烈山问及姓名,那少年气呼呼的说:“我不告诉你们,坏蛋!”

烈山也不介意,只是无伤一听又想起刚才他那可笑的模样便又“嘿嘿”笑了起。把那个人气了半死。

“我叫烈山,”烈山又指着还在兀自笑个不停的无伤说,“这是我的小兄弟无伤。”

“哼!赤松子!(注2)”那人哼了一声,微一拱手算是谢过了烈山。

然后满脸傲漫的说:“说吧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不能白白被你们凡人帮忙。”

烈山平生最不喜傲慢自大之人,见他如此态度立刻没了兴趣。摆摆手便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既然你已无妨,我和兄弟尚需赶路,就此别过。”说罢转身走了。

“就是,你让我大大开心一场。我还该谢你呢!嘿嘿……”无伤向赤松子作了个鬼脸跟上烈山也走了。

赤松子,撞了好大一鼻子的灰。顿时不知如何是好,连忙也跟了上去,气冲冲的说:“你们有没有搞错?凭白无故帮我的忙,说走就走?”

“你有没有搞错?”无伤学着赤松子的口气双手叉腰说。“凭白无故帮了你,就不能走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赤松子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那你是什么意思?”无伤趁机揶揄他。

“我,我,哼!你们不让我帮回来,我就一直跟着你们!”

“我们好怕哦……”无伤作惊恐状,然后突然把脸一板说:“随你!”

赤松子气得欲哭无泪……

烈山这时回过头来说:“我们的确没什么难处,你请回吧。”

“那不行!说也去还不让人笑死?”

“好吧,好吧……”无伤双手一摊,满脸诚肯的说。“我倒真有件事要让你做!”

“是吗?快说。”赤松子无伤一惯胡扯,心中大喜。

“你向后转。”

“为什么?”赤松子一愣,心里觉得似乎有些古怪。

“你转不转!”无伤却哪会让他去想,口气立马变硬。

“好,好,我转。”

“哎,这才对嘛。你听好了,从现在起你向前走200步,你记住了是200步不能多也不能少!”无伤心想这人还真是个傻瓜,白白长了副聪明像。

“恩,这好办。错不了!”赤松子抬腿就想走。

“还没完呢,急什么!向前走200步,然后向右走200步,然后再向右走200步,然后再再向右走200步。最后回来我会把一件异常重要的事交给你。”

无伤说这话时样子相当奸诈。

只是赤松子背对着他自然看不到,连忙说:“你等着,我马上回来。”当真一步一步的算了起来……

等到赤松子走得远了,无伤对烈山说:“果然少根筋。”

烈山不禁莞尔。

他们不知道,赤松子从小跟随师父学道,规矩极严。从来就没说过半句假话,哪会想过有人能像无伤这样十句话里倒有九句半是假的?不上当才是怪事……

赤松子老老实实的转了个圈回来,发现烈山无伤早就不见。就处再不通事故也明白是被人给耍了。忍不住咬牙切齿自言自言说道:“敢耍我!仙长我今天还就非帮你们不可!”

低头掐指一算,“在西边!”一跺脚人忽然没了。

*************

无伤正兴高采烈的跟着烈山笔画赤松子的傻样,突然听见前面山壁“砰”的巨响,有人“唉哟喂!”一声惨叫之后便没了下文。

无伤听这声音像是赤松子的,循声找去在草丛里而发现松子大半身埋在土里只露出了个头来。额角上隆起一个大包,正自晕头转向不辩东西。

原来赤松子施展地循之法,很快找到了他俩个。听见无伤还在嘲笑自己,一心想要吓唬人出口恶气。结果收功没收住一头撞上玄武岩……

烈山手脚并用,像拔萝卜似的把他给起了出来。好在赤松子把周围的土都撞松了(-_-b好硬的头)要不然,还真没办法。

过了一会赤松子悠然醒来,一睁眼便对上了无伤的脸。看到无伤一脸奸笑,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撞了山。脸刷的一下便红了,一直红到耳朵尖。今天这洋相算是出到家了。

烈山不忍心再逗他,便低头轻声对赤松子说:“朋友,你回家吧。我们不会把今天 的事告诉别人的。”

赤松子一听“回家”,忽然两眼微红连忙低下了头默然无语。过了半晌,好像终于下了决心抬头望着烈山说:“不如我跟着你们一块吧,我现在无处可去。”

烈山想了想,直起身子说道:“也好。”

就这样,无伤多了个吵架的伴儿。


注:[虫焉](音烟),这个字实在打不出来,没办法只好这样了。我看网上的《山》也是这样帖的。


赤松子:《山海经》南山经里提到过他。而这个角色好像历史上真有其人并且的确与神农的关系亲近又没人知道他的来历。现在神农陵好像也有关于他的记载,但大部资料都提到他成了仙。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